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納絲與舒路達.下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銀髮少女終於睡醒,在朦朧中她想睜開眼晴,這時她才憶起自己的眼睛已不屬於她……
她緩緩地撐起身子,在床上感受著四周,盡量用她的嗅覺、觸感去釐清自己身處的地方。自己現在是人類的身驅而不是銀龍,床上的觸感她雖然離開已久,但她還是從記憶中找到自己身在何處。她已回到了她的家鄉,她輕輕地探索自己腕上的手鐲,心裡安慰地想著她姐姐所說的話——只要帶著這手鐲就算她看不見,也能憑著感覺回到家鄉。
「妳醒來了嗎?」在記憶中的大門處傳來一把溫柔的聲音。
「母親……」
「萊納絲,吾早就知汝任性,但沒想到汝去到這地步。」語氣溫和,但對於她母親來說已是嚴厲的姿態,她的母親就是一個完全不會生氣的龍。
「……」萊納絲無言以對。
她母親輕柔地牽著她的手。「沒事了,汝回來吾等身邊就好……」
一時間,那心底裡藏著的情感爆發出來。她擁著母親,她想大哭一場,但此時,她已流不出淚水,只能在母親的懷中嗚咽。
她咽著的,不是自己失去雙眼,而是她所學會的東西,那份對一個人付出的愛,和那人一起的回憶,那份為了心愛的人而分開的心情……
舒路達的臉,二人走過的路,那些尷尬的事,相擁的愉悅和一切一切屬於二人共同的回憶……
憑著龍天生的感覺,萊納絲能感覺到四周的事物,這使她於生活上不會遇上多大的困難,另一樣支持著她的,是舒路達能做到的,她也應該可以。但這份倔強她沒有堅持太久就消失,縱使龍的感應使她能不會碰壁,但她終究還是看不到遠方的事物,這使她每一步也要步步為營,這和龍族天生喜歡自由自在地飛翔形成了很大的對比。
不過就是這樣,她才更認為自己的選擇沒錯,因為她現在才真正體會到舒路達失去雙眼時的感受,那就等同於失去自由一樣……
在龍的觀念裡,過了數個月像是人類過了數天一樣,萊納絲總算能適應生活。可是現在的她,還沒有習慣和舒路達的分別,她和舒路達一起生活的日子,就像造夢一樣,夢醒了後,就只剩下孤孤單單對著空盪的床單。
慢慢地,萊納絲出門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減少,由每天也向外走走,到現在差不多一星期才到花園散步,嗅一下花田的幽香……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這樣,她應該要習慣,但她實在沒什麼心情,她每一步也想著和舒路達一起的時光,她總會在他的身邊為他打點,在笑聲裡相擁……
.~~~.~~~.~~~.~~~.~~~.~~~.
銀月在天空上初升,萊納絲站在露台用空洞的雙眼望向遠方,她縱使未能看見銀月的皎美,還是會想感受銀月帶來的晚風在髮膚間吹送。
「汝還很想他嗎?」聲音來自萊納絲身後的母親。
「嗯,沒有一天不想他……」萊納絲的語調中沒有不快,只是有不能言傅的無奈。
「這些都是銀龍天生的詛咒,勇敢、任性、對人類充滿好奇。」萊納絲的母親輕握她的手。「然後就是失望、灰心和後悔。」
「我沒有後悔。」萊納絲堅定地說。
「沒有後悔出了山谷?沒有後悔認識了人類?還是沒有後悔付出了雙眼?」
「所有。」萊納絲淡淡然說。「舒路達教會我人類雖然壽命短,但他們會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他教會我何謂人類的情感,什麼是愛,什麼是為了所愛作出的犧牲。」
「那個人類愛的只是人類女孩,不是一頭銀龍,女兒……最後犧牲的只有汝自己。」
「這不是最好了嗎?只有我一個犧牲就足夠了……」
.~~~.~~~.~~~.~~~.~~~.~~~.
