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消滅了一間惡質繁殖場 第1章 威脅》

2022/03/2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前言

2020年10月 日本
動物保護法令宣導會上說明了即將修改的新法令,規定了繁殖場基本的空間規劃,還有最小籠子的尺寸等許多法規。
「要這樣修法也隨便你們,我年紀大了,也想把繁殖場關了。不只是我們,他們也是,到時候會有13萬隻貓狗流落街頭,7天後一起安樂死,這是你們想看到的嗎?」很難相信那是一對慈眉善目的老夫婦口中說出的話。
日本對於走失或被棄養的流浪貓狗捕捉很積極,在撲殺上更有效率,最多只在收容所收留7天。

我想說的話

昨天關於合法寵物店(我從沒提過繁殖場)的說明沒有很詳盡,造成不少人的誤解,深感抱歉。關於購買等於領養這個部分,是未來日本部分動物保護團體的終極目標,詳細的解釋我會在下文重新說明,請耐著心看完,謝謝。
所有的故事預計會有10章左右,會非常深度的探討日本目前面臨的動物保護、底層貧困、流浪漢、部落民、韓裔日本人及黑社會等問題。但主軸仍然是在寵物身上,故事中段開始會有不少超乎尺度的描述,我想盡量寫在臉書上,如果被臉書禁止的話,我會想辦法找其他地方放文章。如果您對這些議題很有興趣,那麼請您跟我說一聲。
為了保護當事人及團體,所有內容都基於真實故事進行改寫,核心不變,但地點、數量及方式都有些不同。文中的日本動物保護團體並不代表所有的日本動物保護團體,但所有的日本動物保護團體都很努力,辛苦了。

緣起

「你真的要聽這個故事?」A子在桌子的對面問我。
我點點頭,但其實這時候說不要也有點太晚了。A子家的虎班貓Hana在我一坐下時就跳到了我腿上,不知何時睡著了,讓我一動也不敢動。
「那就簽了這個保密合約,不能透露我們的身份。如果能給台灣的動物保護盡一份心力,我們很樂意分享心得。」B子遞了幾張紙過來,笑著說:「你別擔心,我們也不會說得太清楚,怕你惹上麻煩。」
A子跟B子是一對同性情侶,A子是日本人,B子是馬來西亞人,會認識她們是因為我從去年開始,會定期去港區東京鐵塔附近的醫院檢查身體。那是一個很舒服的下午,聽到醫生說身體沒什麼大問題後,鬆了一口氣的我就找了一片草皮躺了下來,只是沒多久,我就發現我的眼皮熱熱濕濕的。
我哭了嗎?
「啊啊~不好意思,這隻狗狗真的不受控制,都拉著了還這樣,你還好嗎?」我聽到女孩子的聲音,但睜開眼是一隻奶油色的米克斯狗,嘴巴開開的看著我,舌頭還不時湊過來。
後來我才知道這隻狗叫做Ruru(ルル)。
女孩跟我說她們在擺攤推廣貓狗認養,邀請我過去看看。我嚕了幾隻狗後,女孩問我要不要認養一隻,她說:「Ruru很聰明,你一定是很喜歡動物,牠才會跑去舔你。」我很不好意思的拒絕了,一方面是家裡已經有一隻兔子,另一方面是住的地方實在太小。
或許是Ruru太熱情,回家後我找了一下日本動物保護的相關法令及推動情況。令我震驚的是日本動物保護團體的龐大勢力與積極度,從1973年立法以來,持續不斷的修法,都是由民間動保團體積極遊說下,再經由國會議員提出法案。
「是的,我們的勢力真的很龐大,不管是金援或是背後的政商關係,都比你想像的多很多。」B子說。
「你可以看看我們未來的計畫,這是目前持續推動的目標。」A子給我一疊文件。
「在合法寵物店購買寵物等同認養?」我指著上面的標題問。
「這裡有三個關鍵字『合法、寵物店及購買』,首先,寵物店是民眾接觸寵物的第一線,因此寵物店必須負起教導民眾如何照顧寵物的責任,而在商言商,寵物店還是要賺錢,關於寵物相關用品還是需要由寵物店販售。我們對抗的不是寵物店,而是惡質的繁殖場。再來我們想重新定義所謂『合法』的寵物店,也就是規定寵物店只能展示『被救援』的動物,其餘一律不合法。最後的『購買』也不是針對生命,畢竟生命無價,所謂的『購買』花費,是讓牠好好生活的一切所需。」
「所以之後到寵物店購買寵物,就是跟認養一樣?我想這真的太難,真的能做到嗎?」
對於我的疑問,B子說:「別忘了,我們是日本的動保團體,你可以回頭看看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修法,不是一件一件都被我們完成了嗎?或許需要的只是時間。」
A子叫來了Ruru,牠就這樣趴在她的腳邊,A子摸了摸牠說:「要來說你的故事囉,那時候沒有救到你媽媽,真的是對不起。」Ruru帶著理解的安慰眼神讓我覺得,牠絕對是比我想像中還要更有感情的陪伴。
但願A子的夢想能夠完成,希望有一天我們在日本寵物店看到的,是那些被救援出來的毛小孩。

