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初版稿) 超光速遠征之章06

(初版)超光速遠征之章06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17 2012-MAY-09
  為了前往未來的遠征隊
初次參與元首會議的隔天。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十二天。
共和國的男性官方發言人正式站上臺,在一群來自各地的記者面前張嘴宣佈……
「有鑒於聯合國大會的討論遲遲沒有進展,我共和國決定回應夏美博士的協助請求,於近日派出帶有外交團的正式遠征隊前往四光年外的南門二,回應外星文明的正式呼喚。」
全太陽系的人類文明圈,為此正式消息譁然。
因為這已經表示掌握阿庫別瑞技術的共和國決定不管其他國家,率先與外星文明展開聯繫。
各國政府官員,逐一發出強烈譴責。
「這樣的大事只有聯合國會議才能決定!」
「你們共和國沒有資格代表全人類!」
「原來你們忽然開始生產大量物資和建設,是早就有陰謀要面對這樣做之後可能的武裝衝突!」
「這就是共和國試圖淩駕並且奴役全人類的狼子野心啊!」
聯合國大會,厭惡共和國的國家,一直提出彈劾共和國的各項提案。
正式公文譴責。
要求行使商業經濟制裁的打壓。
甚至那些國家的大批軍隊幾乎組成盟軍,直接開拔到共和國領土邊緣駐紮,如同隨時都會大軍壓境……
這一切,真的搞到如同世界大戰就要再次爆發。
共和國面對這一切威脅,卻挺直腰桿,讓軍隊進入警戒狀態,絕不示弱。
甚至於,共和國再次讓政府對外發言人大聲宣佈:「夏美博士早就呼籲聯合國支持她的行動,協助她前往南門二回應外星文明的呼喚!是各國政府一直玩弄政治手段拖延大會決議,問題不在我們共和國!現在外星文明一定也正在看著我們人類的作為和決定,要是你們真的想因為我共和國協助夏美博士前往南門二的行為而開戰就放手打吧!打一場屬於太陽系全人類的內戰讓外星文明看!順便繼續讓人類文明困在太陽系中!」
聽到這段話,尤其是完全正確無誤,那些國家真是氣的牙癢癢,吹鬍子乾瞪眼……
不過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多生事端,屬於地球防衛圈的共和國宇宙艦隊,立刻開始向個人資料上註明孤兒身份的士官兵發出正式公文,招募自願隨艦前往南門二的人。
幾乎所有收到這份公文的士官兵都申請報名參加。
許多聽聞消息的官兵就算軍種不屬於宇宙軍,也一直在找管道想報名參加。
更不只軍人,一般平民百姓也想從軍報名。
不管是誰,都想親身參與這場超光速遠征,隨艦前往四光年外的南門二回應外星文明的呼喚,以人類文明開拓先鋒的身份……
雖然回應如此踴躍,最初還是只有宇宙軍現職士官兵得以參加徵選。
所有自願參加的人,立刻被集中到首都納達克城邊郊的軍事基地。
面對面交談的面試選拔立刻開始,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展開。
情咨單位也開始嚴格過濾這所有人的詳細資料。
不只詢問當事人,更詢問當事人的朋友和軍隊同袍,確認是否真的沒有親密交往的異性,一切如同小夏美對士官兵的要求……
當然孤兒沒有這麼多,宇宙軍迫不得以只能向海軍請求支援,終究同樣都是操作戰艦,因此讓渴望參加的海軍士官兵獲得寶貴機會。
然後向空軍和陸軍的士官兵提供機會。
接著,向民間曾經從軍的一般退役士官招募。
最後,才是正式向社會平民徵兵。
