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服飾繪:時尚界的蒙娜麗莎-Dovima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Dovima,攝影師 Richard Avedon 的謬思女神,他把她喻為「最後一位優雅的貴族美女」,與 Lisa Fonssagrives、Sonny Harnett、Dorean Leigh、Suzy Parker 和 Jean Patchett 等人齊名,是 1950 年代的代表模特兒之一。其神秘高貴的氣質常使人聯想到名畫《蒙娜麗莎》。然而,她的一生就如同戲劇般,在鼎盛時期光芒萬丈、不可一世,卻因為遇人不淑而跌落濁世,晚景淒涼。
1927 年 Dovima出生於紐約皇后區的傑克遜高地,她的本名是 Dorothy Virginia Margaret Juba ,是波蘭裔和愛爾蘭裔移民的子女。她小時候因風濕熱臥床不起,有 7 年的時間都在家度過,使得她心靈變得敏感、孤獨。為了排解孤寂,她幻想出一個假想玩伴,用她名字字首的 D 和 V 為她取了一個名字 Dovima ,這個名字在後來也變成了她的藝名。

儘管是時尚界的寵兒, Dovima 對自己的外表相當沒自信,她從沒想過自己是個漂亮的女人。她在晚年接受訪問時說,當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她「是一個瘦弱的人,有一顆醜陋的門牙」,當她試穿母親衣服玩耍時,不小心把它撞壞了。

1949 年,她和她的第一任丈夫 Jack Golden 一起外出時,被 Vogue 的編輯相中,隔日知名時尚攝影師 Irving Penn 就為她拍攝照片,但她為了藏住醜陋的門牙,始終不露齒笑,反而增添她的神祕氣質,從此一炮而紅,成為 50 年代收入最高的模特兒,時薪高達 60 美元(假設台灣上班族的時薪有 1800 元台幣,一天就賺了 14400 元,一個月就賺了 300 k !),被稱為 Dollar-a-Minute Girl 。1955 年,Dovima 與 Richard Avedon 合作,拍攝了 2 人生涯最經典的照片 - Dovima 與大象,她穿上 Dior 的新助理 Yves Saint-Laurent 設計的黑白 2 色優雅長禮服,與象群漫舞,這組照片在 2010 年以 1,151,976 美元售出。 1957 年, Dovima 在 Audrey Hepburn 的歌舞電影 Funny Face 中客串,與赫本爭奪鎂光燈焦點。
不幸的是, Dovima 在此時結識了她的第二任丈夫,在婚後不但被對方拳腳相向,她的財產也被對方揮霍殆盡,不僅如此,她女兒的監護權也被前夫奪走。1962 年, 35 歲的 Dovima 決定離開模特兒界,她說:「我不想等到鏡頭變得殘酷……在鏡頭拋棄我之前,我要先拋棄它。」此後隨著 Jean Shrimpton、Twiggy 和 Penelope Tree 等 Swinging Sixties 的年輕世代模特兒崛起, Dovima 那個世代的優雅精緻美也走入歷史。她試圖往演戲圈發展,但並不順遂。
1974 年,她搬到佛州的羅德岱堡投靠她年屆退休的父母。為了謀生,她賣過化妝品,也在餐館 Two Guys Pizzeria 擔任女侍,晚年與一位酒保低調結婚,度過彼此生命的最後時光。「他們都是好人,」她談到她的雇主時說。 「他們對我很好。我是他們壘球隊的吉祥物。」

1990 年, Dovima 因為肝癌在佛州的家中過世,享年 63 歲。
涵柳
涵柳
文學系出身,思考永遠令人捉摸不定的水瓶座女子。期望用服裝的角度出發,探索埋藏在第七藝術底下的時尚敘事。經營IG專頁:vintage vibe 時尚簡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