【一的法則】第十一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野村祐油性粉彩/紙
【一的法則】
∴1981年1月28日
RA:我是拉。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現在開始通訊 。
發問者:我們是否應該把你建議用來呼叫你的儀式放在這本書中 ?
RA:我是拉。
這件事的重要性很低,因為我們的建議的目的,只是為了透過這器皿與這個群體建立通訊管道 。
發問者:讓(某某)和(某某)參與這些集會是否對於器皿有幫助?群體的人數對於集會本身是否會有不同的影響 ?
RA:我是拉。
最重要的個體是發問者及振動聲音複合體,這兩個實體籍由他們的能力,分享其物理能量複合體,也是你們愛的振動的一部分,額外幫助了器皿的舒適度 。
發問者:你昨天說到Maldek由於戰爭被摧毀,如果Maldek沒有因為戰爭被摧毀,它是否可能演進為一個自我服務的星球?其上的個體是否會增加其密度繼續前往負面或服務自我的第四密度?
RA:我是拉。
Maldek星球上的社會群體跟你們地球的狀態很像,其能量方向是混雜的,因此,雖然是未知的假設,最有可能的結果會是,一個混合的收割,有些人前往第四密度,有些人前往第四密度於服務自我方面,大部分的人重複第三密度,這是個粗略的估計,因為當行為發生時,平行的可能性漩渦停止,接著新的可能性漩渦開始 。
發問者:從我們角度看太陽另一面,是否有一個行星是我們不知道的?
RA:我是拉。
在你們太陽的另一面有一個星球,其特質十分 ,十分寒冷,大到足以彎曲一些特定的統計數據,這個星球不應該被稱作行星,因為它被閉鎖於第一密度中 。
發問者:你剛剛說到Maldek的實體們,可能前往第四負面密度,這些人是否離開我們目前的第三密度,前往屬於第四服務自我的負面密度的星球 ?
RA:我是拉。
你的問題不清楚,請重新敘述 。
發問者:當我們的周期結束進行結業典禮,是否有任何人,可能從我們的第三密度到一個第四密度的星星,屬於服務自我或負面形態的行星 ?
RA:我是拉。
我們現在抓到你詢問的重點了,在收割中,這種可能性漩渦是種收割,雖然數量小,這是正確的 。
發問者:你能否告訴我們阿爾道夫(希特勒)發生了什麼事情 ?
RA:我是拉。
稱為阿爾道夫的心/身/靈複合體,在此刻處於醫療的過程,他目前位於你們星球立場的中央星光層面,這個個體非常困惑,雖然認知到化學身體死去造成的振動改變,依然需要許多的關懷 。
發問者:在我們歷史上是否有廣為人知的個體,進入第四負面密度的星星或有誰將回到哪兒 ?
RA:我是拉。
如此收割的個體數量很少,無論如何,由少數人穿透了第八層,其唯一的方法是透過第六層,開啟第七層,穿透第八層或智能無限階層,允許該身/心/靈複合體得以被收割,如果他在任何時間/空間有此願望 。
發問者:在我們地球歷史上有沒有這些人的名字?
RA:我是拉。
我們可以提到一些。塔拉斯布巴(Taras Bulba),成吉思汗,拉斯普廷 (Rasputin)。
發問者:他們是怎麼辦到的?他們需要什麼條件來達成 ?
RA:我是拉。
上述的幾位個體都察覺到透過古老的記憶,了解關於亞特蘭堤斯的知識,使用身/心/靈複合體中,各種能量匯入中心以通往智能無限的入口 。
發問者:這是否允許他們行使所謂的魔法?當他們在世時,是否可以行使一些超自然的神蹟 ?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前面兩個個體,很少有意識地使用這些能力,然而他們一心一意地,關注在服務自我方面,因此不費力地在個人修煉上加倍,再加倍,以致於開啟這扇大門。
第三位是個覺知的行家,同樣不費力地專注於服務自我之上 。
發問者:這三位實體目前在何處?
RA:我是拉。
這些實體在你們所知的第四密度,由於空間/時間連續體不相容的緣故,嘗試找出他們的所在地,無法獲得實際的理解,我們只能取近似值,他們每個人選擇一個第四密度星球,通過服務自我的方式,繼續獻身於追求理解一的法則,其中一個在你們所知的獵戶星團(Orion group),一個在你們所知的仙后座(Cassiopeia),還有一個在你們所知的南十字星(Southern Cross),無論如何,這些位置並不令人滿意,我們沒有相關的字彙,沒有幾何學計算必須的字彙,可以將這份理解傳遞給你們。
發問者:誰去了獵戶星團 ?
RA:我是拉。
你們所知的成吉思汗。
發問者:他在那裡做什麼?他的工作或職業是什麼?
RA:我是拉。
談論這個詢問是可能的,無論如何,我們利用任何機會,好重述所有存在服務造物者,這個基本認知/學習 。
你所說的成吉思汗,目前降生在一實質的光體中,工作是散佈思想控制的資料給那些你們稱為的十字軍,你可以稱呼這實體為運務員 。
發問者:十字軍做什麼事情?
RA: 我是 Ra。
十字軍進入他們的雙輪戰車,好征服其他星球的心/身/靈社會複合體,在他們到達社會記憶的階段之前 。
發問者: 一個星球,在什麼階段可達到社會記憶 ?
