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少年NO.4-END

2022/09/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後來我邀她一起去唸護校,她答應了,但是她說她需要一年的時間來決定自己適不適合護理。於是高中的我們繼續過著女校生活,唯一的不同只是學校裡多了些別科系的男生-我們總算有機會和男生交談。
高中分班,我們仍是同班同學。
一上的學期中旬,我們去看了大體解剖,那一次有別班的遊覽車在去醫院的途中翻了車,印象深刻;然後是打針練習,班上有同學不小心將用過的針頭刺到其他同學,引發了一場風波;接著寒假,我們到醫院去見習,學宿有鬼的傳聞也令我們心驚膽顫。我以為巧巧喜歡這樣的生活,因為她從來都沒有和我抱怨過什麼,我們歡樂地渡過了上學期。
下學期開始,我和巧巧分別選了不同的社團,巧巧是話劇話的新生,我則是溜冰社的新血。我們討論著彼此社團裡的活動,即使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夠讓我們回味個半天。
接著,她告訴我她被選上女主角,將和她的社長一同演出話劇。我很為她高興!她逐漸找到自己的定位點。
話劇公演完的隔週恰好是我們第一次實習的時間,這一回,我和巧巧都被分派到不同的醫院,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實習。我一點也不為巧巧擔心了!
她似乎很適應這裡的生活,而且她很開心,我由她的笑容可以看得出來。
但是漸漸的我發覺我錯了,她的開心只是因為她戀愛了。
靠著少許的風聲我知道了她在話劇公演結束後便和社長假戲真做,成了情侶,而且在這一次的實習中她的出席率少得可怕、而且專心度也不夠。
她似乎每天晚上都和社長去約會,實習作業根本也胡亂寫一通,單位的老師甚至揚言要當掉她。巧巧,她是怎麼了呢?
難道她真的要為一個男生就放棄自己的夢想嗎?她想獨立,不想步她母親的後塵,說這句話的巧巧現在到底怎麼了?
為了喚醒她,我請了一天假趕去找她。
說真的,那時候我找她的原因不知道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她!但,那些都不重要,因為巧巧根本聽不進我的話,她執意要和社長在一起。
我好生氣!好妒忌!原來“愛情”是不容許愛人被別人佔據。
於是我向她說了狠話:
「李巧欣,妳今天不聽我說,將來妳會後悔的。妳已經徹底失去了我這個朋友!從此,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巧巧沒有回話,更沒有挽留,那一刻我知道我不但失去了好友也失戀了!
我和巧巧雖然鬧翻了,但我還是很注意她的動靜。
聽說,她和社長也鬧翻了,第一次的實習結束後她們的戀情也結束了。
護生的實習通常排在暑假裡,所以除了那一次我去找她之外,我們得再等一個月才會見面。其實我本來可以去找她,我知道此刻的她一定會到秋茂園去沈澱她的悲傷,但是我卻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去找她。
我的心中有一個想法,我想,反正這是她自作自受,隨她傷心、哭泣吧!等她忘記了社長,新學期開始時我們再重新認識!到那時我一定會向她表明心跡,祈求她的愛。
但升上高二,開學日我卻見不著巧巧。
等待的結果是,導師通知我們巧巧辦休學了。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到了!當下便衝出校門,攔了輛計程車直往秋茂園而去,如同國三那年我找尋她般的心慌。
相識四年,我始終沒能知道巧巧的住處,每回在外相聚總是在這裡等候,我同樣希望這次能夠再在這裡等到她!
豈料等待著我的卻是另一場驚愕─我和她的秋茂園,早在幾個月前就被禁封了。
秋茂園不在了,那麼巧巧妳的哀傷將何去何從呢?
找不到妳生命唯一的寧靜,妳又將哀傷寄往哪裡了呢?妳,是否痛不欲生呢?
妳,是否曾想過我呢?妳,為何不來找我求救呢?
現在的妳又在哪裡呢?我惶恐地等在那昏黃的大地裡,卻一直等不到巧巧的身影,她就這樣子離開我了,從此我再也沒她的消息。
巧巧,妳看見這篇文章了嗎?
親愛的巧巧,妳在何處呢?
此刻我坐在電腦前細數著我對妳的愛戀,即使在那之後又己過四年,我對妳仍然無法忘懷。
我說過,妳的淚痕彷彿已刻上我的心頭,想起妳的時候,總會有一股抹滅不去的哀愁。
我愛妳!真的。妳呢?妳愛我嗎?
聽著,如果這篇文有一天不小心轉寄到妳的信箱的話,妳一定要給我回音,起碼讓我知道妳現在的生活,好嗎?巧巧。
我是真的好懷念妳啊!巧巧。
<全文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我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如果要我寫作速度加快的話可能需要聽到喜歡的歌!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