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光隨筆|母女對戲外失形的《瀑布》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下文透露部分劇情,若您擔心影響觀賞心情,請自行斟酌閱讀—
《瀑布》上映的第一個週末,我就抱着期待買票入場了。步出電影院後,我遲遲沒有下筆寫些什麼,因爲不知怎麽的,《瀑布》並未如此打動我。每每回想,我仍能想起賈靜雯與‎王淨飾演母女的眼神灼人,在藍色的帷幕光線裡,我也不會懷疑她們眼中的驚恐、害怕、疑懼、悲傷、憤怒、空洞、無助都如火焰,透過特寫鏡頭深入觀衆心底熨燙。可是,我同時無法迴避電影整體的疏離和多處不自然。
最令我困惑的,是母親羅品文(賈靜雯 飾)進了精神科醫院後,似乎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思覺失調,變得溫順。這與電影前半段的她有極大的反差,做爲企業高階管理人,症狀發作時依然前往公司待上一整天,當女兒小靜(‎王淨 飾)不安心地跟蹤到公司查看母親的情形,忽然轉身回來冷瞪小靜的品文,可能讓所有觀衆都一陣冷顫。她也曾在家中發狂,質疑小靜偷了自己的美金存摺,那暴戾之氣讓小靜只得躲回房間獨自哭泣。然而在出院後,品文彷彿變了一個人,能在賣場打工,願意一起出門散步,接受賣場陳主任的共餐邀約,更告訴他自身真實情況,也被小靜說服以較差的價格轉手房子。僅有一次以爲家門外有衛兵存在,以及從此眼神畏縮。可能受助於藥物治療、病友的啟發與女兒的陪伴,品文的思覺失調不再明顯發作,但是從我曾經陪伴病友的經驗來看,這般對思覺失調治療過程的輕描淡寫,讓一切顯得不大真實。
確實,這不是一部關於思覺失調的電影,而是關於家庭的演繹,描繪這般處境下單親家庭的困頓,與依舊想好好生活下去的努力。不過這麼一來,電影的整體感和「瀑布」的意象逐漸變得形體不明。原先被疫情推一把而走向潰堤的生活與情緒是「瀑布」,品文猶如深陷瀑布底下的暗流,於是彷若浸透全身的夜雨幻象、籠罩全家的藍色帆布,和耳畔轟隆作響的聲音都呼應著「瀑布」。更重要的是最後一幕,當大水迎來,我們瞬間都成了那個生死不明的小靜;當品文看著新聞轉播,我們瞬間都成了那個脆弱揪心的母親。於是結尾成爲最有力連結觀衆的一幕,然而此外有太多分散力道的情節,給我的感受反倒不如每個鏡頭來得飽滿。
大概是如此覺得有點可惜,整部電影讓我看見的或許不是「瀑布」,而是魏如萱和陳珊妮唱的「偶爾飄來一陣雨」。
46會員
28內容數
用心感受來自電影無可限量的光,以文字顯影在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