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z 與「即興(之;式);即時(之;式);精神(之;式);活激(之;式)」等的橋接
羅聖爾
羅聖爾

jazz 與「即興(之;式);即時(之;式);精神(之;式);活激(之;式)」等的橋接

2022-06-0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圖片採編自 Unsplash】
jazz = 即興 or 即興之 or 即興式,此時 jazz 約略形聲漢語「即興」,但字尾實際上有二個 z,所以也可能直接作爲形容詞「即興之」的漢字語意,或是另有「即興式」之意。
jazz = 即時 or 即時之 or 即時式,此時 jazz 約略形聲漢語「即時」,但字尾實際上有二個 z,所以也可能直接作爲形容詞「即時之」的漢字語意,或是另有「即時式」之意。
jazz = 精神 or 精神之 or 精神式,此義據說可能是來自公元 1860 年的俗話 jasm (精神;活性;激盪;精飽神滿,意通「精神飽滿」,即 jasm = j2sm = jsmsm = 精巳nns滿 = 精巳勹聯s滿 = 精巳勹ss滿 = 精包食神滿 = 精飽神滿),又可能源自公元 1842 年的 gism (精神;活性;激盪;精飽神滿) 一語。
jazz = 舌液激 = 舌氵激 = 活激,其中 j 約略形聲台閩語「舌」的 jí 式發音之起音。若考慮字尾實際上有二個 z,所以也可能直接作爲形容詞「活激之」的漢字語意,或是另有「活激式」之意。我們可以看到此處 jazz 橋接的漢字「活激」二字可能融合了上述 jasm 和 gism 二個早期的俗語所帶有的「活性」和「激盪」二種意思。
現代中文漢字或將 jazz 音譯「爵士」,或約略音義混搭而漢譯「即興」等,所以我們常會看到有兩種關於 jazz music 的漢譯「爵士樂」或「即興樂」(類似「即時音樂」)。不過,從前述的字源橋接分析來看,jazz music 還可能具有「精神樂」和「活激樂」的內涵。並且,jazz music 之所以常常把中音度的saxphone [Sax號、Sax歕管、(Sax)豎管式叭喇、(Sax)簫管式叭喇] 當作它的經典樂器之象徵,也可能是因爲中音度的 saxphone 這種吹奏樂器的整體外型輪廓,有點接近一個拉長且稍微拉直了的字母 Z。
此外,若考慮 Z 這個符號有時會出現在漫畫中作爲「睡覺」或「睡眠」(意通台閩語「睏」或「睏眠」) 甚至是「打瞌睡」或「盹瞌」(台閩語發音似 dùgu) 狀態的表示 (如 zzz….. 或 z.z.z….. 等),搞不好 jazz 一字隱約中也帶有「解睏」即類似「醒覺」的寓意呢!

P.S.

jazz music:即興樂;即時樂;精神樂;活激樂;即興之樂;即時之樂;精神之樂;活激之樂;即興式樂;即時式樂;精神式樂;活激式樂;即興音樂;即時音樂;精神音樂;活激音樂;即興樂曲;即時樂曲;精神樂曲;活激樂曲;即興鳴聲之技;即時鳴聲之技;精神鳴聲之技;活激鳴聲之技;即興鳴樂聲音曲; 即時鳴樂聲音曲;精神鳴樂聲音曲; 活激鳴樂聲音曲;即興直子諒;即時直子諒;精神直子諒;活激直子諒。(P.S. 其中「直子諒」是意通 music 的一個漢字古語,詳見「後記.1」)
saxphone:Sax號、Sax歕管、(Sax)豎管式叭喇、(Sax)簫管式叭喇,漢文多音譯「薩克斯風」等,意指 Antoine Joseph Adolphe Sax (公元 1814 年 ~ 1894年) 發明的一種介於「叭喇」(意通「喇叭」、「號」) 和「豎笛」(豎管、簫)之間的吹管樂器,並且中音度之 saxphone 的出聲端造型還帶有一個菸斗狀或上鉤狀的特徵。其中 Sax (錫氏、錫刀工氏,漢文多音譯「薩克斯」) 是一個姓氏名稱,可能承襲自 Saxons (錫氏族;錫刀工人氏;錫刀工人眾;商族,此時 Saxons = Saksons = six合口繫偶n眾 = 六合口繫nn群 = 亠㇀丶合口繫人冂族 = 亠丷合口繫儿冂族 = 商族;商氏。漢文多譯「薩克遜族」、「薩克森族」等)。
Dr. Jazzz Lantern:達人解字籠燈。Dr. Jazzz Lantern (達人解字籠燈) 是筆者在多年以前幻想出來的一位虛擬身份的語言文字專家,在語文世界的探索中對筆者有很大的幫助和啟發,不過 Dr. Jazzz Lantern 其實平常話不太多說,倒是偶爾會講幾個奇怪的冷笑話。關於其笑話的記錄,偶爾會穿插在筆者寫作的文章裡。Dr. Jazzz Lantern 這個名號裡的 Jazzz 與前述的 jazz 一字關係不大。

