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經病I(05-08)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插圖作者:灯灯

零伍,網路需要狡兔有三窟。


  兩人同樣身為近視一族,在眼鏡一事上頗有共通話題。


  「比起塑膠框,金屬框明顯看起來比較成熟啊!」楊杰憤恨不平地抱怨。


  坐在沙發上看楊牧散文集的江澤文頭也不抬,只是慣性的「嗯」了一聲表示自己有聽到。


  「金屬框的小夥伴!你不這麼覺得嗎?」


  「嗯。」


  「這是申論題!江澤文同學你要認真的回答我!」


  認識到自己恐怕不能安靜看書的事實,江澤文才終於捨得放下書本,並深切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該改一下在客廳讀書的習慣,「你用是非題的問句考申論題?」


  「……你是否認同此一看法呢?請詳述個人的理由!」


  「否,因為我覺得是依據人的氣質。」


  「你怎麼可以推翻剛剛的答案?這是自相矛盾!」


  「不,這是剛剛沒在聽你講話的意思。」江澤文毫無心理壓力地如此說道,然後反問:「受到甚麼心理刺激了?」


  原先習慣盤腿,或者是蹲坐在電腦椅上的楊杰站了起來,腳踏在椅子上,以特高的姿態俯視沙發椅上的金屬框小夥伴,「噗浪的粉絲說我很不適合戴金屬框眼鏡!」


  「嗯,我也這樣覺得。」江澤文點了點頭。楊杰眼睛細長,配上金屬下半框簍空的眼鏡設計,只會讓他的神情看起來更加兇神惡煞,但是他一頭亂翹的短髮又頗具喜感……所以總之,看起來很喜感。


  「金屬框小夥伴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難不成你也要像這群沒眼光的女生一樣建議我戴塑膠框眼鏡?黑色粗框?那是國中生戴的!而且他們還會戴沒有鏡片的黑色粗框!」楊杰跳上沙發,抱著上次拜託朋友在動漫展買的抱枕,以蹲姿面朝江澤文,硬是將抱枕上萌系少女的臉貼上江澤文的側臉,「沒眼光!」


  聽到這種充滿偏見的個人觀點,江澤文完全不想理他,更懶得轉過頭去跟他爭論,免得要親上那個過度逼近的閃亮亮少女漫畫眼。


  「不然我們拍張照上傳!讓她們評評理成熟的男性是不是比較適合戴金屬細框眼鏡!」


  江澤文伸手推開那個滑面的枕頭。楊杰可以發誓,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江澤文側過頭來的瞬間,他的鏡面一陣反光,像是經典的腹黑系角色。


  「……你自己有在網路上爆照的習慣就算了,還想拖我下水?」


  只可惜他的語帶威脅,他的殺氣已起,完全不在楊杰的電波接受範圍內──「哇賽你的藍光鏡片好帥喔,欸我之後也要配藍光眼鏡!會反光欸!而且是藍紫色的光!」


  見話題瞬間跑偏,早就習慣於此的江澤文也僅是推了下眼鏡。


  「你的確該配一副了。」


  畢竟是長時間面對電腦螢幕的類型,戴著藍光眼鏡也不失為一種保護自己眼睛的作法……先不論有沒有用,至少心理層面還挺有用的。要知道楊杰一直不喜歡戴眼鏡看電腦就是因為嫌電腦光太刺眼,說是要透過眼鏡把討厭的光看得更清楚簡直傻逼──這個完全沒有科學依據的理論,讓本來就常打錯字的他徹底踏上滔滔錯字向東流的路線。


