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 - 沙皇的愛國

2022/09/14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最近烏克蘭在 哈爾科夫州 (Kharkov Olbast) 極快地推進,打破了 3 月中以來的戰線僵持,令烏克蘭人比較鼔舞,當然烏克蘭戰爭輸贏定論仍早,戰場上很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烏克蘭軍隊這幾天推進的速度有多快?支持俄羅斯的 blogger Rbyar (Fisherman) [1] [2] 在 2022 年 9 月 8 日畫了如下的戰線圖。
注︰圖中 AFU = 烏克蘭軍隊
幾天後,圖中的軍事要地 Izyum (伊久姆) 已被烏軍控制,Izyum (伊久姆) 是存有不少軍火的重鎮,俄軍撤退時來不及將很多軍備帶走,這些留下的物資落到了烏軍手上。
Rbyar 在 2022 年 9 月 11 日畫的圖是這樣的 [3] (這位是支持俄羅斯的),可以看到烏軍這次進攻的成果。
戰局變成這樣多少在各方的意料之外,看各方的反應也是十分有意思的事。
有一位支持俄羅斯的 blogger 叫 RWApodcast [4],這位是硬核俄羅斯民族主義者,他的立場可以用「皇漢」對應的「皇俄」來理解。
RWApodcast 最近有一段很有趣的文字。
俄國外的人眼中的普丁比真正俄國人眼中的普丁來得有意思。在西方世界看來,普丁是占士邦 (James Bond) 式的大反派,對於俄國以南的人來說,普丁則是有力的強人。
但對於俄羅斯世界來說,普丁的行為是可以預期且平緩折衷的,他做的所有事目的都是讓俄國的政治生活冰結靜態化。
普丁對俄國內部傳達的訊息是這樣的︰你們不要鋒芒太露爭著做出頭人,你們不要過份的狂熱,你們不應該涉足政治上的任何事,除非你被允許去涉足。
你們只需要過好你們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就當一切與你無關,國家大局一切 OK,安心入睡吧。
普丁可能是一位隱秘的 Konstantin Leontiev 主義者。
搬運注︰RWApodcast 截了一段解釋甚麼是 Leontiev 主義者,大意是執政者應該盡其可能維持當下的權力平衡,讓長期不可逆的改變越慢來到越好。
普丁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俄國聯邦中的總動員能力給拆了,第二次車臣戰爭大概是俄國第一次的「合約兵戰爭」。
這就是我並不相信普丁會發起總動員,因為總動員會令到普丁之前「調教好」的社會顛倒回去。
以上就是 RWApodcast 的吐槽,這段話有幾個很有趣的地方,可以理解為沙皇的愛國、宮廷貴族的愛國、少壯派的愛國以及平民的愛國並不一定指向同一個方向。
對於俄國沙皇來說,他的最大關心點其實並不是國家實質上有多強盛,沙皇最大的關心點是他對國內要維持極高的控制力。
然而對於打著民族主義愛國旗號的人來說,對外的強盛是第一位的,他們也可以打著愛國旗號,跟隨國家征戰的步伐實現階級上升或獲取更多的利益,他們並未在體制中爬升到他們想要的位置,可以把他們看成「少壯派」。
Igor Girkin (Strelkov) 就是這種「富有進取心」皇俄民族主義者,2014 年他在烏克蘭頓巴斯地區做的舉動,可以視為「先斬後奏」「下克上」「鋒芒太露」,Girkin (Strelkov) 最後與克里姆林宮不和,被逼回莫斯科養老,做一些零零散散的外圍工作。
Girkin (Strelkov) 帶帶著年輕的老婆到處為頓巴斯民兵募款,這位皇俄在 2022 年烏克蘭戰爭成為人氣最高的網紅之一,戲劇性不斷,幫克里姆林宮的大人物取花名,說話直來直去刺耳至今卻還未被消聲,自己在莫斯科做 KOL,岳父在頓巴斯前線陣亡。
