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已盡或未了4-1驪歌

2023/02/0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驪歌


「少爺,下星期『天時基金會身心健康募捐晚會』致詞要事先準備。還有,時家的連鎖健身房開幕也需要您的出席,擔任『一日業務』。」流柊心不在焉的回應,對於家業的一切已然麻木。

這段時間,關文與黎晞的大學好友好上了,他們私底下經常見面,幸福的關文偶爾會想著要在將來和「流黎情侶」來個四人約會。

關文的童年其實並不快樂,勢力的環境下,內向的個性總不得好評,一些深埋心底的秘密,只有在一次咆嘯酒館的聚會後和黎晞獨處時分享過。

他幸運的在遇到流柊以及後來的幾位兄弟、網友之後,性格依然敦厚,但比以往更加開朗。這樣的關文,深深吸引著黎晞的好友依依,他們很快成為了眾人眼中幸福的一對。

可惜,關文有些先天的心理疾病,在資訊爆炸的時代、面對龐大的繼承壓力使的外表開朗的他越發不堪負荷。深愛著關文的依依,在與關文討論之後,不顧一切的向關家老爺提出放棄繼承,並且要求到與世隔絕的國度休養生息。

關文出境那天,正好是「一日業務」的日子,由於時程很早敲定,後續「時粹健身中心」也將持續壯大,時父說什麼也不願意更改行程。

黎晞輾轉得知後,問了流柊有沒有東西想要轉交,他卻說連卡片都無法下筆。

*
黎晞在機場送機,看著關文的病容相當不捨,另一方面又想到依依會很好的照顧他,而且病情理應在慢活的生活步調下有所好轉,相信將來會再見的。

「學妹,先走啦!」關文擠出笑容對黎晞說。

黎晞的眼淚在返家之後才潰堤,想起從認識以來,關文總是以他的方式在眾朋友間開朗貼心的活著,為何命運如此殘酷,深埋著這樣體貼的朋友的悲痛與病情,發作之後大家卻什麼也做不了。

那句「先走啦!」他也曾經在系上活動到南部參加比賽,路過黎晞的學校,脫隊去一窺黎晞的租屋時說過。

這句台詞是如此的鮮明,鮮明的好像他不曾離開過。

*
離開機場,黎晞擔心流柊的心情,就趕去時粹開幕大典。這天的流柊,作為時家獨子,也作為知名球員,到場接待貴賓。

原本邀約的貴賓,加上從不缺席流柊任何一場籃球比賽的粉絲們,將五層樓高的健身中心擠滿。黎晞在二樓的看台,身邊全是瘋狂的粉絲,光是流柊到場,就有人尖叫,再細聲議論流柊的大尺寸皮衣很帥,黎晞遙遙看著流柊、聽著粉絲的驚呼與討論。

身為小球星,又身負取悅迷妹的重任,流柊的笑容無懈可擊。唯有自小就認識他的黎晞,隱隱感覺得出他的心事。

不久,流柊的一個回眸,瞥見二樓的盛況,聚焦到拿著手機的黎晞,於是她將右手輕輕在手機旁邊擺動,不知道流柊是什麼心情,靦腆的笑了一下,伴隨著試探性的揮手。由於人潮過多,黎晞身邊的女生們竊竊私語著:「流柊在看我!」甚至險些鬥嘴。

*
夜裡,咆嘯酒館的老闆娘見黎晞心情低落,開放一個包廂讓她獨處。

黎晞啜飲著酒,思考著人生無常。

突然,沉重的敲門聲之後,流柊直接進入黎晞所在的包廂,筋疲力盡的他,展露出罕見的脆弱。

黎晞並沒有繼續看著流柊,而是略微失焦的啜飲調酒。

「我想聽,今天的事。」流柊說。
「今天,有很多盛空的朋友都到場了,有很多花、卡片、和禮物。」黎晞娓娓道來,流柊沒有接話。
除了一些溫馨的場面,還有一些友誼的小故事。流柊聽的很是安慰。其實這些故事黎晞早在腦海準備好了,就是為流柊所準備的。這是她認為自己唯一能為流柊,或許也為關文,做的事。

