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喜提一個笨蛋

2023/05/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答應他,答應他……聽見聲響走向入口處往外查看的蘇期正好趕上了那串擲地有聲的誓言,她偷偷掀起營帳一角默默看著兩人對話,突然覺得有點羨慕。
如果有人能這樣跟我告白,我一定答應嫁給他……呃,差點忘了,這位「承平公主」的確已經嫁了,哎。
軒轅澈許久未等到回應,睜開眼看了眼淚幾乎停不住的容若一眼,臉上的生機慢慢一點點褪去,歸為一片死氣。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伸手握緊放在她手上的刀後,手腕一個使力翻轉刀刃就要自盡。
糟糕!
「等等,不要動!」蘇期大喊,趕忙掀開營帳,想衝上去阻止這個笨蛋。
軒轅澈的刀極快,蘇期才邁開兩步,旁觀的眾人連帶在他面前的納蘭容若都來不及反應,刀刃已然要觸及咽喉……那力道,大得足以讓他當場梟首。
卻聽見一聲清脆的金屬敲擊,那柄刀突然失去力量,從他手裡匡啷落到了地上。
蘇期完全沒看清納蘭真是什麼時候「跑」到他們兩人中間的,感覺就像是眨了個眼,面前就突然「長出」一個活生生的人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狼族神力嗎?……她再次震驚了。
「真是,太蠢了。」納蘭真一記爆栗敲上軒轅澈的額頭,後者卻一臉生無可戀。
「你、你這個……」終於反應過來的容若氣得發抖,上前朝他的臉就是一巴掌。「無可救藥的笨蛋!」
看來這位左副手的情商,不只是不高而已啊……蘇期感嘆。
蘇期走上前,輕輕拉了拉情緒有些失控的容若,轉頭看向昨晚有過一面之緣的狼族王。
白天的光線下,男人的眼睛像琉璃一樣閃爍,蜂背狼腰的健壯身材在黑色皮氅襯托下更加霸氣十足,可他望過來的眼神卻堪稱溫柔:「早安,我的女王。」
蘇期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侷促了幾秒才勉強開口:「早安,王……」
心裡有點沒底,不確定這樣稱呼是否正確。
果然納蘭真略皺了皺眉……他的女王太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了。
蘇期覺得眼前突然有點暗,抬頭發現納蘭真又「瞬間」到了自己面前……他不用走路的嗎?……正疑惑著,一隻強壯的手撫上了她纖細的腰,將她半攬進懷。
男人低下頭,緩緩在她耳邊低語:「狼族雙王,地位平等,我稱妳女王,妳直呼我的字就可以了。」
距離太近,男人身上有種極度吸引她的氣味,讓她思緒運轉有些困難。「……字?」
「呵呵,」低低的笑聲像是大提琴連彈般悅耳。「昨夜忘了介紹,吾名納蘭真,字元淳,妳可以喚我淳哥哥。」
這語氣,怎麼聽起來這麼……情色呢?
蘇期當然喊不出這個詞,她俏臉微紅,槌了幾下才讓男人放鬆些力道,但在旁人眼裡他們仍像是抱在一起。
眾人都呆了……沒想到才剛成婚雙王的感情就這麼如膠似漆……更沒想過有生之年居然能見到狼王對一名女子如此疼寵。
「我的女王,」納蘭真好整以暇地按住她亂動的手,得意的像一隻惡作劇得逞的哈士奇,背後若有尾巴肯定搖得飛快。「只要叫一聲我就放開,如何?」
實在掙脫不開的蘇期在心裡暗罵這是什麼爛劇情,左副手都要自殺了男主還有心情調戲女主?
僵持了快一分鐘,臉皮實在太薄的蘇期終於投降,轉開臉小小咕噥了聲:「淳哥哥。」
納蘭真心情極好,才終於放過她。
在場遠遠近近的所有狼族人都驚呆了……這短短幾分鐘發生的事,當中涵蓋的訊息量都要爆棚了。
蘇期看看容若,又瞧瞧一連被打了兩下卻似乎還是沒能弄懂眼下是什麼情況的軒轅澈。
「要不……容若跟我進去,你跟他……找個其他地方先聊聊?」
畢竟呆站在營帳前也不是個辦法,週遭又圍了那麼多閒雜人等……
「女王睿智。」納蘭真眼底掠過了一絲讚賞,他與新娘真的心有靈犀。
剛才忙著看熱鬧的眾人紛紛警醒過來,齊齊向納蘭真行了左手輕點右肩的禮之後,又轉向女王致敬。
「該做什麼就去,散了。」納蘭真冷冷丟了句話,提著行屍走肉般失魂落魄的軒轅澈走了。
蘇期拉著容若回(自己的)王帳內。
容若一把跪坐在地上,又氣又傷心,原有的莊重內斂都不管了。
「女王……嗚嗚……他怎麼能、怎麼能這麼過份……嗚……」
蘇期覺得自己像個聽閨蜜訴苦的無奈少女,她拍拍自己的臉讓熱度散去,想辦法專心在容若身上。
「前面的事情我沒看見……妳先跟我說說,你們之前在聊什麼?」
安撫傷心難過最好的方式,就是轉移注意力。
「我、我不知道……他……一過來就抱著我,開始問我標記的事……我讓他看了標記,又跟他說了女王妳給我的祝福……」容若的眼淚果然稍停了些。「話說回來,他怎麼知道我會向女王求標記呢?」
「大概是納蘭真說的吧……」這也解釋了男人為什麼能來得這麼剛好,還能及時刀下救人……說不定早在暗處觀察許久了。
「我求標記,跟他有什麼關係?幹嘛巴巴地跑來?」現在換容若智商下降了。
「你們狼族的風俗我不是很懂,但從他剛才的動作看來……是不是如果主人拒絕標記,你們就得以死謝罪?」
容若好像沒想到這層,一時間有點錯愕。「請求標記被拒是對戰士最大的侮辱……惟有死亡得以洗去不堪……」思緒終於轉過那個卡住的彎。「所以……他是擔心我會尋死才……?」
跑來之後大約突然察覺了自己真正的心意,所以才會魯莽地不管不顧直接求婚……「那剛才,他肯定以為妳拒絕標記他。」
順著也想通了前後關竅,容若的臉不自覺紅了起來。「……這個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真的蠻笨的,連女生是感動還是拒絕都分不出來……蘇期發自內心感嘆了。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