  「可是不知道半框眼鏡可不可以搭配藍光鏡片……」說著,楊杰就已經放下剛剛拍照上傳的提議,自顧自地重回電腦桌前,開啟谷哥大神查詢相關資訊。


  見楊杰恢復正常,江澤文才安心地重新翻開《奇萊前書》。


  兩人同樣身為近視一族,在眼鏡一事上頗有共通話題。


  雖然腦波的頻率從來都不在一個平面上。

零陸,眼鏡一族的堅持。


  楊杰喜歡看噗浪。楊杰喜歡逛FB。楊杰習慣刷微博。楊杰……

  「你到底有幾個社群網站的帳號?」在用手機的四個馬甲替楊杰的新章節按完讚,同時也忍受了四次多個錯別字荼毒眼睛後,江澤文自發性地再次撞開楊杰拼命開新分頁逛網站的手,替他打開發文平台。

  「你是說一個社群網站有幾個帳號?還是我用了幾個社群網站?」沒有察覺到江澤文一向俐落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停頓,楊杰自顧自地繼續問到:「喔、還是說你問我全部加總一共有幾個帳號?」

  「你的二次元生活真複雜。」這次的三千字中有全新紀錄的五個錯字,還有兩處標點符號錯誤。江澤文一一框選出來、刪除、更改,然後儲存文章重新發表。

  「還好啦,FB有三個帳號,一個是連絡學校的人,一個是二次元專用,另一個是轉發抽獎用的。」楊杰講得振振有詞,「噗浪只有分兩個啦!一個是公開噗,另一個是……啊、沒事。」

  第一次聽到某話嘮主動結束話題,江澤文「嗯」了一聲,語調上揚。

  「喔、還有就是微博啦!因為需要手機認證的關係我只辦了一個。不過如果江大好人你可以借我手機號的話,我就可以再辦一個帳號了。」

  沒有揭穿他永遠如此彆腳的轉移話題技巧,江澤文順勢問到:「多辦一個做甚麼?跟自己聊天?」

  「我不是神經病也不是折原臨也……啊雖然折原再神經病也還是很多女生喜歡他,簡直萌點長歪。」楊杰一扯到動漫就又跳躍了話題,興奮地說道:「欸你知道明年一月要出第二季嗎?我記得你有看原著的小說吧?我推薦的小說很好看吧?群像小說!多重視點!歪斜扭曲卻又理所當然的感覺!好看!」

  自動略過所有聽不懂也不想去理解的字眼,江澤文追問道:「所以你辦這麼多帳號做甚麼?」 

  「認識妹子啊。」他答得理所當然。

  「……啊?」

  「作為一個以寫校園戀愛小說為主的寫手,只要是妹子都是我的潛在客戶。」

  「嗯,更何況現在的女生十宅九腐。」將滑鼠還給楊杰,江澤文挺直了腰,笑得溫文儒雅,「確實有可能是你的客戶。」

  「我是忠實的正常向配對推廣者!」

  「要我再點開留言區給你看嗎?」

  「對不起你剛剛說的都對。」瞬間沒了原則的楊杰搶過滑鼠,趕忙將發文平台的頁面關掉,深怕等下江澤文真的會點開那個牛鬼蛇神的地方。

  不過會因為一句威脅就忘了危險性就不是楊杰了。他轉過頭來,笑嘻嘻地問到:「所以你要借我手機辦帳號嗎?借啦借啦借啦──」

  其說話語調與速度,以及煩人程度,和高中生某經典教材的漁夫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江澤文不是行吟澤畔的屈原,不會伸出舌頭吶喊「你給我去寫文」,他只是輕鬆地拿回滑鼠,重新點開了平台,並且將鼠標停留在「留言區」幾個大字上。

  「對不起我錯了。」楊杰又瞬間悔改向善。



  之後江澤文還是沒有成全楊杰多辦一個微博帳號的願望,因為他早已申請了一個帳號用來追蹤翻譯組的動態。

  「你幹嘛不一開始就說啊!」

  「嗯?」

  「……沒事。」 

  兩人又回歸一個在客廳看書,一個在客廳打小說的常態。

  難得地放下書本,江澤文打開手機的噗浪介面,細細觀察起楊杰帳號的蛛絲馬跡──江澤文自己沒有辦噗浪,他不習慣於社群網站的熱情,但這並不妨礙他很早以前就將楊杰的頁面加入網頁書簽中,並且定期察看。

