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戲:阮劇團《香纏》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21戲曲夢工廠--阮劇團《香纏》
感謝友人贈票,讓我有幸在現場觀賞這齣門票早被搶購一空的好戲。

演員表:

  • 留仙:陳昭薇
  • 慕陶:馮文星
  • 怡庵:李冠億
  • 慧心:蔡孟君
  • 阿梅:蔡均培
  • 未露臉客人:林久揚

劇情大綱:

  1. 開場留仙獨唱,但我得承認散戲後除了「嗹啊溜來嘮,溜嗹來嘮」以外,我想不起其他內容了!唱完後留仙將原本置於長凳上的琵琶拿給樂師,然後走到真正後台。夢境開始......
  2. 名人雅士慕陶帶著備受總督府肯定的青年才俊怡庵去留仙亭「見見世面」,期間,留仙偶爾忍不住想跟慕陶偷情,但又礙於藝旦職責必須好好接待與回應怡庵。(從觀眾視角看,慕陶除了喜歡留仙,卻同時也有種把留仙當作炫耀品介紹給怡庵的感覺。)而怡庵對留仙則是一見傾心,以致於沒看到(或者,是直接無視?)慕陶跟留仙偶發的互使眼色親暱互動。
  3. 後來怡庵覺得留仙這個藝名還不夠好,應該要有一個日本式的名字才有機會從僅限大稻埕變成全國等級大色藝旦。但慕陶聽到怡庵要幫留仙取名其實不太高興,想要炫耀他幫留仙取的名字(黛卿),問題在於,藝旦的名字是招牌,在留仙亭裡只能用留仙這個名字,不可能立刻改用黛卿這個名字。聊了一陣,怡庵當著留仙的面似乎不經意地對慕陶恭喜小孩即將出生,讓慕陶雖對怡庵不滿卻不便發作。
  4. 留仙抽空去接待其他客人,竟有某個粗俗的客人對留仙毛手毛腳,甚至因為留仙反抗,那人竟譏諷說:「留仙出身魚販之家,被哥哥用一朵春仔花的價格賣給藝旦閣的媽媽桑」。(此段粗俗客人僅有聲音,演員沒有露臉。)怡庵氣不過留仙受辱,便與那位客人動手,但留仙卻注意到慕陶彷彿事不關己地站在一旁看,慕陶辯解說他是有身份地位不可能跟那些鄙人動手。
  5. 留仙要阿梅送客,接著留仙亭休息多日,實為與慕陶冷戰。留仙去找手帕交慧心談心,談話期間透露出自己很喜歡慕陶也很喜歡慕陶為她所取的「黛卿」這個名字,但在聊天過程也突然懷疑自己身上發出魚腥味(自卑發作),以及感嘆自己像春仔花(纏花)一般無香又無根,甚至也不能選擇花瓶,這些,慧心都加以安慰,例如說花就是花,改名也無損美麗。
  6. 慕陶傳話請黛卿拿《紅樓夢》還書,其實是要把冷戰中的黛卿給騙出門見自己。兩人在公園談情說愛,自比賈寶玉跟林黛玉,慕陶也解說黛卿是取自林黛玉加秦可卿。黛卿知道慕陶元配不想慕陶納妾,但是她希望慕陶為她能勇敢一次,但最後慕陶依舊沒有意願,便承認即將移居上海,至少數年不能相見。
  7. 留仙自己贖身,場面歡樂如出嫁,但留仙接著是去佛堂修行,而堂外兩個無名豬哥(李冠億+馮文星脫下西裝背心後飾演)發現走進去的是留仙,就常常在外面等在外面喊留仙的名字。後來豬哥們意識到不應該對已經贖身的留仙喊藝名,應該改稱呼她在報紙上寫詩的筆名:黛卿。豬哥們喊黛卿的方式非常「不正經」:黛卿~卿~卿~卿~(拖長第二個字與尾音)甚至是一邊喊名字同時搭配在長凳磨蹭的動作......。
  8. 從前一小段兩個無名豬哥的對話知道,此階段的留仙有在報紙上以黛卿為筆名發表漢詩,而留仙在堂內修行一段時間也開始覺得寂寞,想要跟人交際應酬,想跟人談詩論藝......
  9. 怡庵從日本回來,他對於留仙身上的香氣印象深刻,更為留仙取了「Kaori(香織)」的名字,此舉果然打動覺得自己無香無根的留仙,於是答應怡庵的求婚,香織跟著怡庵離開。
  10. (快轉)到了滿洲國,香織盡力拉拔在滿洲的台灣人,無論是幫找工作還是贊助讀醫學等等,但當所有人都以「夫人」尊稱她時,香織發現自己其實反而變成沒有名字的人。另一方面,怡庵則是極力討好日本軍閥以求升官,甚至要夫人重操舊業當藝旦來討好日本人。
  11. 頓悟假花在日本要當櫻花,在中國要當梅花,永遠都不是自己,應該要追尋自己,於是自己取名為王香禪。
  12. 夢醒。留仙睡醒問阿梅說:這邊怎有慧心的畫像?但阿梅說那是留仙自己的像。最後結束。