在風雪中,舒路達在雪地上踏著沉重的步伐向前,他每呼出一口氣,感覺就是把肺裡的溫暖掏空。在茫茫的風雪中,他只能漫無目的地前進,前進,去找那未知的地域,那個屬於萊納絲的地方。
雙腳已很疲憊,在積雪中實在已不能再前行,他心裡嘆一口氣,自己的力氣也好像不如以往,看來今天只能到這裡。他回頭望向不遠處的僕人,已經被風雪掩了半身,半條小腿的也藏在深雪之下,然而她還沒有抱怨,只一路默默地跟著舒路達前行。
原因是她除了是一個忠心的僕人外,還因為她是一個啞巴。大約在八年前,舒路達在雪山中救了她,從此她便跟隨著舒路達在深山中前進,成為了他的僕人。
「我們今天到此為止吧,那邊有一個山洞可以休息。」舒路達回頭大叫,他不知女孩能不能聽到,但他們之間就算不說話亦已形成了一種密契。
少女點點頭,拖著抖顫的步伐前進。
好不容易二人終於到達了山洞,舒路達和少女深入洞內直至聽不到外頭凜冽的寒風為止,便開始放下行裝。少女縱使全身凍得僵硬乏力,仍熟練地生起營火,感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她還是會一如往常地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看著少女一邊顫抖一邊生火,舒路達脫下自己的毛絨外套披在少女的肩上,少女點一下頭便緊緊地在胸前抓緊外套。
「莉莎,妳跟隨我已經八年了,這些日子來真的是謝謝妳。」舒路達淡淡然的說,感覺像是隨性而說,但莉莎知道主人是想好了的才對她說。
「妳不能和我一直這樣下去,妳這樣會浪費掉妳的青春,我怕總有一天我會在這雪山倒下,這樣便連累了妳,若你願意我可以給妳一筆足夠在家鄉生活的錢,妳便可以做小生意。如妳希望我也可以幫妳找一戶人家成婚。」
莉莎搖搖頭,她雖然知道一個啞巴確實很難找一戶很好的人家,但她還沒想過要離開主人。
「……我不知還要找多少年,但多少年我還是會找下去,但妳沒必要陪我一起。」舒路達亦已不是當年英氣煥發的騎士,十年過後現在他臉上已留著不少鬍渣,而且總是帶著淡淡的蒼桑,他一雙灰色眼眸算是他唯一帶有餘光的點綴。
莉莎不會用話語回應,但她的眼角已滑下淚水。舒路達沒有再追問,他知道他再怎樣說還是得不到他希望的答案,同時他在懷疑自己真的希望莉莎回答他提出的選擇嗎?
.~~~.~~~.~~~.~~~.~~~.~~~.
在雪山的寒夜,營火的溫暖不夠支撐到天明,然而舒路達不論有沒有營火這晚亦無法入眠,在黑漆的山洞中他想著他要找的萊納絲,更想起當年自己失去雙眼的情景,那時是萊納絲給他關懷給他愛,甚至最後給了他自己的眼睛。
突然舒路達身後隔著厚厚的毛衣傳來微弱的觸感,是莉莎。他轉身沿著直覺輕碰莉莎的手,只感到她的雙手一片冰冷和顫抖,舒路達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轉到莉莎身後把她擁入懷內保暖,用他巨大的手輕輕的包裹著她的小手。他不知到莉莎是醒著還是睡著,只知此刻他們的身心也需要一點溫暖,舒路達告訴自己就那麼一點點的溫暖就足夠了……
舒路達再次睜開眼之時發現世界還是一遍黑漆,他感覺到有東西依附著自己,縱然已事隔多年,但還是沒有忘記這感覺,萊納絲的身體沒有任何衣服的隔阻就軟軟地貼著自己的胸膛,他感覺到她雙手的柔軟,她的指腹在他胸膛上遊走,一如以往主動地握起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輕撫,從指尖的神經傳來的是那優美的曲線,那軟綿的肌膚質感,舒路達已不由自主的作出反應。萊納絲像是道舒路達的心意,已主動的和他結合在一起。
