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 - 俄羅斯民族的愚者?Dmitry Galkovsky (Дмитрий Галковский)?(1)DrunkenDonkeyDrunkenDonkey

俄烏戰爭 - 俄羅斯民族的愚者?Dmitry Galkovsky (Дмитрий Галковский)?(1)

2022-06-21|閱讀時間約 27 分鐘
倒是很奇怪的,一方面有人們認為 Galkovsky 對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影響比大鬍子 Dugin 更大,另一方面 Galkovsky 是如此的不為人知,又缺乏關於他的俄語之外資料。或者這是一家之言?在這裏只是起一個線頭。
在俄烏戰爭開始後,Aleksandr Dugin 亞歷山大.杜金 (Александр Дугин) 這個名字不時被媒體提起,Dugin 被視為現代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建構者之一,是俄羅斯民族主義右翼的代表人物,他甚至被稱為「Putin 普丁的大腦」 [1] [2]。
Dugin 會英文,接受的訪問也較多,著作與思想也較為知名 [3]。
基於對 Dugin 的興趣,就想看下 Kamil Galeev [4] 這位在俄烏戰爭期間很活躍也很多人關注的研究者對 Dugin 的看法。有趣的是,在 Galeev 看來,Dugin 雖然在西方知名,但相近光譜中對俄羅斯有更廣泛影響力的,是一位叫 Dmitry Galkovsky (Дмитрий Галковский) 的人。
2020 年,Galeev 在 twitter 寫 [5] (簡單翻譯)︰
Dugin 只是在西方世界最知名的俄羅斯右翼人士,但在俄羅斯對應的名人當然是 Dmitry Galkovsky,這位 Galkovsky 基本上創造了現代的俄羅斯民族主義,而且我認識的俄羅斯民族國家主義者 100% 都是 Galkovsky 的粉絲,並把他的「理論」當成客觀事實。
2022 年 3 月,烏克蘭戰爭進行中,Galeev 寫 [6] (簡單翻譯)︰
為甚麼 Dugin 在西方世界如此的知名呢?Dugin 的重要性被過於誇大了。而 Dmitry Galkovsky 這位現代俄羅斯民族主義的最重要人物卻無人知道?他創造了俄羅斯民族主義的仇恨語言。或者這是因為 Galkovsky 看上來沒有甚麼威脅性,令人很難對他投射自己的幻想。
從外形上講,無疑是 Dugin 更像哲學家和思想家的,而且 Dugin 還留鬍子,這令人聯想起歷史上著名的 拉普斯丁 ( Grigori Rasputin / Григорий Распутин)
Galkovsky 在 youtube 還有 channel [7],若果看他在 youtube 上的一些裝扮,這位視覺上的確令人感知不到甚麼危險因子,還覺得他可能是 cosplay 愛好者。
看上去就不怎正經,而且在很早以前,Galkovsky 就表現出這種「不正經」的風格,這種「喜劇風」「小丑風」似乎是 Galkovsky 所追求的,像他小說中,就把自己的影射角色取一個可笑的名字 ( Infinite Deadlock 中的主角名字 Odinokov ) [20]。
比起 Dugin 留長鬍子把自己包裝成「哲人」的形象,Galkovsky 不時玩玩 cosplay 在追求一個「愚者」的形象 [20]。
Dmitry Galkovsky (Дмитрий Галковский) 出生於 1960 年 6 月 4 日,家在莫斯科,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裁縫,他就讀於蘇聯時期的莫斯科國立大學,學的是哲學 [8] [9]。莫斯科國立大學 (Moscow State University) 在沙皇時代、蘇聯時代、聯邦時代都是俄羅斯最好的大學之一。
俄羅斯文化最自豪的點之一,是文學。
1987 年,Galkovsky 寫了一本書,英譯名是 Infinite Deadlock (Бесконечный тупик / Beskonechnii Tupik) [14] [15],雖然寫在 1987 年,但這本 Galkovsky 的重要作品要在 10 年後才出版,也是 90 年代之後 Galkovsky 開始漸為人知 [8] [20]。
1998 年,Galkovsky 建立了一個叫 Samizdat: Dmitry Galkovsky Virtual Server (秘密出版物: Dmitry Galkovsky 虛擬伺服器) 的網站,在他在這個網站上發表他的文章 [8]。
http://samisdat.com/
2003 年,Galkovsky 在 LiveJournal [10] 這個網站建立了他自己的 blog [12] [13],
新 - https://real-galkovsky.livejournal.com/
