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痕

2022/10/1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淡淡的訴說起那一道留在心口的疤,還自我安慰的說,那樣難得的友情,早知道應該細細珍藏、保護。
我一針見血的回說:『是早就不順眼吧!他看你的眼光裡。』
個性大相逕庭的我們,如果我是夏天,你便是秋天了,能成為好朋友是很難得的事情。
正因如此難得,所以我有話直說、有不滿也說,但你只仍選擇沉默,寧願維持你那語帶保留、甚至連點到為止都膽小的一貫作風。
於是,你把埋怨壓在腦海深處,把忍耐擠在小小心臟裡,時刻不安著。還一股腦地自我感覺良好並相信廉價友情或愛情,把吃苦當吃補,笑笑就沒事。
因為你在乎他,所以當他以北風和太陽的無理取鬧來對付你時,你只是微笑?我只好在你的心中藏著屬於我們的裂痕,然後把自己落成一大片無所謂白雪。
最後,甚至幻想著你對我淡淡的訴說起那一道留在心口的疤;幻想著你自我安慰的說,那樣難得的情誼,應該細細珍藏、保護;更幻想著自己一針見血的回你,他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原來,我在屬於我們的裂痕中種下了祝福…祝福你的北風與太陽有朝一日,會在燥時涼爽,寒時溫暖;祝福你某個時刻捧著開滿勇氣的能量,選擇離開。
而我,或許也終能安安靜靜的享受孤獨、享受一個事不關己的秋天。
原文書於2010.12.21
奶油蒼蠅
奶油蒼蠅
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日日是好日,生命潺潺流動的日常裡,與書寫、與閱讀丶與禪繞、與自己丶與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