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正在走向終結的經濟體系(下)

2022/07/2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2018年,斯里蘭卡總理拉尼爾·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在世界經濟論壇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宣佈他的國家將在2025年之前變得富有。他以非常熱情的策略參與世界經濟論壇的一系列命令,以至於斯里蘭卡的ESG評級近乎完美,甚至高於瑞典。然後在2022年斯里蘭卡破產了。
未來十年世界的常態

軸心國的內爆

不可避免的事實,更可怕的是爆掉後留下來的資源與地緣領土多數不可能被利用,因為阿富汗經驗已經證明所謂的西方經濟體系,由於技術與管理能力的退化與停滯,已經衰弱到必須經由武力才能在邊緣地區維持的程度了,而新軸心的三國,俄羅斯-伊朗-中國,實際上在過去是西方經濟於歐亞大陸上的灘頭堡,而他們的瓦解會直接製造出西方經濟不再能延伸過去的真空,美國沒有能力像填充英帝國真空那樣,填充中俄兩國解體與伊朗徹底退出西方體系後的真空(這需要一定程度的陸權武力,並非以海權見聞的美國所能支持的)。但是為了讓西方經濟圈與軸心國內爆後的真空圈有一定程度的緩衝,勢必需要與次要強權合作建立緩衝區。
當然真空區也不會是真的真空,像是另類的伊斯蘭經濟體系,或是某些繼起的新經濟體系會在真空中發展出來,但因為混亂中的變數太多,處於轉變前期的我們很難預測哪一些理論上的經濟體系最終會主導這些地區。
波蘭、土耳其、日本未來的勢力圈,可以作為二十一世紀初期新軸心瓦解後的緩衝

緩衝區與世界經濟核心

曾經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期支配地球表面的西方經濟圈,在經過了一百年的共產主義混亂與西方文明內在的衰退後,已經出現了萎縮的現象,在世界各地已經逐漸地喪失了主導能力,於是曾經被認為會削弱的核心-邊緣現象又隨著全球化的終結而被重新強化。
歐洲與五眼是新世界的經濟核心,日本-土耳其-波蘭勢力是其緩衝區,印度與拉丁美洲,東印度群島,南地中海沿岸則是其後花園,南非洲正在最後一波退出中(除了好望角四周的歐洲人領地,南非洲基本上已經算是西方經濟圈的半蠻荒地帶)
緩衝區的經濟體系上層會類似在美國以及西歐那樣的軍工複合體系,以美國全球軍力作為後盾以及消費基礎,而中層則類似當地次要強權所採用的形式,如土耳其可能採用伊斯蘭經濟,而在與西方的接點(可能是伊斯坦堡)採用類似現在紐約的金融體系;而日本與波蘭也有可能發展出相應的機制,不過由於這兩國於西方的整合更深,因此會較土耳其更不明顯些。
參與制裁俄羅斯的國家,可以大致描述為新經濟圈核心

軍工複合體,沒有敵人的經濟聯盟

未來西方經濟圈的運作,會比新政更新政,只是這次能管到其他國家,現有的深層政府;又名軍工複合體的影響力會變得更強,以美國的軍事實力作為後盾,從晶圓、動力機械到大眾批發商與糧食商人等產業進行整合,在核心區形成一種計畫性的、包商制,基於有限穩定而非追求成長的資本主義體系,而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末的全球化體系那種商人無祖國的自由企業的模式將會隨著核心區成為世界唯一的超強後,進入沒落,因為即便是在核心區掌控力沒那麼好的緩衝區,也必須與軍工複合體打好關係才有前途,而這個過程本身就會削弱企業的獨立性。
隨著西方經濟體系,被最後且最強大的金錢勢力所控制後,相較於多國體系的競爭,在軍事基礎下的單一經濟聯盟更容易成為超級企業(Mega corp)的樂園,由富可敵國的企業領主們在核心區境內組成了一個新興的、極端階級化、由武力背書的契約經濟;政府透過新常態在限縮移民的前提下強迫超級企業雇用核心區的公民,透過給予一定程度的薪水讓他們享有與全球化時期差不多的生活水準,在一定程度下安撫了核心區公民的工作需求。
儘管如此這個經濟體系仍然不是真正的封建經濟,只是一個假裝自己是自由經濟的帝國經濟、假裝自己是階級解放思想的世襲體制、假裝追求擴張成長但實際上卻在朝向有限穩定的封建體系發展的半封閉經濟;即便如此但還是仰賴足夠的資源來無視內在的矛盾,這個矛盾最終會在下一次體制轉換期中浮上檯面,不過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史賓格勒哲學介紹、台獨與台語思想的宣傳
十年如同一日的時間已經結束了,未來幾年將會是一日如同十年的時代。 後冷戰後的全球化世界已經瓦解,舊的已去,新的未來;這是一個舊秩序瓦解但新秩序沒有到來的時代,這是一個你爭我奪的時代,這也是一個轉變的時代。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