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威故事創作|馬瑞菅的「浪漫小屋」|浪漫小屋的由來

2022/09/0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傍晚時下班前的天空開始下起雨來,坐在辦公室裡的人看著窗外想著等等下班後的赴約又要濕答答一片。公司外街上的路燈已經亮起,紅黃綠三色路燈交錯的光束從路面的水灘反射映入眼簾。經過的路人腳步不斷製造水波紋的效果,穿皮鞋的男子正在用小碎步的方式輕輕快走,試圖與那些濺起的水花對抗。
「請感應票卡」
「請退出門擋區」
「請進站請緊握扶手並站穩踏階」
「南京三民站 Station」
迎面走來兩個穿制服的女高中生,搶在前面一步走進手扶梯,因為高低差的關係站在後面可以看見她們正在用手機播放「Tik Tok 」短影片討論 Lisa 跳舞有多厲害,身材有多好。哪個 Lisa?《Black Pink》
在手扶梯上遠遠的就可以聽見列車進站前的音樂提醒聲響起,手扶梯抵達月台樓層時開往北投的列車剛好靠站開門。上車後已經跟剛才的女高中生完全分開,取而代之的是位中年女子。女子在沾黏到污漬看起來鬆軟的口罩底下不斷傳出來「嘖、嘖嘖」的聲音,感覺有種負能量撲來很不舒服。瞄了一眼女子的手機畫面是股票資訊,不論女子怎麼翻都是綠色的頁面。
《俄烏戰爭》已經開打三個多月,造成全球油價、能源、食物價格上漲進一步開始變成通膨,新聞每天耳提面命的提醒全球人類,那即將變成一場浩劫。但說到底台灣的生活真的算是很幸福了,即便四周圍充滿著這些「溫馨提醒」的恐嚇,大部份民眾卻也只有感覺到便當貴了十塊,牛排貴了五十塊,油價重返每公升三十一塊。
抱怨歸抱怨但是一樣可以看見最新款的藍芽耳機跟「iPhone 13」在車廂內到處流竄。他看著自己的悉心保護的「iPhone 10」在心裡悶不吭聲。
身形消瘦的老先生拿著一根拐杖帶著一頂紳士圓頂帽從「民權西路」站上車,他搖搖晃晃的走進車廂,所有人都以為他會跌倒,老先生順勢晃到「博愛座」前面,坐在位子上的大姐自告奮勇站起來把位子讓給紳士拐杖老先生坐下,自己站去車門邊。通常這種時間會出現長輩的機率比較低,他心想:也許老先生家裡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利用下班時間出來感受一下生命的活力。
下車前發現一個髮長及肩、髮色亮麗的女孩站在他附近,兩人視線在這時候交錯了。女孩正聽著藍芽耳機傳來的聲音,無意識面帶微笑的眼神掃過周圍一遍,他也禮貌性的給出回應。女孩背著後背包穿微露肚臍跟腰窩的合身短袖T-shirt,搭配寬鬆黑色長褲,腳穿「Vans」黑白格紋平底鞋,走路的時候會微微露出黑白相間花色的襪子,看起來既叛逆又清純,他「丟了*」。
「石牌、石牌Station」
廣播器傳來即將靠站的站名,那是他的站。沒想到女孩也在這站下車,他們一起走出車廂下了手扶梯往同一個出口方向走去。
「哪裡這麼巧,跟我同一站,以前從來沒看過妳。」,他以為女孩在給自己機會,決定如果出站後女孩也是右轉他就上前去自我介紹。
女孩慢慢的跟在他身後,他右轉前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女孩,轉過去後刻意放慢腳步,女孩沒有跟上來,他轉身看到女孩左轉,並且朝向兩個正在抽菸雙臂刺青的染髮少年過去,女孩開心地跑向他們並給他們兩個大大的擁抱跟親吻。
「要是我晚出生十歲肯定比你們還瘋狂⋯」他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順著捷運軌道下的公園路徑往家裡走,大概還有十五分鐘的路程,三年來他每天的生活幾乎都跟今天這樣差不多重複著。到家前的這段路是他唯一能夠享受一個人的時間。他拿出早上出門前捲好的煙欣賞了一會,今天用的是半透明煙草色加長型尺寸的「OCB」捲煙紙,軌道下這段路通常行人不太多,他就像抽煙一樣的邊走邊點燃,「嗽、嗽,兩口深深的吸入再吐出。」遠遠看就是個沒有公德心的傢伙邊走邊抽煙。