  點開搜尋功能介面,他輸入「公告」兩字,又打上楊杰的噗浪帳號,限定搜尋起他以前發過的噗。發現沒有想要的內容,就又接連換了「低調」、「裏噗」、「帳號」等關鍵字,最後在用「好友」這個詞搜尋時,看見了去年七月時,楊杰發的噗:「可加好友。」

  果然下收了一個帳號。



  順著連結點進去,卻發現那個明顯是楊杰裏噗的帳號鎖著河道,全然不像是那個愛張揚愛熱鬧的人會做的事!而且剛剛那個噗也不像是表情符號和誇張驚嘆號齊發的人的風格!筆名為「某人」,噗浪暱稱為「某某某某人」的楊杰,這個帳號則是以一長串的底線作為暱稱。

  江澤文皺起了眉頭,果斷決定要辦一個帳號去加他好友,只是不曉得讓作者大人知道那是他的馬甲?還是隱瞞比較好?

  他最後直接申請了一個沒設背景沒換頭貼,只認證完信箱而已的空白帳號,取了個「江無止水」的文青式暱稱,就立刻加底線君為好友。

  待楊杰終於登入底線帳號,通過江澤文的好友申請後,江澤文發現自己一直以來追蹤的作者居然也有寫同人文,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零柒,初次見面。

  這是發生在他們剛見面的時候的事了。

  「你好,我是江澤文,大二升大三,剛被學校宿舍趕了出來。」

  「嗯,我是楊杰,大四……延畢的,沒有住過學校宿舍,不過剛被家裡趕了出來。」

  若要說初始印象,江澤文覺得楊杰大概就是個人模人樣,沒有特別討喜,但自以為有點小幽默的學長而已。



  從台中上到台北讀書以來,雖然有離家的不安,但住在學校預備好的宿舍,不必特別擔心費用、作息、交通等問題,幾個星期後倒也過得像在家裡一樣自在了。

  升上大三的暑假,發現宿舍網的公告裡沒有自己的學號後,江澤文才醒悟到:啊、是時候出去找房子了。

  「學長,你星期四晚上有沒有空?我打算約今年入學的小學弟吃家聚,想問問你跟學姊……」

  星期四恰好滿堂,依課程安排還需要搭公車去另一個校區──江澤文分出一隻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有條不紊地回覆臉書的私訊。「知道,你學姊也正在跟我說這件事。」

  他和直屬的關係不錯,出去聚個餐、喝個茶、逛個街都是稀鬆平常的事。

  看著對話框內「你會來吧?」幾個字,配上臉書附帶的可愛小灰貓動圖,江澤文嘆了口氣,一邊朝電話那端說道:「既然是你的學弟,就由你決定時間地點吧。確定了之後直接發在家庭的FB社團就好了。」

  「江澤文:『嗯。』」

  「RouXin Lin:『你正在找房子吧?這次家聚見面我順便給你點資訊。』」

  還沒等江澤文回覆,學姊又寫到:「我等下去問我男友。」

  煩惱房子的問題至今,江澤文完全沒有想到去找直屬問租房子的事情,畢竟也不大實用──因為就他所知,學姊住的是全女性的學生租屋。而現在能有點其他管道,倒也是意外之喜吧?



  那天家聚的時候,學弟抱怨他家明明離學校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卻因為縣市劃分的問題被歸為住宿資格的第三順位,大二就沒宿舍住了!