後記.1:易直子諒 / music 與「禮樂」的關聯

漢字「易直子諒」一語出自《禮記.樂記》「致樂以治心,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孔穎達曾經疏解為「子謂子愛,諒謂誠信,言能深遠詳審此樂以治其心,則和易正直子愛誠信之心,油油然從內而生矣。」的意思,將「易」解為「和易」,「直」解為「正直」,「子」解為「子愛」,「諒」解為「誠信」。
章炳麟 《印度人之論國粹》又寫到「印度人於大地最為愷悌子諒,至今食不過炙卵,而肉羹則絶焉。」,此處「愷悌子諒」可能是約略形聲 quarterical (寬大樣容之況;寬大的。類似「慈悲的」之意) 的語音漢字,其中的「子諒」未必和前述「易直子諒」的「子諒」有關。即 quarterical = quar.te.r.ical = 愷.悌.兒.言京 = 愷.悌.子.諒 = 愷悌子諒 = 寬大子諒 = 寬大的
一般字典也將前述「子諒」一詞解爲「慈愛誠信」之類,但意義好像和音樂的淘冶及不殺牲畜的寬大慈悲都不太搭調。
近幾年讀了一些漢字古書,愈發覺得,如果沒有廣泛涉獵一些拼音文字與漢字的造字邏輯,有些古代的漢字文本很可能根本看不懂!這是爲什麼呢?…… 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可能是,現代中文漢字文化過去普遍誤解了「中華文化」的古典意義,因爲在古代漢字文化的天朝意識或天下政經網路的概念之下,「中華」其實含概了「內外」,也就是「中華文化」應該是「內外文化」纔正確,不是狹隘的內向型民族意識。
所以,如果我們要將古漢字「易直子諒」和「音樂」、「樂曲」方面的事情關聯在一起,就必需認識以下的一個文字橋接式:

easily going = ea.zi.ly.go.ing = 易.直.兒.京.言 = 易.直.子.京言 = 易直子諒,即類似 comfortable、easy-going、easygoing、at ease、good-natured 之類的含意。
既然 easily going 一語似乎有點像漢字「易直子諒」的音韻特徵和符號組合,又類似 comfortable、easy-going、easygoing、at ease、good-natured 之類的含意,那不就有點接近「即興自然」、「易music」、「易樂」、easy music 甚至是接近現代的 jazz music (即興樂;即時樂;精神樂;活激樂) 之類的感覺?......而且,「直子諒」若解爲漢文「目十子言京」的組合,其發音也會非常接近 music (其中 c 發音 k 而接近台閩語「京」的起音) 一字。
巧合的是,一般 music 在進行時也會有 muse (默無聲音、默沉、默思、默想、冥思、冥想) 的休止符狀態之時,如同「目十子言京」的「目」也有「閉目而不京」(不睜大眼睛) 之時。
漢字「樂」在「音樂」和「快樂」二詞用的是同一個字,所以很可能忽略了音樂也有舒發內心恐懼憂傷悲情的面向,沒有 music 一字的概念來的廣闊,因爲 music 的 us 這部份可能還含概了「憂傷」之意,sic 還含概了「心恐」、「心懼」、「心驚」甚至「心病」,usic 含概了「鬱結」,music 整個單字又可能含概了漢語「寞寂」、「低落」與「紓解」的融合。
並且,古漢字文化又將「禮樂」二個概念結合在一起,結果就是造就了「官樂」而非「民樂」。但是,「官樂」通常缺乏自由市場的活性,又因爲很難自然地普及、只能通過訓教來推廣,所以漢字文化的古代樂曲在後世基本上是失傳的多。
不過,如果《禮記.樂記》提到的「易直子諒之心」就是「易目十子言京之心」即「易music之心」的概念 (或類似「隨興音樂的精神」之概念),那麼也就是當時古漢字文化在音樂創作概念上的一大突破,只是後人大多還是看不出這個字詞更直接的設計涵意。

