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見習騎士異聞譚✎L.正體

2022/12/25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直率地回應過索羅後,莫葉露出氛圍更加深邃的笑容。「這邊好像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先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吧?」他很快將話題轉移回騎士團目前的任務危機中,冷靜的口吻彷彿未曾離開。於是索羅把靖跟莒的事情轉述給他後,莫葉作為交換般,也透露了自從被冰姈帶走後發生了什麼。
  身為最強的通緝犯,擁有無法想像的魔法能力也是理所當然。離開學校的他倆在莫葉還摸不清東南西北時便被冰姈轉移到全然陌生的地方。那裡綠意盎然、植物擁有蓬勃的生機,而少女模樣的通緝犯僅是帶著笑意在他面前取出一塊掌心大小的立方體。
  「她說,那是她的別墅。至於裡面嘛……」低聲透露自己的經歷,索羅感受到莫葉身邊似是圍繞著什麼──那或許就是他修練過的證明。兩人在簡單的梳洗後一同以散步的步調前往學生餐廳。「這邊的一天,是別墅裡面的一年。我在裡面待了大概一年八個月左右……」
  「那……」稍稍瞪圓眼,索羅側首觀察了一下莫葉。總覺得,沒有長高的感覺。「莫葉現在是,十七歲?」
  「不是。」泰然自若地回應提問,兩人行經綠地。「那是裡面的體感時間,不是真正的時間,所以算起來……這邊只過了一天多一點吧。」沈吟一會很快計算出正確的時間,莫葉領著索羅走進餐廳、找到空位就坐──「終於可以好好吃一頓了。」用力吁了口氣,莫葉毫不猶豫地動手拿取自助式的餐點。
  「莫葉在那裡……都吃什麼?」順著少年的話題緩緩開口,索羅也跟著呈盤,目光隨著身旁的人而去。在那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了快兩年,他是怎麼度過、怎麼熬過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孤單時光的呢?光是想像便感到悸動不已,心疼與好奇混在一起的人開了口,希望能找到更多可以為他分擔的地方。
  「自己煮。冰姈還時不時會來蹭……有時候沒預料到她會來,只煮我自己那份還會被嫌呢。」半是無奈半是認栽地動起湯匙,咀嚼起早餐的少年神情緩和不少。
  「莫葉……會煮飯……」聽上去相當厲害。新奇的發現讓索羅眼神為之閃亮起來。雖然是被通緝犯帶走,莫葉過的生活卻沒有想像中那麼差勁──沒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也有好好吃上飯,令人安心不少。先前都是被關心的那一方,能夠像這樣了解莫葉的事情,心底不禁泛起一絲雀躍與暖意。莫葉果然是個很堅強的人。
  「嗯,好歹以前也在野外求生過好一陣子。」揚起笑容回應索羅的驚嘆,莫葉很快清空自己的餐盤、又再添了一點。
  「不過,本來她說要待滿兩年才會讓我回來……」就結果而言,待不滿兩年也代表著還沒有正式從冰姈那裡畢業。「但中途計劃有變,她要求我這週上完課後,帶你一起去她的別墅。」
  雖然提出要求的人是莫葉,他的神情卻是凝眉以對。「我不知道她想做什麼……怎麼問她她都不肯解釋,最後是被她扔出來的。沒辦法只好回宿舍,就看見你差點摔下床──幸好沒受傷。」慶幸有即時接住對方,莫葉直率地微笑。「做了很可怕的惡夢?說出來或許會舒服點。」