RA:我是拉。
一個身/心/靈社會復合體,當其整體成員,擁有一致的定位或尋求,成為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被埋藏在心智底部的群體記憶,就能被社會群體知悉,因此創造了社會記憶複合體,這種複合體的好處在於,在任職社會本質及尋求真理兩方面,扭曲相對減少,因為所有的認知/變貌都可為社會所有實體所使用。
發問者:那麼我們有來自獵戶星座的十字軍光臨地球,為著思想控制的目的他們是如何做到這點的 ?
RA:我是拉。
如同所有生命,他們遵循一的法則留意自由意志,他們與呼叫的人接觸,他們也做和你們所做的相當的事,擴散一的法則的態度與哲學,但是,著眼於服務自我的層面,這些人成為精英透過這些人,他們嘗試創造出一個情況讓星球上其他實體,被他們的自由意志所奴役。
發問者:關於那些接受十字軍努力成果的人類,你可以舉出一些人的名字嗎 ?
RA:我是拉。
我們不希望侵犯自由意志的變貌,舉出這些人的名字,會侵犯你們空間/時間的未來,因此,我們保留這項咨訊我們請求你沉思那些實體行為的果實,從觀察人們如何享受群體的變貌開始,如此你可以自己分辨這項資訊,我們不會干涉,容我們說這場星球遊戲,他不是收割的中心議題。
發問者:這些十字軍如何將他們的觀念傳遞給地球上具肉身的個人?
RA:我是拉。
有兩種主要的方式,正如服務他人也有兩種方式,有些地球上的身/心/靈複合體,練習並執行一些教條,尋求這類的資訊及權利,好通向智能無限的大門,另外一類人,本身的振動複合體就足以開啟大門,並且與全然的服務自我接觸,因此,關於操控然的變貌,就可以輕易地提供給這類人,無須訓練  無須控制 。
發問者:這些十字軍傳遞何種訊息給這些人呢?
RA:我是拉。
獵戶星團傳遞一的法則資訊,定位在服務自我層面上的,這資訊可以是很技術性的,如同一些星際聯邦成員,試圖提供給地球的一些科技資訊,定位於服務他人層面上的,獵戶星團提供的科技即為各式各樣的,控製或操控他人的工具,用於服務自我上 。
發問者:你是說有些科學家接收到這些科技資訊,通過心電感應方式,然後產生一些可實用的小東西。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無論如何,一些十分正面的科學家,接收到這些資訊,意圖開啟其和平用途,卻在最後產生潛在的毀滅性回應,因為其他負面傾向/變貌的科學家,進一步接受這樣的資訊。
發問者:這是否就是我們如何學會原子能的過程,混雜著正面與負面的傾向?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負責召集科學家的實體們,擁有混雜傾向,起初的科學家們多是十分正面的,但接手後續工作的科學家,則有著混雜傾向,包括極度負面的實體,以你們的定義來說。
發問者:那麼,我假設你無法給出他的名字,那我接著問尼古拉特斯拉,是從哪裡得到資訊的 ?
RA:我是拉。
尼古拉從星際聯邦得到資訊,聯邦想要幫助這個極端,我們是說,天使般正面的實體,他想使人類同胞的生活更好可不幸,如同許多流浪者,由於第三密度的振動,導致這實體,在觀察其同伴方面被極度歪曲,以至他的任務受到阻礙,結果是原先的目的被扭曲了 。
發問者:原本特斯拉的工作可以如何造福人類?什麼是他原先的目的 ?
RA:我是拉。
尼古拉原本最渴望的目的是,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因此,他嘗試給予地球無盡的能量,讓人可以用於照明及電力。
發問者: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你精確的意思是 ?
RA:我是拉。
(由於錄音機故障, 大部分的回答遺失了, 回覆的核心如下所述)
我們說的將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可依照字面意思解釋 。
發問者:這個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是否與一的法則相稱?或者說他會帶來任何真正的結果?
RA:我是拉。
這樣的解放,帶來的結果將創造兩種經驗,首先,人們經驗到不用靠錢來換取能源,其次,人們有閒暇時間之後,自由度增進,開始尋找自我,開始尋求一的法則,那些從清晨一直工作到夜晚的人,很少能思考一的法則 。
發問者:一般而言,工業革命是否預先計劃好了?
RA:我是拉。
這將是此次最後一個問題,這是正確的。
流浪者分好幾波降生地球,為了逐步將人們,從日復一日的勞動,缺乏休閒自由的慣性中解放出來 。
發問者:剛剛是最後一個問題,所以照慣例我想問,我們可以做什麼以使這器皿更舒適 ?
RA:我是拉。
你們做得很好,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仔細校準那些標誌,良好的調整,可以在這特別的時間,幫助器皿的肉體處於舒適的變貌,在結束這次集會之前,容我們詢問,你們還有任何簡短的問題 ?
發問者:我不知道這算不算簡短的問題?如果不是,我們可以下次再說,我的問題是,為什麼獵戶星的十字軍要這麼做?他們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RA:我是拉。
這並不會花太長的時間回答,服務自我就是服務全體,當以這個角度來看,服務自我,需要不斷擴張地使用他人的能量,用於操縱的目的,以利於自我前往權利的核心,如果需要進一步闡述這個主題,我們可以下次再談 。
發問者:我忘了一件事,有沒有可能,在今天稍晚再進行一次集會?
RA:我是拉。這是好的 。
發問者:謝謝 。
RA:我是拉。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