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那些旅行社不愛排的地方系列||恐山(2)
NANA濕婦
NANA濕婦

#83那些旅行社不愛排的地方系列||恐山(2)

2022-03-2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我想用聽的之~podcast說書版
延續上一篇,我們帶著大家來到了位於青森北部的靈山-恐山,跨過了象徵現世與冥界的太鼓橋之後,這次我們就要繼續往恐山的菩提寺裡走去,一起來看看恐山還有甚麼神秘的傳說。
恐山境內地圖/資料來源:網頁資訊

如同地獄般的賽之河原(賽の河原)

恐山的菩提寺除了跟一般寺廟一樣有寺務所、販賣御守以及蒐集御朱印的地方之外,比較特別就是寺院旁的一整片火山地景了。雖然恐山已經很久沒有噴發了,但這裡仍是一座活火山,所以當我走進境內參拜時,便能隱隱約約地聞到陣陣的硫磺味。參拜完後,轉往一旁有點像是小油坑一般的火山地形區,這一整片寸草不生的荒原,我們叫它「賽之河原」,也就是上一篇我們提到的三途川的岸邊的意思。在日本,很多像賽之河原一樣的火山地形區,因為地熱、硫磺噴煙與溫泉湧出等等,進而造成一整片荒蕪淒涼的感覺,所以以前的人認為這就是地獄的景象,因此多以地獄谷、XX地獄等的名詞來命名,最有名的大概就是箱根的大湧谷了。箱根的大湧谷以前就叫做地獄谷,後來是因為明治天皇要來,所以總不好讓「天皇入地獄」,所以才改名為大湧谷的。
走進賽之河原,除了象徵各種地獄、一窟又一窟的湧泉處之外,到處都看得到堆得高高的石堆,為了不踢到這些石堆,每一步都必須小心翼翼地走著。日本自古以來認為,如果小朋友比父母親還早身亡的話,是一件不孝的事,所以他們必須在賽之河原上,透過不斷地堆疊石頭,直到堆到超過自己的身高為止,才能順利成佛。然而,每當他們就快要完成之際,就會有惡鬼來推倒他們的石頭塔,所以他們又必須再重新堆疊一次,而這樣堆了又倒、倒了又堆的無止盡輪迴,正是給這些孩子們未能盡孝道的懲罰。所以,在日文中的「賽之河原」也有「徒勞無功」的涵義。
給那些早逝的孩子們的風車/照片來源:恐山官網
走在賽之河原的步道中,要不是隨處可見的彩色小風車,真的會讓人以為這世界是不是只剩下各種色階的黑白而已。據說,地藏菩薩實在是不忍心看這些早逝的孩子受苦,所以就自願成為這些孩子在地獄的父母,守護著他們,所以我們都說地藏菩薩(恐山菩提寺的本尊)是特別小朋友的佛,而這裡除了是許多人來弔念往生者的地方,特別也是有著早逝孩子的父母們來弔念小孩的地方。此外,常常我們會在地藏菩薩的身上,看見有人幫菩薩帶上小朋友的西口水圍兜或是帽子,有些人以為這是在幫地藏菩薩打扮嗎?不,其實最早就是因為這些父母親希望地藏菩薩能夠多多照顧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將自己孩子用過的用品綁在菩薩身上,以便菩薩認識自己孩子的氣味。而在恐山,這些父母親則是可以在菩提寺的賣店裡,買到小風車與草鞋,接著到賽之河原上,幫自己早逝的孩子堆疊石頭,以祈求他們能夠早日成佛,並在石頭塔旁放上小風車讓孩子玩;或是到慈覺大師堂旁綁上草鞋,讓孩子能夠一路好走。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這裡的噴出氣體中含有許多易燃的硫化物,所以除了本堂之外,是不能點線香與蠟燭的,有鑑於此,這種以草鞋與風車代替香與蠟燭的方式,也是在一般寺廟裏面見不到的畫面。
慈覺大師堂與民眾供養的草鞋/照片來源:恐山官網

