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少年NO.2

2022/09/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巧巧怪異行為究竟是何時開始的呢?
這一點我並不清楚,我曉得的,就只有她在某一天的下午由學校離奇失蹤這件事。
當時她的班導到我的班上來找我,向我簡單地陳述了她失蹤的經過,然後問我巧巧可能會去的地方,接著我們便分頭去找她了。
說真的,我剛聽到這個消息時真的嚇了一大跳,巧巧是個乖女生,理應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資優生的巧巧也會鬧失蹤?我連想都沒想過。
但更讓我驚訝的,卻是我連她會去什麼地方都說不出口。
我和巧巧雖然是好朋友,但是這段友誼似乎只存在校園裡頭,我只知道學校的她,壓根就沒想過下了課的她是何模樣。
我們從來也不討論彼此的家庭和假日生活,就只注意著學校時的相處、遊戲時的歡樂;我們用最純粹的自己來互相欣賞,並且覺得對方都會是一生最好的朋友;就是這樣單純的友誼讓我們有默契地不去談論和“對方本人”以外的事,兩年的友誼亦是建立在此之上。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巧巧不在學校,那她在哪裡?
升上國三時,我和巧巧的友誼似乎就變淡了一些。
在那個年代,升學班和放牛班的差距是很遙遠的-上課,我們班是電腦實務班(放牛班),所以正規的課程會因為兩天的電腦技能課而變得不那麼重要,聯考的壓力在我身上根本見不到;但她的班是資優班(升學班),正規的課程還嫌太少,非要六、日也來上課。
下課-我和同學在教室打鬧嘻笑、打盹補眠,頗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意味;她卻在努力K書、寫著一張又一張的模擬考題,連我想和她談的話的時間都沒有。
日子一久,我和巧巧都有點生疏了!
我甚至連上回和她說話的時間都記不清。現在聽見她失蹤的消息,我心頭除了發慌還是發慌……誰叫我連她會去哪裡都不知道呢?我大街小巷的找尋巧巧,但是街上卻連一個像她的背影都沒有。
天啊,她到底去哪裡了?
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一件往事,那是我和巧巧唯一不在校園裡來往的往事。
國二的下學期,學校曾舉辦了一日來回的秋茂園之旅(那時它還沒被禁封),在那個海邊她告訴我,她很喜歡那裡的風景,在那裡她彷彿可以找到生命中少許的寧靜。
「小紀,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妳就到這裡來找我,我想我心煩的時候一定會來這裡,開心的時候也會來這裡。找不到我的時候就來這裡吧!」
巧巧的聲音瞬時在我耳邊響起,我突然有種怪念頭-她一定在那邊。
於是我攔了計程車就往秋茂園直奔而去……去的途中我看見了淺灰天空,沈重得就像我那時的心慌和不知所措。
我內心不停祈禱著,她會在那裡!她會在那裡!但當我下車時卻沒如預期地看見她柔弱的身軀。天啊!巧巧,妳在哪裡?
我總共在那裡等了一個多小時,由餘暉等到落日,在那個小時裡我想了很多。第一,找到巧巧後我一定要問明她失蹤的原因,避免類似事件的發生;第二,我絕對要巧巧告訴我關於她的一切事情,這樣她再失蹤我才有地方好找。
等待、找尋的過程裡我發現我極度關心她,在友誼之外似乎還存在著異樣的情愫,我不想只當她的一個朋友,而是想倆人有更深的關係。我還迷惑著自己的戀愛傾向,巧巧的身影已經闖進我的眼簾……她穿著學校的制服,緩緩從我的正面走來。
看到我之後,她虛弱地朝我笑了笑,說:
「小紀,妳怎麼比我先到了?原來妳還記得我說過的話。我很高興!」
看著她微弱的笑容,我一個箭步上前擁住了她,問:
「巧巧,妳是用走來的嗎?妳一直從學校,走到這裡來的嗎?」
巧巧點了點頭,說:
「是啊!好遠的一段路噢,但是我還是走到了。」
聞言,我心一慟,抑不住的眼淚直往下流,低嚷:
「傻瓜……妳害我擔心死了!」
巧巧一邊拭去我的淚水,一邊也淌下淚珠,輕訴:
「我不是在這邊嗎?妳已經找到我了。」
夜幕低垂的秋茂園,我和巧巧相擁著,那不知為何的淚水滴落,結合著她的淡淡哀愁,終於使我心中的莫名情愫找到出口。
我無法用任何藉口來解釋現在的情況,真實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愛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我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如果要我寫作速度加快的話可能需要聽到喜歡的歌!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