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猶如巴掌般大的世界(6):莫名的盤問

2022/09/2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當方若彤醒來時,時間已來至下午四點半。
她一睜眼,便見眼前白色的天花板,格格分明,眼眸一時半會有些反應不過周身刺眼的斜陽,不住地微眯著,直至緩了些,她驀然撇頭後,這才凝身畔不遠處,一抹正坐在辦公桌前,潛心看著書的倩麗身姿──她記得她在學校幾次升旗典禮的健康宣導活動上,望過她的身影,她才暫且意識到──
她被送到了保健室。
「醒了?」似乎是感受到了方若彤的注視,喬娜放下手中的書,緩然起身向她走去,轉而坐到她身邊:
「感覺怎麽樣?有沒有覺得好些了?」她邊說邊迅速抽起早些時候置於方若彤腋下的體溫計,拿至眼前進而確認體溫是否已在正常範圍內,方若彤則是一瞬反應不及,也沒躲開,可就著剛醒來的有氣無力,她也反抗不了些什麽。
「我……」她試圖開口說話,這才驚覺自己的嗓子有多啞,還有些乾燒的不適感蔓延,「我暈倒了嗎?」她記得她分明與著喬一澐說話,可談著談著,她轉身想走回教室繼續考試,但那後來的記憶,卻無跡可尋。
所以,在那之後,她就直接暈倒了?
見狀,喬娜先行起身倒了杯水,返回座位後,這才望著接過水杯,道完一聲謝後,啜飲了口溫水的方若彤,緩聲解釋著:
「你應該是不知道怎麼了受了寒,昏倒時剛好被喬一澐碰著了。」她陳述著事實,方若彤這才明瞭自己的推敲果真無誤,卻又不禁憶起今早,自己剛起床時,棉被貌似被她踢翻在地,而後便是被喬一澐拖拉著至頂樓談話的景況,不禁於心歎了口氣,只能自認倒楣。
而就在她若有所思時,喬娜又道:
「是喬一澐抱你來保健室的,」說及此,方若彤似乎正想開口詢問些什麽,喬娜又補充一句:
「不過他剛剛接到個電話,又匆忙走了。」也不知道是跑哪幹嘛去了,這小子總是一天到晚風風火火不見人影,倒是受傷受的勤,三天兩頭就往她這兒跑,說實在話,這還真是他頭一遭帶別人過來──且是個清秀可愛的小女孩。
她怎麽想,都覺得眼前人,與喬一澐間,定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一聽見喬娜的解釋,方若彤緩然頷首,卻又不及她開口,喬娜再問一聲:
「話說,你跟喬一澐是朋友嗎?」一見眼前漂亮的捲髮女人,饒有趣味地挑著眉,一副試圖八卦之態,方若彤不免一愣,一時半會不知如何應答,可喬娜這人便是竹筒倒豆子,什麽想法也瞞不住,於是又發話道:
「我還是頭一遭看他帶別的人來我這。」她這個堂弟啊,別的不說,從小看他打打殺殺,那種淡漠冷然之性,光看到路邊餓死的狗都不會救了,哪可能還會抱著一個大活人來給她醫治,又不是天下紅雨地要崩裂?
那只可能說明,這個女孩,鐵定與喬一澐有著不一般的關係。
至於不一般到哪裡……喬一澐那貨鐵定是不會如實交代的,那她就只能從這女孩口中套個虛實。
盡收喬娜勢在必得之態,方若彤頓了頓,這才緩然一應:
「只是碰巧而已,」隨之一記倩笑,以示話語裡的真實性,「真的。」而眸底那抹真摯,不容任何人否定。
此語方落,她順勢抬眸望向牆上鐘面,卻驚覺現下已然下午四點四十五分了!
