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盡梨花月又西|第八・惆悵潘詞 (9)

2022/07/2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明珠寒著臉跨進暖閣,上下打量成德,冷笑道:「看看這身鮮亮朝服,好個御前侍衛,進士出身,聖眷隆重,這還是我兒子呢,我倒是當得起當不起?」
成德知道氣話都讓明珠在外頭聽了去,連忙跪倒在地,明珠見盧玉寧靠在褥子上哭得傷心,便拿腳在成德腿邊踢了一下,說道:「你好大脾氣。方才你對玉寧說的什麼?你再說一遍我聽聽。」
明珠見成德低頭不語,便對門外伺候的人道:「拿藤條來。」
盧玉寧原本哭得厲害,見明珠要動家法,登時嚇白了臉,連哭都忘了,忙道:「阿瑪,是我不好,是我跟他鬧脾氣⋯⋯方才他⋯⋯他說的也沒錯⋯⋯求阿瑪別打他⋯⋯」
海蘭也近前勸道:「小夫妻一時口角,你別較真了,況且在這兒教訓也嚇著玉寧。」
明珠點頭道:「讓玉寧好生養著,成德跟我到謙牧堂去。」他轉身要出暖閣,口中又道:「當初你擅自帶芙格離府,若非曹子清求情,當時便要打死你。早知有今日,當時打死你也就乾淨了,省得帶累恭親王。」
成德只覺胸口悶痛,似乎舊疾又犯,便勉力深吸一口氣,抬頭大聲道:「芙格指婚給格爾芬,因為索額圖與阿瑪爭權,子蓮死在刑部大牢,也因為索額圖與阿瑪爭權。要論聖眷隆重,滿朝無人能與阿瑪比肩,就因為阿瑪聖眷隆重,他們不敢對阿瑪下手,就往我身上招呼!我是兒子,就為阿瑪捨身當箭,我也甘心情願,可他們不直接取我性命,卻折磨我心上人!與其讓我日日夜夜,心頭受這千刀萬剮,還不如阿瑪打死我!」
明珠聽成德回嘴,還講了這麼一大篇,戳中心中痛處,一時招架不住,轉身一巴掌便打在他臉上,怒道:「你給我起來!到謙牧堂去!別在這兒鬧玉寧!」
成德長到廿三歲,這還是頭一回被明珠打耳光,登時漲紅了臉,索性頂嘴到底:「我不起來!反正玉寧也不好,阿瑪就在這兒打死我,我夫妻好作同林鳥!」
明珠看他口中倔強,卻是聲淚俱下,突然心一軟,掉頭便出了暖閣,海蘭在成德肩頭輕拍一下,也跟著明珠出去,成德將眼淚抹了,抬頭見盧玉寧一手壓在心口,緊蹙眉頭似乎十分難受,連忙上炕將她抱在懷裡,拿絹子給她擦眼淚,問道:「哪兒疼麼?怎的臉色突然變得這樣差?」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849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太巴塱部落阿美族人。2009 年到荷蘭萊頓大學從事十七世紀台灣史研究,之後定居荷蘭。以翻譯、寫作、研究為主業,並參與國際原住民族運動。曾獲 2017 年台灣文學獎原住民短篇小說獎。已出版小說《絕島之咒》,翻譯專書《地球寫了四十億年的日記》、《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故道》、《大地之下》等。
納蘭成德:落盡梨花月又西
NT220/次(單次購買)
這是長篇歷史小說《納蘭成德》的第二部,總共二十一萬字,接續已經完成連載的第一部《垂楊相思樹》,講述三藩之亂的烽煙背景前,京師與西北前線所發生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