在黑漆中舒路達聽到萊納絲的喘息,節奏隨著腰部的擺動越來越綿密,直至那忘我的快感湧上大腦。在黑漆中一切又回歸靜止,萊納絲無力地躺在舒路達身上,舒路達把她在懷中輕擁,這久違的輕擁感甚至比二人的結合來得強烈,他需要她,他想念她,十年來他沒有一天不把她掛牽。
舒路達的雙眼突然感受到有光,在昏暗中他看著自己緊擁的萊納絲,萊納絲輕輕抬頭,舒路達只見她雙眼一片空洞,那不是受傷的眼睛而是一無所有的深邃虛無。他一眨眼突然身邊盡是無止盡的雲霧在飄散,發現剛才的一切也只是一場幻夢。
在昏暗中,一望無際除了起伏不定的雲霧外便什麼也沒有,舒路達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了起來,他察覺有一樣很熟悉的東西在這空間,緩緩地舒路達發現在虛無中有樣微弱的東西,是音樂。
是一首他熟悉的音樂,是他曾一度用生命去尋求的音樂。
他沿著音韻傳來的方向前進,心臟跳得快要破裂開來,他一直在找的人會否就在前方?當走到彈奏者的面前樂聲停了下,他發現那人並不是萊納絲,雖然二人也是流著一頭銀髮,但那個不是她。
「我想不到,汝能走到今天。」銀髮少女的態度淡然中有一點敬意。
舒路達記起這個聲線。「妳是當年教我曲子的人?」
「當天是萊納絲授與汝的,吾只是替她完成心願把最後的曲調和她的雙眼給予汝。」
「……她在那裡?求妳告訴我她在那裡?我要怎樣做才能把雙眼還給她?」
「沒法子,龍已付出予汝之物無法收回。」
「那麼她在那?」
「人類,吾只能告訴汝,能結束她苦難的只有汝,她付出的遠比汝要多,不過終結快來了,迎來的是怎樣的命運,就看汝所付出。繼續汝的旅程吧。」
.~~~.~~~.~~~.~~~.~~~.~~~.
舒路達起來時發現懷內仍抱著莉莎,他不好意思地馬上站起,心裡產生一種對莉莎的歉意,更大的歉意是對現在不知在那兒的萊納絲。
舒路達沒有等待莉莎睡醒就離開了洞穴,離開時他留下了足夠的生活費給她。舒路達出山洞不久驀地發現不遠處有一條橫越山谷的冰橋,舒路達穿梭這遍雪山十年找萊納絲,知道所有橋樑和山洞的位置,他知道這一定是昨晚少女的預言有關,不論怎樣對岸的山谷一定有他要尋找的答案。
風雪像是一同等待接下來的結果而變得萬籟無聲,舒路達穿過冰橋來到一個廣闊的雪原,雪原的中央有著一巨大如水晶形狀的冰塊,冰塊前站立了一位銀髮婦人。
舒路達上前一望瞥然發現冰塊中藏著的正是他尋找多年的萊納絲,她一如過往銀髮灑落在她的肩上,一條白色的絹布纏繞她的頭把她的雙眼掩藏。
「吾乃萊納絲之母,汝當下看見是萊納絲本人,不是任何幻影,這點吾想汝也感覺得到。雖然汝已來了十年,但人類的十年於龍來說只是滄海一粟,一瞬間便過去。汝也只是萊納絲生命中一個氣泡,根本就不配她為汝犧牲。現在是汝交還她的時候。」婦人說畢,一把白銀色的匕首便在舒路達手中成形。
「只要用此匕首刺向汝之心臟,萊納絲不但能從失去靈魂的狀態甦醒過來,她亦能收回她的眼晴。」
一時間舒路達不明白萊納絲為什麼會被困在巨大的冰塊之中,也沒能理解對方說萊納絲為什麼會失去了靈魂。但舒路達知道現在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他二話不說便把匕首刺向自己的心臟。
.~~~.~~~.~~~.~~~.~~~.~~~.