  「哈哈、我從大一開始就自己租房子啦!」學姊的臉圓圓的,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

  江澤文自知是唯一在宿舍待了整整兩年的人,便不敢多說甚麼,免得遭受群起圍攻。但是天不從人願,學弟王書恩話鋒一轉,便問到:「學長你呢?今年還有宿舍住嗎?」

  「沒有,正在找房子。」

  「欸!那學長要不要跟我一起合租房子?」

  「可以。」江澤文神情淡漠地夾菜入口。

  反倒是學姊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調侃道:「小學弟想清楚點啊!江澤文這傢伙可是全宿舍整潔冠軍……」

  剛入學的新生劉宇軒幸運地抽到了宿舍,一聽甚麼整潔比賽,頓時緊張地打岔問人:「我們學校有這項評比嗎?」

  「沒有。」被學姊揶揄好幾回了,江澤文依然不認為自己當初有甚麼不合理的,「你學姊的意思是我對住宿環境要求和宿友要求比較高。」

  「本來就太高!不准人在房間裡面曬衣服、裸上半、打電話,每個星期掃兩次、拖一次地,鞋子一律放鞋櫃,放房間裡就會被他丟掉。」

  兩位學弟齊齊嚥了嚥口水,才剛邀請江澤文一起住的王書恩更是誇張地縮起脖子,不敢再多提一字。

  見江澤文沒有甚麼反應,學姊聳聳肩,將話題拉回正軌:「我問了我男友,他說你可以跟這個人聯絡看看。」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條,上面記著手機和人名。

  坐在江澤文旁邊的王書恩湊過頭來偷看,劉宇軒雖然不敢如此冒犯,但眼神也徘徊在紙條上,相當好奇是哪號人物可以跟這個學長同住……

  「楊杰?」江澤文沒有急著把資料收起來,而是反問:「哪個系的?」

  「國文……還是英文?」學姊有些不確定,思索了一會兒後,乾脆地放棄,款提議道:「反正是文學院的啦。你先加他FB好友再自己聯絡吧。」



  「楊杰」這個名字當真非常眼熟,可是江澤文又說不出自己是在哪看過這個名字。學校的公告?臉書?台中鄉友會的名單?他一個一個地思索,又一個一個地刪除。

  總之,他們約在學校的交誼廳會面,好討論房租問題和生活公約。因為尚為暑假,交誼廳僅開放了短短的中午兩個小時,而提早到場的江澤文被鎖在門外,只能靠著牆壁等待工作人員來開門。

  「哈呼、哈呼──」走廊那端有一人跑來。他手拽著斜背包的背帶,才讓背包得免於因跑步的動作而拍打到他的腰側。

  「抱歉抱歉,來晚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從袋子的側袋內掏出鑰匙,「你就是江學弟吧?先等等喔、我去開個冷氣……」

  轉開了門把後,他隨手將書包丟在鄰近的桌上,然後快步到廳內的櫃檯找冷氣的控制器,江澤文則腳步緩慢地跟在他身後。

  「你好,我是江澤文,大二升大三,剛被學校宿舍趕了出來。」

  「嗯,我是楊杰,大四升……呃、延畢的,沒有住過學校宿舍,不過剛從家裡被趕了出來。」

  簡單的自我介紹後,江澤文含笑替對方拉好椅子,然後自個兒找了位置坐好──心中的猜疑得到解答,他心情好得可以直接跟楊杰簽約共居。

  原來是「他」嗎?難怪名字有股眼熟感……  

  「兩房一廳獨立衛浴,附電視、冰箱,沒有廚房,但是我看過其他人的房間,說是可以在那個看起來很像陽台可是曬不到陽光的地方加裝瓦斯爐。」楊杰一邊介紹著,一邊翻著剛印好的資料。「如果確定一起租的話,我希望房租和水電瓦斯錢平分,並且一定要分房。」

  都說了潔癖症的人多半也有些孤僻,分房這項提議正合江澤文的想法。

  楊杰推了了下眼鏡,繼續說道:「我沒有筆電,所以想請問你能否容許我搬一臺桌電放在客廳?」

  「可以,我沒有意見。」江澤文淺淺的笑著,態度溫和得接近於不可思議。

  「然後我有熬夜的習慣,會開客廳的燈用電腦。」楊杰知道這回大概是找到好同居人了,心情放鬆下來,自然地靠著椅背,問到:「既然之後都要一起住,你有甚麼特別的禁忌啦、要求啦、癖好之類的?先說清楚來,不然之後合約簽下去就麻煩了。」

