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末世的祈禱文: 鄒永珊《萬福瑪利亞》

2022/07/2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鄒永珊《萬福瑪利亞》集結六個短篇故事,交織城市裡不同的機遇,眾多巧合譜為命運之曲,當音樂終了,我們只能在餘音中,勉力回想曾經的蛛絲馬跡。《萬福瑪利亞》一句聖詠,不僅是社會狹縫的祈禱,也見證萬事推擠的苦難裡,渴望有更高的那一位,臨光而降
每篇小說由一句禱詞命題,小說間的人物與場景亦彼此串聯。〈在你的照撫下我們安然熟睡〉一篇,以《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若唯一切眾生常相恭敬愛念著。當於合掌手。」祝禱,開篇的謀殺案,其敘事角度分別從瑪莉與外交領事館展開,「死亡」的意象揪緊每個人的神經,在精神上的壓迫,更甚於「誰」的死亡。
而此六篇小說構成的社會群像,卻是無可見日的深淵之底。人們在無所遁逃的困境裡,無從渴望救贖,只能掠奪比自身弱勢者的愛。而這樣的愛,並無濟於事,只能讓緩解麻木的痛苦,讓傷害更無所謂一點,更輕易一點,彷彿不在乎這些傷,就真正能雲淡風輕,進入眾神祝福的冥想。
當社會底層的罪與惡揭示於眾,神聖與俗穢共景,讀者的視角在禱念之間,裊裊如香,逸入天聽。這些短篇正如奇士勞斯基所言:「虛構的故事擁有更多的藝術自由,可以更真實地描繪每天發生的事。」一如〈藍白紅三部曲〉裡交錯的人生織線,也在《萬福瑪麗亞》裡編織為小人物的命運,是而共同領悟:我們都沒有更好的未來,我們只能是自己。
〈將我前途照亮〉的李克明是每一個「我」的化身,在島國浮沉如一盞傾滅的燈,渴望奔向世界,成為繁星之冠。經歷波折之後,卻在異地重燃故鄉的梵唱。那些誠心祈禱的願,像一支迷途的路燈,在無人的便利商店旁,兀自孤獨閃爍,明滅之際,有誰的心底又唱起:萬福瑪麗亞……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詩與小說,常在文字裡躲雨。
    讀書解詩心得與靈思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