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盡梨花月又西|第八・惆悵潘詞 (6)

2022/06/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窗外輕雲連曉霧,行人欲去天欲曙。
何事東風頻回顧?偏繫駐,綠楊白絮相思樹。
從此玉顏成間阻,孤帆萬水遙迢路。
莫教千山爭去渡。春滿目,猶然斷夢無尋處。
因兵部事務繁忙,常寧到乾清宮向來不用稟報,此刻他上了丹陛卻不入殿,卻先問成德裡頭情況,成德答道:「主子起了,在配殿用早點。」
常寧跨進殿內,一入配殿便掃下馬蹄袖跪倒在地,伏身叩頭道:「請恩赫阿木古朗汗聖安。」
康熙正在炕上啜飲涼茶,見常寧呼汗號行大禮,情知有鬼,便放下茶碗,說道:「你別大清早攪和我,什麼事情起來直說罷。」
常寧遵旨起身,將兩份摺子放在康熙几案上,又退了一步,垂手道:「這兒有一份御史恩克參劾七叔的摺子,還有一份兵部尚書王熙請旨褒獎鄂爾多斯多羅貝勒索諾慕主動馳援平定花馬池叛變的摺子。」
康熙道:「這是第幾份參劾董額的摺子?」
常寧答道:「已是半個月內的第三份了。」
康熙又問道:「先前參他的是誰?」
常寧道:「是左都御史哲爾肯和御史馬哈達。」
康熙想起兩年前馬哈達和恩克也參過明珠,當時裕親王福全便認為這是索額圖的手筆,現下他們參劾多羅信貝勒董額,明面上指責他貽誤西北軍機,實則真正所指恐怕還是當初商議人選的明珠,便又問道:「雖說接二連三,這參劾摺子到底該拿主意了,可天才大亮,你指著這個巴巴的上乾清宮,又是做何打算?」
常寧低頭道:「我想了一夜,還是為隆禧不平,若不處置索額圖,我⋯⋯」
康熙嘆道:「我就知道是這麼回事。」
常寧道:「這是我的私心,可我想呢,若二哥知道此事,也不會同意輕縱索額圖。」
康熙苦笑道:「你好大膽子,這是上乾清宮要脅我來了?」
常寧忙跪倒在地,低頭道:「常寧不敢,只求三哥為隆禧做主。」
康熙嘆了口氣,將兩份摺子攤開,大致瀏覽過一遍,拿指甲在上頭掐了幾個印子,抬頭道:「恭親王起來接旨。」
常寧連忙起身,康熙便道:「傳諭議政王大臣、宗人府:多羅信貝勒董額統兵出征西北,未能克復疆土,安撫百姓,殊負委託,著革去多羅貝勒,罷議政為閒散宗室。參贊軍務固山貝子溫齊降為輔國公,輔國公綽克托降宗人府右宗人,准先前吏部罰俸兩年之議。」
常寧不料康熙下如此重手,連溫齊和綽克托都捎帶進去,不免吃驚,康熙卻道:「你擺這一台大戲給我演,難不成我演一半?」
常寧連忙低頭稱是,康熙又道:「你另外傳諭議政王大臣:保和殿大學士暨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倨肆怙權,著即拔翎奪頂,居家反省,不得妄議朝政。」
常寧欠身應了,康熙又道:「哲爾肯、馬哈達和恩克是御史言官,既許風聞奏事,如今更是語有所本,我就不追究他們私下如何,但這三道參劾摺子我留中不批,好讓那起呼應索額圖的知道,這等故技重施不會奏效。」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397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太巴塱部落阿美族人。2009 年到荷蘭萊頓大學從事十七世紀台灣史研究,之後定居荷蘭。以翻譯、寫作、研究為主業,並參與國際原住民族運動。曾獲 2017 年台灣文學獎原住民短篇小說獎。已出版小說《絕島之咒》,翻譯專書《地球寫了四十億年的日記》、《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故道》、《大地之下》等。
納蘭成德:落盡梨花月又西
NT220/次(單次購買)
這是長篇歷史小說《納蘭成德》的第二部,總共二十一萬字,接續已經完成連載的第一部《垂楊相思樹》,講述三藩之亂的烽煙背景前,京師與西北前線所發生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