  「啊……」那不是可以透露給莫葉知道的內容。「我……」不僅是不愉快的事情,也不想讓眼前的這副溫柔笑臉因為這個內容而消失。垂下視線的人抿緊嘴唇,拼命思考著該怎麼避開這個話題──
  「不想再回憶起來嗎?那就別勉強吧。」乾脆地結束這個話題,莫葉又伸手往桌上的果汁去,斟滿自己的杯子。「別墅那邊──你願意一起來嗎?」他替索羅的杯子也斟滿飲料,目光堅定地停留在室友黯淡的臉上。「我會保護你的。」
  聞言抬起臉來,索羅想也沒想便輕輕點頭。不是因為莫葉說了會保護自己,而是只要是跟莫葉在一起,無論去哪裡都沒有問題。還沒繼續下一段話題,旁邊便傳來說話聲。
  「焰凰──早安,佈告欄那邊你看了嗎?」輕快的女音從後方經過,是班上經常跟焰凰一起行動的同學之一。「期中測驗的內容和去年好像是一樣的!」
  「我看看……筆試佔比三十、口試佔三十、實際操作佔三十、流暢程度佔十……跟去年一模一樣啊。」冷靜地回應後,來用早餐的焰凰輕撥自己的馬尾,在不遠處的桌位就坐。「今年的主考老師,筆試是約吉德、口試是千音、實際操作是卓根……只要是一年級的實際操作每年都是他呢。」
  聽見旁桌的對話,莫葉與索羅的注意力從通緝犯的別墅上回到校園生活。「也到了這時節了啊。」啜了一口飲料,莫葉放下茶杯。「約吉德是教魔法史的那位吧?之前就聽說各年級都是他教的,還以為他會主考比較高的年級。」
  「嗯……」點頭附和莫葉的話,索羅悄悄看了看焰凰那一區。她們所提的都是實際在課堂上見過的老師,只是魔法學園的考試方法不知道會是什麼,稍稍有點緊張……從旁人的對話聽出期中測驗會在下週開始舉行,也就是說,在正式面對考試之前,要先面對全世界最強的通緝犯。硬要說的話,冰姈那邊好像要恐怖一點。
  「期中測驗的話,筆試應該滿簡單的,口試通常是臨場發揮……」低喃著自己所知的情報,莫葉又喝了一口杯中物。「最重要的是實際操作──魔咒要熟練點才行。」
  「原、原來如此……」沒想到莫葉誤打誤撞地解答了自己還沒想好該怎麼整理出來的問句,索羅趕緊點頭表示理解。
  很快地,一週在日常上課與團練之中度過,洛德與楚彬似是發現了莫葉的不同,卻誰都沒有道破。他們維持著無語的默契,直到莫葉與冰姈約定的當天。早上約莫四點,莫葉便輕聲喚醒索羅──後者沒過多久便清醒過來。過於緊張的心緒使得索羅幾近徹夜未眠。簡單漱洗後,兩人罩上魔法學院的黑色長袍,一同離開學院宿舍。
  莫葉領著索羅一路往森林去,直到進入森林邊界,他才從袍內取出那支一直沒有還給老師的練習用魔杖,呢喃起咒文──光聽那具有空靈感的語調跟發音,索羅輕易判斷出這正是妖精語。再一次意識到莫葉並非人類,索羅跟上莫葉帶領的腳步。他們轉移到了一處殘破的城門牆角,莫葉沒怎麼猶豫便帶著室友緩步走進城牆角附近的綠蔭之路──然而,林蔭地內鋪滿碎石,像是阻擋來客的迷宮。
  「索羅。」前方的少年回過頭來,安穩的神情像是已經習慣崎嶇的道路。「這裡開始會有點難走──手給我。」
  「嗯。」已經不是第一次牽手了,還是會有點緊張。然而,路面的不平整跟錯綜複雜的前路很快就讓索羅沒有心思顧及羞恥。如果莫葉沒有牽著自己,恐怕會不小心就摔得鼻青臉腫。通往別墅的路並不一般,好幾條看起來像是死路的地方,在莫葉的帶領下他們可以一起通過──前方的少年對這塊陌生之地熟門熟路的模樣相當可靠。
  最終,牽著手的兩人站在一株粉色的櫻花樹下。
  「好漂亮……」頭一次在這裡看見櫻花,即使應該還不到櫻花盛開的季節還是覺得相當美麗。
  「這是冰姈做的路標,這一次是在這裡──」沒有放開索羅,莫葉將對方拉近了一點,幾乎是靠著肩膀的距離。「要進去了,站過來點。」
  「嗯。」
