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經病ⅠⅠ(番外完結)

2022/09/12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給大家欣賞一下精神污染的封底

【關於】


01 關於Cosplay這件事。

  楊杰偶爾會為了讓攤位看起來熱鬧些,而接受繪者天天的提議,裝扮成書裡的人物,或者是其他動漫角色──當然,他老人家只負責坐在位置上被化妝,因為他到現在還分不清楚眼影跟粉底的差別。

  「要我化妝是沒問題啦……可是女裝還是別了吧。」

  原本說好這次要扮新角色安時文,但天天徹底否認楊杰可以帥得跟江澤文一樣的可能性,便臨時把角色改成《愛戀日常》的女主角楊羽涵。

  「而且江澤文江同學明明就沒有帥到哪裡去啊?只是看起來乾淨了一點嘛……」

 「我覺得帥就好。」天天手腹沾著隔離霜,在楊杰的臉上毫不客氣地塗塗抹抹,嘴裡叨唸著:「誰叫你這次顧攤不叫室友君一起來!有他的話,還要你這個偽看板娘做什麼?」

  「為什麼不是妳扮?」

  「你幫我化妝?」

  「妳可以自己畫啊……好,我閉嘴。」楊杰已經被訓練得即使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也會自己乖乖縫上嘴巴了。



  「請問一下……作者某人在嗎?」

  面對可愛的讀者妹子來攤找人,天天笑得溫和,手指向一旁,「在喔,旁邊那個恐龍妹。」

  「幹,妳畫的妝!」楊杰瞬間爆了粗口。

  「你天生的臉。」


02 關於封面材質這件事。

  楊杰趴在桌上,一臉鬱卒地用手反覆摩擦著新刊封面。

  「你在做甚麼?」江澤文有些看不下去了,因為作者摩擦的部分……咳、是女主角的身體,略有妨礙觀瞻的嫌疑。

  「我在鬱悶。」

  「喔,那請繼續。」

  「好。」楊杰答覆了之後,低聲假哭了起來,「江澤文我好怨啊!」

  「有仇去報仇,沒仇去寫下一本小說。」

  自動將對方的嘲諷左耳進右耳出,楊杰自顧自地繼續抱怨:「我好喜歡水彩紙啊!萊妮紙啊!格紋紙啊!為什麼我的本子封面只能用最平凡無奇的雪銅紙?」

  「因為便宜,而且印上去的顏色比較漂亮。」即使沒有接觸印刷相關產業,江澤文也能說得頭頭是道,「而且用水彩紙的話,楊羽涵的臉看起來會很像月球表面。」

03 關於簽名這件事。


  楊杰曾經幹過把簽名直接貼在後記然後印出來的事,而且還樂此不疲,美名曰:一,避免簽壞掉。二,公平又美觀。三,整齊又美觀。

  「……你其實就是怕簽太醜吧?」

  「對,你知我知就好,不要說出去。」

  之後印刷簽名檔的想法被駁回了,還在心得回覆區被廣大讀者吐槽,他只好默默在攤位前替讀者簽名,或者是在拿到本子的時候,先在家裡簽好一部分,如果有人要簽名,直接遞給他簽好的!



  「要不我幫你簽一部分?」這是天天的提議。

  「不要簽不就好了?」這則是魔王江澤文的直觀反應。

  對此,楊杰表示:你們這群不懂作者想簽又怕簽壞的玻璃心的凡人,給我退下!

04 關於崇拜與偶像破滅這件事。

  其實江澤文很尊敬楊杰,真的,不要投以懷疑的眼神……呃,雖然這句話是過去式就是了。

  「請問、我可以旁觀您寫作嗎?」

  「欸欸欸?」楊杰吃驚地望著他,不可否認的是心理有點小雀躍,但不習慣身旁有人盯著自己寫東西的感覺還是佔上了風

  「不好意思啊、可是你在我旁邊的話,我可能會寫不出東西……」

  「沒問題,那我坐在客廳的沙發就好,絕對不會打擾您。」

  這是江澤文,那個曾經崇拜楊杰的江澤文。

  但隨著日子過去,見證了這傢伙如何抱著萌系抱枕在地上打滾──是的、從沙發掉到地上──又是如何將垃圾、衣服亂丟,如何笨手笨腳地打破雞蛋,還有如何不知檢點地無視室友協議,在室內打著赤膊走來走去。

  江澤文爆SEED了。

  好吧,江澤文承認:他有錯的地方,還錯得離譜。

  因為《噩夢》中吟遊詩人是如此令他著迷的角色,才會令他情不自禁地幻想:作者本人,又該是擁有甚麼樣的人格特質呢?他不應該將主角吟遊詩人,投射在創造他的作者身上──抱著如此錯誤的期待,就勢必碎裂。

