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剖析|哇酷哇酷,我找到了《間諜家家酒》讓人欲罷不能的秘密 ⌓‿⌓

2022/07/0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屏幕前這位朋友,我這裏有部新番,叫《間諜家家酒》,見與你有緣,就安利給你了。
這番男主是個間諜,新任務是組建家庭、接近BOSS。為了完成任務,他領養了一個小女孩。
這小女孩是個超能力者,會讀心術。
為了通過入學考試,男主又給孩子找了個媽。
找到的孩子媽媽隱藏身份是個殺手。
——沒錯,這是一部以「間諜」為偽裝的家庭喜劇。
2022 年 4 月新番中,最出圈的大概就是這部《間諜家家酒》了。
據近日公開的日本 Oricon 公信榜顯示,《間諜家家酒》在 2022 年上半年(統計時間跨度為 2021 年 12 月 06 日至 2022 年 5 月 30 日)漫畫單行本銷售排名中高居第三位。
除了⌓‿⌓,《間諜家家酒》究竟有何魅力,讓觀眾如此欲罷不能?

SPY:一周之內生個娃

《間諜家家酒》的主線劇情是什麽?
男主「黃昏」是一名西國情報精英。東國(Ostania)與西國(Westalis)的冷戰狀態已經持續數十年,而東國國家統一黨總裁多諾萬·德斯蒙似乎有意再度挑起戰爭。
為調查其意向與動向,維護東西兩國來之不易的和平,上級給予了黃昏一個名為「梟」的絕密行動,內容是「一周之內組建家庭,潛入德斯蒙兒子就讀的名門學校聯誼會,創造機會,與極少在公眾面前露面的德斯蒙接觸」。
於是,黃昏偽裝成精神科醫生勞埃德·福傑,開始組建家庭。
顯而易見,整個故事主線非常簡單粗暴——
核心目的:接近 BOSS,了解意圖,阻止戰爭。
矛盾阻礙:BOSS 平時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僅在某些私人領域的重要場合內出席。
解決矛盾:組建家庭,從 BOSS 兒子入手,參加學校聯誼會。
同時,故事背景設定也非常簡單明了——整個世界只有冷戰中的東西兩國,對和平的向往是主基調。
主要陣營一目了然,讓觀眾不會像看《冰與火之歌》那樣一開始連角色、國家名都認不全,只有兩國對立,直接簡化了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和千絲萬縷的因果關系。「和平」主基調既給予了作品明亮歡樂的風格,又很好地迎合了大眾傾向。
嚴肅向的架空作品一般趨向於將主線和陣營等設定設計得更加復雜,盡量減少不確定性,哪怕出現意外,也必須套牢作品內的因果,做出合理解釋和約束。當然,無論作者還是觀眾的腦細胞肯定都得死一大批。
相反,作為輕松向作品的《間諜家家酒》,核心設定極為簡單,這就帶來了廣闊的可填充空間。而作者選擇了在這空間裏填充「不確定性」。這是極其天馬行空的,一看就覺得有料,直接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不確定性 1:女兒阿尼亞會讀心術,相當於黃昏的間諜身份直接暴露給了外部人員。
不確定性 2:後媽約爾的隱藏身份是殺手,與間諜等賣國組織和個人不共戴天。
黃昏,危。
這兩個不確定性帶來了除設定簡單、受眾廣闊外,吸引觀眾的另外兩大要素:喜劇風格和期待感。
「讀心術」等超能力十分離譜,不符合唯物主義核心價值觀,一旦角色擁有這些能力,整個作品的風格甚至類別都可能會被改變。
彼得·帕克如果沒有被蜘蛛咬,作品標簽就可能從「動作」「科幻」變成「職場」「勵誌」。《柯南》裏的怪盜基德使用的魔術一定可以用現實邏輯解釋,否則就會變成衍生作品《死神小學生大戰魔法師》。《間諜家家酒》也正是由於阿尼亞的登場,直接從懸疑智鬥劇變成了家庭喜劇。
決定劇作標簽的,不僅僅是阿尼亞的能力,還有阿尼亞的人設:她還是個 6 歲(自稱)的孩子,即使擁有「上帝視角」,也只能做出她年齡認知範圍內的舉動——內心戲極為豐富,行動卻很少;就算有所行動,也十分幼稚,盡管效果拔群。
招母親,包食宿
至於黃昏和約爾兩人的隱藏身份——間諜和殺手——都並非平常角色。這就極大地勾起了觀眾的窺私欲:間諜怎樣在大眾眼皮子底下做任務?殺手怎樣完成工作、做好善後?
此外,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兩人,表面上是親密關系,背地裏卻是敵對(國家立場)關系;隨著感情的升溫,黃昏和約爾之間漸漸建立起信任,撒糖也越來越多,這就又勾起了觀眾的期待感:他倆什麽時候「掉馬」?「掉馬」之後又會發生什麽樣的故事?最後能走到一起嗎?