舊 - https://galkovsky.livejournal.com/
Dugin 在訪問中能用英語回答,但 Galkovsky 本人並不怎用英語,而他的重要作品之一 Infinite Deadlock 也沒有完整的英譯,比起 Dugin 一查就查到大量相關的資料,Galkovsky 的訊息一直在俄語圈中未真的走入過西方世界,英語資料缺乏。
Ivan Vladimirovich BobrovDmitry Alekseevich Mikhailov 寫的
Three Enemies of Russia: Dmitrii Galkovskii and Strategies of “Enemification” in Contemporary Russian Nationalism [8]
中,有一句
In our case, enemification strategies of contemporary Russian nationalism are viewed through the prism of Dmitrii Evgen’evich Galkovskii’s works. We believe that Galkovskii’s works had the greatest influence on contemporary Russian nationalists. [8]
在我們的論述中,透過 Dmitry Galkovsky 的著作我們分析當代俄羅斯民族主義的「敵人化」策略。我們相信 Galkovsky 的著作對當前的俄羅斯民族主義有最大的影響 [8]
這倒是很奇怪的,一方面有人們認為 Galkovsky 對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影響比大鬍子 Dugin 更大,另一方面 Galkovsky 是如此的不為人知,又缺乏關於他的俄語之外資料。
或者這是一家之言?在這裏只是起一個線頭。
有趣的是,烏克蘭戰爭開始後,在 twitter 上留意到一個帳號叫 RWApodcast (Russians With Attitude) [16],在這個 RWApodcast 的號裏面可以看到俄羅斯方面的觀點,這帳號明顯是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的。而他們的 youtube 頻道剛好有一個 playlist 專為 Galkovsky 而設 [17],看來也是 Galkovsky 的粉絲。
另一奇異的地方,是 Dugin 的思想總體上都是比較「理性」的地緣政治展開。但 Galkovsky 的著作和風格並不是如此的「理性」,在展現風格和內裏思想都並不「理性」。
一方面是 Galkovsky 的大作 Infinite Deadlock (Бесконечный тупик) [14] [15] 本身在寫作形式上並不是一本「常規」的作品,而是被稱為「超文本式 (hypertext)」的作品。
在粉絲為 Galkovsky 建立的網站中,有一段這樣介紹 Infinite Deadlock [14]。
( 這邊用了 google 翻譯將俄文譯為英文,再將英文譯為中文)
The formal structure of the novel is a hypertext - a tree-like system of comments, the basis for which is the "source text". Each comment contains a completely complete idea, while the links that make the transition from comment to comment connect the entire work with a single semantic plot.
The main themes of the book are reflections on Russia, Russian history and Russian philosophy, as well as the fate of the Russian personality - the central character of the book is a young man named Odinokov, the alter ego of the author. [14]
這本小說的正式結構是一個 超文本 (hypertext),由 樹狀 的評論組成,而這些評論的對象則是「原文本 (source text)」。每一條的評論都包含著一個完整的概念,而不同的超鏈接將這些評論連結起來,整體組成同一條語意脈絡。
這本小說的主題是對俄羅斯、俄羅斯歷史、俄羅斯哲學、俄羅斯人格命運的思考,主角是一位名為 Odinokov 的年輕人,是作者內在人格的一個映射。[14]
Galkovsky 的粉絲把這本小說的「樹狀結構」給弄了一個圖出來 [18]。
