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 - 頓巴斯炮灰、逃兵、失踪者、未計入傷亡數字的人們DrunkenDonkeyDrunkenDonkey

俄烏戰爭 - 頓巴斯炮灰、逃兵、失踪者、未計入傷亡數字的人們

2022-06-21|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烏克蘭戰爭在 2022 年 6 月中已過了 100 天。

「非戰爭狀態」的俄羅斯

目前,俄羅斯官方對戰爭稱為「特別軍事行動」,雖然已打成這樣,但法理上俄羅斯本土仍然不是「戰爭狀態」,俄羅斯國內並未強制進行強制動員也未有激活全部與戰時相關的法律。
亦因如此,2014 年烏克蘭危機的重要角色 Igor Girkin (即 Strelkov,FSB 退休上校) 不斷地講 俄羅斯必需要有一定的動員
上圖來自 Strelkov 本人在 VK 的發言 (google 翻譯)。
這位 2014 年的重要角色在開戰前幾天就在罵,罵克里姆林宮的地精怎還不搞動員 (mobilization),不徵兵入伍靠這麼點人手打不下戰場僵持的烏克蘭。
作為強硬的俄羅斯 (族) 民族主義者,Strelkov 認為此戰俄羅斯不能輸,輸了就有亡國的危機,要勝利只能動員。
Strelkov 等人的意見是 - 我們這些俄羅斯族至上主義者並不是不支持克里姆林宮開戰,但 Putin 等人要打就 all in 以舉國之力打,不要準備不足錯漏百出打成國際笑話,俄羅斯需要儘快進入真正的戰爭狀態強制動員青壯人口。
2014 年的 Strelkov 意氣風發,他挑起了復興大俄羅斯「故土」的行動,升級了沖突事態,烏克蘭人視之為仇寇戰犯,俄羅斯人標之為民族英雄。
有的俄羅斯招兵站外面還放著 Strelkov 的公仔。
Strelkov 目前被放逐養老當 KOL 投閒置散發牢騷,留個小鬍子看上去人蓄無害,看招兵站的公仔甚至可能還覺得有點可愛,然而 頓巴斯 (Donbass) 地區演變成如今的樣子,和這位強硬的俄羅斯 (族) 民族主義者有莫大的關係。

俄方力量構成

和俄羅斯不同,頓巴斯 (Donbass) 地區 DPR (頓涅茨克) LPR (盧甘斯克) 這兩個從烏克蘭獨立出來的國家已進行了 總動員 (general mobilization) [1]。
早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幾天前,DPR LPR 這兩個新生國度裏合資格的男人都需要響應國家徵召,拿起武器準備上戰場。
目前俄方力量由幾部份構成
  • 俄羅斯軍
  • DPR & LPR 志願民兵 + 被徵召的新兵
  • 車臣 (Chechen) 相對自主的部隊
  • Wagner Group (華格納集團) 等的俄羅斯傭兵組織 (PMC,Private Military Contractor)
  • 外國傭兵,如敍利亞傭兵
亞速營 (Azov Battlion) 常被俄羅斯當成烏克蘭納粹泛濫的宣傳點,然而 Putin 用得很順手的活躍傭兵組織 Wagner Group 裏也不乏新納粹中人,它的成員自拍過虐殺視頻流傳在網上,內容極度血腥殘忍 [2]。
上圖為 Wagner Group 知名虐殺者。
Wagner Group 創始人 Dmitry UtkinPutin 接見授勳 [3],身上有納粹符號紋身。
他們有一個 telegram channel,reverse side of the medal [4]

