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生活】聖誕餅乾和世足經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到前天為止,我從來不看足球比賽,尤其世界盃這種國際盛事勾起的童年回憶都不是太美好。但是,這樣的路徑卻在今年被改寫了,並神奇地發生於聖誕節前一週⋯⋯
與外國友人D一起手作聖誕餅乾
記得兩週前,D邀請我參加一個聖誕餅乾交換派對,我回她:「好啊,可是我不會做餅乾,而且也沒有什麼烘焙的經驗耶。」然後就看到D在視訊電話那頭做出一副「怎麼可能」的表情,彷彿正在消化這個文化衝擊,之後她便滔滔不絕說起兒時和奶奶一起手作各種糕餅的回憶,以及聖誕節一起裝飾餅乾的傳統,最後以一種「你來,我們一起做!」的口氣,將我拉近了一個美好的餅乾約會。
赴約前,我想像我們會放一些輕快的聖誕音樂、穿著各自的圍裙、然後我可能笨拙的灑出麵粉、或手殘毀了幾片餅乾,但我們會快樂的沈浸在烤箱的溫度還有餅乾的香氣中,一直一直地釋放笑容。
以上這些,都發生了⋯⋯除了背景音樂改為世界盃季軍爭霸賽
這場比賽,由克羅埃西亞 V.S 摩洛哥,只見電視才打開,D就激昂並自豪地說「Croatia is my team!」期間還不停的與家人傳訊,確認他們也看到那個完美的防守、或是那記驚人的射門。
我忘了,D的父親是克羅埃西亞移民,也是個足球狂粉,D在青年時期也曾熱衷踢球,並在其中得到莫大滿足。對D的家族來說,足球不只是足球,是他們與家鄉的連結,而D雖然身為美國人,但一直以來心繫的,卻都是從沒回去過的祖國——克羅埃西亞!
不信?當我們在揉麵、壓模期間,D不停的說「妳看我們的球衣是如何特別,和我國國旗是如何的呼應,啊!我真的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回去看看那個我爸從小生長的地方。」
我雖然不太懂那民族意識從何而來,但仍被她的強大的情緒帶入,不由得默默的祈禱賽事可以如她所願,也試著讓自己享受電視畫面中,廝殺得難分難捨的兩隊人馬。
後來我搜尋克羅埃西亞的資料才明白,這是一個爭取獨立(1991)而有著戰爭傷痕的國家,當克羅埃西亞國家足球隊首次參加歐洲國家盃晉身八強(1996)並於1998年世界盃獲得季軍時,足球便成了克羅埃西亞的國家身份象徵。
照片取自: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突然懂了,D對足球的熱愛來自於國家身份認同,就像我對羽球的偏好,也有相同的意識形態!於是,當我再次看向每個在足球場上奔馳的球員,自然的多了分敬意,無論隸屬哪個國家隊,他們那種不到最後誓不放棄的拼搏精神,都讓我的血液跟著沸騰了起來。
比賽最後,克羅埃西亞國家隊贏得季軍,D開心地手舞足蹈並對電視喊道:「我就知道你們可以的。」我跟著笑了,感染了她的喜悅,覺得這場足球賽似乎打開了什麼渠道,有種舒暢的感覺。
與外國友人D和其朋友一起裝飾的聖誕餅乾
後來我們帶著一起做的餅乾到了聖誕餅乾交換派對,在派對現場和D的朋友一起裝飾、裝袋並將部分餅乾捐出義賣!
裝袋前,我特別拍下檯面上各異其趣的餅乾,覺得它們可愛之餘還自帶某種光芒(這當然是種心理投射)。但願無論是誰購入這充滿克羅埃西亞季軍光彩的餅乾,都擁有自在、平靜與豐盛,就如同我在那個特別的雪日午後感受到的一樣!
64會員
126內容數
美國生活去,任何「第一次」都是印記,都很珍貴。 那些忐忑的、興奮的、不安的、新鮮的、大開眼界的, 還是需要留下那麼一筆紀錄的,是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