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十三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野村 祐 油彩/畫布
【一的法則】第十三場集會
∴1981 年 1 月 29 日
RA:我是拉。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首先我想先向你道歉。在找尋我們應做什麼的過程中問了這麼多愚蠢的問題。我認為我們現在做的事,成為一的法則的謙卑使者,是偉大的榮耀與恩典。我現在相信,準備這本書的方式,是從造物的起點開始,一直到地球人類的演化,探查在所有時期一的法則是如何被運用的。我還想將這本書命名為”一的法則” (theLawofOne)。同時標明作者是拉。你同意這點嗎?
RA:我是拉。你的詢問不清楚。你是否能將問題分開敘述,就是各個徵求統一的部分?
發問者:首先,我想從造物起點的開始,追溯到我們理解的極限為止。然後隨著演化的軌跡,來到地球人類的發展,直到現今。這點你贊成嗎?
RA:我是拉。書名可以接受。作者的身份,聲音振動複合體拉。以我們的理解變貌而言,是不完整的。我們是傳訊者(messenger)。
發問者:你是否能敘述一下,誰應放在作者的位置上?
RA:我是拉。我只能請求你。如果你的辨別/理解,建議使用拉這個聲音振動。
請附加上這個說明,”一的法則之謙卑使者”。
發問者:從無限中,一定產生我們所經歷的被造物。演化的下一步是什麼?
RA:我是拉。無限開始覺察,這是下一步。
發問者:在這之後,下一步是什麼?
RA:我是拉。這覺察引導無限的焦點進入無限能量。你們曾用許多不同名詞稱呼這能量。最常聽到的是”理則” (Logos)或”愛”。造物者是無限的聚焦。如同一個覺察的或有意識的原則。就我們對你們語言的理解/學習,最接近的說法為--智能無限。
發問者:你能否敘述下一步?
RA:我是拉。下一步仍然是在此空間/時間連結(nexus)內,實現其進展。正如你在你們的幻像中所見。下一步是無限反應進展到創造原則。依循一的法則的原始變貌,自由意志。因此,許多,許多次元,無限的數目,是可能的。能量從智能無限移動。首先是由於任意發生的創造力量的流出。
接著創造出全息式的形態(patterns)。出現在所有的造物中,不論從什麼方向或作何種能量的探索。接著這些能量形態開始組織起來。容我們說,形成能量的韻律與場域。由此創造了次元及宇宙。
發問者:那麼,你能否告訴我們,銀河與星係是如何形成的?
RA:我是拉。你必須想像,在這個詢問中的大躍進。因為在上個問題,你稱之為的物理宇宙尚未誕生。能量逐漸移動。其形態越來越有智能。直到智能無限放射的能量達到個體化(individualization)。成為共同造物者(co-Creators)。如此開始所謂的物理物質。要掌握這思想的”大躍進”,了解光的概念是核心的方法。這個屬於無限的振動變貌是物質的構成要素。這光充滿能量,並且具有智能。因此是智能無限的第一變貌。被稱為創造的原則。這愛之光被製造,裡面有些特定的特徵。其中一項是無限的整體。由(光的)直線(運行)矛盾地表現出來。這個矛盾是各種物理幻象形成的原因。如你們所謂的太陽系。扁豆狀(lenticular)銀河。以及旋轉的星球們。
發問者:我想我剛剛犯了個錯誤。如你所說的大躍進。如果我是這填補其中的空隙,是否有助於彌補我的過失?
RA:我是拉。我方才已嘗試銜接這個缺口。然而,你可以以你認為適當的方式詢問。
發問者:從我剛才問銀河與星係是如何形成之前的一個問題開始。請告訴我從那之後的下一步是什麼?
RA:我是拉。你所謂的步驟,在你發問的時點,是同時發生,且無限的。
發問者:你是否能告訴我,智能無限是如何成為,或者說(我在這裡有點語言上的困難),智能無限是如何從他自身變為個體化的?
RA:我是拉。這是個恰當的問題。智能無限辨別出一個概念,這概念被分辨為覺察意志的自由。這概念是有限的。這是第一且原始的矛盾,或稱為一的法者的第一個變貌。於是,單一的智能無限開始投資自身在探索多樣性(many-ness)上的過程。由於智能無限的無限種可能性,多樣性是沒有窮盡的。因此這探索得以自由地繼續下去。無限地繼續著,在這永恆的此刻。
發問者:我們所處的銀河是被無限智能所創造,還是被無限智能的一部分所創造?
RA:我是拉。這銀河以及所有其它物質的東西,都是無限智能的個體化部分的產物。當每個探索開始,他依次找到其焦點,並成為共同造物者。使用智能無限每個(個體化)部分,創造一個宇宙。並且允許自由選擇的韻律流動。遊戲在無限可能的範圍裡。每一個個體化部分將愛/光導入智能能量。於是創造出所謂的自然律。適用於特定的宇宙。每個宇宙,依次被個體化到一個焦點。一次成為共同造物者。並允許進一步的多樣化。於是創造進一步的智能能量,使其有組織化。或促使自然律顯現你們稱為星系(solarsystem)的振動形態(pattern)。因此,每個星係有它自己的,容我們說,區域性的坐標系統。屬於幻象的自然律法。要知道(宇宙)任何部分,如同一張全息式(holographic)的圖片。不管它多小,屬於任何密度或幻象的形態。都涵括那無限的太一造物者。因此,一切萬有始於神秘,亦終於神秘。
發問者:你能否告訴我,個體化的無限如何創造我們的銀河,以及創造我們星系的是否是同一個部分?如果是這樣,過程是怎樣的?