讓人喘口氣的極樂濱

走過了一片地獄、經過了隨處可見的石頭堆,心裡難免覺得有點悶悶的,所幸,此時在眼前出現的一面夢幻藍綠色湖水,讓原本黑白色的世界稍微恢復了希望。原來,在這座被恐山圍繞的盆地中,有一口顏色非常夢幻、形狀呈現愛心型的火山湖(周長12.5公里),叫做「宇曾利湖」,湖中由於富含火山地形才有的溫泉礦物質與強酸性水質(pH 值大約在 3.3 至 3.4 之間),因此常時呈現淡淡的藍綠色。加上幾乎幾乎沒有其他物種的動植物能夠生存在其中(只有一種日本鯪魚可以生存),所以整座湖水的透明度非常的高,搭配上岸邊的沙灘「極樂濱」,撲滿了含有石英材質的白砂,若只看照片的話,常常會讓人誤以為是在沖繩海邊拍的呢。
極樂濱//照片來源:恐山官網

日本也有觀落陰服務:藉由靈媒與思念的往生者連線

恐山還有一個在日本非常少見的觀落陰服務,當然這是台灣慣用的說法,在當地,依照跟往生者連線的網路強度不同,分別稱之為「口寄せ(くちよせ)」(往生者附在靈媒身上,傳達他想告訴你的話)或是「問い口(といくち)」(往生者附在靈媒身上,跟你聊天講電話)。無論是哪種連線服務,都必須透過被稱為「イタコ(Itako)」的靈媒來接通(恐山菩提寺特別在官網上強調,這些靈媒並非恐山的工作人員,他們只是借用恐山的場地來架設電話亭而已喔)。最早的靈媒出現在明治時期,是當時眼盲或色弱的女性用來求生用的工作選項之一,現代則慢慢演變為師徒制,也不一定是有眼疾的女性才能學習,所以聽說極盛時期在青森的靈媒多達300人,但由於修練的過程非常辛苦,所以現在靈媒的人數越來越少,也有越來越高齡化的趨勢。
由於靈媒多為年長的女性(目前最年輕的靈媒約為50歲),且一年當中只有七月底的「恐山大祭」與十月上旬的「恐山秋詣り」時才會到恐山的菩提寺提供服務(只能現場排隊等候,不能預約),所以每到這兩個時節,就會有很多想跟往生者連線的人來到這裡,等待撥話的機會,據說還有人為此排隊排了10個小時。
靈媒的連線電話亭/照片來源:恐山官網
根據日本網友的體驗分享,進到電話亭之後,靈媒就會問你:「你想跟誰連線呢?」,接著,她就會轉動手裡的一大串念珠,同時念個3-4分鐘像咒語般的話語(連線中),然後撥通之後,往生者就能透過靈媒傳達要跟你說的話,但恐山這裡的靈媒都是單向溝通(往生者對你說話),並非想像中的跟往生者聊天,經過大約10分鐘的通話後就會結束。這樣一次的體驗,花費雖說是隨喜,但大多數的人會給靈媒約日幣3000-5000円不等的電話費,至於真假,就得視你遇到的靈媒功力以及你對這件事情的感應而定嘍。
當然,如果你是在上述的時間以外的時期來的話,也不是沒有機會遇到靈媒,這些靈媒有點像我之前跟朋友為了體驗死藤水而去南美洲找尋薩滿一樣,薩滿可能就是剛剛做在你旁邊喝啤酒的大肚男大叔,而靈媒也可能就是剛從超市買完菜出來的大媽。因此,有日本人為了尋找靈媒,還打去觀光協會(むつ市観光協会)詢問,結果還真的被他問到了兩個靈媒的聯絡方式,並直接到了靈媒家去達成跟往生者通話的心願。

在地獄旁泡溫泉?

