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的法則】第八場集會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野村 祐 2018 水性顏料/紙
【一的法則】第八場集會
∴1981年1月26日
RA:我是Ra,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關於我所稱之為星際聯邦的廣告我有一個問題。目前已經有特定的接觸被星際聯邦允許,但是由於尊重自由意志的緣故,接觸的數量被限制了,因為有些人並不想要這一類的接觸。我們星球上有許多人想要這份資料,但縱使我們將它傳播出去,也會有許多人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否有可能製造一些我所謂的廣告效果,或者這樣做違反自由意志?
RA:我是Ra。如果你考慮,你的生活經驗已經選擇一條路徑。考慮在巧合和獨特的環境中,一個事件流向到下一個事件。好好地考慮這點。
每個實體都將接收到他所需要的機會。這資料來源的存在(source-beingness)對於每位尋找的人而言,並不具有生活實用目的。因此所謂的廣告是一般性的,而不是為特別的資料而設計,僅只是提醒人們幻象的本質。
發問者:你說此時有一些登陸是來自獵戶星座團體,獵戶星座群為什麼在這裡登陸呢?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RA:我是Ra。他們的目的是征服,不像那些等候別人呼叫的星際聯邦。獵戶星座團體呼叫自身去征服。如同我們先前說過的,他們的目的是要找出某些心/身/靈複合體與他們自己的振動有共鳴,組成一個精英團體,然後去奴役非精英份子,你可以稱呼他們為不屬於獵戶星座振動的生命。
發問者:1973年的Pascagoula登陸事件CharlieHixson (orHickson)被帶到飛碟中,這事件跟獵戶星座有關嗎?
(注:Pascagoula位於美國密西西比州,國際UFO組織對此事有詳細的報導。Ref。http://www.ufon.org/m-ufon/pasca73.htm)
RA:我是Ra。你所說的這個事件純粹是個意外,它既不是來自獵戶星座勢力,也不是我們的思想型態,而是一個屬於你們振動的個體偶然地突破隔離狀態,隨機地降落到地球。
發問者:當他們把CharlieHixson帶進飛碟之後,他們對他做了什麼?
RA:我是Ra。他們使用了他的生活經驗,專心在你們稱為戰爭的體驗上。
(注:Charlie曾經是參與韓戰的老兵。)
發問者:他們如何使用那些經驗?
RA:我是Ra。使用這些經驗的目的是學習。考慮一個種族在看一場電影。他們從故事中體驗,分辨其中的感覺,覺知,和英雄的經歷。
發問者:CharlieHixson是否跟那些帶他上飛碟的外星人來自同一社會記憶複合體?
RA:我是Ra。這個人跟使用他的外星人沒有關聯。
發問者:那些使用他體驗戰爭的外星人,是否學到更多一的法則?
RA:我是Ra。是的。
發問者:這些外星人有正常的外型嗎?他描述他們的樣子相當不尋常。
RA:我是Ra。他們的存在的結構是他們正常的樣子。不尋常的地方並不顯著。以我們自己而言,當我們選擇在你的人群中進行一個任務時,需要研讀你們人群的特徵,如果我們純粹以本來面目出現,你們會看我們像是光。
發問者:我是Ra。這些把CharlieHixson帶進飛碟的外星人屬於哪個密度?
RA:這些你感興趣的實體屬於第三密度中相當進步的階段。我們在此要表達一個認知:這些實體如果不是因為得到Charlie靈魂層面的同意,是不會去使用他的心/身/靈複合體的。
發問者:這些外星人的家鄉在哪裡?
RA:我是Ra。這些實體屬於天狼星系。
發問者:我們當中是否有人可以更直接的方式與星際聯邦接觸?
RA:我是Ra。我們觀察那些經歷這類接觸的人們,觀察其間造成的扭曲。我們決定逐漸地退出直接接觸。最少的扭曲似乎是心智與心智之間的溝通。因此我們並不想把你們帶上飛碟。你們目前的溝通方式是最珍貴的。在我們結束這次集會前,你是否還有簡短的詢問?
發問者: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RA:我是Ra。這器皿已經相當平衡。你可以做一些小的調整使器皿的脊椎更直一些。持續地監控各種使用的象徵物之擺設與角度。在這次集會中,馨香稍微偏離了正確角度,因此器皿會體驗到輕微的不適。
發問者:馨香的角度偏移多少?
RA:我是Ra。以垂直為基準,大約偏移3度。
我是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注:根據第五卷,有時Ra藉由外在擺設的偏差暗示Don詢問的方向偏離主題--LawofOne。)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 祐
巫女 野村祐,多元創作跨領域藝術家,靈修道途上的學習者。 ★巫女野村祐分享地 ▲ig搜尋 : nomurayuchi ▲臉書粉專:野村祐的藝術創作 ▲YouTube搜尋:野村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