RA:我是拉。我們可能誤解了你的詢問,我們的印像是已經回答了你的這個問題。你可以重新敘述這個詢問嗎?
發問者:我在想,我們的星係是一次被創造完成,或是太陽先被創造,行星次之?
RA:我是拉。這過程是從大到小。因此共同造物者,各自處理各自的銀河。創造出能量形態。然後創造出眾多的焦點。好近一步有意識地覺察智能無限。因此,你們所居住的太陽系,有它自己的形態,韻律,及所謂的自然律。對它自身是獨一無二的。無論如何,這演進,從銀河的螺旋(spiral)能量到太陽系的螺旋能量,再到星球螺旋能量。最後螺旋能量產生的經驗環境,開始該星球上的第一密度意識覺知實體。
發問者:你可否告訴我關於第一密度星球實體的資訊?
RA:我是拉。每一步驟都重演智能無限發現覺知過程的要點。在一個星球環境,一切始於你所謂的混沌。能量毫無方向,在無限中隨機發生。逐漸,以你們理解的詞彙,形成一種自我-覺知的焦點。於是,創造理則(Logos)開始運行。光的來到形成黑暗。依據共同造物者的形態及振動韻律。如此建構出一特定的經驗樣式。開始的第一密度是意識密度。星球上礦物與水的生命,從火與風那裡學習存在的覺察。這是第一密度。
發問者:那麼,第一密度如何演進到更高的覺知?
RA:我是拉。螺旋能量,即你們所稱為”光”的特性,以直線螺旋移動。因此給予這些螺旋無可避免的上升向量。就智能無限而言,朝向更完整的存在。因此,第一次元的存在努力前往第二密度,以便學習包括生長的覺知。而非消融,或隨機的改變。
發問者:你能否定義你剛才說的生長?
RA:我是拉。你可以在心中想像(picture)第一密度的礦物或水生命,以及第二密度的生命開始在其中,其上移動。比較兩者的不同。這移動是第二密度的特徵。朝向光與生長的努力。
發問者:第一密度與第二密度是否有任何實質的不同?比方說,我能否同時看到一個第一與一個第二密度星球並排在一起。以我目前的狀況,我兩個都可以看到嗎?它們對我而言都是實質(可見)的嗎?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八度音程中的所有密度都是清晰可見的。但第四到第七密度可自由選擇不可見的狀態。
發問者:那麼,第二密度如何演進到第三密度?
RA:我是拉。第二密度努力前往第三密度,即自我-意識,或自我-覺察的密度。這個努力發生在較高級的第二密度形體,他們被第三密度的生物所投資。被給予一個身份。到了某個程度,他們變成自我-覺察的心智/身體複合體。於是逐漸變成心/身/靈複合體,進入第三密度。即靈性意識的第一個密度。
發問者:目前我們地球在什麼密度層次?
RA:我是拉。你所居住的球體,目前其心/身/靈複合體的存在狀態是第三密度。以空間/時間連續體而言,它現在處於第四密度。這種情況造成一個有些困難的收割。
發問者:一個第三密度星球如何成為第四密度星球?
RA:我是拉。這將是此次最後一個充分的問題。第四密度,如我們先前所說,它的發生有如時鍾正點報時般的規律。你們太陽系的空間/時間已經允許這個星球螺旋進入一個不同的振動配置。這樣促使這個星球能夠被新的變貌所鑄造。然而,你們人類在這個過渡時期的思想-形態,包括個人及社會的心/身/靈複合體都散佈在很廣的光譜中,而無法將磁針頂端拿起。容我們如此說,將磁針指向同一個方向。由此,進入愛的振動的入口,又時你們稱為理解的震動。這在你們目前的社會復合體中尚未切實有效。於是,收割的結果將是許多人將重複第三密度的周期。你們的流浪者,導師,及老手(adepts),在此時都專注於增加收割的數目。然而,可收割的仍很少。
發問者:我想向你道歉。因為我有時問些不適當的問題。有時候要精確地問對問題是件困難的事。我不想重複曾經涵蓋過的話題。我注意到,這次稍微比以前的工作時間短,這有原因嗎?
RA:我是拉。這器皿的生命(vital)能量有些低。
發問者:我假設這表示停止今天的另一場集會是個好主意,這是否正確?
RA:我是拉。稍候再舉行一次集會是可行的。如果你們接受我們監測這器皿狀態,當她能量變低時,我們會停止使用她。我們不希望耗竭這個器皿。
發問者:在任何集會,這都是可以接受的。我將問我最後的問題。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使這器皿更舒適,或幫助這通訊?
RA:我是拉。每一位都十分謹慎認真,繼續如此。我是拉。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