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紐約「進京面聖」,美菲七年之癢已過,重燃「激情」?聚焦未來5年菲外交戰略轉向
Aufheben 奧夫突變兮
Aufheben 奧夫突變兮

小馬紐約「進京面聖」,美菲七年之癢已過,重燃「激情」?聚焦未來5年菲外交戰略轉向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美國紐約——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可仕和美國總統喬·拜登已於 9 月 22 日星期四上午(馬尼拉時間星期四晚)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會面。本次菲美會晤是馬可仕總統在對紐約市進行為期六天的工作訪問期間的第二次雙邊會晤。但是菲方面尚未說明本次訪問是正式或者是國事訪問。兩位總統都在參加了第 77 屆聯合國大會高級別一般性辯論。馬可仕在 9 月 20 日的第一天發表了講話。而拜登剛剛在倫敦參加伊麗莎白女王的葬禮,在一般性辯論的第二天發表了講話。
「多年以後已經成為總統的小馬可仕面對紐約的高樓大廈時,小馬可仕將會想起跟隨父親初次訪問美國的那個「此間少年」和會見裡根的那個上午。 」
大家好我是馬尼拉時事評論第一人Aufheben,小馬訪美絕對是大事,或許是諸多華語媒體不樂見這個結果吧,這條新聞格外的冷。然而有些事情不論你接受不接受,他都已經發生,不論你贊不贊同他都會直接作用於你我生活。如同鴕鳥把頭埋進沙子,通常不是什麼好的方法。我把小馬這次去紐約戲稱為「進京面聖」,小馬上任三個月就去見美國總統,老杜六年沒做到事情三個月就做了,可見一切真的在發生劇烈變化。你我皆是局中人,最直接的一點就是POGO也要遣返。菲律賓內政外交都在迅速變天。現在很多人工簽證都已經被移民局取消並且拉黑,如果不及時查詢、處理,最終等待的就是遣返。 接下來各種「么蛾子」估計會越來越多。這些都和戰略走向息息相關。
「進京面聖」的歷史包袱
雖然紐約不是美國首都,拜登也不是美國皇帝。但是鑑於菲律賓與美國漫長而深刻的關係——美國在亞洲的親兒子(亞洲唯一的前殖民地);菲國內對於美國文化又有極為狂熱的熱愛。我們就其政治光譜來看,菲民間極其親美。按照杜特爾特當年親中路線很多人的評論,他可能是全國唯一親中的政客(當然這是一種誇張)。但是不可否認美國的文化、經濟和政治乃至軍事影響力在菲律賓從民間到政府都是過半的。所以說本次小馬美國之行是進京面聖倒也不為過。
當年的小馬可仕,還是此間少年
不過為什麼既然菲律賓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歷史最悠久、關係最緊密的盟邦,小馬的赴美引起了格外的關注呢?那我們就要回到他的前任以及他的父親給他留下的歷史包袱說起了。他的父親是已故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他在掌權 20 年後因為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在馬拉幹鄢被趕下台。
無獨有偶,美國和馬可仕家族有著悠久而多彩的關係。美國政府支持第一個馬可仕政權,直到一場人民起義使這家人流亡國外。儘管如此,當他們流放時,還是接待了馬可仕一家。所以對小馬可仕而言,美國是1986-1991年他流亡之地,父親也在美國離世。但是也正是在紐約市,馬可仕認識了現在的第一夫人麗莎·阿拉內塔-馬可仕——當時她還是一名年輕的律師,他正在處理他的母親、前第一夫人伊梅爾達再次提起的案件。
不過這也算是菲律賓總統十多年來首次公開訪問美國。馬可仕是已故獨裁者的兒子,美國法院就針對老馬可仕總統的人權集體訴訟發布了一項長期藐視法庭令。但是因為外國元首豁免權,小馬可以不受這樁舊案影響,入境美國。這次小馬來到美國心情應該格外複雜,面臨一直懸而未決的案件以及父母的歷史和自己的羅曼史,美國這個闊別20多年的地方實際上對他來說也是意義重大。在馬可仕贏得 2022 年菲律賓大選後不久,拜登是第一位伸出援手祝賀他壓倒性勝利的世界領導人。肩負起國家未來五年的方向,小馬在美中之間選擇率先訪問美國。
小馬訪問美國,被視為對前任杜特蒂的破冰之旅
與此同時,另一個困擾馬可仕的歷史包袱來自他的前任——杜特蒂,馬可仕的前任是現任副總統兼馬科斯 2022 年競選夥伴薩拉的父親羅德里戈·杜特蒂。在杜特蒂(Rodrigo Duterte)領導下菲美系跌至冰點後,小馬此次進京面聖也是修復這段情。老杜在任期間屢次拒絕訪問美國,並經常抨擊華盛頓批評他的血腥毒品戰爭。我們都知道老杜是個實誠人啊。當年川普在位光喊口號不給錢,務實的杜特蒂自然而然地「轉向」祖國,但很多菲律賓人都表示,老杜的付出並沒有獲得相應的回報。也許是出於疫情,也許是出於商人的互相算計,大家其實都對過去六年彼此的訴求看得很清楚。
小馬也因為在這次會晤拜登時說:「菲律賓正在重新調整外交配置。」