沙皇與少壯派民族主義者的沖突在於,沙皇要的是對國家機器強力的控制,求穩,少壯派則希望局面越激進越好,求變。在外面看來,沙皇和少壯派都是有侵略性的鷹派,而沙皇則是鷹派的頭頭,然而實際上沙皇並不希望這些「過於有進取心的愛國者」掌握更大權力的,怕這些打著愛國旗號的人脫離韁繩。
因為這個背景,RWApodcast 等人就覺得普丁做的永遠都是可以預測的,都是平緩折衷的,是求穩而保守的,甚至可以說是沈悶令人無法引起驚訝的。克里姆林宮之主普丁就是想壓制他們在額頭上紋著「我超級愛國」的人,這群愛國者裏面的有些狂熱的人可以自帶干糧自備武器去去烏東做志願軍,恨不得每日早午晚都請戰一次,這類人真的覺得可以為 mother russia 赴死。
有些觀察者會把這些不和諧的現象,理解成「普丁其實是溫和派,他一直在壓制極端勢力」,這多少是曲解。
這次的烏克蘭戰爭就是普丁和他核心圈下的決定,俄國把法律上不能派國外且受訓沒幾個月的義務兵送上戰場當炮灰然後掛掉,沙皇並不在乎;和烏克蘭講是「同一祖宗,兄弟之情」,但該放的溫壓彈都放到烏克蘭戰場上,對普丁來說烏克蘭人是耗材,俄羅斯人也是耗材,若果三軍統帥單獨以「慈不掌兵」為唯一指標,那麼普丁總統會是最傑出的軍事領袖之一。
講對外的侵略性,沙皇和這些各種請戰的「少壯進取夢想家」是一樣的,普丁利用宣傳機器不斷「教育」人民「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政治宣傳連通俗小說這個領域也不放過,關於這點可見
沙皇和請戰派兩者的矛盾只是在於「少壯夢想家」渴望有更多的自主能動性,他們覺得自己拿到更高的自主性就能為國家謀到更多的利益,而沙皇則認為「朕不給的,你不能拿」,「朕沒有起用你,你就乖乖的給朕告老還鄉」
故而普丁任內除了壓制「俄式政治自由派」「潛在政治對手」「各路革命者」外,還壓制了一片紅心向著莫斯科的英雄好漢。
在這種考量下,俄國著名的皇俄網站 Sputnik & Pogrom [5] 和一些俄國民族主義網站被封鎖掉 [6]。
沙皇不是「不愛國」,而是沙皇的「愛國」有很高的可控標準,作為底下的人,你不能鋒芒太露,你不能功高蓋主,你不能有過高的主觀能動性,沙皇要你明日 10 時 15 分清唱國歌,你就不能提前 1 個小時到場先熱身再把家人朋友都叫來組大合唱,你不要以為你的愛國是愛國,沙皇定義的愛國才是真正的愛國
一些觀察者見到這些,或者覺得「哦,原來大帝還是理性的,是想走中庸之道的」,這多少也只是誤解。
沙皇主要以朕的利益為根本,因而會做一些「外部」看來理性的東西,同樣的,沙皇也會出於朕不變的立場,做一些外界看來瘋狂毫無理性的行為,但其實這裏的「理性」和「非理性」底下邏輯都是統一的,這甚至和沙皇心情無關,就是條件反應式的做這些帝皇心術操作。
少壯夢想家面對這些官方潑冷水
  1. 有些人就謀求融入建制成為食皇糧的乖巧忠臣
  2. 有些人則覺得他們愛國情受了極大的委屈,認為這都是無能又腐敗的帝國官僚的錯,這些帝國官僚不單不能為沙皇分憂,還天天只知道自肥挖帝國的牆腳。
然而宮廷貴族其實比這些「草根之義憤」更懂沙皇需要甚麼,他們有對沙皇堅定不移的忠誠,有和沙皇高度重合的利益佈局,少壯夢想家覺得只要清君側就能成就一代明君復興國家,但宮廷貴族變成這樣本來就是沙皇偏好的原故。
沙皇並不在乎宮廷貴族接到命令後有多少腹誹與吐槽,沙皇只在乎這些人接到命令後,會堅定執行一些他們自己覺得沒有意義的事。
而且宮廷貴族每日吃吃喝喝有甚麼不好?這不正代表沒有野心,沒有政治上的主觀能動性?這就是沙皇眼中完美的忠臣愛卿啊!所謂的「執行力」並不是說領導還未叫你做甚麼你就先幫領導全做完了,真正的「執行力」是領導發了一個夢,叫你做甚麼,你就做出領導夢裏面那個一模一樣的幻影,成功時榮耀歸於領導聖明,失敗時找人頂鍋說手下曲解上意。
宮廷貴族並非一無是處,他們的智商都在全俄平均線之上,貴族們除了熟悉克里姆林宮的宮鬥文化外,都有一技或多技之長。這些精英在以普丁總統為核心的 Silovik 軍特利益集團裏生存並持續發揮價值,將他們的視野與階級成功學傳給子弟下一代,其中也會把一些真正要做的事以領導滿意的方式完成,這也並非容易的事,單靠伶人式的舉動取悅至尊無法坐穩其位。
