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結局:破繭重生或是另有變數?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在年初三時因著對賈靜雯及王淨的喜愛買票進場看了這部電影。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瀑布》影如其名,磅礡的水量可以是一汪寧靜的湖泊、澄澈的溪水,但遇到斷崖時便成了殺傷力巨大的瀑布;就如同賈靜雯在劇中飾演的羅品文,她強大的工作能力使家庭過上了不錯的生活,然而當她罹患思覺失調後,這些曾經的能力、好日子的代價:每月八萬元的房貸、四萬元的車貸、家事幫傭的薪水及大樓的管理費都反客為主追著她們跑,幾乎將她們逼進絕境。
瀑布國際版海報
《瀑布》片長兩個半小時,與寶萊塢電影時長相近而少了歌舞片段,整部片慢慢地、仔細地講述一個故事,卻一點也不枯燥或流水帳。劇中王淨飾演的小靜從一開始的叛逆青少女,到發現媽媽生病後的驚訝無助,而後又迅速堅強起來處理家中的財務困境並照顧媽媽;羅品文原先是個充滿銳氣的女強人,之後意識到自己風光不再但難以接受,最後終於願意賣掉房子、找新工作重新出發。
兩人在劇中的角色從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媽媽照顧女兒)→角色互換(女兒照顧媽媽)→互相扶持,思覺失調令她們跌出中產階級,卻意外換得母女間的親密與和諧。
藍色帆布不僅是人工瀑布,也替畫面增添許多陰鬱感。
羅品文曾說在轟轟的瀑布聲之後便是潺潺的流水聲,有股撥雲見日之感,就如同她們家大樓外牆拉皮工程的藍色帆布(其實這也是個人工瀑布)揭開後,陽光終於照進客廳,而後羅品文的病況逐漸好轉一樣。
若是電影就此收尾可想而知會迎來溫馨美好的結局,那為何鍾孟宏導演要再安排小靜到溪邊玩水、被意外洩洪波及又獲救的橋段呢?這一段究竟是真的還是又是羅品文的錯覺?
接著僅是我的個人看法:我認為這個事件並非錯覺,是真實發生的,原因有二。
一、小靜身歷其境體會到媽媽的感受。
當洪水襲來時,我認為小靜除了不知所云之外還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受—原來這就是媽媽一直以來聽到的轟轟聲。而她被這洪水淹沒又被救起,就彷彿思覺失調沖垮了羅品文的生活,而她又在其他的人幫助及自己的努力後重生。
這橋段或許暗示著小靜之後對媽媽的態度能從同理轉變為共感,母女倆的默契跟心境將更加契合。
二、暗示故事並未完結,未來仍充滿變數。
先說結論:思覺失調症幾乎不可能痊癒。
罹患疾病的人只能透過藥物治療及日常生活持續控制病情,但就算控制得當也可能因為某些巨大打擊或刺激又再度復發。
儘管小靜獲救了,但這次經驗無疑對母女倆都是個不小的刺激;之後羅品文會不會因此再度疑神疑鬼?會不會出現小靜罹難的幻覺?小靜會不會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這些都是觀者可以再深入思考的問題。
我們在觀看戲劇時(特別是這種描述特定人群的戲劇),很容易在心中讓主角成為這類人群的代表,若是主角迎來了圓滿的結局,也會讓潛意識將這美好的結局跟這類特定人群產生連結,彷彿他們的人生也會就此好轉。
若是《瀑布》結束在美好的一刻,就好像母女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事實並非如此,真正的患者必須終其一生都與思覺失調症對抗,因此鍾孟宏導演選擇留下一些懸念。
而懸念或是遺憾,比起完美結局更能在觀眾心中停留更久。這也是為何悲劇總是刻骨銘心;而大家永遠好奇火影忍者卡卡西面罩底下的真面目(?)
總而言之《瀑布》真的是一部刻畫細膩的精采電影,劇中的伏筆跟細節在之後細想都能品的津津有味,可想而知再看第二第三次時也會發現不同的韻味,是部值得一再欣賞的好片。








































17會員
17內容數
女性主義聽起來飄渺而遙遠,其實正落實於生活中的各個細節。 身處性別相對平權的亞洲國家,對於女權仍有許多誤解甚至偏見; 儘管我不是專業人士,也希望能透過更多事件與大家一同討論女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