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音樂起舞:法蘭茲.摩爾 - 霍洛維茲御用調音師

2022/07/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在卡內基音樂廳彈琴的次數比任何人都還多,但我沒有觀眾。」— 法蘭茲.摩爾
Franz Mohr. Credit: Crescendo.org
知名鋼琴家霍洛維茲的御用調音師法蘭茲.摩爾(Franz Mohr),在2022年3月28日於紐約的家中逝世,享年94歲。他曾任史坦威鋼琴的首席音樂會技師超過25年,也與眾多傳奇鋼琴家合作過,像是魯賓斯坦、顧爾德等。他是我相當欽佩的一位調音師,所以當我在紐約時報上看見他的訃聞時,心裡五味雜陳。
最近因為在寫劇本的關係而認識了這號人物。我做田調時發現了他的自傳《My Life With the Greatest Pianists》,一本不管是在創作上,還是生活上對我都很有幫助的一本書。這本書不僅記錄了他成為調音師的歷程,也包含他與各著名鋼琴家合作的點點滴滴,還有他對鋼琴調音工作的深入見解。
Credit: Crescendo.org
「例如,我沒辦法將來到我手中的每樣樂器、每架史坦威鋼琴變成大交響樂團鋼琴。這是不可能的。有些鋼琴的音色天生就比較小巧。他們是美妙的樂器,但不是那種能讓你彈奏拉赫曼尼諾夫、柴可夫斯基或李斯特鋼琴協奏曲的大交響樂團鋼琴。他們的聲音跟交響樂團相比會過於柔和。如果我強迫讓一架有著柔和音色、適合用於小型音樂廳或室內樂的鋼琴,變成一架音色宏亮的琴的話,到某個程度他遲早會反抗的!到時音色將會變得醜陋、脆弱又刺耳,讓人難以接受。他的聲音就這樣壞掉了。所以我必須緩慢地去探索他。」—法蘭茲.摩爾《My Life With the Greatest Pianists》
書裡的這個段落讓我很感動。
每一部史坦威鋼琴都是手工製作,透過四百個技師歷經九個月到一年才得以完成,每一部都是獨一無二的,搞得跟生小孩一樣。奇妙的是,摩爾描述他對待這些鋼琴的方式,就像對待人一樣。對他來說鋼琴是有生命的,也需要因材施教,不能揠苗助長。你需要幫助他找到他的聲音,而不是照你的意思硬幹,人家是有機體,不是機械。小孩不也是如此嗎?
1983年,鋼琴家霍洛維茲第一次到日本演出,摩爾也一同隨行。就在他們剛入住飯店時,經理來敲了摩爾的門,告訴他飯店裡有一架105歲的史坦威,想請他來看看,甚至有可能的話讓霍洛維茲也親臨演奏一番。摩爾半信半疑,勉強答應,心想Horowitz應該根本不會鳥他。沒想到一到現場,摩爾發現這架鋼琴是貨真價實的,狀況也被日本技師維護得非常好,他等不及要告訴霍洛維茲這個消息。某天晚上,趁大家都吃飽喝足,正悠閒地聊天時,摩爾向霍洛維茲提起這架鋼琴。興致一來,霍洛維茲便坐上椅子,開始彈琴。 “Oh that is beautiful, beautiful! Why did I bring my piano? I could play the concert on this one!” 霍洛維開心極了,他甚至叫道 “Dance, dance, dance!”
這讓我想到去年在拍北市交馬勒第五號交響曲時發現的一個小插曲。某次排練間的休息正要結束,音樂家們紛紛走回排練室就位。我看見大提琴助理首席走向她的白色琴箱,她打開琴箱,把頭埋了進去。這時我的視線被半開的那半琴箱擋住,看不太到她到底在幹嘛。「在調音?還是擦琴?不對啊,也太久了吧。」我心想。後來我微微移動了位置,喬到一個看得見的角度。她親了大提琴一下,似乎還悄悄說了兩句話,然後才把琴拿出。一股暖意湧上我心頭,這解釋了為何她的演奏是我覺得整個樂團裡最有感染力的其中之一。
愛果然是生命的源泉,能讓再冰冷、堅硬的東西活過來。
當我們賦予他們生命,他們將用盡全力與我們共舞。
Dance, dance, dance!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CJ LIN
CJ LIN
嗨!我是CJ,一位愛好經典男裝與音樂的獨立電影導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