當然,最後那群從社會急忙招募前來的平民兵,本質上還是一般平民百姓,大多都會被分配到雜務處理、貨物搬運、洗衣、煮食或是戰艦內部打掃,絕對不可能接觸到重要的操艦運作,更不可能踏入輪機室之類重要部門,終究訓練完全不夠……不過他們完全沒有怨言。
因為他們知道,光是可以參加這趟超光速遠征,就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並且是在親身書寫歷史了……
短短一週,正式挑選出四千名軍官兵。
清一色都是沒有家人和親密愛人的孤兒。
為了表現出人類不同的族群性,特意選出膚色文化不同的各民族人種。
更為了特意表現出人類的雙性別,有接近半數的女性。
他們被挑選出來之後,立刻被大批大批送往地球太空軌道,進入最先進的宇宙主力戰艦『中華號』正式報到,帶著一身的驕傲和榮幸接受正式操艦訓練,瞭解要如何一起運作這艘最先進戰艦。
至於其他因為各種原因沒被選上的人,無法代表全人類的他們,離開的途中大都失望哭了……真的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被選上的士官兵,就此開始幾乎沒有睡覺時間的嚴格訓練。
至於要隨遠征隊一起出發的外交官們,雖然不知道外星人有沒有所謂的眼睛和耳朵,不知道外星文明的想法和做法,也不知道外星文明究竟對太陽系的人類文明瞭解到什麼樣的程度,不過依照地球文明的外交慣例,他們還是帶上要送給外星文明的一項外交禮物。
裝有大量資料的資料片。
簡單說,是附有影音功能的電子版百科全書。
此外,資料片裡面也有蒐集自太陽系各地,並且經過正式篩選的:『你最想對外星人說的一小段話。』
當然,為防萬一,能持續使用一個月的小型供電器和可以讀取資料片的小型電腦一併附上。
南門二遠征隊正式出發的那天就此一步步逼近……
  ………………
  …………
  ……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廿二天。
南門二遠征隊出發的時候終於來到。
因為安全問題,所以任何新聞媒體都不准接近軌道船場拍攝,只有屬於共和國家族出身的一名女性新聞記者獲准在場進行播報。
雖然如此,幾乎太陽系所有人類還是放下手頭上的事,看著如同身在當場的立體轉播……
蔚藍明亮的太平洋高空。
地球最高層太空軌道。
全太陽系所有人類都看著這場實況轉播。
地球和月球,幾乎同步收看。
地球圈以外的地區,像是火星和小隕石帶,則是都要等通訊波飛越遙遠太空才能收看到。
不過不論距離遠近,他們的雙眼都直看著無重力的共和國軍事太空站內,整齊站立數萬名軍士兵和高層部長,他們的雙腳全穿著能吸住地板的磁力靴。
最前頭站著五名軍事部長,和另五名政務部長。
除了沒有出現的雅溫元首和哥哥,高層十名都到場了。
部長們背後,站著各自的助手或是副官。
副官助手們後面,一團又一團軍士官,全穿著整齊的漆黑軍服,列隊整齊,一起看著窗外的漆黑宇宙空間,和三艘完全沒有移動的宇宙船艦。
長五百公尺的巨大『中華號』,搭載四千名士官兵和正式外交團的明亮宇宙主力艦,艦身所有燈光開啟,閃閃發光,艦身外甲板站著身穿宇宙服的士官兵,同樣列隊整齊看著宇宙站。
接著是長二百公尺,緊緊跟隨在中華號旁邊的大型無人運輸補給艦,『洞庭湖號』。
最後,這兩艘百公尺規模船艦的中央,才是十公尺不到,渺小的短程人員運送艦『夏美號』……
坐在投影椅的小夏美,一臉嚴肅認真,直盯著浮現眼前的數個投影面板,進行最後檢查。
夏美醬一直漂浮在旁邊,小手搭著椅子,眨著明亮雙眼看著忙碌不停的小夏美,和前方所有投影面板。
「電腦,進行軟硬體全系統詳細檢查。」
「嗶!開始檢查。」