一剎那舒路達眼前盡是過去的片段,加入騎士團去到雪山,聽到那優美的歌曲,盡一切的學習,自己傷了萊納絲,也被她傷了眼睛,遇上萊納絲,和萊納絲纏綿,與她再次踏上旅程,重獲雙眼又同時失去了萊納絲,這十年的尋找,莉莎的陪伴,一切一切像是轉眼便過的事情,每一件事又是那麼刻骨銘心,隨著片段的終結,舒路達感到很疲倦,眼簾緩緩地閉上,一切歸於黑暗。
不知過了多少時日,舒路達醒來之時發現自己還在山洞之中,胸口的匕首已不見了,傷口也沒有出現。他在擁著的已不是莉莎而是真正的萊納絲。
萊納絲張開她灰色的雙眸,眨了眨並對舒路達笑了笑。「現在你能看見我,我也能看見你了。」
舒路達有點一頭霧水,不過此刻他只想緊緊地抱著萊納絲,其他一切也不再在乎,這真實的感覺他已不知等了多少年。突然洞穴深處傳來銀髮少女的竊笑聲。舒路達發現自己和萊納絲又已在雲霧之中。
「妹妹找的人還不錯,這一切也是吾母和吾在測試汝。」
「這一切也是夢?這十年的都是夢?莉莎也是夢?」但一切對舒路達來說太真實了。
「不是,這全是確實的存在,這十年的經歷,少女莉莎也是真實存在的,如吾母所言人類的十年在龍的眼中只是合上眼簾間的事,吾等想用這眨眼的時間來考驗汝對萊納絲的心意,也想讓她親眼去好好了解汝是怎樣的人。吾把她的靈魂重塑成叫莉莎的少女,這段時間她過往的記憶將被封起。雖然如此,但汝等的靈魂羈絆還是被彼此深深的牽引,現在汝眼前的是萊納絲,同時也是莉莎。」
「沒錯,這些年來謝謝你,我已記起我們的一切。」萊納絲用額頭輕輕的點了舒路達。
「我還是有點不明白,那我們的雙眼?」
銀髮少女沒有回答舒路達,她意味深長的望了萊納絲一眼,然後隨著雲霧散去。
舒路達和萊納絲步出洞外,瞥見雪山上晴空萬里,微風的輕吹散發著大地回春的香氣,抬頭仰望,只見遠方有兩點銀色的星光在天上劃過,舒路達明白那是叮嚀也是祝福。
「是母親和姐姐。」萊納絲笑著並輕輕依著舒路達。
舒路達和萊納絲對望,從對方的灰眸中望著彼此。
「剛才你問姐姐的問題……那是由於我用了龍的生命去交換……我不想成為舒路達的負累,若然沒有舒路達在身邊,再長的生命只會是更漫長的折磨,所以我現在和你一樣,會老去,會死亡,老了後也不再美麗……希望到那時你不要嫌棄我。」萊納絲輕描淡寫的說,對舒路達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當然不會,我再也不會給妳離開!」二人緊緊的互相抱擁,感受彼此靈魂盡處中永不分離的深深連結。
.~~~.~~~.~~~.~~~.~~~.~~~.