有的宮廷貴族會培養子弟留在國內成為自己的接班人,也有些選擇送去歐美澳加成為當地中上層社會的新面孔,做這些事並不可恥,這是權力轉化為家族興旺資源的實力表現。
愛國狂熱者總是覺得只要俄國總動員,俄羅斯把這麼多新兵堆上前線能堆死烏克蘭,俄國存亡在此一舉,勝則破繭而出,敗則分崩解析。Igor Girkin (Strelkov) 這類的皇俄民族主義者開戰後就不停講總動員,不停罵克里姆林宮侏儒與胶合版元帥何以白痴到連戰時體制都未啟動,令一些合同兵還能想辦法躲掉去烏克蘭服役。
少壯夢想家想是這樣想的,然而他們並不考慮總動員雖然增加了俄國的字面軍力 (這不一定能順利轉化為現代戰爭的有生戰鬥力),也增加了沙皇要面對的政治風險。
出生俄國的韃靼族人 Kamil Galeev 有一段分析 [7],大意是設想一堆拿著武器的平民成千上萬的聚在一起,以往帝國治術都是把這些人打得零零散散沒有組織力,串聯都受到監控,各方位的反對位都有沙皇的人佔了位,多年來沙皇無人能敵的形象在俄國順民心中很深刻,令俄國順民自發覺得他們為帝國體制添薪火才是人生正道解答。
平民的政治熱情多是來自於沙皇光輝照顧下的「愛國民智」,這個夢中沒有脫離帝國的心像培養皿,是高度可控的。然而真實戰爭瞬息萬變,不可控事情太多,把刁民聚一起還發武器,這可能是放出了脫離的野獸,一旦戰場遇到巨大的失利這些刁民就會倒卷克里姆林宮。
RWApodcast 等人看到這些,就會抱怨沙皇把繼承自蘇聯的動員體制給拆掉,是自廢武功,壞了祖宗基業,但這同一批人,又無比的推崇絕對君主制,認為民主制都是兒童腦殘的玩物,自豪於我們有一個強大的沙皇,並堅信絕對君主制才能令俄羅斯有更好的未來。
這些皇俄硬核民族主義往往會走到一個困難的思想十字路口前
  1. 其中一些人會面對現實
  2. 其中一些人有認為這君主平庸就平庸吧,但我們的愛國熱情能星火燎原
  3. 還有一些人會選擇新奇的自洽路徑 - 陰謀論史學
  4. 其他
選擇 3. 歷史發明路徑的人,會自問
「為甚麼沙皇會這樣做?這樣不是對帝國不利嗎?」
再自答
「因為沙皇受到英國人的秘密控制!!!俄國是英國的隱秘殖民地!!!」
Dmitry Galkovsky 等的陰謀論魔術師與歷史發明家就是這樣為俄國民族思潮打雞血,以 meme 和流行梗滲透社會文化,Galkovsky 造了個詞叫「noviop」流傳甚廣 [8],這詞的勉強對應物可以參考李碩發明詞「白左」。
Galkovsky 等魔幻歷史文學家讓俄人把「俄羅斯民族沈重的被逼害歷史」當成現實史觀,在俄國民族主義思想的天際線留下的其特色的痕跡,而這痕跡比名過於實的杜金留下的深得多。
被封的皇俄網站 Sputnik & Pogrom 受 Galkovsky 影響;俄國有些對公眾有點影響力的人亦被 Galkovsky 的陰謀論史觀所吸引,並視為尋找真理的正確方向能指導帝國的征途,例如俄羅斯 Pskov 州前州長 Evgeniy Mikhailov [9],這位還和 Girkin (Strelkov) 做過節目。
歷史發明學的文學家在奇幻思想領域高度創新,他們不一定看得起克里姆林宮的木偶,「愛國愛傳統」的他們在可能認為自己看清了歷史迷霧,知曉了共濟會、羅馬教廷、英國佬的最深奧秘,他們或者認為自己的舉動成功仿效東正教聖愚 (διά Χριστόν σαλό / Holy Fool / Foolishness for Christ ) 行跡,冥冥中以一種玄之又玄的方式啟悟了世人。
關於 Dmitry Galkovsky 可跳轉
對「陰謀論史觀」有偏愛並不止 Galkovsky 類的文學家,普丁總統最核心的小圈子裏面,出身 KGB 並曾掌控 FSB 約 8 年 Nikolai Patrushev 也是陰謀論深度使用者 [9]。這位前間碟頭子的大兒子是俄國農業部部長。
沙皇有沙皇的愛國、宮廷貴族有宮廷貴族的愛國、少壯夢想家也有他們的愛國,平民的愛國則是以上影響的低配版大雜繪,平民看見中上層建構的意識形態玩具,會挑選最合符自己口味的來進食,在沙皇治下可控的民主政治樣式裏,餓國議會有各個滿足平民老百姓的喜好的藝演品,無論是右還是左,是有神還是無神,是傳統還是現代都可以挑選。
