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印塗鴉-吟遊詩人-思念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靠著琉璃窗無力的目光望著雨點無聲的灑落,琉璃就像無形的魔法把世界分隔,街道上是等待放晴的路人,是濕透身子繼續工作的搬運工,是一籌莫展的店舖老闆,也有愛跳積水的小孩或是躲在屋簷下的戀人。
想起那年初夏,他們也一樣在屋簷下等待著,等待著那說不出口的承諾,等待著那不會來到的幻想。然而,縱使由開始那一刻已注定結局不能圓滿,他們還能選擇享受每一個屬於她倆的當下,有誰說故事一定要有完美的結局?
被琉璃分隔的茶室,時間以另一種形式停頓著。她留意著雨水像淚滴般滑下,讓原來琉璃上披著的朦朧雨霧刷洗得清晰,像哭過後能把眼前蒙閉的事物看清。
可是人總是長大後才能明白自己失去了什麼,或者反過來說失去過後人才會成長,也只有體會過真正的失去才明白自己需要什麼,發自內心真切需要。
而她需要他。就像他需要她一樣……
轉著簡單的陶瓷杯呷一口咖啡,她哼出了一個簡單的音調,然後第二個,三個,聲音雖然細小,但昨為一個吟遊詩人她每個音也唱得完好,隨著音韻的起落,思緒飄散到往昔的片段,那個毫無預兆的平淡邂逅,在冒險中的交付相依或是晚上的營火說笑,都隨著節奏起落盪回她的思緒。
她緩緩閉上眼,輕聲吟唱著輕快的旋律,回憶又回到那個月明星稀的仲夏夜,在那條長長的坡道,她們牽著彼此的手,第一次越過那條友情的界線,嘗試勇敢地抓著命運施予她的憐憫。
此刻他在何方?又做著什麼?他是否一樣想起她?天冷了,有添好毛衣嗎?雨下了,有否被鬱抑纏繞?還是被每天的日常勞累壓得喘不過氣來?
她在這,她就在這好好的等著他,就像曲譜渴求著音符,魯特琴期待著被撩動琴弦。
隨著歌聲的完結,空氣中凝聚著揮之不去的寂靜,她斜眼看著那對避雨的情侶,懷念著多少年前她曾有過的青春,那個還有選擇權的少女,還會相約廝守終生的少女。
如世上真的有時間倒留把一切重來的魔法,他們現在過的又是怎樣不一樣的生活呢?這問題她經常問自己,但她永遠不會知道那答案。
然而她已學會不再執著於答案,她不是當年那個少女,她已懂得故事使人著迷的是當中的情節起伏,是每個動人心弦的片段,是每個牽手、擁抱、說笑、依偎、問候、關心、忐忑……
她輕輕拿起陶瓷杯再呷一口,隔著琉璃賞著雨點落下激起大大小小的漣漪,享受此刻的等待和期盼,迎接下一個動人的時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那時他帶著這個只得4歲的女童,本想把她丟給那些她母親的朋友,不過不知那來的良心影響,他想到她母親的時候,他不想這個擬似他女兒的孩子走著她母親的舊路,所以便沒有把克萊卡留下。再來他亦不打算把她留在不知那個人的家中長大,等她父親不知那時寄錢來接濟。所以他做了一個正常人沒有想到的決定,把她留在身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