FAMILY:散裝父女空降媽

所謂喜劇,就是不斷用矛盾沖突製造笑點,給予觀眾從未有過的體驗,並讓觀眾相信,主角們不會真正受到傷害。《間諜家家酒》主要用於製造笑點的矛盾沖突,就在於隱藏身份與「掉馬」之間。
間諜、超能力者、殺手,三人「各懷鬼胎」,利害關系卻又出奇地一致,組成了一個搖搖欲墜又休戚相關的奇葩家庭。
隱藏身份帶來的,是信息的不對稱。
「散裝父女」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是單方面的:阿尼亞具有上帝視角,而黃昏卻沒有。對於間諜來說,最致命的便是秘密泄露;而阿尼亞的讀心術相當於直接將黃昏置於生死存亡之地,後者本身則不知情:主角正面臨著第一個巨大、也是最大的危機。
幸運的是,阿尼亞並非站在黃昏的對立面,這就給後者創造了很多解決問題的空間。另外,她的設定是個極富好奇心的孩子,其天真可愛的想法和行動會讓情節的走向變得不可預料,加劇了喜劇效果。
同時,人設的限製,讓阿尼亞不能自由出入所有的場合;而黃昏作為間諜,會出現在一切有可能夠獲取情報的情景之中,這樣就很容易造成劇情的割裂和角色之間的關系失衡:黃昏做任務,阿尼亞只能在暗中觀察或協助,如此,《間諜家家酒》很有可能就會變成《阿尼亞的間諜觀察日記》了。
於是,約爾「天降」,填平了「散裝父女」之間單方面的信息差,帶來了穩定的三角關系。
黃昏和約爾是三角關系中最具矛盾沖突的二者。二人分別代表東西兩國,本質立場是敵對的,加之約爾擁有劇作中「天花板」的戰鬥力,這讓黃昏在不知情中又面臨著第二個巨大危機。
好在,約爾也擁有自己的隱藏身份,給黃昏的「掉馬」帶來了緩沖空間。二者都只能一邊隱藏,一邊用掌握的殘缺信息與對方進行互動,如此產生的巨大信息差,讓兩人的思想既合理,又不可避免地與事實相去甚遠——不過,二人卻通過腦補硬是將對方的行為給解釋通了,這便是黃昏與約爾矛盾之間的第一重喜劇效果。
另外,雖然兩人的立場敵對,在面對同一事件時,卻因種種原因,采取了相同或相近的行動——行動背後的動機卻背道而馳,這便是黃昏與約爾矛盾之間的第二重喜劇效果。
入學面試,一起向人像致敬時不同的心理活動
如此一來,阿尼亞就變成了三角關系中的「第三者(觀察者)」。她掌握一切信息,對其他兩人的矛盾沖突采取旁觀態度,並時不時進行吐槽,發揮「捧哏」的作用。
另外,阿尼亞除了擔任吐槽役,也常常會主動加入互動,化解矛盾,推動劇情。但由於人設限製,她只能做出心智範圍內的行動,這就又造成了角色本身的信息不對稱——知曉一切,卻不知如何成熟的行動。
如此,二者互相試探/互相誤解/化解矛盾/感情升溫+第三者靜靜地看你們表演/做出幼稚行為化解矛盾——的三角關系,大量充斥於劇情之中。
——於是,⌓‿⌓誕生了。
至於「掉馬」,從本質上來說,也是一種危機,而且與上述兩種可操作空間較大的危機不同,「掉馬」是作者和觀眾公認必然會發生的危機。
喜劇作品並不在意危機,甚至危機越多、越離譜越好——主角面臨的危機越大,觀眾就笑得越響。因為觀眾知道,主角根本不會受到真正的傷害。
喜劇擁有的獨特世界觀——「有限度的不可信」——是讓觀眾放心的根本原因。
作者仔細考究過各種細節設定,例如國家的設定參考了東德與西德,街景取材於英國街景,阿尼亞的學校則取材自倫敦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甚至連小小的網球拍設計都要仔細鉆研以符合時代背景。這種種,為的就是建立一個看起來非常靠譜的世界。
但隨著劇情的深入,觀眾發現,劇情和人物變得越來越不靠譜。
最明顯的,便是阿尼亞的讀心術、約爾的怪力等能力設定,這樣的能力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本身就不可信。
其次,精英間諜黃昏的工作內容居然是「拿到政客的禿頭偷拍以拉其下臺」「一周之內生個孩子」這類荒唐任務,一頓操作猛如虎,細看根本不靠譜。
以及,擁有極強戰力的約爾,脫線到令人發指;弟弟尤裏也半斤八兩,竟能接受姐姐約爾「沒有告知結婚是因為忘了」的說辭。
在被走私犯追殺時,黃昏用「治療病人」的借口擊退敵人,脫線的約爾居然深信不疑,還接受了完全不合常理的手榴彈求婚。
符合現實的細節與不合邏輯的情節相結合,產生了巨大的割裂感。這種割裂感一方面能增加虛構世界的真實感,讓觀眾能夠將之代入現實,對故事內核感同身受;另一方面又極大地削弱了危機本身的真實感,讓觀眾無法將之代入現實,從而將「危機造就笑點」的效果拉滿。
如果太可信,就不可笑。但如果太不可信,就不吸引人。
《間諜家家酒》也有把控不住二者平衡的時候。
例如,為了慶祝阿尼亞順利入學,黃昏召集了所有間諜,一起去城堡陪阿尼亞玩遊戲。與主角的個人危機不同,這次行動的潛在風險是間諜集體暴露,這種危機過大,主角已然無法掌控後果,不可信的程度陡然上升,劇情的吸引力也因之有所下降,觀眾詬病黃昏「間諜精英」人設 OOC 也是必然。
在真實中賦予多少荒誕才合適,是喜劇永久的課題。

