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選書|五十嵐大介《魔女》(上)(下)2021.6.3

2022/02/1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透過語言思考的妳,
無法思考超越語言之事。
妳無法容受比妳巨大的事物。
妳就算能擴大妳自己的世界,
也無法跨足到自己的外部。
我們伸手能觸及的,
只有我們的世界的內裡。
──〈SPINDLE〉
結束《故事說不停》連載後,五十嵐大介遷居雙親出身的東北,於岩手縣一面務農,一面利用農閒時間連載《小森食光》以及本作《魔女》。日本應該沒幾個漫畫家知道氣溫零度以下網點是貼不住的,他便是其中之一。
《魔女》在已停刊的小學館傳奇青年漫畫雜誌《IKKI》上連載,主要收錄四個中篇,分別以土耳其、某熱帶森林、北歐、日本為故事舞台,皆有通曉巫術或遊走於有限/無限世界之間的角色登場,因而得名。
雖然主題是「神秘」,但每一篇的結構都剔透而嶙峋,如民間故事般開闔。客觀世界,或主觀世界,或同時涉及兩者的危機(〈KUARUPU〉、〈生殖之石〉為第一種,〈盜歌人〉為第二種,〈SPINDLE〉為第三種)生成,破壞秩序,接著重新取得平衡,而我們在旁觀的過程中一窺世界的遼闊,它不輕易示人的孔竅。
在那通俗和平穩的軌道上,五十嵐大介進一步投入兩種不規則、不透明的元素,使他的作品和煽情的娛樂型超自然作品區隔開來。
一是語言。他在《文藝別冊 五十嵐大介總特集》的訪談提到,詩人谷川俊太郎將語言分為日常的語言與詩的語言,讓他有強烈的感同身受,因此希望在漫畫中盡可能以詩的語言去表意。於是,讀者時不時會在他的作品中遭遇這種密度的句子:「歷史在一路堆積出厚厚的地層。/彷彿被闔上的書頁……」「被磨碎、死了一次的麥子,簡直像是重生了,變成了不同形狀的生物。」「『風非常下流吧?』『真的耶。全身上下都被觸碰著』」不過,他也高度自覺地談論著語言的極限:「你們的語言,是將各色各樣的可能性切割為特定性質的刀子。是細分世界以圖自身方便的工具」
二是速寫式的筆觸,自在聚合出沙雕式的質地,或迸裂模糊如水面倒影的輪廓。如今大家在社群網站上看到世界各國各年代各類漫畫都見怪不怪了,但在十幾年前的台灣漫畫出版環境突然看到這種作畫方式,應該有很多人像我一樣大吃一驚吧。那絕非抽象簡化、運用漫符及約定俗成造型去完成的漫畫,但也不是劇畫式的寫實。他像是不斷指揮著點和線的雜訊,將它們馴服為眼睛可以解讀的圖像。但不管表意的部份多麼清晰,無秩序的美依然存在於每一頁、每一格,且在每一篇漫畫的劇情高潮跨頁中,堅實地支撐著那些揭露世界奧秘的奇景──亡者軍團,雨林精靈,死屍化的都市,主客觀世界交界溶解的瞬間……
「我想消除畫風的個性,這是我創作的出發點。」五十嵐大介在二○一二年與松本大洋的對談中提到。我認為《Designs》確實抵達了清潔但令人發癢的境界。「不過,我終究是透過自己的眼睛去看風景,畫出來的畫還是會產生一種調性。」而《魔女》或許收納了他漫畫生涯中最狂暴混沌的畫面表現,他最禁忌的個人癖性也說不定。冷與熱的對流,旺盛至極。
|作者簡介|
五十嵐大介
日本指標性大獎「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賞」二度得主。1969年於埼玉縣熊谷市出生,現居神奈川縣鐮倉市。多摩美術大學美術學系繪畫科畢業。1993年獲得《月刊afternoon》冬季四季大賞後於同月刊出道。1996年起停止發表新作,移居東北開始一邊作畫一邊務農的自給自足生活,而後於2002年以《小森食光》一作重啟連載。他以高超的作畫能力及對大自然纖細的描寫著稱。2004年及2009年分別以本作及《海獸之子》兩度獲得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賞。臉譜已出版作品另有《designs》(1~5)、《凌空之魂:五十嵐大介作品集》、《環世界:五十嵐大介作品集》、《小森食光》(1、2)、《南瓜與我的野放生活》。
|書籍規格|
尺寸:A5
頁數:上下集共400頁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時間:2021年5月
|試讀|
有意購買請至店頭,或上網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13年於台灣台北開業的書店兼展覽空間,聚焦於另類圖像創作,尤其關注漫畫的表現可能性。每月舉辦一檔展覽,不定期出版刊物書籍。店主亦從事筆譯工作,並應出版社之邀撰寫日本另類漫畫相關評論或解說。 本帳號將集中介紹店內販售書籍,以及內閱區藏書,呈現台日等地最上游或最地下的漫畫/異色藝術風貌。
真正的秘境不會有什麼文字足跡。 而我們希望給另類漫畫/視覺藝術的探險者些許助力。 2013年至今。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