他是「瑞」,過去靠網路賭博賺錢,平均一個月的收入有20萬左右,在線上賭盤裡這樣的業績算是小咖。有國際賽事的時候,像是「世界盃」那種比賽全民都會下注,就可能變成今天賠20萬明天贏60萬。後來有些在他板上下注賭輸的人開始付不出賭債跑路,但是他又必須要跟上面的老闆交代,最後連自己的錢賠進去還不夠還清那些跑路人的債,現在只好乖乖去上班慢慢還錢。
紅綠燈下面停著兩輛警用機車,兩名警察正在查看剛發生的機車擦撞,遠遠的看到他們 Ray 就把還沒抽完的煙收起來。他站在紅燈下正等著過馬路,一位警察正在測量煞車距離,另外一位女警正在跟當事人釐清案情。女警身高約160左右,擁有明顯的身材線條,是他的愛好類型之一。雖然帶著安全帽跟口罩,但是她的眼睛已經把他的靈魂勾走了,「我愛妳!」他在內心大喊。綠燈亮起他直直往前走向女警,快到交會之前女警抬頭看了他一眼,他被眼神電到也嚇到,「是不是我怪怪的被發現了?」他開始懷疑自己,於是快步經過女警跟當事人旁邊往巷子裡走進去。
初夏下過雨的晚上吹來晚風很舒服,這時間巷子的人不太多,他走到一扇紅色舊公寓鐵門前停下來。這裡本來是瑞跟女朋友兩個人一起住的浪漫小屋,大概二年前女朋友覺得跟瑞沒有未來,決定分手搬走留下瑞一個人繼續住在這裡。不想再搬家的瑞決定把他的「浪漫小屋」分租出去,自己當二房東。
星期五的晚上,34歲的他,已經不像20幾歲那時候每個週末都有朋友會找局去台北市滾到隔天早上。現在同年紀的朋友不是回家照顧小孩就是還在公司加班。但是瑞不需要加班也沒有家人需要照顧,他只能回家。
等在家裡的則是後來的房客「馬」跟「菅」。馬熟練的將手機連上藍牙喇叭,沒多久喇叭傳來「猜火車」的主題曲《Born Slippy》。
「電音經典名曲,嗨啦!」,馬邊說邊吸了一大口手捲煙然後傳給菅。
「不對!完全不是這種節奏,你到底懂不懂?」,菅露出鄙視的眼神跟口氣說。
菅深深吸了一大口煙,看著馬,直接用馬的手機在「YouTube」上搜尋 Cypress Hill《I Love You Mary Jane》。Sonic Youth 的迷幻電吉他前奏加上第一顆低音大鼓敲出來時,兩人已經因為身體放鬆而陷進去沙發裡面。他們掉到下一層樓的天花板上看著四樓的情侶(其實主要是看女朋友)。
「今天下午我在上樓的時候遇到她,她穿著白色居家連身大T-shirt,好像是剛睡醒去樓下7-11買東西,結果,結果她對我笑耶。」馬興奮的說,「幹!她愛我。」⋯⋯。
這是馬瑞菅的「浪漫小屋」開場第一集~
註釋
「丟了」:多年前跟朋友的一種用語,原意應該是從很久以前的玩笑話「處男第一次碰到女生到門口就丟了」改編出來的一種說法。看到喜歡的人可以說「我丟了」,喜歡的事也可以說「我丟了」,後來連睡覺也會形容「他還在丟,他在才剛丟,晚點才會起床」。
謝謝您看到這裡,我從事影像幕後工作十九年,四十三歲這年第一天開始一週一篇的紀錄分享這些年的幕後故事,原則上每週一晚上發表一篇新文章(偶而工作無法負擔時會不定時延後),如果您喜歡我的故事,請您按個讚或者小額贊助我甚至是每月30元的月訂都行,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謝謝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03會員
95內容數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在這座城市生活了43年,同時也是一名18年資歷的電影幕後工作者,經歷過網路崛起,也見識過電音狂潮,這裡同時記錄我的電影幕後以及我的台北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