SPY×FAMILY:沙雕可深挖

縱觀下來,幾乎可以說,《間諜家家酒》是人設為主,情節為輔。作者並沒有刻意創造情節、主動推動劇情,而是先設計出一個危機,將人物放置其中,任憑他們用符合各自人設的行為去化解危機,進而推動劇情和人物之間的感情維系。
這也就讓《間諜家家酒》確乎有了一種過日子的感覺:生活總是問題疊著問題,置身其中的人們,在不停解決問題的同時,得到成長。
另外,與其說《間諜家家酒》的主角是個體主角,不如說是群體主角:從「SPY」出發,先養個娃;建立「FAMILY」,平衡信息差;形成「SPY×FAMILY」,集齊三角之家。
這就給創作者們提供了一個思路:主角可以是一群人,而不僅局限於一個人;中途人物視角可以改變,增強故事的豐富性,並用信息差製造笑點;靈活穿插應用各種寫作方法,甚至可以一梗永流傳。
不過,這樣的筆法如果把握不好,也很容易因視角轉換讓讀者產生極大的割裂感,最後跟不上節奏而棄劇。要想平滑地轉換視角、偷換主角,需要像《間諜家家酒》的作者一樣,長此以往地進行練習才行。
有句話說,「喜劇的內核是悲劇」。
誠然,喜劇中的笑點,通常由角色們陷入危機、僵局、尷尬出醜等境地引發。但是,如果將喜劇製作成單純的滑稽鬧劇,那麽它們大概就只能成為消遣的玩意兒,甚至無法在人們的記憶中停留。
所以,偉大的作品總是擁有深刻的內核——無論喜劇還是悲劇。
莎士比亞的喜劇一直向往著無拘無束,卓別林的作品總帶有諷刺意味,經典相聲如《珍珠翡翠白玉湯》《日遭三險》《連升三級》等則無不揭示了舊社會的黑暗、飽含著對窮苦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
而《間諜家家酒》中,像「阿尼亞不好好學習,或是不能和次子搞好關系,世界就會毀滅」這樣用更大的矛盾化解家庭內部矛盾的誇張手法,暗含著對和諧家庭關系、人際關系的向往。另外,就目前為止,在其喜劇基調之下,也埋藏著深切的反戰情緒——希望創造一個孩子不會哭泣的世界。
擁有深刻的內核,用荒誕喜劇折射現實的美好憧憬,也正是《間諜家家酒》令人欲罷不能的原因。
要創作優秀喜劇,無疑是個不小的挑戰。
如果把握不好各種元素之間的微妙平衡,就可能會用力過猛,將喜劇變成滑稽鬧劇,甚至讓人感覺是在侮辱智商。
如果將喜劇草率定義為「搞笑的故事」,而未能賦予其更深刻的內核,很快就會成為過眼雲煙,最終湮沒於時間之中。
包袱怎麽抖才能響、怎麽響得有意義,是個技術活。
(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分享華文故事創作幹貨、文娛影視雜談,與創作益友共同探索文字的瑰麗世界。歡迎喜愛故事、熱愛創作的你,在這裏和我一起聊創作、享受創作!經營FB專頁:「Storic-創作·發現·分享好故事」。 來都來了,點個「追蹤」再走吧~
每週選取經典或熱門的文學/影視作品,為您梳理劇情邏輯、剖析亮點,幫助你找到一部好作品具備的成功品質,進一步反哺、提升自身的創作能力。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