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小驢子和小蘑菇(上)

2022/12/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驢子的背包裏總是放著相機,隨走隨拍。

東晃西晃的日子

小驢子和小蘑菇都是家裏的老么,都有那種老么持寵而驕的任性脾氣,因為同是影劇系,一起拍攝作業,欣賞彼此的才華,加上又都喜歡穿鬆鬆垮垮的衣服、讀春上村樹的小說配黑咖啡,以及喝著啤酒聽披頭四,臭味相投,很順地就走在一起。
小驢子有一台藍色的野狼,他載著小蘑菇四處遊蕩,學校附近的陽明山、天母、北投、公館、永和、淡水、金山......。
「下午沒課,我們去公館喝咖啡, 我順便可以寫編劇課的作業。」編劇課是小蘑菇最喜歡的課,因為故事可以完全由她掌控主導。
「今天山上起霧,走! 我們去拍霧中風景。」小驢子的背包裏總是放著相機,隨走隨拍,洗黑白照片是他的最愛之一。
「張張和猴子晚上11點要去海邊喝啤酒,他們是我的好朋友,妳要不要一起來? 大家可以認識一下。」
「好喔! 我沒有那麼晚去過海邊呢!」
時間對他們來說好像永遠用不完,每天就這樣東晃西晃,愛幹啥幹啥。

疤痕與裂痕

這天,剛停好的野狼意外地倒下來,滾燙燙的排氣管,把他們兩個的小腿肚燙傷了,傷口有半個手掌大,不喜歡杞人憂天的小驢子這次竟然憂心忡忡,怕傷口會惡化成蜂窩性組織炎,堅持要去醫院,沒想到被醫生幽了一默,
「野狼排氣管燙傷,那你要負責任,要娶人家喔!」
小驢子頓時臉紅語塞,小蘑菇也被嚇到,他們壓根沒想過結婚這件事! 還好年輕人復原快,只是兩個人的小腿肚上都留下圓圓的疤痕。
很快地,小蘑菇要畢業了,小驢子是轉學生,會延畢一年。小驢子的父母在永和有一個老舊的公寓,剛好這時候空出來,順理成章地他們就一起搬進去。永和的公寓在一棟四層樓建築的第四層,夏天時非常悶熱,建築物的頂樓堆滿各家的雜物,桌了、椅子、書架、破紗窗......,全都沾滿厚厚的灰塵,他們勉強找到一小塊空地,可以上頂樓抽菸和乘涼。
「你想過未來嗎? 你想做什麼? 想出國讀書嗎?」小蘑菇點起刁在嘴上的菸。
「我跟妳不一樣,男生畢業後要當兵。......未來是什麼? 我不知道!」小驢子也點上一根菸。
「找工作好難,我投了幾個履歷都沒回音。你希望我先工作,然後等你一起出國嗎?」小蘑菇用手指彈著菸頭,微小的火花在傍晚昏暗的天色裏飛散開來,馬上瞬間消失。
「作妳自己,我沒辦法也不能告訴妳妳該怎麼辦。人生就像宇宙的黑洞,任何人事物都會被吸進去,然後消失不見。」小驢子深深吸了一口菸,緩緩地吐出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為什麼沒辦法說清楚或是有一個決定,你什麼都不確定,那我要怎麼確定我該怎麼辦? ......我相信每個人有學習能力,可以調整、改變和適應,也可以妥協,只是看願不願意,有那麼困難嗎?」小蘑菇把熄掉的菸重新點起來,吸了一口,又開始彈菸頭。
每次討論到未來,都導致接下來幾天的冷戰,兩人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誰也不想先示好讓步。終於,小蘑菇開始在一個雜誌社當電影版的編輯,以公司離永和很遠為理由,她自己搬進在公司附近的一間小套房,兩人的關係就這樣日趨冷淡,若即若離。
「小蘑菇是個麻煩的女生,不要繼續比較好。」張張喝光罐子裏剩下的啤酒,望著眼前一片漆黑的海和天。
「她常常說工作很忙,我在趕我的畢業製作也很忙,有空我們就一起吃飯、看電影,好像是一種習慣。她在乎的,我目前沒辦法想。......看著辦吧!」小驢子撿起沙子裏捻熄的幾個菸頭,一個一個塞到空的啤酒罐裏。
下集已發文,他們是如何渡過轉變期? 請繼續閱讀。
紅色狐狸
紅色狐狸
在加拿大不知不覺過了20多個寒暑。學生時代學的是電影、戲劇和動畫,但為五斗米折腰,作過收銀員、前台、出納等。過了第50個生日,想試試其他可能。請參觀我的插圖網站: https://hinunu.wixsite.com/mysite ,也歡迎聯絡我: [email protected],期待合作的機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