  聽從莫葉的指示,索羅看著眼前的櫻花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建築風格趨近維多利亞時代的城堡。那座城堡看上去不知怎的感覺有些眼熟……還沒想到什麼,莫葉便安靜地鬆開手。「到了,接下來就是進去裡面……」湛藍的雙眼凝視過來,他的臉上是溫和的笑容。「走吧。」
  點頭回應莫葉,索羅安靜地抿唇。這裡只有一條懸空的走道,兩旁就是深山峽谷,沒有任何安全措施……幸好,走道還算寬敞,不用擔心會掉下去。跟上莫葉的步伐,索羅暗自深呼吸──帶走莫葉、還要他把自己也帶來、全世界最強的通緝犯冰姈,究竟想做什麼呢?那一天在醫療中心內的對話,真意尚且曖昧不明,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多了解一點她的事情……
  踏進城堡內,彷彿童話內才會出現的繽紛色彩與裝潢填滿了空間,鮮活明亮的室內典雅而氣派,一眼便能看出屬於貴族的品味。「好漂亮……」忍不住道出感想,被這份美麗衝擊的心靈膨脹的差點忘記是在通緝犯的領域──是旁邊輕笑的聲音拉回索羅的注意力。
  「哼哼。」從另一側的樓梯上緩步走下來的少女有著垂在綠色短髪下的三條冰藍色馬尾,從那標誌性的髮色就能判斷對方的身份。「明明已經不是初次進來了呢。」邪佞的笑容止不住玩味之意,冰姈踏上平地,走到擋在索羅面前的莫葉前方數公尺。
  「可以告訴我了吧,冰姈?」帶有守護之意的戰士少年對著教導他的人開了口,「為什麼要我把人帶過來?」
  「什麼啊。」氣定神閒的冰姈僅是雙手環胸,輕輕往後一坐──少女招牌性的坐姿在兩人面前重現,翹著二郎腿的模樣相當游刃有餘。她微微挑眉,視線在兩人之間游走了一會。「居然什麼『誓約』都沒有?虧我都給你這麼長的時間了……叫你帶人過來真是剛好。」
  「什麼意……」
  「『莫魯族』擁有的誓約,繼承亞奧劍的一族族人不可能沒聽說過吧。」打啞謎一般的對話在索羅面前展開,比預想還要和平的氣氛讓索羅不禁眨了眨眼──目前為止,事情好像也沒有想像中的恐怖。前方的莫葉似是頓了一下,冰姈卻沒有放過他。「現在,在這裡,締結誓約。」
  前方的莫葉沈默了。冰姈給的要求,是不是很艱難……「莫葉……」本想關心他的,莫葉卻主動回過頭來了。他的神情有些黯淡,但很快就再次振作起來。
  「索羅。」喊了室友之名,莫葉迎上尚且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人的視線。「所謂的莫魯族,被喻為大地上最強的戰士一族……那是因為,莫魯族是在有想守護的事物後,會為此變強的妖精。」他的聲音相當冷靜,卻不難聽出帶著些許逞強。沒落的一族、被下令虐殺精光的同胞,恐怕是莫葉心中難以癒合的傷痕──而他正在冰姈的要求下,努力的面對這件事。思及此,索羅只敢輕輕點頭。
  確實想過要了解莫葉的過去、也想過若能多少分擔那些痛苦,但不曾想像過是在現在這樣被強迫的情境下發生。能夠為他做的事情少之又少,索羅安靜地捏緊開始發汗的手心。
  「之前說過,妖精有『誓約』對吧。」莫葉的聲音混著苦澀的笑意。「莫魯族的誓約,有兩種。」
  「兩種……」這是首次聽說。
  「一個是所有妖精都有的,也就是伴侶的誓約……另一個,是繼承了亞奧劍的妖精獨有的主從誓約。」緩慢地解說起自己的事,莫葉伸手揭開長袍一角,解開繫著亞奧劍的腰帶,將其小心地捧好。「雖然我沒有被承認,只是因為倖存才拿著這把劍……」
  那意思是,莫葉自認沒有拿劍的資格。聽得出這番含義,索羅不禁抿唇。莫魯族的習俗自己並不是很懂,隨意的安慰恐怕只會讓莫葉更難受;因此,只需要傾聽就好了。