這裡咱們要聊聊歷史,1970年代出於冷戰的權宜之計,儘管當時美國卡特政府擔心他的專制和腐敗統治,美國政府還是老費迪南德·馬馬可仕 22 年統治期間的堅定支持者。 1982 年,老馬在白宮由羅納德·裡根總統接待,據報導,裡根與老馬一家私交甚篤。
雖然老馬 1982 年的訪美時,遭到菲律賓流亡者和一些國會議員的抗議,他們對老馬治下的大規模腐敗和戒嚴令下發生的嚴重剝奪人權感到猶豫,但華盛頓郵報報導稱,「政府發言人反而強調了東南亞國家的戰略重要性,該國擁有兩個主要的美國基地,克拉克空軍基地和蘇比克海軍基地。”」它補充說,「美國官員表示,人權問題不太可能出現在馬可仕和里根之間的討論中。」
如今時局易變,歷史宛如道路交叉的花園小徑,最後又通到了父輩站立過的,冷戰(準確說是涼戰cool war)的時間節點。多年以後已經成為總統的小馬可仕面對紐約的高樓大廈時,小馬可仕將會想起跟隨父親初次訪問美國的那個「此間少年」和會見裡根的那個上午。好像一切都變了,又好像一切都沒有任何改變,美國又開始拉攏菲律賓對抗太平洋彼岸的那個朋友?抑或是對手。不知道再過40年,在這裡就坐著的會不會是小馬可仕的兒子呢?
經濟還是經濟
小馬向拜登解釋了他的團隊為了將菲律賓的業務重新帶回到美國而進行的改革。我想其中就包括最近雷厲風行,攪動馬尼拉半壁天的——禁POGO風波。菲議會禁POGO議案已火速提交,總統赴美招商拉投資。菲總統小馬可仕的野望小馬和他的經濟團隊安排的一系列商業活動包括紐約證券交易所經濟論壇、與美國-東盟商業委員會和美國商會的對話,以及 9 月 22 日舉行的菲律賓經濟簡報會。拜登和小馬還討論了印太經濟框架如何幫助共同改善印太地區的道路規則。
小馬可仕在美國第二天的紐約證券交易所 (NYSE) 商業論壇上呼籲美國企業在菲律賓投資,向他們保證該國擁有強勁和有彈性的經濟。他還敲響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收盤鐘,標誌著當天交易的結束。目前美國是菲律賓第二進口國和第一大出口目的地。也是總體第一大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國。小馬在聯合國大會的首次演講中表達了對菲律賓到 2040 年將成為「繁榮」國家的信心。
馬可仕和拜登在世界危機的背景下再次相遇。有 COVID-19 大流行結束的後疫情時代、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以及它造成的經濟和糧食供應,更重要的是中美日益脫鉤,某種意義上菲律賓就是已經選邊,畢竟從祖國能撈的油水越來越少。身為小國又能做多少政治上的騰挪呢?
恰逢美國也調整了川普時代只喊口號不給錢的亞太戰略。供應鏈移出祖國,正好是東南亞,尤其是菲律賓這種失散多年親兒子的機會,至少小馬是這麼想的。所以這也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小馬在中美之間做出了選擇題,而不是繼續騎在中間看戲。 POGO線上菠菜產業也好像產業在東南亞和中国的晴雨表,因為產業流到中国,所以東南亞不得不搞灰產維持生計,如今產業逐漸回潮,靠灰產、當食腐動物吃下去的這口飯也就不那麼香了。所以POGO禁不禁即是一個給美國的態度,即只要有好的產業我就改邪歸正;也是要看美國的力度,如果美國給的利益和錢不夠,那麼POGO可能就只監管不取締。 (前幾天還和人賭100p是否取締,希望這不算POGO)
小馬可仕的地緣政治的「站隊淆」
馬可仕總統週二還敦促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堅持「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原則來解決爭端,因為他重申了他的外交政策「分歧只能通過和平方式解決。」他說他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同時還直接提及中国和菲律宾在爭議海域將合法戰勝中国。
另一方面,馬可仕告訴拜登總統,菲律賓「非常讚賞」美國在維護該地區和平方面的作用。小馬說:「美國在維護我們地區和平方面的作用受到該地區所有國家,尤其是菲律賓的高度讚賞。」拜登也在會面中表示,菲律賓和美國之間的關係「至關重要」,美國領導人在與馬可仕單獨的雙邊會談的最初幾分鐘內至少說了三次這個詞。
「我們經歷了一些艱難的時期,但事實是,從我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至關重要的、至關重要的關係。我希望你也有同樣的感覺,」拜登在他們的會議上說。
其實按照拜登的說法,最關鍵的是南海問題。白宮在會後簡報中說:「雙方領導人討論了目前的南海局勢,並強調他們支持航行和飛越自由以及和平解決爭端。」並且說這種依賴和信任的感覺當然是相互的。
《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是同盟的基礎,該條約有效期無限期