考慮到 Galkovsky 寫書的時間,當年 Galkovsky 這種寫法也是挺「潮」的。
Galkovsky 這種「混亂」「非線性」「非理性」的寫法是有意的,Galkovsky 這部 Infinite Deadlock 小說的一條線就是認為俄羅斯過往的失敗在於過於追求「理性化」[20],把寫作結構弄成樹狀連來連去文中還充滿矛盾,是有意採用的風格。
絕對的理性化不可避免的帶來悲劇,「非理性」的混亂或者更有深遠的意義,自我小丑化,不斷的自嘲自娛自樂,這樣才可能不會走在「理性化」的取死之道上。
在寫作形式上「非常規」,Galkovsky 在 Infinite Deadlock 中表達的一些思想,更是奇異到有點詭異的地步。
在 Galkovsky 的「世界觀」中,世界的走向由兩股主導力量所決定,它們被稱為
  • 霸權 (hegemon)
  • 次霸權 (sub-hegemon)
整個人類的歷史在 Galkovsky 的「史觀」中,都可以解釋為這兩股政治力量的「合作」「鬥爭」「陰謀」對世界其他地方的「餘波」。
霸權 (hegemon) 與次霸權 (sub-hegemon) 並不是不變的,霸權會興衰起落,舊的霸權衰弱,次霸權就會成為新的霸權,霸權要壓制次霸權,而次霸權則將削弱霸權取而代之。
而 Galkovsky 的有些粉絲還弄了一個 hegemon vs sub-hegemon 表格出來 [19]。
在 Galkovsky 的「史觀」中,由 1789 到 1918 年,這個世界的霸權都是英國人,到了二戰後,美國成為了霸權 (hegemon),英國衰落成次霸權 (sub-hegemon)。
到目前為止這種「史觀」都是相對「合理」,接下來就是瘋狂的部份。
在 Galkovsky 的「釋義」中,英國其實才是俄羅斯隱蔽的最大敵人,從 1905 日俄戰爭戰敗,到 1917 年沙皇倒台,再到布爾什維克列寧黨政變上台,紅軍佔領全國,幕後一個大推手就是英國人
俄羅斯在大博奕 (Great Game) 的對手是誰?英國
馬克思在哪裏做他的理論建設?馬克思又死在哪裏?英國
第一國際總部在哪裏?英國
日本海軍是誰幫忙建造和訓練?英國
1905 時日本和誰同盟?英國
英國,英國,還是英國!英國多年來亡我 (俄羅斯) 之心不死!每一次俄羅斯的大危機都有英國的身影,英國扶持俄羅斯的敵人,英國扶持從內部顛覆俄羅斯的革命者,英國作為老資本主義國家還把自己不要的社會主義輸出到俄羅斯!
到了 1917 年,沙皇倒台,經過一連串的混亂後,布爾什維克政變上台,並在內戰中取得勝利控制全國。
而布爾什維克列寧黨的背後操縱者是誰?還是英國
Galkovsky 「另類歷史」中一個最瘋狂的部份,就是認為蘇聯背後其實是由英國所操縱的,而,Galkovsky 把這稱為 秘密殖民 (cryptocolonism)
所以在「Galkovsky 史觀」,1917 年後其實俄羅斯已經「亡國」,英國秘密殖民者透過各種「非俄羅斯種族」的統治者去壓制偉大的俄羅斯族,俄羅斯族的偉大的傳統文化被布爾什維克弄得分崩解析,俄羅斯引以為傲的高雅文學沒有了,換來土味的無產階級文字沙拉!傳統的正信宗教沒了,換來無神論者的破壞!
而偉大的俄羅斯族人,還要受英國委派的「少數民族」統治,在蘇聯治下,俄羅斯族人永無出頭天
列寧 (Lenin) 是甚麼種族?列寧父母不是純種俄羅斯族人。
托洛茨基 (Trotsky) 這紅軍之父是甚麼種族?猶太人。
斯大林 (Lenin) 是甚麼種族?格魯吉亞人。
赫魯曉夫 (Khrushev) 是哪裏人?烏克蘭人。
勃列日涅夫 (Brezhnev) 是哪裏人?烏克蘭人。
戈爾巴喬夫 (Gorbachev) 是哪裏人?出生在高加索地區的烏克蘭混血。
所以在 Galkovsky 看來,蘇聯就不是俄羅斯人的蘇聯,蘇聯是英國代理人的蘇聯,在蘇聯治下,俄羅斯民族是被壓制,偉大而文明程度高的俄羅斯族人,被逼接受文明程度低、不識字、沒有接受多少教育、不懂文學、不懂傳統的少數民族統治
對俄羅斯民族來說,這是可等的恥辱,身為俄羅斯人,我們需要知道俄羅斯民族這百年來的真相,並奮起反抗之,我們一直是受害者,英國人在用假俄羅斯人統治真俄羅斯人,我們高度的俄羅斯文明在秘密殖民下,只會越來越被低等文明 (少數民族文明) 所污染而衰亡
誰是假俄羅斯族人?高加索山地人,中亞人,西伯利亞人,東歐人,穆斯林,有色人種。這些次等的文明在污染已發展到一定高度的俄羅斯族文明。
這才是真正的俄羅斯族人 🇷🇺。
Galkovsky 推演的「另類史觀」,蘇聯的一舉一動都是為了英國利益服務,冷戰其實不是蘇聯人與美國人之間的冷戰,冷戰實際上是英國人和美國人的冷戰,英國跌落神位成為次霸權,和新霸權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各種暗中鬥爭。
為甚麼美國有嘻皮士運動 (hippie)?因為英國要削弱美國。
為甚麼會有古巴導彈危機?因為英國操縱蘇聯打擊美國。
俄羅斯族人的利益都在這種英美世界角力中被犧牲了。