宗教與意識形態是平民尋求精神安慰的庇護所,在苦難的現實面前很多人無法在意義的荒野中走出一條路,人們既恐懼死亡,又無法對自己圓一個「從的嬰兒到墳土,生命是為了甚麼」的一條龍敍事。
有些人們堅持自己「獨立思考」,有些人們的「獨立思考」是指「我獨立地進入了自助餐廳,挑了自己覺得最有食慾的東西,而自助餐誰做出來的,為甚麼會合符他們口味似乎並不在他們考量當中,他們覺得自己做出了洋洋灑灑的五千字食評就是足夠的獨立與別不同,而且味覺神經也是神經系統的一部份,所以也能算入思考的領域」。
民粹主義者宣稱他們最接地氣最懂人民,號稱反對一切高高在上的象牙塔知識分子,然而民粹主義者也只是這場大雜繪自助餐聯歡的一員,是其中一列拖著一箱箱綿羊的火車頭。他們致力於研究羊群最新的興奮劑,用統計方式來計算羊群最想活在哪一個型號的夢想之中。
某程度上民粹主義者和迪士尼樂園一樣為人們在平平無奇的日常中提供了豐富的精神生活,有些人們覺得青少年沈迷遊戲對電子毒品上癮,是文明的禍害,但同一批人可能日常就活在他們特有的大齡政治中二夢中藥此不疲,覺得充實又滿足。
沙皇「慈不掌兵」這麼熟練也有他的理由,因為在沙皇的視角下,人與所謂人之間的差距比人和貓的差距還大,就算編出外星人中的爬虫種早就利用共濟會控制了地球,他們也會在夢境中腦補出其中的所有細節,並深信不疑,然後懷疑者講你們都是腦殘,上一句並非虛構與誇張,而是真正在發生的事。
沙皇當然是愛國的,只不過皇家的愛國形式和平民略為不同。
種種因素交織在烏克蘭戰場上,自稱愛國的人被壓制,因為他們超級愛國。
需要在戰場上實踐愛國的軍隊則缺兵缺糧缺訓練缺裝備,因為以總統為核心的 Silovik 軍特利益集團壓服全國後,唯一可見的有力政治挑戰者是軍隊,俄國軍隊的責任在於以凶狠形象做硬漢公關,但俄軍絕對不能真的強到能推翻 Silovik 上層貴族,特別要小心打出戰功的將領。
實際上俄國人並不尊重軍人,軍隊上級逼下級去賣淫 [10],上級騙下級簽合同,下級到了戰場連任務都沒有搞清,訓練時就射過那一丁點子彈量,幾個月後連食物補合都不足下要搶掠烏克蘭民居 [11]。
當然平民與平民也有階級之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這兩大城巿的巿民是特別的,俄國這兩大城的巿民生活受戰爭影響最小,打仗這麼久仍然是歌照舞馬照跳,兩大城有不少人一樣的支持 Z 運動,不同的是被送去戰場的不是他們的兒女,因為明顯農村人更好騙,農村人也沒有城巿刁民懂得搞事索賠。
俄國一些經濟不發達的地區,有些青年就為了那點軍餉覺得烏克蘭是出人頭地的好地方,咬咬牙就能分套房子 [12]。
有些貧困地區的父母其實也不在乎子女的生死,兒子陣亡後得到一大筆的撫恤金,真心覺得這個兒子沒有生錯,比生舊叉燒好太多;一個兒子換全家小康是一筆有賺的生意,在這種場景下,父母舉報兒子逃避兵役這種奇聞也會發生 (見下圖)。
下圖為俄羅斯貧困地區。
俄人內部並不友愛團結,他們的日常連「自己人」都坑害,把新兵騙上戰場送死,在葬體前卻唱基督天國有你一席之地,這是英勇為國捐軀。
即使被上面的階級層層坑害,下層的俄人也以自己身為偉大帝國的一員而自豪,講起祖國母親就從冰河時期開始回憶,前朝牢不可破的聯盟的旋律唱了又唱,講著俄羅斯文化的源遠流長。
人們被民粹的手法「共情聯結」起來,卻又深深地被沙皇所忌諱,怕這些無知刁民聚起來成為不可控的風險,如此沙皇有意的瓦解他們的組織力,引導他們互相猜疑,建構一個畸型的金字塔,在金字塔中規定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最為愛國,真正的愛國是需要皇家檢定認證的。
即使是這樣,他們還是敬畏恐懼又支持他們的君主,在君主身上他們似乎看到了他們一生渴望的所有東西。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DrunkenFantasia
DrunkenFantasia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