鑑於菲律賓的地理位置,菲律賓是美國的重要盟友,在美國需要從軍事上保衛台灣免受祖國攻擊時,它在戰略上至關重要。菲律賓與美國於1946年建立外交關係。 (當年獨立)而雙方1951年締結的《共同防禦條約》是歷時最長的國防條約,時間是永久,也是最容易被人遺忘的攻守同盟條約。旨在加強菲律賓和美國軍隊之間的防務和安全合作
馬尼拉駐美國大使羅穆亞爾德斯本月告訴日本《日經新聞》,菲律賓將允許美軍在台灣發生衝突時使用其軍事基地,並表示「這對我們和我們自身的安全很重要。」事實上我想說,你給不給真的不重要,條約1951年就寫,你不給也得給啦。而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東南亞問題專家格雷戈里·波林認為,與拜登的會面表明拜登政府認真對待深化美國與菲律賓的長期聯盟。
但是我必須要說,小馬不太可能全心全意地接受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政策——例如,他曾談到馬尼拉需要與北京建立富有成效的經濟關係——但很明顯,他的政府正在回歸歷史上慣用的親美手段。尤其在中美雙邊關係的動盪時期。過去的歷史與現在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華盛頓將馬尼拉視為對抗中國不斷擴大的海上力量和野心的重要戰略堡壘。
與日韓的雙邊會議,同樣值得關注
馬可仕還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了雙邊會晤,討論了在農業、能源、衛生和基礎設施等政府優先領域加強合作。日本外務省新聞秘書小野光子表示,岸田在會上還提到,「國際社會需要反對單方面企圖以武力改變東海和南海現狀,以及經濟脅迫。」
在聯合國大會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會面
而在9月19日,在紐約舉行的第 77 屆聯合國大會期間,菲律賓外交部(DFA)部長恩里克·馬納洛(Enrique Manalo)韓國外長樸振簽署協議,將兩個的雙邊關係提升為「戰略夥伴關係」。菲外長表示,他還預計將簽署關於經濟發展合作基金貸款的 2022-2026 年框架安排,這可能會為菲律賓的更多發展合作項目提供資金。
菲律賓與韓國已經上升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他說:「韓國參與菲律賓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建設高速公路、鐵路、港口和機場,是菲韓雙邊關係的重要方面。」根據韓國駐馬尼拉大使館的數據,韓國對菲律賓的官方發展援助從1991年的724萬美元增加到 2021 年的1.2775億美元左右。
現在亞太地緣政治正在令人恐懼的十字路口,美聯儲FED加息的真實目的不是控制國內通脹,而是抽乾國際美元流動性的池子。這樣一來就是完全收回全球化時代借給附庸國的貿易繁榮(祖國最大受益人)。這會直接導致依賴美國消費市場和美元外彙的附庸國破產,生產剛性不足,通脹持續惡化。最後的出路有且只有戰爭,而整個供應鏈在戰爭中重組。重組以後,國際生產和國內消費才能實現新的平衡。現在是戰爭前夜,也是盟國彼此佈局的前夜。
日本和韓國正在努力與中國在菲律賓進行「投資競賽」。你菲不僅討好皇上,也討好皇上在東亞的小弟。所以小馬也確實意識到了,留給他和菲律賓的戰略騰挪空間不多了,必須依照現有資源進行直接進行果斷地選擇。不然到時候就是兩邊都沒討好,兩邊都沒吃飽。未來5年左右的戰略選擇已經基本明晰,無疑,小馬選擇了歷史關係和政治、軍事同盟,可以提供的資源更有價值的一方。各位華人朋友要接受中菲蜜月已經成為歷史的結局。不過就目前來看,未來時與勢都在菲律賓一邊。
願上帝保佑菲律賓群島。
你有什麼看法?歡迎留言告訴我!
感謝訂閱菲律賓全視角,這裡有最遠最全的深度視角,帶你理解不同的菲律賓。
--- END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在中東(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南洋菲律賓之間反覆橫跳。以色列持牌中英文導遊,目前也是菲律賓南漂華人。我手寫我心,追隨論證,不問結果。Follow the argument,whatever it leads. 生活中點滴亦可做光明的兵器。個人工作信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菲律賓全視角,專為全球華人推送菲律賓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投資、移民、養老等全方位的頭條動態;讓您足不出戶就可以全視角掌控菲律賓,為您的工作、生活、學習提供便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