Galkovsky 這種 霸權 vs 次霸權 (hegemon vs sub-hegemon) 的敍事框架,還能被他套到遠東。
像他在 2015 年在 LiveJournal 寫了這麼一句 [21]
(以下是用 google 將俄文翻譯為英文)
Let's start with the fact that China fought not on the side of the USSR, England and the USA, but on the side of Germany, Italy and Japan. [21]
我們需要先搞清楚,在二戰中,中國並不是和蘇聯、英國和美國站一起,中國其實是站在德國、意大利和日本那邊。[21]
這種歷史敍事簡直就無邊無際的瘋狂。
但其實在 Galkovsky 的「非理性」「小丑化」的更大世界觀中,這種隨口講陰謀論是完全 OK 的。
代入他們的想法與世界觀 - 到底甚麼是真的呢?過往的歷史都是各種勢力剪裁下的結果,蘇聯人對於布爾什維克的「剪裁史學」是相當的熟悉,有可以變無,無可以變有,黑可以是白,白也可以是黑,這一切還能往上套一個「唯物辯證法」,總之因勢利導,不合理的都是合理,合理也會變成不合理。
那我們為何不快樂地玩耍呢?陰謀論和歷史學的分野真的有這麼清晰嗎?世上無信史,一切史都是政治史,而政治史也就是陰謀論,Galkovsky 等人只要「開心」地搞出一個自洽的陰謀論就可以,要找各種證明是不必要的,只需要 cherry-picking 自己需要的材料再大膽想像突破思維慣性就可以。
這一切都是英國人的錯,我們有這種直覺,至於是不是真的,誰真的管呢?
我們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發明歷史神話上,而不是在考究歷史真相上。
RWApodcast 裏面的俄國人甚至知道美國的特產 QAnon,然後這些俄國人在笑,美國人你們搞陰謀論怎搞得這麼認真呢?好像這真的是「善惡大戰」「正邪決鬥」一樣,這些新教派搞出來的陰謀論太宗教,太過「上帝 VS 惡魔」了 [22]。
當然,對外建構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理由,我們還是可以把這些五顏六色的陰謀論出來,說我們其實才是一直的受害者,烏克蘭自古以來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們在烏克蘭搞去納粹化,是在解放烏克蘭人,我們有滿控的恨意,世界對我們不公,我們做甚麼即使做得過火,其實也還是符合正義的。
真與假並不重要,沒有一個絕對的真,我們所思所想,就是唯一的真,唯一的善,也是唯一的應該遵從的意志。
而像舊日的「布爾什維克史學」一樣,Galkovsky 似乎通過自己多年來的「網絡小丑化」行動,讓不少俄羅斯青年把 「霸權 vs 次霸權」(hegemon vs sub-hegemon) 敍事當成「基本事實」,然後這些新時代小青年根據這些「基本事實」來推演他們的心目中的善與惡、正與邪、樂與怒。
有許多這種陰謀論,而在俄羅斯民族主義者中尤其知名的,是認為俄羅斯其實是秘密地被英女皇操縱,這是由 Galkovsky 搞出來的 (這位很有文學天賦),而現在一堆年輕俄國民族主義者把這當成事實
基本上 Galkovsky 寫了這樣的東西,從一開始,所有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運動都是受英國控制的,而 1917 年只是英國成功控制了俄國,而從那之後俄國就是英國的「秘密殖民地 (cryptocolony)」
這種「瘋狂」在美國現在也很容易找到對應物,甚至一些政客都被直接影響,美國沒有 Galkovsky,但有更精彩的 QAnon。
而有趣的是,QAnon 的根源之一,就是源自於沙皇時代 1903 年出版的 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 ( 錫安長老會紀要 Протоколы сионских мудрецов) [23],這是 QAnon 的真祖宗,某程度上 QAnon 祖上是俄羅斯血統,俄羅斯在這方面真的是人材輩出,Galkovsky 都只是這個傳承的後輩。
美國特產 QAnon。
Galkovsky 的「神話邊界」內,他們能在烏克蘭戰爭期間快樂融融的吃吃喝喝,前線發生甚麼與他們都無關,俄羅斯族兄弟友愛一家親。
QAnon 的「神話邊界」內,這些天真可愛的信徒也覺得大家都是「愛國者」,一片赤誠,有著朴素的「愛國情感」。
  • 甚麼是 QAnon 的「神話」。
世界都是全球主義者控制的,有共濟會,有光明會,有猶太影子政府。
這些全球主義的精英暗地裏控制一個販賣兒童的戀童邪惡網絡,而且他們甚至還受外星人所操縱,天憐美利堅,有一個代號 Q 的聯邦政府機要人員暗中向我們這些廣大的草根愛國者透露了事實與真相,而我們還有天降偉人,我們只要支持偉人掃清華盛頓與紐約深層的腐敗,深層的政府,我們就能拿回真正的美國!這就是 Q 的使命我們就是 QAnon~!WWG1WGA!
