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吾女初長成(1)

2022/05/0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鏗!」兵器相砍,一記重力的嘯屑聲震耳欲聾,敵我兩軍你來我往不斷僵持著。
「殺!!!!」敵軍為了振奮士氣,奮力向前邁進,為了渺茫的勝利選擇戰到最後一刻。外頭戰場上肅殺味濃厚,營帳內恍若與世隔絕般肅靜,正中央擺放著簡單架具,桌面上攤開的是這次開戰的路線圖,將軍面無表情。只是手指不停的輕敲著桌面上的路線圖,似乎在做什麼盤算。
「將軍!敵軍戰力快不行了,要不一把全砍了吧?」站在最前線的哨兵突破重重包圍趕到營帳緊急通報。
「不急。」將軍停止敲敲的手指,抬頭站了起來,1米75的高挑身材,讓帳內瞬間有縮水的幻覺。「敵方糧草已被我方燒盡,現在也只是做最後掙扎,這個…交給敵軍主將,自己的能力誇大不實,要別的沒有,命拽著滾回南塞去!否則後果自負。」將軍口吻清冷的將手諭交給身高只到她胸前的哨兵。
「就……就這麼便宜他們?」忽略尷尬哨兵不解的提問。敵方都奄奄一息了,給予最後一擊斃命不就能早早收兵回城請令了嗎?一記清冷的眼神看過來,很銳利也宣示著權謀之擇全在她手上。只需一眼就看得哨兵冷汗直冒。
「馬、馬上送、送過去!將軍息怒!」哨兵飛也似的奔出營帳,就怕他口中的將軍像會吃人似的。
「這速度可以啊…」將軍扯了扯嘴角,連笑都可以這麼無感,誰叫她長了一張面癱臉呢?她明明覺得自己已經在笑了,可身邊的人都特別害怕她笑,難道她笑起來比哭還難看?「......」甚是無語,搖了搖頭,繼續坐回案前思索今日後的路線規劃。
「報!公子,敵方託人送來了這個,請過目」手下口中的公子,便是此次被延陵國打到節節敗退的南塞國楚家二公子-楚淵。
本想這次出征能贏得漂亮的一戰,誰知道盛名遠播的唐將軍還真有點本事,不知何時就滲透到他的營隊裡,甚至還燒了他的糧草!再這樣下去,損失事小,可他可不甘回南塞後那對母子的嘲諷嘴臉。
一陣煩躁消散不去,楚淵一把奪過手諭。看著娟秀卻不柔弱的字跡,敢情唐將軍竟然想談合休兵?這算盤打得了得。
早在南塞時,就時常聽說延陵國出了一個嘯姚勇戰的女將軍,本來以為只是說說而已,今天可真是踢了他一個大鐵板呢!手諭上的幾行字句,挑起了楚淵的好奇心,他放下手諭:「叫外面停下,我過去赴會一場。」
「公子萬萬不可啊!萬一是陷阱,末將怎麼對得起王爺呢!請公子三思啊!」幾位下屬紛紛阻攔。
先不論楚淵在南塞國的地位,光戰績輸給了一名女子,縱使身邊的得力副將都攬著他,他都要會不會這名女將軍。
戰場上原本震耳欲聾的廝殺聲,突然安靜了下來。
「將軍!敵方將領來了!」一名部下訖手報告,部下立刻跑到營帳外,請這位奇怪的敵方將領入帳。
踏入帳內,不難看出這簡單卻與一般男軍休憩搭建的營帳,有多麼不一樣。乾淨整潔又舒適,案桌前坐著的正是寫著娟秀字體的唐將軍,而此時的她,正坐在案前思索事情,難得他的存在感這麼低?也罷,畢竟帳外的守衛本來要通報,是他阻止在先。不然依他在南塞可是屈指可數的美男子啊!被他迷倒的女子不在話下。
唐將軍低著頭連一眼也不瞧一下,看甚麼呢?這般認真?楚淵好奇走近桌邊。
好奇心驅使,楚淵以來到案桌旁,他彎下身子低頭想瞧瞧這位女將軍的面容。
「楚王爺可是好奇心旺盛?」突得,唐珚抬頭睜眼面對差一點點就會親上的距離,依舊面無表情的唐珚,一雙天生的丹鳳眼微微上揚,多年殺征戰場卻曬不黑的皮膚,右眼眼角還有一顆美人淚痣,襯得唐珚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清冷疏離卻又令人想靠近...
「我...」一直以為南塞盡是美人盛產的國家,沒想到延陵國更勝一籌!「妳...」清冷的特質,奇妙的讓多日來的煩躁消散。這讓楚淵感到不可思議,尷尬的抓著自己的臉,內心想著這是從來不曾擁有過的感覺啊!
「......」冷眼看著面前一下抓臉、一下摸額頭的“楚公子”,唐珚覺得自己像在看一隻猴子耍戲一般,萬分無語而站起身子。
“唰”的一聲,楚淵沒想到這世上有和他一般高的女子,無語了!更加無語了!
