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時光的沙漏1-1剎那

2022/06/0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第一章 時光的沙漏

藍色是冷色系,但是在宇宙中,藍色的星星有著最高的溫度。我們的愛情是藍色的,看似含蓄,卻能夠跨越時空、克服距離,獨立的心緊緊相依。

剎那

原來,打從那個招呼,我就是你的人了。
黎晞,幼年時期總由不同的照顧者陪伴。
五歲前,父親總在國外,六、七歲,依然無法習慣替父母送機。
小學三年級才開始配合外交官父親遠赴他國長期出差,展開四處搬遷的新生活。
黎晞有著黑色長髮、齊平劉海加上自然捲,看起來相當貴氣。
她笑起來的嘴形完美,而面無表情時濃密的下眼睫毛依然使她看起來炯炯有神。
大使館為黎家準備的社區管制森嚴,住戶少而單純。該區域主要居民都是亞洲人。
搬家後不久,黎母已在該地區最奢華的健身教室結識許多貴婦朋友,其中有幾位同鄉都住在附近一個名為「翡翠天閣」的豪華社區,她們熱情的邀請黎家擇日到該社區會所同樂。
黎晞就讀的盛空國際學校,聚集了政商名流的子女,不注重學業的校風,加上所在的國度極為自由,校園生活顯得熱情活潑,連朝會頒獎都像演唱會那樣配合音樂打著節拍。
因為大多數的家庭狀況都與黎晞差不多,學生於同儕、手足之間的羈絆並不深,甚至都展現超齡的成熟。家業部分,不像日劇中學生們都知道彼此的背景,而是很有默契的幾乎不討論這方面的話題。至於學校沒有制服的原因,是擔心學生被綁架。
都市的河岸邊,有間世界排名第六的餐廳,一層樓高的水晶燈結合裝潢華麗的懸吊在挑高的大廳。
已經搬來幾個月了,身為常客的黎晞,雙眼已不像第一次光顧那樣閃爍著水晶燈的光芒,而是張望著媽媽在瑜珈教室結交的朋友群來了沒,她想要像上次一樣和其他孩子們玩捉迷藏。
除了常常碰面的新加坡建築企業三姊妹、律師事務所千金、和金髮碧眼的土耳其畫家之女,飯桌上來了一組未曾謀面的家庭,在母親的介紹之下,才知道他們是最近搬到翡翠天閣的住戶。
時流柊,比黎晞大兩歲,深咖啡色頭髮、立體的鼻梁、薄唇。雖是清新自然的臉龐,不說話的時候卻有些冷漠。在眾多相近年齡的女孩之中,流柊只注意到黎晞,覺得她的眼睛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好像可以看穿人事的本質。
飯後,相對年長的姊姊邀請孩子們玩耍,小朋友們一如往常的跑向餐廳為她們保留的閒置區域。流柊對玩遊戲沒什麼興趣,但他更不想與大人們大眼瞪小眼,於是也加入捉迷藏的行列。
閒置的區域位於餐廳頂樓,一個半開放式的宴會空間,金碧輝煌的空間,擺放著桌椅,牆邊有許多鮮花點綴。空間外圍,每一個包廂都有吉祥的名字:愛河、同心、鸞鳳、天成……。
第三回合,一位姊姊當鬼,黎晞意外和流柊躲在良緣廳的餐桌下。聽到姊姊進門的腳步聲,就在她準備蹲下之際,男孩逕自爬出去:「被你發現了。」女孩被留在原地,沒被發現。良緣廳,恢復寂靜。
第五回合,最年幼的土耳其妹妹倒數十秒,黎晞還找不到地方躲。她經過被柱子遮蔽的牆角,發現細縫中已然躲著流柊,在轉身離開之際,他突然拉住她的手腕並壓她到牆上說:「來不及了」他倆就擠在這個角落。
聽到腳步聲逼近,情急之下,面對面的他們只剩下三公分距離,不知是剛才的奔跑,還是其他原因,黎晞心跳極快,她努力讓呼吸的起伏變小,流柊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他們只靠著他的手保持距離,期間黎晞注意到流柊的手上寫著「柊」。