不待喬娜應答,她猛地掀開棉被,迅速穿鞋後即要往外沖,喬娜深知她在擔心些什麽,可礙於職業本能,她仍是於急忙中攔住了她:
「你這身子還這麽弱,怎麽就這麽急著往外沖?」她一把攔下方若彤,隨後摸上其額,確認並無異常發燙狀況後,才道:
「慢慢走,小心點別摔倒了。」接續順勢望向其右手前臂,並未與她提及傷痕之事,她想,每個人都有不願被人赤裸揭開的那一面,而喬一澐這傢伙,也不知是如何得知此女孩的這些秘密的,可既然如今她知道了,他倆皆不會坐視不管。
其實某方面來說,他們也挺道同志合的。
只是這喬一澐會怎麽做……她還真是說不準。
方若彤僅是有些發愣地任喬娜做完這一番行雲流水之舉,而後再次道了聲謝,同時不忘道別,即快速步出了保健室。
再見她走遠後,喬娜這才走回辦公桌前,拾起話筒,按下了幾個號碼後,便聞另一頭的電話於半晌後被人接起,她隨之緩聲一句:
「喂,您好,我是校醫喬娜……」
……
出了保健室後,她並非走往教室的方向,而是去了導師辦公室,打算先向班導解釋方才考試中途離席的原因。
她敲了敲門以示禮貌,而後一入,果真如自己方才所想,個個老師都跑去監考各班了,哪還有時間在辦公室裡待著,於是,她就這麽在韓岑的辦公室裡等呀等地,等到了五點十分,考試剛過不久,這才有幾位老師陸續回到辦公室,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一見站在韓岑辦公桌旁的她,皆是點頭以示問候後,便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可方若彤等會兒還得趕去餐館打工,約莫等到五點十五分,她依然不見韓岑身影,這才轉而返回教室準備拿書包,卻見班上僅存幾人,而自己的書包老早不知打那兒去了,她想,應該是梁馨瑄發現她都放學了竟仍不在座位上,先幫她拿回去的吧,畢竟她倆在離校前都是一起走的,出校門後,因著梁馨瑄要去補習班上課之由,方向與回家那條路,同為前往餐館那條路,恰巧相反,這才就此分開。
她沒再多想,打算等等下班後,先行過去她家拿書包,畢竟手機、錢包也一同放在裡頭,不拿不行。
方若彤思索片刻後,這才急忙地走往校門口,卻是在路過警衛室時,一把被裡頭正值著班的王叔叫喚住,從而止住前行的腳步:
「等等啊彤兒!」此語一落,方若彤深知自己這次仍是逃不過王叔──也就是現時任職於國立墨北高中警衛室之警衛員──王瑞宗的好意,乖順地收回自己正要邁開的步伐,轉而走入身旁的警衛室。
「來!這是今日份的晚餐!」只見王瑞宗提著一個黑色小便當袋,逕直遞給方若彤,方若彤依著前幾次屢是婉拒後,仍被王瑞宗強塞便當的經驗,所以這次的她也不矯情,索性含笑收下,不忘一句:
「謝謝王叔!」而王瑞宗也是受己身老婆──同是任職於國立墨北高中之學校食堂的主廚其一──李姨,本名李嘉宜所托,因與著陳欣雨有所私交,且兩人不時即會光顧餐館,彼此閒談時於陳欣雨口中意外得知方若彤的身世,便每每會在方若彤中午至食堂時,特別叮囑幾個打飯菜的阿姨,可得多打些給方若彤吃,可沒想到方若彤胃口小,其實是有著不吃午餐的習慣的,李嘉宜知曉實情後,也不勉強,轉而直接於放學時打包飯菜給她,有時還會多炒幾道菜作為她的晚餐,分量之大,足以使她帶回家與媽媽,抑或是姑姑分享,正因如此,方若彤一個月下來的伙食費,實質上花不到多少──這都得托王叔、李姨兩人的福。
「好、好,」王瑞宗僅是慈藹一笑,深知此時的方若彤定是要趕去打工,利索地完成「任務」後,連忙又道:
「你趕緊去打工吧,王叔就不耽誤你了!」語畢,方若彤最後應了個聲,不忘再次一謝,隨之步出警衛室,前往餐館準備工作。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 一個用生命寫故事的、人。擅長校園愛情、都會愛情、耽美,目前挑戰百合中。文筆細膩深摯,如身臨其境,雖然每每總會被虐文虐哭,自己卻很愛寫虐文(一種冤冤相虐何時了的概念XD),大部分至後期才是甜寵製造機ヾ(´︶`*)ノ♬
方若彤從未想過,她的未來,只因她一時惻隱之心,就此顛覆── 她曾以為,世上除了母親,便再無任何事物,值得留戀、駐足; 可那抹孤高的身影,卻毫無預告地闖入她的世界,使她心煩意亂、不知所從; 她下意識地選擇逃避,他則以著近乎迷戀般霸道的固執,一步步走入她的心扉; 他只求他,能無時無刻地保護她,護她此生周全,便是其最大心願。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