「赫!!妳、妳是男的對吧!也對,哪有任何一個女子像妳這般高!就連快要親到對方了還能毫無反應,其實妳根本是男的對吧!」這個楚淵,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楚淵原本俊朗自肆的外貌一下都被自己戳破了。
「……」唐珚輕抬那雙丹鳳眼,面無表情的直視對方。
「...怎、怎麼了...」就一句,真的就一句。楚淵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不!是不敢說!
「安靜點。」說完,楚淵還真的乖乖用手捂著嘴。
「會來表示對我的提議有興趣吧?我們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吧?!」唐珚淡淡的說道,可殺傷力不可小覷,鎮得楚淵這隻紙老虎都快糊了。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其實唐珚沒多說什麼,就手諭示意,一個互利互惠的協議。
一邊是讓南塞不再因為這次的饑荒,造成更加慘烈的方向發展;一邊是讓延陵邊關得以順利鎮守,讓延陵國不為災荒人禍害怕,唐家也得以繼續恪守衛國。
「妳說...妳願意接濟我南塞?」楚淵不可思議的話,對於唐珚而言,就像一個愚蠢的問題。
「不是接濟,是以物易物」這回楚淵不懂自己的國家有甚麼好物好換的?
「就我所知,南塞原本是由窯寨發跡的,什麼都是用強的,但只劫持財大氣粗的有錢人,久來便從南窯寨變成獨裁一方的南塞國,地理條件無疑最好,可攻可守,尤其這隕石原礦只有南塞有。但這次的饑荒莫名發作才不得不到延陵國強搶糧食對吧?」一串話唐珚直擊重點,「你也不過不想被認為是廢物,想有點作為罷了。」語畢斜眼睨視和自己一樣高的楚淵,不催促,耐心的等他回答。
「妳怎麼知道我就只是為了糧食、為了不被看不起想有點作為?妳太自以為是了吧!不跟妳說了,累了,明、明天再說!」楚淵有種被看透的感覺,他無法再繼續這場對談,只想趕快離開。
「你的部下對你很忠誠,你的國民都等著你帶回消息,好好思考,明日回答我你的答案。你知道你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力。」背後傳來唐珚獨特的嗓音,說著讓他無法反駁的話語,只稍停一下,楚淵便沈默離開軍帳。
楚淵他知道唐珚說的:“他確實沒有其他選擇了...但唐珚要的竟然是南塞國的隕礦原石!?或許......在他們眼中一文不值的石頭,真的能幫這個國家再度恢復正常運作吧?”
隔日一早,楚淵便出現在唐珚的軍帳外,他想了一個晚上,好好的思考這其中的利弊。為了自己的隨從、為了人民、為了保住娘和妹妹的安危,這個選擇被迫他成長。
「進來吧。」帳內響起唐珚的聲音,楚淵揭開帳幕踏入這個帳內,案桌上早已磨好了墨,一切都沒有選擇。從明日起,延陵國與南塞國成為邦交之國,互惠互利共生共榮三年之約。
兩國盟約從此開始。
原來,南塞人眼中一文不值的原石,竟然能在唐珚的獨門絕技下,變成削鐵如泥的兵器,而這其中也獲益到南塞國,人民看著這回徹底解決糧食危機的楚家二公子,著實另眼相看。但不曉得這次認真努力是不是累過了頭,一回楚家便病了,今日已是第三日,到現在人也還沒醒過來。
消息傳出,唐家還是以盟友之禮探訪楚家,只是楚淵高燒不退,楚淵的親妹楚妍可擔心壞了。以往哥哥是愛玩了些,但這次如此認真,還向爹請命代替楚家出征解決國家大事,應該要慶祝的,卻病了...聽聞唐家人會過來,似期待又害怕的心情蔓延著。
「二小姐,延陵國唐家人到了。」才想完而已,人就到了!
真的不能亂說話呀!想什麼來什麼。
「 我知道了,快請客人到哥哥的外室先候著,糕點快去準備~」語畢楚妍整理了自己額頭上的金釵,對著鏡中的自己滿意了,便趕往楚淵的院區走去。
語畢才正要離開,背後傳來一陣尖鴨嗓: 「唉唷!我說這誰呢?」
「娘,這不就是大房那喪門星出的二女兒嗎?」這話說得苛薄又刺耳。
「......」楚妍現在不想多做理會,她想快點去哥哥的別院,迎接貴客避免失了禮數。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闆娘怕冷| Pödcaster 關燈後,誰~陪~你~ - ▸我是人類有張圖|作者 嘿!與自己做朋友吧! - ▸漫慢讀書吧|創辦人 宇宙決定 𝓘 𝓡𝓮𝓪𝓭𝓲𝓷𝓰 - ▸老寧魂|創作者 寫出有故事的靈魂
看作者的人類圖有沒有透過流日接通。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