後記.2. 樂和曲是同一種風格嗎?

古人有言「獨樂樂不若與眾樂樂」,顯見「樂 (ㄩㄝˋ)」和「樂 (ㄌㄜˋ)」的關係較密切,也許「曲」纔是含概「悲哀」的一種「直子諒」(music) 也說不定,所以纔會有「委曲」這樣的造詞。不過,個人只是從文字本身的關聯來思考,究竟先秦時期的「樂」有沒有悲哀的風格類型還是要考古纔知道。
然而,漢字古籍《曲禮》一開始就有提到「......。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好像「曲」和「樂」二種風格真的有點不太一樣,「曲」好像是因應「樂極生悲」的情境纔產生的。

後記.3. 試譯《曲禮》的第一段文字

此處用音樂或樂曲的角度去翻譯漢字古籍《曲禮》的第一段文字「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
試譯:《曲禮》記載「毋不敬 (music = 毋小一敬 = 毋不敬) 儼若 (just like) 思 (thinking) 安定 (and) 辭 (representing) 安 (out of) 民 (mind)哉 (to go = 十口戈 = 哉)」,所以其實「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這句話可能就是類似 "Music just like the thinking and representing which is out of mind to go" 的意思,意即「音樂是一種情溢乎辭的思想和表達」。
然而,《曲禮》好像只有第一句「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Music just like thinking and representing out of mind to go) 和音樂相關,後面的除了「樂不可極」(happiness can‘t be gotten extremely 或 music can‘t be taken to the limits) 一詞和音樂還有點關係,其它內容似乎都被改造成某種道德觀及禮節觀了,看起來很難還原其講述樂曲的本來意義。
雖然現在已經難以解讀古籍《曲禮》整篇文章的原貌,但是《曲禮》第一句「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Music just like thinking and representing out of mind to go) 最耐人尋味的就是將漢字「民」和拼音文字 mind (心;心念;心情) 的音韻重疊在一起,傳達出一種有別於「官樂」的「民曲」之概念,應是當時關於「直子諒 -- 目十子言京」(music) 的創作風格之重大而突破性的觀點。
並且,前面 music 又和「毋不敬」重疊在一起,隱含了「沒有一種樂曲不該被尊重」的寬廣態度,可能是因爲《曲禮》的作者深切地認為「樂曲就是應該反映各種民意或民情的心聲」,畢竟《曲禮》是早先周公制禮作樂兼解夢安民之概念的延續,所以仍然是從「以禮治天下」的政治動機為出發點來看待音樂文化方面的事情。
【附影片:Positive JAZZ - Morning Music To Start The Day / 分享自 YouTube】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羅聖爾
羅聖爾
第一屆民風樂府詞曲創作新人獎 / 曾經參與流行音樂詞曲創作 / 個人部落格曾經入圍第四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決選 (年度最佳藝術文化部落格)
本文發佈於
通過「橋接文字」(Bridge Words) 的探索,也許我們更可以理解漢字、更讀得懂古文,並且扭轉千古以來可能誤解的觀念。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