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只是想要愛在身邊 下一個路口3-2錯過

2022/12/1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錯過

後來的日子,黎晞去了很多次咆嘯酒館,卻不曾見過流柊,難道徐蓁只是還在為當年的事想要氣她才虛張聲勢嗎?
每當黎晞握著飛鏢,就會想到當年流柊教她規則和技巧的畫面,失落之下,黎晞也越發不喜歡飛鏢。
夜裡,黎晞收到關文傳來的連結,是一場尚未開始的直播:英雄盃籃球比賽全台四強之戰。
一週後,黎晞在學校的某個簽屬大典擔任親善大使。
上午十點,貴賓進入會議廳,終於有空檔休息的黎晞,不明所以的打開直播,螢幕上轉播著流柊打球的英姿,專業的賽評精確的稱呼選手們的名字,宛若職業籃球比賽。觀眾席、留言區都充斥著流柊和敵方王牌球員的粉絲。
黎晞戰戰兢兢的看著比賽,無暇思考流柊什麼時候變成知名的籃球選手。
冠軍之夜,慶功宴結束的流柊,拖著疲憊的步伐攤在家庭式租屋的客廳,關文坐在流柊身邊滑著手機,再若無其事地展示黎晞發在社群網站的親善大使工作照,對流柊說:「你看,學妹有新照片欸!好正!」流柊並無表態。
*
黎晞回想那天,徐蓁進入的包廂有人數限制,只要滿六個人就只出不進,包廂內也有洗手間,所以關了門便到天亮也看不到任何人進出是常有的事。
有時候,她會覺得自己與流柊只隔著一扇門,好像只要她具備足夠的勇氣(或者不怕尷尬、丟臉的決心),就可以聽到流柊的聲音,甚至見到本人。
黎晞推測著流柊出現在撞球、保齡球、吸菸區之可能性的同時,令人不悅的尖銳嗓音再次出現,徐蓁:「小姐,在等人嗎?是沒人等還是等不到人呢?哈哈哈」
黎晞身穿黑白橫條紋毛衣和黑色牛仔褲,在花枝招展的徐蓁面前,活像個村姑被千金欺負。黎晞一方面想說些什麼,一方面祈禱著不要有認識的人看到她這狼狽的模樣。
「還沒進門就聽到你的笑聲欸蓁蓁,昨天全部等妳一個,今天換妳第一個到,讚哦~」一個單眼皮、全身潮牌的男子朝徐蓁走來,才發現黎晞的存在。
坐在位子上的黎晞,向男子望去,略為遲疑的點頭問好。徐蓁像是逮到機會的邪笑:「哥~這個是黎晞啦!也是盛空的啊!你們明明同校還不認識啊?你交朋友很挑哦!」陌生男子沒注意到徐蓁要損的人是黎晞而不是他,於是笑了笑,跟黎晞互相寒暄,隨意交代一下,場面有些尷尬。
徐蓁於是隨意繼續說:「唉唷~我們不要打擾她『一個人』喝酒了啦~說不定哪個富二代看上她還被我們礙事了呢~」
「不礙事啊!謝謝你們陪她聊天!」一個聲音從黎晞身後傳來,徐蓁的眼睛閃爍驚異的光芒,彷彿看到潘安再世。
黎晞對於徐蓁的表情不解,又有點嫌惡,站起來的同時,身後的男人也剛好走到她身邊。聲音的主人穿著黑色寬鬆的長袖,襯托的胸前掛著的電子菸管,略緊的黑色牛仔褲凸顯一定程度的強壯,偏長的劉海配合中分的髮型,耳垂勾著比戒指小一些的銀色圓圈耳環,上面還有三個小圈圈並排串在主環上,整體造型絕對要那張帥臉才撐得起。
「太子爺!」沒等徐蓁身旁的好友繼續說話,這位「太子爺」輕摟著黎晞的腰際,近距離看著黎晞,親暱地說:「久等了~剛剛把我家飯店頂樓包場的事被我爸發現,處理了一下。」男人身上木質調的菸草味香水著混和尼古丁味,一絲一絲的擴散到黎晞的身邊。明明是出手搭救,卻同時散發著朦朧的性感,或危險。