鬼離開後,她問他:「為什麼要在手上寫字?」
依然不拉開距離的他笑著回答:「那是我的名字。」
黎晞:「你叫木冬?」模糊又不整齊的字跡,讓她以為是兩個字。
流柊的笑容越發燦爛,調皮的說:「對呀!」
第六回合,他們一開始就恰巧往同一個地方跑,途中經過一個美麗的空中花園,黎晞拉拉流柊的袖子。
冬日的陽光下,寒風並不刺骨,吹拂著幼小的臉龐,他們靠著欄杆欣賞水岸美景。
「結束大概就要回家了。」男孩說。
「我們還會見面嗎?」女孩問。
男孩猶豫會,回應道:「會的。」
*
星期一,如常,經歷了一天的課程,放學的校車上,黎晞看到隨車老師正向大家介紹新同學,驚訝的脫口而出:「木冬!」老師只注意到黎晞口中的發音完全跟新同學的名字無關,於是糾正她,同時也對大家介紹「時流柊」,還叮嚀大家要尊重他人的姓名、好好相處。
老師將流柊的座位安排在流柊的堂哥流峰的旁邊,正好是黎晞的前一排。
今日剛好要搭便車的學務主任上車後注意到流柊,友善且熟悉的跟他寒暄,因為轉學事宜是他親手承辦,不知是出自社交理由還是對這個安靜的孩子很是喜愛,還補上了一句:「將來在翡翠天閣買房子,再跟你母親聯絡。」
後來的日子,黎晞、流柊與其他校車上的同學總是一起聊天、玩牌、玩遊戲機,度過長達一小時的車程。其他成員因為時而住校時而返家,並不經常搭車,唯獨黎晞和流柊,好像不論發生什麼事他們都會一起聊天,一起回家。
*
暑假,黎父的工作行程臨時更動,其中有一場社交晚宴也需要黎母出席,夫妻都無法配合原定的返台班機。他們依然希望黎晞可以先返台探望病重的祖母,唯獨需要陪伴她搭機的人。
好在黎晞的機票和流柊,還有流柊的堂哥流峰要回台灣的日子相同,黎母便聯絡航空公司,申請十四歲以下的搭機協助服務,並與時母等交代相同的內容:讓孩子們坐在一起,好互相照應。
搭飛機對這類型的孩子們而言相當無趣,完全不像一般的孩子們搭飛機旅行那樣雀躍,畢竟他們也只是要回家。
黎晞平靜的抱著娃娃看著登機門、流峰百無聊賴的戴著耳機聽音樂、流柊在閉目養神的狀態想著這次沒能在免稅店採購食物,希望飛機餐不要太難吃。
「欸!你看那邊!那不是最近很有名的歌手嗎?旁邊該不會是他的誹聞女友?」
「別傻了,沒看到那的女人旁邊還有三個孩子,難不成他還有誹聞孩子。」
黎晞聽見路人的對話後,圓滾滾的雙眼往旁邊看去,候機座位旁還真的坐著兩位帶著墨鏡、行李簡便的成人。登機之後,那對男女正好也坐在他們附近。
夜空中,客艙的燈也暗下來,訂不到商務艙的「男星」,趁著經濟艙乘客熟睡的時間,壓低音量細聲揣摩台詞:「這些年,我都很想你。你不相信我嗎?」過了幾句台詞,他轉為無助又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喜歡妳啊!我只是想要保護妳,那是當時我認為最好的選擇。
天明,率先起床的黎晞先是幫忙蓋好流柊和流峰身上的毛毯,再撿起流柊掉在地上的外套,她最近學會用外套做成圓柱狀抱枕,乍看像是襁褓中的嬰兒。早熟的黎晞過去並不喜歡扮家家酒,卻不知為何將外套做成娃娃特別有趣。回神過來,已經和很是配合她的流柊玩得樂不可支。「你們的小孩嗎?」最晚起床的流峰睡眼惺忪的問了這句。

126會員
180內容數
進入一間咖啡廳,落地窗外時晴時雨,在寧靜的空間歇息、思考人生。 看似簡單的理論可能具有延伸道理;看似平凡的關係也能藏著深切領悟,我們一起在生活探索、了解自我、尋找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