  「但是,我想保護索羅。」直率的句子迎面而來,湛藍目光像是緊緊抓住自己、令人無法動彈。「這份主從誓約,你願意接受嗎?」
  莫葉的問句是溫柔的二擇一,索羅卻深知面對他的自己早已沒有選擇權──如果他一直以來都因為並非正式的繼承人而煩惱,那麼,那份煩惱的重量就由自己一起分擔吧。索羅微笑著點了頭。
  毫不遲疑的笑容與首肯像能掃去陰霾。莫葉回以微笑,隨即退開一步,在索羅跟前單膝跪下、雙手舉高沈睡於鞘內的亞奧劍、俯首開口──「秉己真心。不離主側、不違主命;以亞達克・葉路・莫魯之名,起誓忠誠──」
  隨著誓約之詞逐漸道出,周遭的風應和似的迎了過來。空氣裡迴盪歌唱聖詩似的聲音,溫柔地包圍了兩人。拂過臉龐的清風牽引著索羅,促使站著的人觸上散出柔和光芒的劍鞘。即使沒有做過這件事,索羅卻相當清楚自己必須做出什麼回應──
  「我允許。」
  清澈的單詞漣漪似蕩漾開來,莫葉亦感受到有『什麼』產生了變化。全身源源不絕地在湧出力量、亞奧劍感覺也變輕了。他連忙抬頭,見到的是外觀與方才截然不同、看上去更加神聖且特別的亞奧劍──這就是,誓約……
  還沒驚訝完,面前的索羅呼吸開始變得用力,很快便站不住、跪倒在地──
  「索羅!」意識到狀況有異,莫葉趕緊上前攙扶對方,充當支撐。冰姈亦解除坐姿,站回地面步向他倆。
  「真是頑強,這樣也不行嗎?」她嘖了一聲,滿臉寫著不耐煩。「顧好你主人,莫葉。」
  「你想做什……」
  話還未竟,冰姈已經按上還在大口喘氣的索羅肩膀,後者立即發出不成聲的悲鳴──似是正在承受支撐不住身軀的痛苦,索羅倒在莫葉懷中不自然地抽搐,冷汗直冒──
  見狀僅是微笑,冰姈收緊了掌心。莫葉清晰地看見凝聚於她手上的黑色魔力,那是她要對索羅施放黑魔法的信號──連抗議都還來不及,懷中的人慘叫了一聲便整個癱軟、失去意識──
  而令索羅昏迷的始作俑者,只是帶著邪佞的笑容從昏厥的人胸口處抽出了一把與亞奧劍長相相仿、鞘身是為銀黑的武器。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一公尺魔咒』的真面目──『普莫劍』。」
                    《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出角色的那瞬間,便已獲得身為作者的勝利。 歡迎追蹤噗浪@isa_29
雌雄莫辨的新生,強迫中獎成為魔法騎士,一切的一切都像是預謀好的。 隨著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越發加深,駭人聽聞的秘密也呼之欲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見習騎士異聞譚本篇 的其他內容
見習騎士異聞譚✎楔子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XLIX.懲罰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XLVIII.天敵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XLVII.名單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 XLVI.父母心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 XLV.入侵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