  尤其是楊杰的存在,有辦法讓這個「碎裂」,從唉鳳摔到地上產生的玻璃裂痕,變成諾基亞摔到地上,導致的東非大裂谷程度。



  而當他發現,楊杰其實就是一個如何責罵、諷刺,都還能笑得沒心沒肺,並且更有動力地去寫文章的傢伙後……

  江澤文笑了笑,從來沒有笑得如此舒坦。

【過去】

01
  江澤文的生活習慣良好。

  衣服絕對會摺疊乾淨,曬衣服會依照衣物類型使用適合的衣架,鞋子擺放整齊,被子折得跟軍中的豆腐被有得比,外套從不隨意擱置在椅背。

  生活習慣良好不可怕,可怕的是會要求室友跟他一起保持整潔;然而真正令人恐懼的也不是他會試圖拉室友下水,而是他真的有辦法讓全寢照辦。


02
  江澤文二年級的時候,各樓層長就特別聚在一起開會討論:是否該讓這個學弟擔任下任樓長?

  「我贊成啦,你看他管理能力多強?不當樓長也太浪費。」

  「我反對,他太強硬了,會造成衝突的。」

  「我也覺得他煞氣太重,出任樓長會造成嚴重傷亡……」

  「靠夭、還煞氣咧?不過就是一個二年級的學弟!」宿舍五樓的樓層長看不下去,忍不住出聲打斷這個他根本就覺得沒有意義的會議。

  結果一至四層樓的樓長都瞪了過來。

  「因為他不會經過你的樓層!所以你不了解為什麼家裡會知道你宿舍的髒亂程度,然後突然打電話過來關心你的生活健康!」

  「畢竟你不用擔心光著上半身走在宿舍走廊被人拍照上傳!」

  「你不懂!在走廊聊點黃色的,隔天會立刻被全系女生知道有多恐怖!」

  「那是你不知道江澤文用看垃圾的眼睛看著你的感覺!」


03
  楊杰從小學到大學都住家裡,不過從大一開始要繳房租給他媽,而且申請用家事抵償失敗。因為母親大人說:「不可以養成用身體交易金錢的習慣。」

  楊杰表示:出去工作就不是用身體交易金錢了嗎?



04

  他是個早熟的好孩子,從楊杰國中開始蒐集多的學校通知單,然後在繳交截止日時兜售給那些忘記帶的同學──此一狡猾至極的行徑便可略知一二。

  但這項販售行為最大的缺憾,就是他的字太醜,從筆觸便看起來十分幼稚,所以無法模仿同學的父母簽名,不然就可以再往上提高一兩層售價了。唉、可悲可嘆。



05

  《噩夢》一文是楊杰作為「某人」的出道作。

  至於在更之前他寫過了甚麼?楊杰表示黑歷史甚麼的早就換個筆名丟棄了。



06

  關於宿舍的整潔評比,會由三方的成績評定,分別是宿舍自評、男女宿互評,以及最後的,也是最重要的校方評鑑。雖然整潔成績或高或低都無所謂,高了也不過是一張沒甚麼用的獎狀,但是不及格的話,將會影響下次抽宿舍的排序。

  「把江澤文派去女宿評分吧……」

  「他不是評分委員吧?」

  「學校特別指定的……」

  「靠夭他的潔癖到底多有名啊?該不會學校也內定他當樓長了吧?」

  「開甚麼玩笑!那是少數我們能去女宿的機會欸!為什麼要讓給他?」

  「難不成你想讓他評我們男宿?」

  「……好吧。」



07

  所有的擔心都成了空,因為江澤文大三沒抽到宿舍。

  ──其實大三本來就該抽不到宿舍了,尤其是整層樓的樓長都試圖把他排擠出去的時候。



08

  搬出宿舍,除了找房子有點麻煩之外,江澤文最苦惱的還是那堆書該怎麼辦?住在大學兩年,他從台中搬上來了眾多小說,也在台北的二手書點淘了不少寶。

  多到甚麼程度呢?大概就是某次第二層的層板壞了,螺絲鬆脫導致整個隔板往下掉。他就直接把一疊書放在下面當支架,硬是撐起了架子,直到宿委會派人來修為止。



09

  江澤文和《噩夢》是一見鍾情,再見傾心的。

  原本只是因為此文將他喜歡的另外一部小說擠下排行榜,讓他半是忌妒、半是好奇地點了進去,結果這篇以吟遊詩人為視角,所展開的史詩級巨篇令他震撼不已。

  看見主角如何以旁觀的姿態見證世界,又如何用語言去溫暖、美化所有的傷痛。而隨著一點一點關於過去的解密,才認識到詩人原來也曾經是個熱血、奮不顧身的人,直到時間將他改變……