第一章

「你聽聽看,這是人說的話嗎?什麼叫做修法的話就會有很多流浪貓狗,雖然貓狗走失不算棄養,罰不了他們,可是這也太無恥了吧。」回程的車上,A子這樣氣憤的說。
「別氣別氣,繁殖場也有他們的考量,目前有3成到6成5的繁殖場不合規定,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蒐證。不過人不可貌相倒是真的,那對老夫婦看起來人很好,但他們的繁殖場髒亂不堪。倒是那對看起來像流氓的兄弟,每次突擊檢查他們的養殖場都找不到把柄,他們還說把狗看得比人還重要,環境、空間、飲食跟清潔都無可挑剔。」邊開車說話的是C哥,他是動保團體的幹部之一。
「話說D小弟不是去偷偷去那對流氓兄弟的繁殖場蒐證嗎?話說怎麼兩個禮拜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人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這邊我再聯絡D小弟好了,希望他沒出事。對了,妳回去好好休息,關於C縣跟S縣交界的那間惡質繁殖場已經有確實的證據了,明天我們會跟警察還有獸醫師過去取締,到時候還要妳幫忙安排安置,早點休息吧。」C哥邊說邊開車輕輕轉的了一個彎。
隔天一早,A子搭上往C縣跟S縣交界的車,同車的還有獸醫師,警察則開車跟在後面。在日本的山林中,有極大區域是人跡罕至的地方,那裡幾乎根本不會有人出現,甚至連正常的道路都沒有。有些惡質繁殖場就藏在這樣的地方,要找到這些繁殖場並不容易,好在總有些寵物店願意配合,提供這些業者的資料,讓動保團體慢慢的追蹤回去。
當然追蹤這件事是非常危險的,自從1993年的愛犬家連續殺人事件後,在取締繁殖場的行動上大多有警察陪同,也更加小心。
離開了柏油公路後,走上了崎嶇不平的林間小道,再走一段,車子就沒辦法開了。花了一個上午,A子終於下車,一下車她就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這一切真的太過順利,以往繁殖場常見的鐵絲網,還有時常會出現的危險動物警告牌卻毫無蹤跡,唯一讓A子心裡有底的,就是濕涼空氣中淡淡的氣味,那是混合了狗的排泄物及體味。
「妳有聽到什麼嗎?」C哥問。
A子搖搖頭,這繁殖場實在太安靜,氣味也太淡了。狗的聽覺與嗅覺都很靈敏,若有人靠近,一定會興奮的亂抓亂叫。還來不及多想,C哥突然往前跑了過去。A子一行人見狀也跑了上去,視野突然寬廣起來。那是一片寬敞的泥土地,像是半個國小操場的大小。泥土地上有斑斑的污漬及狗毛,有的污漬是一片黃褐色,有的污漬則是一片暗紅色。
「不可能,這麼多狗怎麼可能一夜消失,還有籠子跟設備,究竟到哪裡去了?」C哥懊悔的說,A子望向不遠處,那邊有輪胎壓過的痕跡,還有一些被壓折的低矮植物,看起來都很新,可見是昨天晚上匆忙離開的。
「有人通風報信。」C哥說。
A子嘆了一口氣,心想那又能怎麼樣呢?他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這樣,很多動保團體的人更傾向一個人行動,雖然危險,但不會有情報外洩的疑慮。
當天深夜,A子的虎班貓Hana對著門口不斷哈氣。睡眼惺忪的A子用魚眼看了看,發現什麼人都沒有,安撫了Hana後,由於一個女孩在家不敢隨意開門,便請了住附近的朋友一大早過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然而隔天一早,朋友還沒來,大樓的保全便急忙的按響A子家的電鈴。
「妳還好嗎?昨晚有發生什麼事嗎?」保全急忙的問。
「怎麼了?」
保全指向地上血淋淋的小盒子說:「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A子第一眼並不感到害怕,只是心疼小盒子裡不知是不是一條無辜的小生命。
那是A子第一次收到死亡威脅。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4K會員
204內容數
喜歡閱讀裏物語長文的大家,本專題將帶大家最完整的內容。看膩了那些不是捧日本就是貶日本的文章嗎?除了景點、美食、宅文化跟AV以外,日本還有些什麼呢?別人寫的裏物語不一定會寫,但是別人不寫的,裏物語一定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