「預計檢查完成時間?」
「嗶!五分鐘二十八秒鐘倒數。」
「開啟通訊系統。」
「嗶!通訊系統開啟。」
小夏美沈默兩秒,終於認真開口。
她所說的話,不只中華號,就是軍事太空站也能清楚聽聞。
「中華號,這裡是夏美號,聽到沒?」
「這是中華號艦長瑪流,收到通訊。」
「再五分鐘可以啟程。」
「瞭解。」
「你絕對要禁止任何人離開戰艦艦身,盡可能留在戰艦內,否則可能在身體某處意外觸碰阿庫別瑞泡泡邊緣的瞬間,如果沒被泡泡能量殺死,也會被正常宇宙空間拉著整個人拋下了,到時我們不太可能在空曠的宇宙空間把人找回來,聽到沒有?」
「收到。」
「現在我想對全世界的人說話,請太空站的軍方解除通訊妨礙。」
中華號艦長沒有回答。
太空站內的部長們,更是互看彼此。
「我只是想讓全太陽系的人類知道,我是為了他們才出發。」
老邁的國防部長開口:「孩子,你有話可以直接說,我們會在妳出發之後把妳說的話轉發出去,這樣比較安全。」
小夏美冷冷的問:「播放隨你們心意剪接編輯過的演講版本,對你們比較安全?」
「…………」
「我不會亂說話,更不會說我們和共和國的壞話。我只是想讓全人類知道,我是為了所有人出發。順便罵罵拖延我這麼久的聯合國和一群無能的政治官僚,不然現在我可能已經見到外星人了。」
「…………」
小夏美沒好氣的說:「如果我亂說話,你們可以對外找個理由立刻把我的通訊遮斷,這樣可以吧?」
沈默一會,國防部長終於轉過頭,對背後一名少將副官點頭。
這名少將趕緊把命令通知下去。
國防部長開口:「孩子,通訊干擾已經解除。」
幾秒之後,夏美號的電腦開始通知:「嗶!收到通訊要求。國際聯合新聞社。歐盟新聞體。印度新聞臺。義大利新聞組──────」
「全部拒絕。」
「嗶!」
「開啟全頻道通訊。」
「嗶!通訊開啟。」
小夏美深呼吸幾口,終於開始訴說……
「全太陽系所有人類,我相信你們現在一定正在聽我說話。
我叫做小夏美,我的媽媽是共和國的雅溫元首。
我相信你們一定都知道我是誰。
我就是重新製造出阿庫別瑞引擎的那個人。
從地球出發,抵達冥王星之後再回來地球的那個人。
也是讓外星文明願意正式聯絡我們人類的那個人。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一直想跟我連絡,想採訪我。
但是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說什麼,才會一直保持沈默。
因為只有比人類先進許多的外星人,才有資格以他們一路走來的經驗向人類說話,教導我們人類應該如何做。
我也知道你們都希望擁有阿庫別瑞技術。
但是我覺得現在還不是把這個技術交給大家的時候,才會不願意把阿庫別瑞的技術教給任何人。
也只有經歷過這一切類似發展的外星人,才有資格告訴我們人類,我們人類是不是準備好邁入超光速時代了。
所以我帶著夏美前往四光年外的南門二,回應外星人的呼喚,不是為了說話,是為了傾聽。
傾聽外星文明究竟想在南門二對全人類訴說什麼……
電腦,播放南門二的錄音檔案。」
「嗶!」
「自稱人類的高等智慧生物,我們知道你們已經具有超光速移動能力。請盡快過來,我們願意跟發明超光速移動技術的人對談,否則你們人類將要被消滅。」
吸口氣,小夏美繼續述說:
「數個月來,外星人給予全人類這兩段訊息,呼喚發明超光速移動技術的人回應。
不論外星人到底是善意或是惡意,相信太陽系內所有人類,一定不時安靜坐下,仔細傾聽這兩段通訊。
默默想著在那空曠遙遠的宇宙某處,真的還有其他高等智慧文明存在。
默默想著我們人類真的並不孤單。
只是,不知道你會覺得外星人對人類是抱有善意或是惡意?