  「我希望嘛……室內一律穿拖鞋,外出鞋不可入內。無特殊原因不可以在客廳打赤膊。」雖然開頭是美麗的「希望」,但提要求的時候簡直嚴厲得一點也不客氣,「另外、我有輕微的潔癖,希望我們能輪流打掃環境。」

  楊杰一愣,細狹的眼睛微微睜大,但又笑瞇了起來,「好喔,我可以配合。」

  「同居愉快。」

  楊杰握住江澤文伸出的手,禮貌性地晃了兩下,然後立刻鬆開,「同居愉快。」

  「那可以麻煩你在這裡幫我簽個名嗎?」楊杰掏出合約書遞給對方,江澤文迅速掃描過合約內容後,放心地簽了名。

  「那可以麻煩你在這裡幫我簽個名嗎?」江則文拿出隨身的筆記本,推至楊杰前方,體貼地附上一枝打開筆蓋的黑筆,「文學網的『某人』?」

  ──是在匯款單上寫了不下多次的作者大人啊。

零捌,是宅就要玩手遊!


  將書包放回房間。下午四點就結束一天課程的江澤文,換上輕便的家居服,挑了本詩集準備坐在沙發上消磨晚餐前的時光。結果抬眼一看,才發現一向專注在桌電前的楊杰,今天居然窩在沙發上……玩手機?

  「坐旁邊點。」

  「好。」楊杰挪了挪屁股,懷中依然抱著那個江澤文叫不出名字的作品的抱枕。眼睛專注地盯著手機螢幕,手指在其上飛舞。

  靠得近些才聽到他開得挺小聲的音樂。江澤文聯想到昨天噗浪上的場景,略有所悟地「喔」了一聲,「她們推薦你玩的?」

  「嗯,可是我昨天通宵,就把Deemo全破了,現在正在玩同系列的Cytus,歌比較多,全破應該需要一點時間。」  

  昨天楊杰在噗浪上問大家最近有沒有甚麼好玩的手機遊戲?又限定他不玩養成、經營、轉珠類型,於是回應都非常集中於節奏遊戲。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平時習慣打字的影響?連帶著楊杰的手速非常快,快到他根本就是直接放空了腦袋,也沒打算認真聽歌,只是以直覺任手指按在指定的位置完成指令。

  「我覺得我已經進入了無我的境界,在籃球界則是被稱為ZONE,是被撿選的人才可以推門而入的。」以極低的失誤結束了一場難度為困難的關卡,楊杰帶著滄桑的腔調,如此感嘆地說道,「這種境界在手遊裡面該稱為甚麼呢?」

  「宅。」

  「不是應該叫我大觸啊!觸手甚麼之類的嗎?」只是因為熬夜而有些沙啞的嗓音,一激動起來就恢復為平時講話的語調。

  「喔。」喬好位置開始讀書的江澤文相當從善如流,「宅大觸。」

  將剛剛的成績發上噗浪,楊杰心情愉悅地坐等回應。

  這回那個最近剛加粉絲,老是搶頭香,還偶爾可以用言之有物的句子搶贏掰噗的「江無止水」沒有搶著留言。倒是其他人齊齊刷著驚訝的表情符號。

  「大大要試試看LL嗎?可以收集很萌的妹子喔!」暱稱為「心髒組我的❤貓貓」的粉絲留言提議,並獲得接下來無數留言之人的贊同。

  這是掉坑的開始。

  然而正在沉浸在詩集美好意象中的江澤文還沒發現:那個就算錯字滿篇也還是勤奮更文的作者,會因為遊戲逐漸消失。



  「嗚嗚嗚嗚嗚是にこ親的SR卡!我終於抽到SR卡了!」

  江澤文在學校趁著空堂時間滑開手機,就看到唯一追蹤的作者大人四十分鐘前發的噗。

  下面無一是「恭喜」、「羨慕」,或者是用一整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配合激動的小孩強烈晃頭晃腦的表情符號洗版的留言──呃、那個啊啊啊亂叫的回應好像是楊杰自己發的。