  江澤文一路跟隨著吟遊詩人,走到了結局,然後手賤地打開作者貼的廣告。

  「某人公告:開新坑啦!有空的同學快來支持下喔!」

  於是,就這麼誤入了跳痛至極的校園愛情故事。



10

  《噩夢》是江澤文最美的夢鄉,《愛戀日常》則是他揮之不去又偏偏不想醒來的惡夢。

【片段】

01

  「原味內褲是什麼?」

  「……哈?」因為提問太過離奇,讓埋首於書中的江澤文忍不住抬起頭,看向那個正蹲在電腦椅上的人。

  「有粉絲在文章下方留言,跟蕭廷安要張偉城的原味內褲。」

  再次驚嘆於讀者突破尺度的發言,江澤文推了下眼鏡,極其認真地向好學的作者大人解釋:「去google,白癡。」

  跟谷歌大神求問過後,楊杰一臉震驚地問道:「這些女生要原味內褲幹嘛啊?」

  「……實用?」

  「拿來吃?」

  「拿來用。」

  「聞內褲幹嘛啊……判斷穿過多少天,需不需要拿去洗了嗎?」

  聞言,江澤文眉頭一皺,冷冷地說道:「下次不准拿你的內衣褲跟我一起洗,噁心。」





02

  為了按時寫稿不分心,楊杰做了很大的嘗試。

  「我把電腦的網路線給拆了,還故意將線弄混,避免我太容易就接回去。」

  「然後呢?」江澤文居高臨下地看著累癱在地上的楊杰。

  「然後我又立刻花了兩個小時去把它們接好了……」



  另一次,楊杰選擇在電腦設定停止網路連線。

  「結果呢?」

  「結果我忘記我還有手機,最後我玩了一個下午的刀劍亂舞跟Lovelive,還新下載了滑音達人三到五代,跟動漫特別版。」





03

  「……你昨天晚上幾點才睡?」

  下午四點回家的時候,江澤文才看見楊杰睡眼惺忪地從房裡出來。

  「早上六點吧?我有聽見你出門去買早餐的聲音。」

  一般而言,楊杰的作息日夜顛腦都是因為趕稿或寫報告的關係。但江澤文很確定這回不是,因為他並沒有在客廳看見楊杰在用電腦。

  「怎麼了?這麼晚睡。」

  「因為我跟自己打賭,如果我發的新篇沒人留言,我就不睡覺。」

  為了這個賭注無語了一會兒,但江澤文思索了下,非常確定自己沒有看到新篇章才是──

  「結果等我四點才發現,我只按了預覽文章,沒有按到正式發表。」

  「……嗯,那四點到六點那段時間呢?」

  「看動畫啊,廢話。」

  江澤文瞬間收起所有同情,無論是出於同理悲憫或嘲笑施捨的同情。



04

  「我每次都會打開動畫某集的頁面,然後鼓勵自己:『加油!寫完今天的章節就可以去看他們游泳了!』」

  「沒用吧?」已然猜到結局的江澤文,冷冷地點出事實。

  「是的、完全沒用。」楊杰一臉憤恨不平,「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先把動畫看完,然後發現自己才寫了兩百字。」



05

  跟江澤文一起在家裡看完盜版電影後,楊杰打開格子文學網的頁面,卻發現留言數史無前例的高!

  「我操……才剛更新完就這麼多人看?」

  結果認真一看,才發現大家的留言都是:「某人生日快樂!」

  「我今天生日?」楊杰指著自己,莫名其妙地問道:「不是吧?而且我根本沒有宣布過我的生日啊?」

  「看噗浪。」

  「欸?我噗浪的基本資料是亂填的啊……啊啊啊!忘記設成隱藏生日了!該死的小蛋糕!我生日不是今天啊!」

  江澤文失笑,安慰道:「也沒甚麼,就當作衝一次留言數吧。」

  「可是他們光留言沒有評分啊!」楊杰恨鐵不成鋼地瞪著螢幕,想從一排「生日快樂」中,找出一兩個記得評分的讀者,但收穫甚低。「該死,這樣分數還是一樣低!」

  江澤文沒有說話,只是打開手機開始留言。

  「喔喔!我看到你的留言了……留屁留『生日快樂』喔!講點劇情相關的東西啦!」楊杰知道江澤文的帳號是哪個,頓時笑了出來──因為江澤文挺上道的,既留言又打分數。

  「欸?」楊杰一愣,然而一重新整理,確實又出現了三條留言,以及三個滿分的評分,「江澤文江幸運星!你看你看!你一留言就另外有三個人過來打分數了耶!」

  「嗯,是啊。」

  江澤文但笑不語。

電子書

第二集至此完結。 如果喜歡的話,希望能留言跟我說! 也歡迎至Pubu購買電子書版喔!

購買第二集

購買三集全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棄坑作者
原創BL耽美文,或無CP的一些雜筆,之類的東西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