頓巴斯裝備

頓巴斯地區 (Donbass) DPR & LPR 兩國被徵召的男人,不只訓練時間極短,而且軍備缺乏,這些被徵召的新兵用非常「年代老」的槍械 - Mosin-Nagant (莫辛-納甘) 栓動式步槍 [5] [6] [7]
Mosin-Nagant 栓式步槍最初投入使用時是 1890 年代,是半個世紀前就被淘汰的裝備。
這種栓動式步槍每射擊一次,就要手動操作一下將彈殼退膛,射速比半自動和全自動步槍低非常多。
上圖是頓巴斯 (Donbass) 地區被徵召的士兵。
這些頓巴斯 (Donbass) 士兵還戴著二戰風格的頭盔,大概是從某個古老的蘇聯軍備倉庫找出來的裝備。
https://youtu.be/O-_in5QKa4g
就連俄羅斯人民都表示驚訝與離譜 [8]
在俄羅斯社交媒體 VK 上,有些俄羅斯人表示
  • 「半個歐洲為烏克蘭納粹送裝備,而頓巴斯人拿著這種 Mosin-Nagant 步槍戰鬥」
  • 「這些人真慘,他們未曾經歷過戰鬥,他們甚麼都不懂。他們只是煤礦的普通工人,他們連彈藥都沒有。我的天,他們為甚麼把這些人送上前線?」
有些俄羅斯人還在為頓巴斯人眾籌裝備 [9],像下圖就在眾籌鏟。
然而有些「俄羅斯愛國者」則評論,「古老的槍械,但它們是敵人的惡夢 - 頓巴斯地區祖輩在偉大衛國戰爭中用 Mosin 與德國納粹戰鬥,今日他們的後代也用著同樣的槍械打擊烏克蘭新納粹」,低級紅有時去到一個程度是高級黑。
以上是出自支持戰爭支持俄羅斯的 Semyon Pegov 之口。

頓巴斯壯丁

網上流傳一些片段,頓巴斯地區 (Donbass) 的工人、勞動者、學生被拉壯丁,罵著抱怨他們拿著二戰時期的槍械被送去戰鬥當成炮灰 [10]
https://youtu.be/Qsueyn8KNTo
有些頓巴斯人甚至連自己要去哪裏都不知道,以為要去的地方是甚麼訓練中心,但其實被送了去前線 [11]
與局勢發展到這一步有莫大關係的 Strelkov 都在講,在頓巴斯 (Donbass) 連 50 歲以上的人都被動員,大學教授不論是工科還是文科也被拉壯丁 [12],這些頓巴斯人從未曾在軍隊服役,亦未曾拿起過真槍,過半數的徵召兵在前線連怎上膛都不曉得。
路透社 (Reuters) 接觸訪問了幾個 頓巴斯地區 (Donbass) 的徵召兵 [13],其中包括一名被徵召入伍的學生,這位學生說後勤物資短缺,他要在一個發臭的水池飲水。
路透社訪問的另外兩個頓巴斯士兵也提及他們也要飲未處理過的水。
令人注意的是,這些訓練不足的 DPR & LPR 的新兵,還被用作肉身火力偵察 [13]。
Some Donbas conscripts were given the highly dangerous mission of drawing enemy fire onto themselves so other units could identify the Ukrainian positions and bomb them, according to one of the sources and video testimony from a prisoner of war published by Ukrainian forces.
有的徵召兵要以身作餌,吸引烏克蘭敵軍火力,讓友軍發現敵軍隱蔽位置後再反擊。

頓巴斯逃兵

缺訓練,缺裝備,缺補給,不時有傷亡會死人,士氣低落是預期之中,故而有些 DPR & LPR 的動員兵索性就拒絕戰鬥,這些人有些被關起來,有些被威脅,有些把自己的抗命理由拍片放上網 [14] [15]
片中頓巴斯 (Donbass)DPR (頓涅茨克共和國) 的士兵 200 多人,以 LPR (盧甘斯共和國) 是「另一個國家」為理由拒絕前往 LPR 「領土」戰鬥 [14]。
這些 DPR 的士兵說他們受徵召的過程有許多不合法的地方,沒有體檢,在未知情的情況被登記為「志願軍」,他們已在馬里烏波爾 (Mariupol) 戰鬥了 3 個月,他們不想做炮灰,他們認為上面下的命令是不合法的,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雲雲。
這段片同樣是 DPR 的士兵 [15],他們說自己在 2 月 23 日就被動員徵召,政府宣稱義務兵 (conscripts) 不會被派去軍事行動只負責在解放區維持秩序的任務,但他們在未受甚麼訓練的情況下就被送去前線戰鬥。
他們說自己在總動員前是打工人、學生,他們未經過法定程序的體檢,這些新手有很多人有慢性疾病,但在 3 月 13 日起就人在 馬里烏波爾 (Mariupol) 前線,他們的部隊遭受重大傷亡,只有 60% 的成員還能作戰。
現在 馬里烏波爾 (Mariupol) 戰役結束了,但他們又被派去 LPR,他們拒絕繼續戰鬥。