  看著楊杰刻意截圖炫耀的角色卡片,江澤文皺起了眉頭,不曉得第幾次疑惑起:為什麼這個人可以一邊瘋狂追著少年運動漫畫,一邊癡迷著萌系少女,又一邊義正嚴詞地成為黑暗劇情向作品的死忠粉?

  這傢伙到底是腦迴路比較神奇?還是人格分裂?

  更別提他早期明明是寫奇幻背景的種族戰爭作品,現在則異常勤奮地寫著校園戀愛故事……

  這般不帶惡意的揣測,在江澤文點開閱讀網,卻發現截至今天為止,已經有一星期某人都還沒更新後,上挑的眉染上幾分肅殺之氣。



  「江大大你回來了啊!」進入屋內,不意外地看到楊杰還窩在沙發上,而且姿勢從蹲姿變為平躺在其上──不過因為沙發比較小的關係,他的腿只能屈起踩在椅面上,另一隻腳則直接自然地垂放在地。

  「在玩甚麼?」江澤文站在那隻人型廢物前面,溫柔地主動「關心」他。

  「拉府來府、學員偶像祭。」英文發音故意帶上一股濃厚的鄉音,楊杰全然沒有發現眼前的危機,依然開心地計算著連擊次數,還輕輕地跟著曲目哼歌。

  「好玩嗎?」

  「是音樂節奏遊戲,歌很可愛,妹子也很可愛,而且可以收集卡牌提升實力。」身為國文系的學生,比起直接正面回答問題,更習慣於迂迴又冗長的作答方式:「綜上理由,我覺得很好玩。」

  「是嗎?」

  結束了一場,抬眼卻發現江澤文還站在自己旁邊,就算遲鈍如楊杰,也該發現哪裡不對勁了。

  他先是一臉迷茫,然後「喔」了一聲,坐起身來,「對不起,占了你的位置,喏、這裡給你坐。」

  ……遲鈍如楊杰,發現的點不大對。

  見江澤文沒有坐下,楊杰只好繼續觀察他,好列出同宿人目前低氣壓的原因──最後,他發現了江澤文盯著自己手機螢幕的視線。恍然大悟地笑了一下,楊杰把手機舉至江澤文的眼前,興奮地說道:「你也想玩嗎?這個很好玩喔!而且台版的頁面是中文的,非常好上手!」

  遲鈍如楊杰,面對江澤文的時候,發出去跟接收到的電波永遠歪到冥王星去了。

  「我是妮可推,她真的超可愛的!非常認真又很執著,超萌!而且是黑髮雙馬尾蘿莉角!」沒等江澤文說些甚麼,楊杰繼續心情愉悅地介紹:「啊啊、如果你要玩的話,我推薦小鳥!雖然我還沒抽到她的UR卡,可是噗浪上有人跟我推薦她──天然、溫柔、軟妹子,雖然有點沒自信但是很努力改變自己,你一定會喜歡她的!」

  「天然?」

  「嗯!」

  「溫柔?」

  「嗯。」

  「軟妹子?」

  「嗯?」

  「我一定會喜歡?」

  「嗯……」楊杰的語氣終於弱了下來,充滿著不確定,「還是你喜歡希?她胸比較大。」

  差點氣到笑出來,江澤文拍了拍楊杰的頭,然後弄亂他的髮型──雖然本來就夠亂了。

  「痛痛痛痛痛!我錯了我錯了!求放手!」江澤文的「弄亂」不是小情侶間玩笑似的撥弄,而是實打實的用手抓住頭髮,然後左右用力拉扯。

  「哪裡錯了?」雖然才同居一個多學期,但江澤文早已掌握住楊杰粗神經的個性,也明白不用點強硬手段,他永遠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電波腦袋。

