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戀死神NO.4 

2022/08/3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NO.4 說什麼我是無謂的!原來死神根本就不想有“人”能打擾到他……
*  *  *  *  *
主:
我其實根本就不敢和死神提起那夜我看見的事情,反正,他的行為舉止似乎沒有一點兒的不對勁,大概如果我提起的話他會失口否認也不一定,所以還是別自找麻煩的好吧!
不過有件事我一定要和您說,就是死神的同伴真的出現了,她是個極俱美貌的女孩,起碼比闇巷裡的女孩美豔上一千一萬倍,而且也不像死神那般“話”以稀為貴,但她說話時真是不給人面子,討厭死了。
我覺得住在死神的家裡什麼都好,只有一項缺點,就是表達能力會變差,誰叫我在閒暇時間就是鎖在房裡寫作,當然死神是更不可能在我工作時還在一邊和我瞎聊的,所以我只好由得自己也變成“惜話如金”的人種,今日才被他的同伴狠狠奚落,陷入無法申訴的苦境中。
這事要說起來,我的胸口還是一口怨氣消不去,因為死神的同伴竟然拿我與他的貓相比,說什麼因為我是“無謂”的,所以才有辦法待在這裡幫傭,還說死神根本就不想有人打擾他……聽到這裡時我真是忍不住想罵粗話,要不是礙在她是死神同伴兼客人的份上,我才不想這樣放過她。
她來的時候,我剛好在擦地,然而她卻大剌剌的現身在我眼前,連最基本的按門鈴都省了,就這樣平空出現,踩在我辛苦擦好的地板上,一頭黑色長髮還很戲劇化地空中飄逸著,拜託!她以為她是誰啊,連死神回家都正常開門關門了,她有什麼資格一聲不吭就來造訪了,簡直就是不速之客嘛!
不過我最在意的,還是被她看見我被她嚇得連抹布都掉到地上的糗樣。
「妳……」
當時我的確被這個意外訪客給嚇得有些神經失調,連手都不能自主控制了。
「下次要來從正門進來,別嚇壞我的新管家。」
好險是死神及時出面,出聲打圓場救了我,但我也挺好奇究竟死神是藏在哪邊,拯救的時機竟然這麼恰巧。
「生氣囉!那下次不這樣了總可以吧!」
她蠻不在乎地道著歉,一面又將她那雕刻細緻的臉湊到我面前,眨著精靈大眼直盯,頗有打量意味。
「妳看什麼!」
我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準備收著我的破抹布遠離這令人生厭的視線範圍。
「喂,你還忘不了小月,幹嘛找個跟牠那麼像的人類來當管家啊!」
雖然我已自動自發地閃到一邊,但她的尖酸言語還是完整地傳進我耳裡,令我懷疑起她是不是故意這麼做的。
「我的事不用妳管!妳來究竟有什麼事?」
死神帶進他的同伴,待坐穩沙發後便開門見山地直問。
「我們這一屆同學要開同學會,你來不來?我可以當你女伴噢。」
說著說著她便笑顏乍綻,似有誘惑之嫌。我心想,死神也能辦同學會噢?真的無法想像這個世界的邏輯了。
「不必,我不想去!」
死神一如往常的冷淡回絕,我聽得著出他的語氣中已帶有逐客之意,正想跳出來掃走這厭人精,沒想她又說話了。
「自從小月死了之後你就變成這樣奇怪。你別忘了你自己是死神,人都會死了,何況是隻貓呢?忘記牠吧!」
她收起如花笑靨,剎那間神情變得冰涼發寒,恐怖歸恐怖啦!不過我倒覺得這張臉才適合她。
「我要記得誰那都不關妳的事!海月,送客。」
死神說這話的時候,我簡直是迫不及待地丟開手邊工作,衝上前去執行“送客”的指示。
「這邊請!」
待眼角餘光瞥見死神身影隱入玻璃屋內,我很高興已將這不速之客送到門口了。
「你以為他真的想請妳,他只不過因為你像他的貓和名字裡擁有一個“月”才會收容妳,別太得意。妳──是──無──謂──的!」
然,她還真的不負“不速之客”這稱號,臨走了還要挖苦我一頓,並趕在我脾氣發作之前就一溜煙消失不見。
「怪人!」
我不悅地咕噥著,心想,搞什麼!我只不過是為了豐富金錢才給死神當傭人使喚的小小管家,哪裡有什麼得意的地方啊?看來她是想太多了。不過聽到「我是無謂的」這句話時,我的心裡頭還是充赤了悶悶的不滿。突然竄出一股念頭,好想好想問死神,我是不是真的是無謂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我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如果要我寫作速度加快的話可能需要聽到喜歡的歌!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