頓巴斯血戰

戰爭的傷亡慘重可以從一些去過前線的人說出來,比如 LiveJournal 上的 leon_spb67 [16],這位是自己跑去頓巴斯 (Donbass) 做志願軍的俄羅斯人,他在戰場上的所見所聞放在了自己的 blog 上
leon_spb67 有一篇文 Спутниковый снимок Рубежного [17] 被俄羅斯投散置散英雄 Strelkov 轉載而廣為人知。
https://leon-spb67.livejournal.com/1457295.html
這篇戰場見聞中,有一系列令人留意的地方
  • 作者所在營在某場戰鬥減員了 50%
  • 作者一位花名是「愛爾蘭人」的戰友說他在醫院的熟人講「200 號貨物」「300 號貨物」的數量非常多。注︰「200 號貨物」「300 號貨物」是俄羅斯軍隊的黑話,「200 號」是指陣亡者,「300 號」是指傷員,這個名詞在 1980 年代的阿富汗戰爭已在軍中使用。
  • 在戰鬥傷亡外還有凍傷,在發起進攻時營裏的有生力量只剩下 3 分之一左右
  • 車臣部隊在已經被解除威脅的空樓擺拍放上網吸引流量
  • 作者所在的志願軍在 2014 年 2015 年起就有戰鬥經歷,但他們也已減員到這個程度,後來他們已把徵召動員起來的新兵送過來,這些新兵一點戰鬥經歷都沒有,作者稱這些新兵為「煤礦拉來的壯丁」
  • 有部隊一周之內換了 3 個連長,連級排級軍官越死越少
  • 作者把戰場稱為屠宰場
留意 leon_spb67 的更新,會看到他口中那位花名「愛爾蘭人」的戰友現在亦陣亡了 [18]

不計入數字的陣亡者

在俄羅斯法律裏,將義務兵 (conscripts) 送上戰場是不合法的,但克里姆林宮政權仍是這樣做,他們把沒受過幾個月軍事訓練的菜鳥新兵派去戰鬥 [19]。這些新兵甚至不知道自己面臨的是一場真實的戰爭,有一些義務兵還被逼在合同簽名 [20]
俄羅斯對境內的義務兵 (conscripts) 已是如此,故此在頓巴斯地區 (Donbass) 的 DPR & LPR 鬧劇也是可以預料,而頓巴斯徵召起來的壯丁還比俄羅斯本土的士兵有一個公關上的優勢,這些頓巴斯士兵的傷亡並不計入俄羅斯的統計數據
俄羅斯媒體 Mediazona 一直在收集已確認的陣亡者數據 (現在已有英文) [21],這些數據是俄羅斯境內已確定公開的陣亡者,其中可以留意到陣亡者來源多是經濟不發達地區、少數民族地區
關於這點,可跳轉
俄烏戰爭 - 已確認的俄軍陣亡者構成
但頓巴斯士兵的陣亡數字,是完全不計入俄羅斯的統計。

頓巴斯妻子

網上還有一段片,裏面是 頓巴斯地區 (Donbass) 妻子講自 2 月底總動員以來,她們已沒有自己丈夫的消息 4 個月 [22] [23] [24] [25]而且他們家還未有收到任何政府的軍餉
片中的女性稱,按安排,她的丈夫應該在 6 月 6 日回家,但這 200 人至今未見人影。她們丈夫所屬的旅之中只有一個營的人回了來,而 DPR 軍方拒絕回應她們的問詢。
Dmitri 翻譯了這段片 [25]