  「……我剛剛一激動就忘了,是當初簽室友協議你有說不能躺沙發嗎?」

  「不是。」

  「那是你不喜歡這個遊戲?」

  「有點接近。」

  楊杰一聽,臉上不禁流露出遺憾的表情,而後一愣,錯愕地問到:「是你不喜歡妹子?」

  發現要和楊杰理性溝通的困難度實在太高,江澤文只好直言:「作為一個讀者,我想我需要提醒你關於小說進度的問題。」

  「我不是有設存稿箱?」一向敬業的作者大人皺起了眉,立刻從遊戲宅的狀態脫離出來。

  「你之前說三篇長評換一次加更,早就沒有存稿了,白痴。」

  「嗚嗚嗚所以我又要繼續趕稿人生了?」至此江澤文都還沒坐下,楊杰索性放縱一回,用力地把自己往軟軟的沙發上摔,抱著可愛的女孩抱枕痛哭,「這次的活動我還沒闖完欸!可惡我還想要妮可的卡片!」

  「節哀。」楊杰本人的感受從來不在江澤文的考慮範圍。

  「可是桌電壞掉了。」楊杰還抱著幾分苟且的心態,苦苦掙扎著,「我上噗浪問大家有沒有甚麼好玩的,就是因為桌電前陣子中毒……」

  「Word還可以用就好。」

  「……能不能來個專門針對Microsoft的木馬病毒!」

  「就算桌電壞了,我也可以借你筆電。」這年頭像楊杰這樣,到大五都還沒有自己筆電的人著實算是少數。

  美名曰換著螢幕換個心情,楊杰當真厚臉皮地借用了江澤文的Acer輕薄筆電。他們倆人各據一角地坐在沙發上。為了保持身體平衡,楊杰放棄對他而言最舒適的蹲姿,改為屈膝側坐。鍵盤咖搭咖搭地響著,每一次Enter鍵都按得尤其大力,彷若對電腦有甚麼深仇大恨一般。



  「我要寫張偉城手機裡面的神魔被她女朋友刪掉。」

  「隨便你。」

  「而且是抽到很好的卡之後被她女朋友刪掉!」

  「……你知道神魔有甚麼卡?」深知楊杰對轉珠遊戲之不擅長,就算是正在進行極度敷衍的對話,江澤文也忍不住質疑。

  「不知道!」楊杰理直氣壯地說:「但是我可以在噗浪上面問!」

  「你當那裡是奇摩知識家嗎?」

  「嗯,而且還兼具尋物功能跟售物功能。」語氣一轉,帶上幾分賊兮兮的意味,「重點是不用給點數。」  

  勤奮的作者回來了,手機的遊戲被江澤文刪掉了,校園愛情故事更新了,四號小馬甲上去按讚了──生活回歸其正常無比的樣子。

  尤其是楊杰僅是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就發現腰酸背痛,所以重回了電腦桌。讓一切看起來更加和諧規律……



   心髒組我的❤貓貓 說:

  大大要不要來玩──



  還沒等楊杰看清楚粉絲又推薦了他甚麼遊戲,用手機刷噗的江澤文就先一步替他關上了電腦螢幕。

  被江澤文嚇了一大跳的楊杰愣了會兒,才回過神來問道:「你幹嗎?」

  「寫完小說再刷噗浪。」

  「我今天的進度寫完了啊!」被壓榨已久的作者憤起反抗,「整整四千字欸!你還有甚麼不滿足的?」 

  「我是說──」江澤文面帶淺笑,眼神柔和得如注視前世而來的戀人,「寫完這部小說。」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棄坑作者
原創BL耽美文,或無CP的一些雜筆,之類的東西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