NANA去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也沒特別尋找靈媒,倒是在逛完一圈之後,曾經因為冷到不行,而衝動地想在那一片賽之河原旁泡湯。在恐山菩提寺的境內,共有四間湯屋讓來參拜的人無料泡湯。從前的日本寺廟其實都有用來讓信徒在參拜前淨身用的「浴場」,而就位於火山地形中的恐山菩提寺,當然沒有浪費他們的溫泉資源,這四間湯屋都是奢侈地直接從源流引流而來的無循環溫泉(這裡的溫泉為強酸性的硫磺泉,建議不要長時間浸泡,3-10分鐘就得起來,且注意不要拿來洗臉,也不要飲用喔)。但由於這四間湯屋真的就是ONLY「溫泉」,沒有沐浴設備與用品、沒有提供毛巾與吹風機等等,再加上天色逐漸昏暗,一想到一旁就是地獄,再看看眼前空無一人的溫泉,其實有點害怕等等會不會有奇怪的阿婆走進來跟我一起泡,所以最後NANA還是退縮了。
地獄旁的溫泉/照片來源:恐山官網
地獄旁的溫泉/照片來源:網頁資訊

<<後記:關於那些恐山的恐怖傳說>>

在去恐山之前,我只知道那裡是日本很有名、也很神祕的能量景點,外加上行前看過不少網路上流傳的恐怖傳說,像是「如果你在賽之河原上放上給往生者的供養物,並仰頭大哭的話,就能聽見祖先跟你說話的聲音」、「前天傍晚在賽之河原上堆好的小石頭,隔天早上一定會被推倒」、「深夜裡會聽到地藏菩薩的錫杖的聲響」、「如果夜裡下雨的話,隔天本堂內地藏菩薩的衣服也會是溼的」、「感應力較強的人,到這裡就會感到頭痛、特別疲倦、想吐」...等等。
等待自己實際去過恐山一趟之後,我發現,其實有很多傳說都是來自於人們自己內的恐懼,例如有人會感到頭痛、想吐等等,可能只是因為吸入當地所噴出、濃度較高的瓦斯氣體所致。而就我自己的參拜經驗來說,整個過程中雖然沒遇到幾個其他的參拜者,卻也不覺得恐怖,反而是一種異常平靜的感覺。神奇的是,在我走到了極樂濱的時候,莫名地就在湖邊哭了出來,(放心!我沒有聽到我爸跟我說話XD)至今為止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何而哭。有可能是因為當時對於父親的思念太過強烈,所以當下的確有一種跟往生的父親很靠近的感覺,哪怕沒有靈媒幫我接通電話,但卻有種「接通了」的感觸。所以,我相信,只要你心中有著一個很思念、很想見的往生親友時,無論你身在何處,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接通彼此。而恐山,大概就是一個訊號比較強的地方,讓你與往生者之間的交流可以更加順暢,如此罷了。以上,是我自己的一些心得分享,希望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你會喜歡。
感謝您的閱讀, 如果想聽NANA用白話文,說說與濃縮日本的小故事,非常歡迎您投零錢到我的小貓撲滿裡,給予NANA更多的鼓勵喔。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我是NANA濕婦 熱愛日本、建築、偏鄉、心理學與貓的日本線導遊、通譯案內士 擅長在巴士上分享一堆有的沒的催眠大家 喜歡在正經的場合不正經 常常看似瘋癲卻很感性、也很哲學 在這裡 我希望能以自己的步調 從領路人的角度出發 用說故事的方式 帶著每一個對日本有興趣的你/妳 瞭解藏在景點與現象背後的趣事
本文發佈於
在日本,有些是即使我已經帶了十年的團,仍舊無法藉由工作而造訪的地方,可能是礙於習俗、忌諱、主題冷門,或是早已超出「景點」的定義。這些越難去到、也不太可能在旅行社行程中出現的地方,深深地吸引著我。希望,有著跟NANA一樣怪癖的朋友們,可以在這個系列中,找到一些異於常人、非得靠自由行才能去到的日本角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