誰是我們的敵人?索羅斯、布殊家族、克林頓家族、切尼家族、極左、無神論者、共產主義者,為自由而戰吧!我們是最先覺醒的人,但最終所有人民都會知道我們是對的,這就是 大覺醒(The Great Awakening)!而犯罪的精英集團都會入獄,這就是 大風暴 (The Storm)
精英正在密謀在世界推行邪惡的 新世界秩序 (New World Order,NWO),要實行他們的 大重置計劃 (The Great Reset) ,時間不等人了,趕快行動吧!愛國者!
這種 QAnon 版本還有基於 telegram 的參與感,就像打遊戲一樣的。和 Galkovsky 的奇妙世界一樣,非常酷炫,而且非常多人信。
像香港的盧斯達,就很清楚,這是「玩魔法」,這種陰謀論用來用的,不是用來信的,但事實上,很多人就是信了,這證明了,在當今 2022 年,要大規模製造一個食物鏈是可行而且已實行的,只是玩這一套的「設計師」可能還在人工玩火階段,就像 Galkovsky 一樣寫本小說造一套「另類歷史」出來看樂子,對後果不管不顧。
問題是這些東西其實會出人命,這種莫名奇妙累積的仇恨可能在未來被殺害的一方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
假設在 2027 年,俄國人以某種方式打到英國本土,然後俄國人屠掉 50% 的英國人,原因就是「你們英國人竟然敢一直控制我們俄國!你們英國人該死,你們英國人要為你們的罪付出代價」
就正如 錫安長老會紀要 (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 促成了反猶,它看上去只是娛樂讀物,但幾十年後真的有一個希特勒把累積的仇恨付諸實踐。
然後一些明明也算「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對於這種 100 多年前的玩具沒有抵制力。
例如李劼,這位在馬特巿也有帳號。
李劼先生可能不知這些「理論」來源在哪裏,但別人的確知道,李劼先生發的這些都是別人玩剩下的,現在李劼先生在做食物鏈下游,2022 年拿 1903 年的俄國特產出來發 twitter
這下 Putin 才是人類希望了。
  • Bill Gates 搞「人腦芯片」
  • 甚麼「生命的奧義在於頻率而不是物質」「提高生命振動頻率」,這就是 70 年代 New Age Movement 玩剩下的東西,這下李劼先生作為「保守主義者」,竟然不知自己拿的其實是嘻皮士當年玩過的玩具 [23]
還以為「拜登是演員」已經是上一季的劇本,沒想到李劼先生等人還走不出來,也可能這一輩子都走不出來。
像李劼先生這些人們,或者都沒想到自己在 twitter 「宣道」的東西是 1960 年代 1970 年代甚至 1900 年代就有的,令人無奈的是,這種「炒冷飯」還非常有效,而以上這些也只是 QAnon 瘋狂的冰山一角。
還有人在講 pizzagate 是真的。
這是瘋狂的年代,只是不知道這種瘋狂能被沖洗,還是它剛剛熱身完畢。
也許人們就喜歡活在「神話世界」中進行他們的「正邪大戰」呢?在意義的荒野中人們集體迷失,缺乏方向,缺乏價值感,麻目而痛苦,在眾多的刺激中只感到無盡的煩燥。所以有一個「神話」提供人們從出生到死亡的「意義指導」,人們或者也會很樂意的接受,所以即管成為食物鏈的一環,人們或者也會覺得這是對「更大真實」而自我犧牲,他們的對手越是邪惡越是強大,他們就更覺得不枉此生;就像撲火飛蛾一樣,本來平平無奇,卻因自毀而炫目華麗。
在這場火焰中有神聖、有戰爭、有死亡、有正義、有邪惡,也有解脫,自洽即可,有的人們覺得玩得很開心,就不想走出來。
一個在 youtube 表演吃魚子醬的光頭佬
[8] Ivan Vladimirovich Bobrov & Dmitry Alekseevich Mikhailov - Three Enemies of Russia: Dmitrii Galkovskii and Strategies of “Enemification” in Contemporary Russian Nationalism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本文發佈於
2022 年開始的烏克蘭 - 俄羅斯戰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