頓巴斯樣本

為甚麼烏克蘭東部地區的人們母語多是俄語,文化與地理上都親近俄羅斯,但 2014 年沖突以來反俄情緒越來越高漲?
部份原因是 頓巴斯地區在俄羅斯治下變成怎樣,他們有目共睹。
演變至今的重要角色 Strelkov 都在罵一堆蠢貨把頓巴斯地區治理成這個鳥樣,離心離德。
Strelkov
2014 至 2022 年頓巴斯的「回歸」過去了 8 年,按理頓巴斯地區要成為俄羅斯世界 (大俄羅斯 - 東斯拉夫 - 俄羅斯 - 白俄羅斯 - 烏克蘭) 的展示榜樣,但掌權者在頓巴斯搞出一團垃圾出來。 

他們把龐式騙局的騙子任命為頓巴斯的領導人,他們把頓巴斯的生活水平拉到比俄羅斯境內更低,比烏克蘭原來更惡劣。哈,他們就是這樣反向宣傳頓巴斯模式的。

頓巴斯軍中的能人被清洗,他們並不是被烏克蘭人所害,他們被殺是因為他們成為頓巴斯垃圾掌權者的政治障礙,這些智障毀掉一個原來相對繁榮的烏克蘭地區。

這些破事 8 年來不斷發生,這不會影響到人們對俄羅斯的觀感?不會影響到頓巴斯本土的民心?當然影響到。

頓巴斯人們的收入大大減少了,養老金凍結期被延長,掌權者表示他們對大俄羅斯願景不關自己事。

製造出這些破事的垃圾還坐在他們的官位英明地統治頓巴斯,從未為他們帶來的災難負責。真的實在太英明了,令人驚嘆。
作為「解放頓巴斯」的重要角色,Strelkov 總是對局勢不論是軍事、政治、社會發展到如此靡爛感到憤怒。
從他的用語就知道,他喜歡掛在嘴邊的其中一個詞就是「克里姆林宮地精」,Strelkov 看不起俄羅斯國防部腐敗頭頭 Sergei Shoigu (紹依古) ,又看不起接受莫斯科金援在網上玩抖音引流量的車臣大鬍子 Ramzan Kadyrov (卡德羅夫)
頓巴斯地區這些亂七八槽的操作並不是 2022 年 2 月才開始,而是在 2014 年「回歸」時就成為主導思想,他們能以「保家衛國」「民族大義」的口號把未經訓練缺少裝備的人送上戰場,而他們還不給炮灰錢。

頓巴斯屍體

烏克蘭戰場上留下的屍體,不少是教育程度較低、家裏經濟不發達、少數民族、頓巴斯不計入數字的徵召兵,而非鄉鎮農村有一定財力的人,還能沈醉在斯大林衛國戰爭的波瀾壯闊中感動自己,最神奇的是其中有部份人不是移民到海外就是子女在海外。
更魔幻的是,一些歐洲和美國人真信了俄羅斯是「傳統價值守衛者」的認知戰與宣傳,真把俄羅斯當成甚麼復興傳統的大救星,比 Strelkov 這種硬核的俄羅斯族至上主義者還要熱愛俄羅斯,把 Putin 當成不被理解的明君,自己加了幾十層濾鏡投射出自己想像中的黃金理想國,在顛倒夢想中自信飛翔。
或者這些活在泡泡的人們去頓巴斯接受「傳統價值」的俄式文化洗禮,西方文明就靠頓巴斯拯救,這是甚麼精神?這是有高度宗教情操的國際主義精神。
隨著戰爭發展,令人意料不到的事再次發生。
Strelkov 的岳父也死在了頓巴斯戰場上,Strelkov 這一任的妻子在 VK 說她的父親已在前線陣亡。
(END)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本文發佈於
2022 年開始的烏克蘭 - 俄羅斯戰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