「最後,他說『先走了』就好像只是一場飯局要提早離開那樣,所以我知道,我們都會再見的!」黎晞將想要鼓勵流柊的話包裝在故事當中,希望他可以好過一些。

突然,有個不太熟的女生開門,說道:「咦?學妹啊?今天你有去送機嗎?怎麼好像沒看到你?」

黎晞隨意的和她寒暄,心情不好的流柊卻率先離開了,徒留兩個尷尬的女生。

*
「少爺,這份花絮是提交給老爺之前保留的完整版,裡面有幾張照片,我想黎小姐會喜歡,請您過目。」管家畢恭畢敬的隨身碟交給墨濤。
「哦?那剩下的就交給我吧!」墨濤開心的將隨身碟插到筆記型電腦,開始審視花絮照片。其中有一張,黎晞燦爛的笑容,將墨濤帶回了童年的某個早晨。

小學的墨濤,在自家飯店早餐自助吧閒得發慌。每天都吃一樣的早餐,又時常看到對服務人員頤指氣使的有錢人,讓他很是厭惡。

這天,窗邊角落一組幸福的家庭引起他的注意。一個小女孩穿著簡約的裙裝,素色平底娃娃鞋,頭上戴著鑲著星星的髮箍。
「那邊有你最喜歡的鰻魚呀!自己去跟師傅點餐。」母親笑著對女孩說。
小女孩雖然很習慣住飯店,甚至很喜歡跑到甜點店以「記房帳」的方式享用精緻的甜點,但是鮮少在自助吧點餐,像是今天的現烤鰻魚,令她有些怯步。
墨濤搶先一步在女孩的前面點餐,女孩不但自然的模仿了他的點餐方式,還非常誠懇的加上「麻煩你了,謝謝!」
小女孩不是穿公主裝已經讓墨濤很有印象,這樣的家境,顯然習慣被服務的她,還保有那麼禮貌的態度更是令墨濤意外。
最後墨濤在位子上第一次發覺鰻魚這麼好吃,同時遙望著女孩享用餐點,笑得很開心。

時間回到現代,某一次拍攝結束後,黎晞隨口提到要去買食材,墨濤跟去了。
「小姐!今天鰻魚有特價,要不要來一條?」促銷人員積極的推薦產品。
「不用了,謝謝。我喜歡鯛魚肚,比較嫩!」黎晞果斷拒絕,將便宜非常多的鯛魚放入購物車。

「你真的喜歡鯛魚勝過鰻魚嗎?」墨濤在返家的路上詢問著。
「不確定欸。我爸媽離婚之後,沒有以前那麼寬裕,漸漸的就習慣料理鯛魚,就算有點閒錢也不會想買鰻魚。」黎晞不當一回事的說著理由。
墨濤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深怕冒犯黎晞的自尊。
「小時候,我在一間飯店吃過很好吃的鰻魚哦!後來我就慢慢練習自己烤,那陣子每天放學都吃鰻魚,哈哈哈!」黎晞想起童年的回憶,笑得燦爛。

也就是這個夜晚,墨濤確認了黎晞就是當年那位,讓他對世界不那麼失望的女孩。

*
幾個月後,黎晞在網路遊戲收到流柊的訊息,他說他喜歡她,然後說他要出國了。

黎晞:「所以呢?」當時的她已經認為,若不是男生主動提出想要在一起,愛情必然不會幸福。

流柊:「沒什麼,只是想讓你知道。」

然後,又沒有然後了。

在黎晞的心中,關文的離開,同時也象徵著「流黎戀」的助力消散。

夏日的陽光、冬日的冷冽;晴天的清新、雨天的濕黏,不論四季與氣候,他曾經是理所當然的每一天。隔著車窗,他們的小世界好大,人生好像很長。

然而,她第一次學會反覆失落是來自回過頭發現他已不再是日常。

一個人走在他曾經居住的地方,遲了,一如往常的後腳走與前腳到。

「錯過」成為了這段故事的理所當然。有人說是有緣無份、有人說是有份無緣。

然後他們都長大了,說穿了,其實很不熟。錯過了成長過程、彼此陪伴,更不可能心靈交流。宛若沒有更新的遊戲,不能玩。

他的人生變數,大的給不起她所謂幸福。曾經,火花還能像煙火般燦爛。如今,壓力下的的火苗,只是個會自焚的凶器,在燒毀好不容易構築的穩定生活之前,需要趕快被澆熄。

據說天時財團的海外事業在流柊的打理之下比上一代還要蓬勃,就這樣,流柊四處奔波,將學業和事業完美兼顧。
119會員
177內容數
進入一間咖啡廳,落地窗外時晴時雨,在寧靜的空間歇息、思考人生。 看似簡單的理論可能具有延伸道理;看似平凡的關係也能藏著深切領悟,我們一起在生活探索、了解自我、尋找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