善意嗎?如果真是善意,為什麼外星人會說人類將要被消滅?
惡意嗎?如果真是惡意,為什麼外星人不立刻前來消滅人類,只是一直從南門二的方向發來通訊電波,警告人類要被消滅?
我不知道你們心中想的,是什麼樣的答案。
我相信,外星人是在警告我們人類,在人類的心智慧追上之前濫用超光速技術,人類文明將會陷入全面性的戰爭,或是利用超光速技術攻擊外星文明,所以才希望跟發明超光速技術的夏美交談,為了先讓全人類瞭解這件事。
這也是我為什麼不願意教導任何人阿庫別瑞技術的原因。
畢竟不要說別的,看看我們的聯合國,已經談了幾個月,為什麼一直無法讓我出發前往南門二?
還不都是各國政府不安好心,害怕我身處的共和國獨享利益,才會用盡政治手段阻擾。
這些政客真該覺得可恥!
我再說一次,這些政客真該覺得可恥!
你們為了自身的利益和想法,扯全人類後腿,你們真該感覺可恥!
前往南門二回應外星文明的呼喚,外星文明看見的,難道只有太陽系內的一個國家?
外星文明看見的,難道只有我所屬的共和國?

   外星文明看見的,難道只有夏美一個人?
我向你們保證,外星人看見的,絕對是生長在太陽系,我們人類全體!!
帶著夏美前往南門二的我們,絕對是以太陽系全體人類代表的身份抵達,而不是只有共和國代表的身份!
所以,請各位再次和我們一起傾聽吧!
傾聽什麼?
除了外星文明想對人類訴說的一切,也是為了傾聽人類文明每個重大里程碑,刻寫在歷史中的每句話語!
歷史里程碑的話語!
三百多年前,人類初次踏上月球。阿姆斯壯說過: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接著,人類初次踏上火星。出身共和國家族的亞熙說過:不論是踏上火星或是任何行星,太陽系永遠都是人類的家園!
然後,人類抵達金星。
人類抵達小隕石帶。
甚至是抵達木星研究站的頂尖科學家!
接著,我抵達了土星。
我抵達了天王星。
我抵達了海王星。
我更抵達了冥王星。
看著這些行星就在眼前轉動,我除了一句發自內心的:好漂亮……真的再沒有什麼值得流傳在歷史中的里程碑話語。
不過其他地方的抵達,都有值得傾聽的話語流傳下來。
屬於人類歷史的話語!
人類在太陽系留下的歷史話語是如此的多,阿庫別瑞技術重回人類手中的當下,我們還能前往哪裡留下話語?
現在除了前往南門二,當面見到外星人,我們還能在哪裡繼續留下話語?
我相信,當我們見到外星人,每個人一定都有很多話語想跟外星人說。
我不知道你們會想跟外星人說什麼。
但是,我能告訴你們,我想跟外星人說什麼。
見到外星人之後,我只有這些話想說。
請幫助人類!
敬請你們幫助人類!
我們太陽系人類在你們先進文明眼中,一定就像個剛會走路的跌跌撞撞孩子!
所以請你們一定要包容我們!
請一定要引領我們!
請一定要教導我們!
請一定要牽著人類的手,和我們人類一起向前走!
不論你信或不信,這就是我想當面對外星人說的話。
所以,現在真的該是時候放下一切有形無形的對抗,團結在一起,以單純的人類身份,傾聽外星文明想對人類訴說什麼歷史話語了。
不論到底會是什麼樣的話語,我都相信一定會是值得全人類深思的話語!
我都相信一定會是引領人類繼續成長的話語!
所以各位的心,請和我一起出發吧!
請各位和我們一起前往南門二吧!
請和我一起傾聽吧!
請和我們一起以人類全體的身份,飛向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吧!
要相信人類一定會過的更好!
要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人類一定會真正放下所有成見,團結在一起!
