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目咖啡》 行歌 行歌

《目目咖啡》

 行歌
2022-05-2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台東市區裡一條不起眼的窄巷裡,藏有一間咖啡店。店外面是綠意盎然的小院子,牆上掛著幾株鹿角蕨,地上一碗一盆,盛放飼料和水。店裡頭窗明几淨,幾盞吊燈微亮,牆是白牆、地板是洗石子、搭配深色桌椅,以及一櫃子的選書。
店裡提供義式、手沖、甜點、鹹派。我點了一杯基礎款的水洗耶加,配上一片焦糖鹽花蘋果蛋糕,味道都挺不錯,非常適合放晴的夏日午後。
想擼貓的話,店裡有兩隻貓,一隻黑白,個性主動大膽,另一隻白底花紋則較為膽怯。因為女主人在外面整理花園,兩人緊臨大窗子動也不動,兩雙眼睛緊緊盯住女主人,想必平時特別黏女主人吧。
後來院子裡逛來了一隻白底黃斑的花貓,先在門外徘徊,仔細打量門內的兩隻貓,然後繞去瓷碗前面,將剩餘的飼料一口氣掃光,隨即悠哉地喝幾口水,便在院子裡遊蕩,自在的神情彷彿已經把這裡當家了。
「這隻貓看起來熟門熟路的,你們已經餵了很久了吧?」
我的這一句提問,頓時打開了男主人的話匣子,我們開始談起了養貓的心路歷程。他談及家裡養的兩隻貓,也提到外面餵養的流浪貓,尤其是外面那隻花貓,個性倔強不屈,常常渾身是傷,上了藥又被舔掉,沒辦法只好餵藥。當然他不會乖乖服藥,於是他們只好將味道不重的藥參雜在飼料和肉泥裡讓他吃下。
本來以為發車前預留四十分鐘已經足夠,沒想到市區竟然叫不到計程車,打電話叫車最快也要三、四十分鐘,真是大失策啊。男主人見到我的窘態,也不多說,拿好車鑰匙,直接載我去車站。
短短十多分鐘的路程,他說起當初開店的緣由,也提到最近疫情的影響,特別最近兩、三週幾乎沒什麼人。
抵達車站時,時間仍然充裕。我跟他揮手道別,然後和車站的小黑貓玩了一會兒,這才悠哉上車。
會寫這一篇,主要是感謝萍水相逢的男主人,見到我的窘境,二話不說載我到車站,解決了我的困擾。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行歌
人生是一趟艱辛的旅程,我把腳下的路行成了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