男人切換心情和表情轉向另兩位說道:「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我需要跟黎晞獨處的空間。」沒回話,也沒等他們離開,氣憤的徐蓁拉著友人離去。
太子爺?他家是經營中國事業的嗎?台灣的話應該叫少東或接班人吧!等等,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黎晞百思不解。
「謝謝你,還不知道你的大名。」黎晞說。
「我叫墨濤,不用客氣。」
「不知道…要怎麼好好答謝…」黎晞苦惱的說。
這點小事是我本來就該還你的。墨濤回想他離家出走那年,什麼苦工、粗活都做過,那時的日子固然厭世,但也沒有面對權貴那麼討厭。直到善良的黎晞在他面前閃閃發光,他才好像悟了什麼,沒過幾天便乖乖回家了。
「嗯?我剛剛有說啊!我要跟你獨處。」墨濤打趣的笑著。
「……」黎晞不知道怎麼回覆。
「這裡太吵,出去說吧。至少陪我抽根菸。」
少東摟著黎晞離開酒吧門口的同時,流柊正好入場,他聽到墨濤對黎晞說:「總有辦法還的。」
剛才看到的畫面,流柊耿耿於懷,飛鏢宛若不聽使喚。流柊煩躁的樣子很少見,大家的心底暫時沒有任何反應方案。流柊比以往更早離場。
巷子裡,夜晚的微風吹的流柊不自覺地顫抖,胸口悶痛、呼吸困難,一旁路過的小姐靈敏的關切,原本想要說自己沒事的流柊不但沒有成功逞強,還差點暈倒。
身體慢慢恢復正常的流柊,意識到自己在一間酒吧,想著:本來不是要回去嗎?怎麼變成跟自己續攤了?好討厭。
老闆娘似是看穿流柊的心思,遞上一杯水對他說:「剛剛看你不太舒服,就先扶著你來休息了。你有需要什麼幫忙都可以跟我說。」停頓一會,像是想到什麼,她又說:「不點東西也是可以的啦!」
這樣做生意是可以的嗎?要是我早就被我爸罵死了。流柊回:「我…需要的幫忙,沒有人幫得上。」許是酒吧氛圍特別令人安心,流柊出奇的回了不簡短的句子。
「那你自己呢?」老闆娘問。可以改變什麼嗎?
那年,十四歲的流柊在離晞轉學以後,就申請住校了。
沒有黎晞的校車時光,對他來說一天兩小時著實浪費時間。
住校的夜裡,他會戴耳機、聽音樂、想黎晞。
那個夏天,遲了將近十年的吻,是來自「小大人」的他總覺得自己年紀比較大,想讓黎晞再多看看世界,擇其所愛。
嘗試過遠距離戀愛,因為社交、通訊軟體的使用頻率總是太低,使雙方都痛苦不堪。
考慮到畢業之後又是任家業支配的命運,自知談不起遠距離,給不起幸福的流柊選擇遠離,遠離自己所愛。
*
「我爸最近想進軍婚紗業,要從平面攝影試水溫,叫我找很多模特兒來,但是她們拜高踩低的樣子我看得很煩。」墨濤說著,右手一邊搖晃著手中的威士忌,玻璃杯和削成鑽石型的冰塊輕輕碰撞。墨濤的腦海,將這些攀附權貴的嘴臉,和童年每天在自家飯店吃早餐所看到的、生厭的小孩重疊。此時的他則正和黎晞在一個高空酒吧續攤。
「你有沒有興趣陪我衝鋒陷陣?拍一組樣本就好,酬勞隨便你開!」墨濤積極的問。
原本是要好好道謝的,想不到酒喝多了,黎晞想問的沒問,交起朋友還接了差事。
125會員
179內容數
進入一間咖啡廳,落地窗外時晴時雨,在寧靜的空間歇息、思考人生。 看似簡單的理論可能具有延伸道理;看似平凡的關係也能藏著深切領悟,我們一起在生活探索、了解自我、尋找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