因為宇宙是那麼遼闊,有什麼道理容不下我們所有人?
現在就讓我們手牽手,一起出發南門二,並且一起帶回外星文明想當面對人類說的話吧。
我想說的就只有這樣而已,真的沒有其他話語了。
小夏美通訊結束……」
沈默。
整個地球和月球,都沈默了。
等到這場實況轉播的通訊波抵達,金星,火星,小隕石圈,必然也要一起沈默。
身為人類,感動的沈默……
這時,忽然傳來通訊,是元首專用的最高通訊頻段,只有聲音:「小夏美……」
「媽媽?」
「媽媽不忍心親眼看著妳遠行,就像要把心頭的肉放走般的不忍,所以沒有到場,妳原諒媽媽吧……」
「媽媽……」
「答應媽媽,要平安回來喔?」
「…………」
「不論別人怎麼說妳,怎麼看妳,妳永遠都是媽媽的小夏美,所以一定要平安回來喔?」
「…………」
「媽媽一直很為妳驕傲,所以妳一定要再回到媽媽身邊喔……」
「媽媽,我有在我的房間留一封要給妳的手寫信,媽媽稍微找一下應該就會找到。如果我很久都沒有回來,或是真的發生什麼意外沒有辦法回來,媽媽打開那封信看看吧。」
「媽媽會等妳回來,到時我們再一起看這封信。」
「媽媽……」
「瑪流艦長,這孩子很任性,一路上要請你多包容照顧了。」
「元首請放心!本艦士官兵一定以生命護衛夏美博士的安全!這正是我們的最高優先任務,護衛夏美博士前往南門二會見外星文明並且平安回到地球!」
「感謝你們所有人……」
「元首客氣了!」
就在瑪流尊敬回應的同時,忽然有另一段通訊波傳來。
剛開始,只是沙沙的模糊聲音,如同通訊干擾,無法聽清楚。
所有人正困惑著。
通訊官以為是機器故障,開始要忙著調整通訊系統……
聲音開始清楚起來。
這段聲音,明顯是過往各種通訊波,拼湊合成的聲音:「太陽系人類的小夏美,歡迎你們的正式出發。」
忽然聽到這段話,所有軍人全都發愣。
月球在內的地球圈,所有正透過立體轉播看著這裡的人,也一起發愣。
小夏美驚訝的問:「誰?你是誰?」
「我們是妳口中的外星文明。我們一直關心你們。」
所有人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
小夏美愣愣的,聲音真的都開始發抖:「我是小夏美。是外星人嗎?你真的是外星人嗎?」
「我們是妳口中的外星文明。」
部長們背後,一名中年少將轉身看著站在牆邊的勤務兵大喊:「哪來的通訊電波?!外星人怎麼可能跟我們即時通訊?快搜尋訊號來源!」
不過雖然這名少將這麼說,所有人出於直覺還是逐漸相信,這真的是來自外星文明的即時通訊……
「小夏美,請以你們人類自己的力量,抵達你們所說的南門二,前來和我們會面。」
「…………」
「只要你們人類願意彼此包容,願意耐心等待,不做出衝動莽撞行為,依靠真正的智慧度過考驗,我們派出的使者,將等待在妳所說的南門二,歡迎妳的到來。」
「…………」
「我們願意當面回答小夏美所有請求和問題。」
「…………」
「我們歡迎太陽系人類代表一起前來南門二。」
「…………」
「我們歡迎任何人類和我們當面交談。」
「…………」
「我們願意分享經驗扶持人類,我們會願意引導人類,最後我們會願意接納人類進入宇宙大家庭……只要你們人類能度過這一切考驗……」
這是善意的歡迎。
絕對是歡迎人類代表抵達南門二的善意呼喊。
更絕對是外星人願意伸出友善的手,扶持全人類的呼喊。
外星人更表示他們的使者會出現在南門二,等待小夏美與人類代表的遠征隊抵達……
沈默好一會。
終於。
包括月球在內的整個地球圈,不分人種,不分國家,都一起爆出喜悅的歡呼。
地球圈以外區域的所有人,也在收看到這一段之後,爆出喜悅的歡呼。
小夏美更是立刻冒出淚水,喜悅的哭喊出聲,更伸出手抓著身邊夏美醬的手臂:「會去!我一定會去!我一定會把你們希望見到的夏美帶去!夏美,快說句什麼啊?!向想要見妳的外星人說句什麼啊!」
夏美醬不知所措的眨眨雙眼。
「快向外星人說句什麼啊!」
不知所措的夏美醬,只能開口:「我想說,羅馬和平……」
可以說所有人都不懂,怎麼又忽然出現一個明顯是孩子的夏美醬?
