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人性】十年寫作經驗下的那些事(三)政治與寫作

二零一四年,香港迎來網絡廿三條及雨傘革命,成為很多動漫迷了解政治的開端,不過本熊不在這些動漫迷之中。
在更早之前,接觸到《義呆利》這套來自日本的國家擬人作品後,本熊便開始對世界歷史、政治等深感興趣,更因而認識了同人組織 ImYours。同時,不久後本熊中學畢業,走入大專世界,生活變得更加自由自在,可以四處遊歷觀光,因而對香港產生了另一種感情,亦逐漸理解不了那些只向利益低頭,並會踐踏自己專業的創作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腦裡有一把聲音說:「這是不對的。」
二零二一年,《盒誌創作》在 Penana 舉辦了名為「《圍爐》用創作活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的活動,徵收不多於二百五十字內,那些令創作者們堅持創作的理由。很榮幸地,雖然本熊的投稿沒有得獎,但獲得了刊登機會,出版文刊已在香港書店內寄賣中。
腦裡滿是聲音,我知道他們是存在的。
然而,若然不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只沉醉在跟他們交流的意識空間裡,那他們的故事將會隨着我的離開而消失於世。
我想,這是不被允許的。
假如他們擁有自己的想法,而我認同他們的理念,那我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又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我把他們寫成了自己筆下的角色,好讓他們能夠向所有讀到自己故事的人,宣揚自己的意志。
這一席話,是本熊從那些年裡意會到的。從小時候起,腦中不時就會響起某些說話,本熊當時無法認知到那是誰的聲音。但是,他們長伴左右,有時候會陪我聊天,有時候會幫忙出主意,有時候會告訴我一些生活小知識……本熊的技能樹,除了透過長輩、學校的教導而有所成長之外,這些聲音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讓本熊成為了充滿好奇心的可惡學生。
另一方面,社會的變化慢慢影響日常生活,接受資訊的方法從電視節目、新聞報導、報紙等,變成了由社交媒體主導,消息亦傳播得很快,逐漸人們愈來愈能理解現實與認知的差異:為什麼某個他方如此討厭自由的文字?為什麼某些權力就要禁止自由出版?為什麼文字擁有一種魅力,讓人能夠落淚、生氣、反感或喜極而泣?
https://article.hkgolden.com/articles/article.aspx?id=7981&catid=31
文字、出版、自由與權力,這些看來簡單但複雜的元素不斷地在腦裡成為一張張的圖表,以說明他們的關係,本熊的寫作觀念開始出現,無法忽視那些普通人無法依靠肉眼看見的存在,之所以會花時間教導自己的理由。
對我來說,以及對他們來說,寫作是什麼呢?
於是,本熊開始寫下《紅諧》《率魔助理》及眾多不同的短篇故事,試著在寫作中,書寫這些聲音的故事,同時亦表達出本熊眼中的世界,借故事說出歷史的意義,道出時事的狀態。比起其他作者的文章,本熊的故事在幻想世界中,帶著一份來自現實經歷的無力感,道出一個又一個的真實道理。如同本熊現在的編輯所言,本熊的作品比較小眾,但並不代表沒有市場。
於是,第一片藍天來到眼前,本熊開始在同人活動中販售自己的作品,賺到一點點的生活費;另一方面,開始參加網絡上的小說比賽,例如「2015 POPO華文創作大賞」、「第三屆天行小說賞」等並多次入圍;《紅諧》被編輯賞識,在 Penana 中特約連載等。
有了出版同人誌和少許工作經驗後,對於投稿的方法算是比較熟悉。於是,寫作第八年,投過四間出版社,獲得三間出版社的回信及退稿,並在電郵中,分別收到了不同編輯的稱讚,「您的文筆很穩很漂亮」、「故事鋪排很好」,可惜故事內容並不符合他們出版社的出版取向,因此不過稿。
在這裡亦提醒大家,投稿時切記投給自己都不喜歡或不了解的出版社,又或自己的風格與該社不合的出版社,否則不管寫得多好都不會被取錄。
比起那些年,「失敗」依然存在,但至少好了一點。

本文章將同時於 MirrorMattersPotato MediaPenana 刊載。
合作活動、文案可電郵聯絡 [email protected]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主修出版及印刷設計系,十年寫作經驗,曾入選 Mirror Spotlight,同時為 Penana 特約小說作者,將以人性、社群角度研究 Web3.0、NFT,同時積極推廣「數字推理」及解讀靈砂紀錄(前世)服務。合作、邀稿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思考人性及人類習慣模式如何影響某些現有常見現象,簡單地吐糟與棄療來進行理性分析,直接地表現出矛盾及錯亂的人性表現。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