在公爵家花園的一角,一個女孩正在和一個男孩訴說故事。
「你知道嗎?那首曲子叫『龍與騎士』,是說著一對情侶為了彼此犧牲和追尋的故事。同時,也是說著我父母的故事……」
女孩睜著她那動人的灰眸仰望天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那時他帶著這個只得4歲的女童,本想把她丟給那些她母親的朋友,不過不知那來的良心影響,他想到她母親的時候,他不想這個擬似他女兒的孩子走著她母親的舊路,所以便沒有把克萊卡留下。再來他亦不打算把她留在不知那個人的家中長大,等她父親不知那時寄錢來接濟。所以他做了一個正常人沒有想到的決定,把她留在身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預告】安納 Podcast EP9 從動物與植物溝通來聊聊不可思議的無形世界喬安納溝通過近百隻動物,聊聊從他們身上學習到的,關於生命品質、愛、臨終等等的世界觀。
Thumbnail
avatar
喬安納
2024-03-19
有沒有那種追妻火葬場還追不回來,女主角跟別人在一起收穫幸福的文?不是所有金主身邊的金絲雀,拿到的都是女主角劇本。我在宋錦城身邊待了7年,他的白月光一露臉,他將車、房劃到我名下,暗示我功成身退,便可以早點離開了。 我在宋錦城眼裡,大概就是毛遂自薦的情人。 那時我已經拍過幾部小火的劇,在裡面飾演或惡毒、或嬌蠻任性的女二、三、四,年底公司的對賭協議沒過,被他以低價收購,年末的尾牙上他大發慈悲地過來露了露臉,那是
Thumbnail
avatar
2024-03-04
安納 Podcast EP9|從動物與植物溝通來聊聊不可思議的無形世界喬安納溝通過近百隻動物,聊聊從他們身上學習到的,關於生命品質、愛、臨終等等的世界觀。 透過學習用全部的感知能力去接收訊息,我感知世界的方式也全然改變了。 像是電影《異星入境》(Arrival,不是 Interval),科學家在學會了外星人的語言後,也開啟了預言的能力,能看見未來發生的世界。
Thumbnail
avatar
喬安納
2024-02-04
【專訪】蔡恩雨 |撕不掉那些標籤?那就用「愛自己」的方式來覆蓋它!來自馬來西亞的電音公主 Priscilla Abby 蔡恩雨 ,最近推出《蔡恩雨Priscilla Abby》同名專輯,為自己貼上各式各樣帶著束縛的標籤,透過直接且坦率的方式來告訴大家:你的美和價值,無需別人認同,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最獨特的The Only One。
Thumbnail
avatar
XJ Studio
2023-12-28
談談瓊斯盃:不知未來何去何從,那先談從何而來吧!今年8月瓊斯盃再度登場,走過四十幾年的年頭,許多球迷都忘了瓊斯盃的由來,也忘了過去的輝煌,甚至開始戲謔地稱呼瓊斯盃為「自爽盃」,實在是令人遺憾。瓊斯盃對於這個對台灣深具歷史意義的盃賽未來會如何走下去?這難以預料,但紙箱可以告訴各位瓊斯盃是如何在台灣落地深根成為台灣重要的盃賽。
Thumbnail
avatar
啾巴老師
2023-08-01
沒有那麼多可是、但是想做好一件事情,你會有一百個方法;想逃避一件事,你可以找到一百個理由。 所以囉! 每次聽到有人說我想做什麼事,可是...OOXX 又或者,我本來可以怎樣怎樣,但是...XXOO 真讓人有種「可是」既出誰與爭鋒,「但是」號令莫敢不從的悲壯感...? 我們常常用可是、但是來推託或解釋自己的無可奈何,例如
Thumbnail
avatar
謬思
2022-11-02
歡迎來到卡納納斯基斯2022年2月14日,與老闆一同前往卡納納斯基斯 2021年底,我無法確定是否有資格在沒有雇主的情況下入境加拿大,邊境限制幾乎每週都在變化。我不想在海關遇到麻煩,所以決定在網路上先找一份工作,以防萬一那變幻莫測的入境規則。
Thumbnail
avatar
Corey
2022-03-24
演算法原來那麼貼近生活座號是每一個學生擁有過的一個數字,但你有想過座號是怎麼排序的嗎? 座號的第一位通常都是姓氏筆畫最少的人如:丁、王等,那如果今天有兩個人都姓王的時候,會怎麼排序呢,當然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再比第二個字,那如果今天剛好三個字都一樣的話就會講求到資料的穩定性。 比較:
Thumbnail
avatar
黎羊Leon
2022-03-09
【原創長篇小說 聖泉 94 萊納斯】加百列與席妮洛基乘龍飛越邊境線,一眨眼就來到北境,法蘭克也跟在一旁。 席妮見龍飛向天際,問加百列:「你的龍要去哪裡?」 「牠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兜上帽子,「我借用完,牠就會回到她身邊。」 法蘭克四下嗅了嗅:「往這邊。」 洛基點頭。 席妮問法蘭克:「我們來這裡幹嘛?」 席妮:「是,你認識我父親?」
avatar
椅子
2022-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