只有在自己房間的哥哥,拿著一杯酒,看著太空站立體轉播的他,無奈苦笑了……這是表示夏美醬要對外星文明推動羅馬和平嗎?
「即將離開太陽系的人類,歡迎你們前來,我們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等待著……我們等待著……」
通訊聲音越來越小。
從地球和月球中間憑空出現的神秘電波更是逐漸消失,再無法搜尋來源。
一切再次歸於沉寂……
如同正深受感動的所有人,小夏美喜悅哭泣好一會,終於叫喊起來:「太空站!我準備好出發前往南門二了!」
所有人都面帶感動笑容。
老邁的國防部長同樣欣慰笑著:「孩子,一路順風……」
小夏美擦乾眼淚,激動的問:「中華號?!你們和洞庭湖號準備好了?」
艦長瑪流同樣喜悅感動的說:「這裡是中華號回答,二艦系統一切正常,準備出發。」
「那就跟著我,一起離開太空站兩公里!」
「中華號收到。」
「電腦,啟動引擎,慢速推進,直線距離兩公里,原地靜止。」
「嗶!」
夏美號內,開始傳來能源運轉的聲音。
船尾的推進引擎開始發亮啟動。
渺小的夏美號開始移動。
中華號的忙碌艦橋,腳穿磁力靴,坐在微磁艦長椅的瑪流艦長,站起來:「兩艦推進引擎啟動,跟隨夏美號!」
副官立刻複誦:「兩艦推進引擎啟動,跟隨夏美號。」
中華號,洞庭湖號,同樣開始追著夏美號,慢速向前進。
中華號甲板,穿著太空衣和磁力靴站立的官兵們,開始對太空站揮手歡呼。
老邁的國防部長夏雷開口:「敬禮!!」
太空站內,所有軍士兵一起舉手敬禮。
文官們則是把右手貼在胸口,進行文官禮。
他們所有人,就此和所有透過立體轉播看著這一切的人,一起看著窗外的太空,目送代表全人類的這個南門二遠征隊緩緩駛離太空站,尤其是體積渺小的夏美號,變的越來越渺小,越來越渺小,越來越渺小……
電腦告訴小夏美:「嗶!抵達兩公里,開始逆噴射,原地靜止。」
瑪流艦長開口:「逆噴射,原地靜止!」
副官腹誦:「開始逆噴射,原地靜止。」
小夏美擦乾眼淚:「艦長,讓所有人進入艦內,準備好就告訴我。」
「外甲板所有人歸入艦內,向各自所屬崗位報到!」
中華號甲板所有官兵,開始訓練有素的從艙口進入艦內,之後脫下太空衣,回到各自崗位。
勤務官開始報告:
  「一號甲板全員報到!
  「七號甲板全員報到!
  「九號甲板全員報到!
  「三號甲板全員報到!
   .
   .
   .