感覺/感想:

a. 慕陶帶怡庵去留仙亭時(上面2,3小段),陳昭薇演藝旦一邊要高雅接待客人,一邊又要跟自己愛慕的慕陶互使眼色藉機親暱,我覺得演得很好。尤其節目冊中陳昭薇說自己大咧咧完全不像留仙的溫柔,那舞台上留仙的媚應該是有足夠演技才能表現出來了。
b. 在前述第7小段,李冠億跟馮文星此時角色是兩個無名豬哥,在長凳上意淫齋堂裡的留仙,李冠億從長凳爬起來後還抓了一下小鳥,好敢演XD,不過我突然好奇他背面的觀眾有意識到他在做這動作嗎?
c. 佈景是大塊長條紅綢,以及五加一張長板凳(五張是表演用,第六張似乎設定上是跟樂隊隔開用)。可以看出來透過有高有低的板凳,有時作為階梯,有時作為藝旦表演台,有時是豬哥阿舍們在意淫大色藝旦時磨蹭下體的某物,有時是大船,有時是滿洲國的交通工具或火車(蔡孟君、蔡均培可能會抬的很累,辛苦了)。但是作為齋堂/公園雙人椅/日式房屋中的榻榻米等場景時,很不「具象」,只能自己腦補,但另一方面,簡單的道具能讓觀眾知道場景已變其實也不簡單。
d. 「嗹啊溜來嘮,溜嗹來嘮」真的很洗腦,全劇出現多次,走出劇場後也印象深刻,可是也只記得這兩句,歌詞其他部分都忘光光了,雖然知道在不同段落的歌詞不太一樣,甚至旋律好像也有小修改,但真的只記得「嗹啊溜來嘮,溜嗹來嘮」了。對照原始版本南管〈直入花園〉,「嗹啊溜來嘮,溜嗹來嘮」幾乎是快結束才出現的段落,可見劇中演出的改編有達到讓觀眾印象深刻的目的。
e. 對照史實,劇本把羅秀惠和謝介石融合成怡庵這個角色也是很有趣,因為歷史上羅秀惠跟謝介石婚後都揮霍了不少老婆的財產。
f. 被男人取名字就彷彿那段時間的生命是被那個男人掌控,這個設定確實讓人聯想到陰陽師「名字是咒」的設定,剛剛懷疑起為何會想到這個,翻了一下節目冊發現導演有提到陰陽師。
g.我認為第12小段關於畫像的對話(如果沒把對話內容記錯),是在暗示慧心就是留仙人格的一部分,也就是後來潛心向佛的那一部分。
h.香纏取自王香禪的諧音,但我個人覺得有點可惜是,若用台語發音就沒有諧音了。
i. 春仔花=纏花,與過去糾纏不清,而且是假花。千絲萬縷纏繞,所以主角有留仙的一條線:在齋堂卻覺得寂寞想要跟人交際應酬想跟人談詩論藝。也有香禪(或許也就是慧心?)的一條線:大色藝旦的光鮮亮麗反而映射出自己彷彿春仔花那樣無香無根。甚至也有基於幼時家庭而自卑的一條線:常覺自己身上不但是無香而是根本一直有散發魚腥味。

參考鏈結:

彙整珂拉琪樂團所發表歌曲中,歌詞之意義/探討/分析/解碼,編曲中的聲景/背景音解析,以及個人聽歌心得感想或紀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