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比讀書】十年終於迎來的夫妻共讀

2022/04/0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夫妻共讀,容易嗎?
(秒答──絕對很不容易!)一般的狀況來說,凡太太推薦給先生讀的書絕大多數被直接駁回,並且這友善的邀請還非常容易招致「妳還有時間讀這些,妳的論文寫完沒!?」這種惹人厭的反撲。
但,2022年春天,情況首次翻轉,我們一起讀了兩本書,說得更透徹一點,就是從2009年至今,除了《聖經》以外,太太並無成功勸讀先生任何一本書,包含太太讀了近十遍的《天橋上的魔術師》(詳見文末番外篇)。
第一本是大師兄寫的《比句點更悲傷》,另一本就是吳宜蓉的《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並且後者激發了陳先生的寫作魂(太太深感欣慰)。
大師兄《比句點更悲傷》
但我想這次先生會願意讀《比句點更悲傷》可能也是因為去年家有喪事,讓他對「身後事」特別有感(電影《父後七日》也能勾起類似情感),這本書的作者,大師兄,是位殯儀館接體員,他將工作上遇到的故事(真實事件),恭敬且和緩地投入每位必經死亡的你我內心,然後激起巨大漣漪(菲比就是邊笑邊抹淚地把書讀完的,那些緩流的淚水來自對應個人真實人生境遇的體己淚,是的,我哭我自己,並且你應該也可以透過這本書,好好地為自己哭幾場)。
《比句點更悲傷》篇篇獨立,每一則都是一則絞心的體悟。書中故事在許多情況下都是「別人看到的和你所經歷的並不對等」,就好比「被騷擾」這點,並不是你覺得你沒有騷擾人就沒事,而是我覺得被騷擾了,就是被騷擾(離題了,但一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路人、親戚都請閉嘴,因為你真的不是我)。
吳宜蓉《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
讀完《比句點更悲傷》後,陳夫妻的內心遭受重擊,為減輕因內心震撼帶來生活裡的無所適從,太太立刻拿出一本特效藥《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於是陳夫妻(破天荒地)在一週內共讀了這兩本書(後期還參了一點瑞蒙.卡佛《能不能請你安靜點?》)。
經陳夫妻實證,《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除可消解內心困頓,還能有效幫助閱讀歷史障礙者順利吞字,大力推薦給說自己讀不下書的美位朋友。內容非常精彩,但其中菲比最喜歡的是〈聖人的人生,好難〉,因為裡面提到了菲比喜歡的一尊立於巴黎聖母院大門側的雕像(以下引用並些許調整原著內文)。
菲比拍的巴黎聖母院,右二就是聖德尼先生
首先,在基督教的世界裡,凡人(如你我)可以「申請」成為聖人,只要符合條件,通過審查,再經正式冊封儀式,就可以成為聖人。但是:
條件一:必須是已死之人。
條件二:須獲羅馬教廷官方認證(限量,且只此一家)。
條件三:除了是品行良好,願意為上帝死的信徒外,最重要的是生前或死後曾出現神蹟。殉道死者,需一次神蹟;非因殉道而死,至少需兩次神蹟。
接下來就說說菲比喜歡的那尊雕像,聖德尼 (Saint Denis)吧!聖德尼又譯聖丹尼斯,或稱巴黎的德尼(Denis de Paris),生活在西元三世紀左右,那時的基督教仍是羅馬帝國迫害的對象,身為巴黎主教,在羅馬皇帝德西烏斯(Gaius Messius Quintus Decius)時被斬首殉道。
聖德尼聖殿主教座堂(Basilique cathédrale de Saint-Denis)
(據稱)聖德尼被砍頭的瞬間,面不改色地彎腰,撿起自己的頭,邊走邊講道,並且連續走了十公里,走到今日稱為聖德尼 (也就是這位聖人的名字)的這個地方,只能說聖德尼的腳力堪比人肉RER。
殉道後,聖德尼被埋葬於現在的聖德尼聖殿主教座堂(Basilique cathédrale de Saint-Denis),並且,自法蘭克王國(Royaumes francs)奠基者暨國王,克洛維一世(Clovis I)以來,幾乎所有法國君主都葬於這地,此外,法國王后的加冕儀式也通常在此舉行。
王的墓(tombeau des rois),法國國王、王后、王子、公主大多葬於聖德尼聖殿
上述讓陳夫妻破天荒順利共讀的兩本書《比句點更悲傷》,《OSSO~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內容取向絕不相同,但卻擁有一些共通點──文筆流暢、字數不多、版面寬闊,屬於沒有閱讀門檻,易上手入心的好讀書,當然也非常適合說沒時間所以沒法讀書的(許多)現代人,因為你隨時都可以順手讀一篇,但因為太好看,可能會欲罷不能直接讀完,因為菲比就是不小心一次讀完它們的。

#菲比讀書
#歐美近代史原來很有事
#聖德尼
#陳夫妻共讀
番外篇:關於太太勸(先生)讀《天橋上的魔術師》
結婚那年,因為太喜歡,所以辦了一場讀書會,試著把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和林海英的《城南舊事》用喜歡的方式和朋友共讀一遍,因為要辦讀書會,所以就順道把這兩本書重讀了幾遍,並且越讀越有滋味,就邀請先生一起來讀,但理科男瞬間明快地和太太說不。
直到2020年《天橋上的魔術師》出了漫畫版,我就重新思考「為何先生會拒絕共讀邀約」,是否因字數過多太花時間呢?所以,我再次以(少字的)漫畫版約先生,並且,為了使其上勾,決定派出小黑人打開話題,因為打小生在西門町的先生,曾提過天橋上的小黑人,於是靈巧像蛇的太太就決定以此為餌。
太太:「請問你以前在中華商場看過小黑人嗎?」
先生:「小黑人?妳怎麼知道?妳小時候也看過嗎?」
(怎麼會問一個石門水庫人小時候有沒有看過天橋上的小黑人呢?)
太太:「我當然沒看過啊!只是我現在讀的書有說到這個,所以想問你。」
先生:「喔~我以為妳也有看過,小時候我覺得那個魔術師很厲害,小黑人是怎麼可以動起來的,到現在我都不知道。」
太太:「哇!你點出書名了耶!這本書的名字就是《天橋上的魔術師》,並且現在有漫畫版喔~你看~要不要一起來讀?」
先生:「有寫到魔術師和小黑人?那有說魔術師後來去哪裡了嗎?」
太太:「沒有」
先生:「那有說魔術師是怎樣讓小黑人動起來的嗎?」
太太:「沒有」
先生:「這些都沒寫,那他到底寫什麼?」
太太:「寫了幾個道別的故事,然後你剛剛問的應該都不是重點」
先生:「但是我覺得這些很重要」
勸讀再次失敗。
#你不懂我的重點
#我不懂你的重點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沈菲比
沈菲比
19追蹤者
94內容數
喜劇性格,老派思想,用力過著堅持與理想並進的人生。出生成長並現居創作於桃園。自2002年起於泛藝術領域謀生,林建榮藝術經紀人;2021策劃「OnThe Other Hand」;2020新光合成纖維50週年系列活動藝術總監;2019綠島人權藝術季協同策展人;2018 台北白晝之夜視覺藝術統籌
透過閱讀,試著在那些未曾經歷的故事裡再活一次,並且盡量每週發佈一至兩篇菲比讀書。 Through reading, Phebea is trying to live again in those stories that she has never been. #菲比讀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