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支舞_26

2023/01/0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跟王祥約定的那天下午,我在火車站對面的客運車站,等著下午請假過來的蘇麗文。
約兩點左右,遠遠地看到蘇麗文搭乘的客運車到站。
她穿著白色寬鬆的絲質上衣,襯托著她白皙粉紅的膚色,臉上淡妝輕抹,甚是好看,頭髮也綁成馬尾,看來這已經是除了舞會之外的標準造型,幾絲絲的瀏海在額頭前晃動,看得我心頭小鹿亂撞,沒喝酒就有點茫了。
接著,我的視線往下看去,不得不在心裡大聲喊一聲『讚啦!』。她穿著膝蓋以上二十公分的藍色牛仔短褲,把修長且勻稱的雙腿展露無遺,應該是從小練舞蹈的基礎,看來她特別注意自己的身材保養。
『不過啊……』我心想到一些亂七八糟的事。
走向剛剛下車的她,我說道:『辛苦了,坐客運車花了不少時間吧!』
「還好,那接下來呢?」
我有點吞吞吐吐,但是總想著,不說也是不行,於是鼓起勇氣。
盡量配合著微微向下的閃爍目光,我努力的說道:
『雖然是夏天的尾巴,真不好意思,還讓妳請我吃冰淇淋。』
『但是我們等下要過去的地方,是男女合校的高中沒錯啦,但是也少不了一些豺狼虎豹,就……』
我話還沒說完,她一個大步向我靠近,看來是準備擰我的手臂,制止我再繼續說下去。
我一個箭步、迅速地閃開。我心裡想著:
『開玩笑,根據壓力公式,施力不變之下,壓力與施力面積成反比,我寧可妳用力地拍下來,那受力面積大,壓力自然變小。但是這個一擰下來,受力面積超小,我那可憐的表皮細胞,可是非死即傷!』
她看著我,兩手插腰,瞪著大眼,氣呼呼地說道:
「你等等!」接著轉身就去了化妝室。
過不久,她再出現在我面前時,換成一條長裙,但仔細看起來又不太像!
『喔!妳圍了一塊布。』我在她四周圍繞了一圈,做出結論。
「什麼一塊布,這叫做一片裙,你這個笨蛋!」
我這才知道,原來女孩子的衣服,有這麼多的變化,真好!
她在短褲上套了件輕便、長度過膝的一片裙,整個人就顯得完全的不同,從剛剛的青春活潑變得成熟嫵媚許多,這總算讓我大大地鬆了口氣。
至少不用憑我一人單薄的力氣,去抵擋那來自四面八方、豺狼虎豹的色瞇瞇眼神。
接著我們搭乘市區公車前往,不遠,那裡幾站就到了。
我先上車,在公車投幣箱投下足額的硬幣,跟在後面的蘇麗文,打開她那充滿金幣輝煌的錢包,拿出五個亮晶晶的一元硬幣,匡噹噹的一把投入。
『好可惜啊!』我說。
她看了我一眼,應該已經知道我想要說的是什麼了。
「我還有很多呢!」她把錢包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亮晶晶的,如果真的是金幣,那該有多好!』我心裡想著。
下午坐車的人不多,找到靠後面點的空位置,兩個人並肩坐下,我坐在她的左邊。
從剛剛接到她一開始,我就發現她的眼光在我身上瞄啊瞄的,怪怪的!
坐下之後,也是有意無意的,我心想:『不妙!』
她是不是想查看看,上回寫在手上的那五個字還在不在?
我故意用把左手插在褲子的口袋中,隨便找個話題引開她的注意,心想著等下找個時間趕緊把字補上。
『天氣很好!』我右手舉起,指著車窗外說道。
「對啊!」看來她好像也想要說些什麼。
「那個……現在幾點了?」她問。
我心想,糟糕了,我手錶戴在左手腕,要是把左手從口袋裡拿出來,那不就穿幫了。
正在困擾的時候,還好,車上就有小時鐘。
『那裡!』我右手指向司機駕駛座的右上方。
『下午兩點三十分!』,好險!
「喔!」她看來有些失望,應該是計策沒得逞。
我望向她的手腕,明明她自己就有戴手錶。
來這招,但是我不能張揚,萬一她繼續在這個事件中纏繞,我就更麻煩了。
我開始坐立不安,就要開始要冒冷汗了。
接著,她突然想到,問我說:
「等下去餐廳吃飯,是不是也要坐公車?」
『是啊!餐廳在學校附近,東寧路和長榮路交叉路口,那裡有公車站牌。』
我開始心神不寧的偷瞄著她,不知道接下來她要出哪招?
她一邊嘴裡唸著:「不知道零錢夠不夠?」一邊拿出錢包,打開拉鍊,並且用手去撥弄那些亮晶晶的一元硬幣。
我可是所有的連續動作都看在眼裡,不敢漏掉任一個畫面。
果然,她撥弄著的一元硬幣,就有個不聽話的小傢伙,趁機就想往錢包外頭跑。
說時遲、那時快,在小傢伙脫離金幣輝煌的那刻,我帥氣地伸出右手,單手接殺。
Nice Catch!
左手則還安穩的躲在褲袋裡。
「喔!」她眉頭一蹙。
『不用道謝了!』我自作瀟灑地甩甩頭,把接到的一元硬幣還給她。
「謝謝!」她看來非常勉強的說道。
『天啊!』公車怎麼還不趕快到站,我的腎上腺素在加速地吶喊著。
但還是不敢稍有鬆懈地,留意著四周的一切。
看來她有點想要放棄了,我趕緊轉移話題。
『聽說那家餐廳的披薩也不錯吃,妳吃披薩嗎?』
「偶而,但也不常,家裡如果不開伙的話,偶而會買回家吃。」
『那好,我們也點來試試看。』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好不容易,我終於熬到高中附近的站牌。
在拉下車鈴後,我提醒她準備下車了。
車停妥後,讓她走在我前頭,我估計大概有十秒鐘的時間,在她下車前,應該都不會回頭,我得趕快將那五個字補上。
於是我趕緊拿出原子筆,立即在左手掌手背處,寫下那五個字。
Safe!我終於拯救了全世界,喔,不對!是我的世界。
下車之後,在她的面前,我故意地高高舉起左手,特意喬著角度,看著手錶,也偷偷瞄著她。
『嗯,現在是兩點五十分,離王祥三點半的開場,還來得及!』
我心想她應該是有看到那五個字。
進學校後,我跟警衛說,我們是來幫忙的,並且給他王祥要我聯絡的人名。
過不久,就有個學生出來接我們,跟著他,我們進到學校禮堂。
這個禮堂看來還真不小,平常應該是球類比賽的場地,排上椅子後,可做為學生活動用的場地,在舞台的正上方,現在高掛著紅布條,上頭寫著新生訓練相關的字樣。
台下不少看來非常年輕的學生,都還穿著嶄新的學校制服,應該是一年級新生。
我們被帶領到後台,看見正在準備的王祥,以及他的搭檔。
王祥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也介紹等下他在台上主持的搭檔。
我只能說王祥真的是艷福不淺,今天的搭檔聽王祥介紹,是這所高中畢業的學姐,現在是大學生,利用暑假時間,特別回母校來幫忙。
我心想,這女生當年如果不是校花等級的,大概也是全校的前三名吧!
王祥要我們先到座位區去等候,他需要跟搭檔再順一下台詞,上台的最後一刻還在忙。
帶領我們的學生,帶我們到座位的第一排,看來這邊是師長以及來賓的專用席。
接下來,就等著王祥的好戲上場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8會員
179內容數
分享生活中的美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