站立的副官轉過頭,微笑看著艦長:「艦長,全員確認報到完畢。本艦和洞庭湖號一切系統正常。」
瑪流艦長說:「夏美號,這是中華號,二艦已經準備好。」
「電腦,航向南門二,阿庫別瑞系統開始充能,計算涵蓋中華號和洞庭湖號的泡泡空間!」
「嗶!計算完畢,充能開始。」
夏美號,開始發出蜜蜂般嗡鳴。
越來越大聲。
越來越大聲。
越來越大聲……
「嗶!充能完畢。」
「生活在太陽系的所有人類,我們要出發了!真的要出發了!請你們不要再區分敵我,請想想彼此都是人類的事實,讓你們的心跟我們一起出發,一起一大步又一大步的邁出,直到抵達南門二,以一個人類的身份站到外星文明的面前吧!」
整個地球圈所有人,再次喜悅的歡呼……
在自己房間的哥哥,舉起葡萄酒:「夏美醬,一路順風,玩的開心,也要早點回來哥哥身邊喔……」
獨自留在自己辦公室的雅溫,看著立體轉播太平洋高空軌道的明亮船體,為了自己一直遭受家族內部排擠的親生女兒,複製人女兒,即將再次帶領全人類劃下歷史新的一頁,喜悅的流出眼淚了。
「太陽系全人類,我們出發了!!
   我們一定會回來!!
   請等我們回來!!
   到時候再一起傾聽外星人讓我們帶回來的話語吧!!
   讓我們一起以不分你我的人類為榮吧!!
   那麼,我們出發了!!
   電腦,啟動阿庫別瑞引擎!!」
「嗶!啟動阿庫別瑞引擎。」
向著南門二的方向,這個船團的前方和後方,各爆發出一團電光。
幾秒之後,電光爆炸,前後延伸,化為肉眼看不見的泡泡空間,包圍整個船團。
阿庫別瑞的空間泡泡正式成形。
前後空間開始扭曲。
正常空間,開始帶動這個泡泡空間向前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
親眼看著阿庫別瑞引擎的啟動。
親眼看著整個遠征隊忽然向南門二拉成一直線,然後這條光帶又迅速向遠方消失……
一起步,不是光速。
但是如果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看起來就會如同光速……
親眼看著這一切的眾人,完全鴉雀無聲。
遠征隊完全消失了。
短短幾秒就越過月球軌道。
向著火星軌道衝去。
然後是小隕石帶。
木星軌道。
土星軌道。
其他行星的軌道。
遼闊的歐特雲。
直到,距離太陽系四光年遠的南門二……
眾人再次歡呼出聲!!
或是擁抱握手!!
感覺不分你我,真正是一個整體!!
因為,出發了!!
真的出發了!!
代表太陽系全人類的這個遠征隊,真的出發回應外星文明的正式呼喚了……
外界歡呼聲的此起彼落,就連元首府房間內的哥哥都能聽見。
「哎呀……哎呀……有善意的外星人,團結起全人類……我該不會真的要被當成間諜槍斃了吧?真糟糕啊……」
哥哥終究只能苦笑著一口氣把酒喝盡。
至於擔心自己發生意外而無法平安回家的小夏美,留在元首府私人房間內要給媽媽的信,寫有阿庫別瑞引擎製造方法的信,本該防守最安全嚴密的元首府,內神通外鬼,內神就此帶著信件迅速離開元首府……
  ………………
  …………
  ……
來到這個世界第七十天。
地月開始流亡的第十天。
倖存的全人類,正式抵達天狼星邊緣。
不過要說是抵達,更正確的說法是:四天前,因為暴衝的阿庫別瑞引擎正式斷能,泡泡空間消失,地月終於被迫在這裡停止……
持續一秒三十公里速度飄流的地月,距離天狼星大約只有半光年,也就是光線需時六個月的距離。
四天過去,都沒有外星圓球的蹤影。
各國政府拼上性命的建造阿庫別瑞太空站,不論如何都必須讓它盡快啟用。
因為流亡經過十天,地球的失溫已經非常嚴重。
原本炎熱的赤道地帶,降到只剩攝氏十度左右。
其他地方,已經降到零下。
至於原本的極地圈,除冰凍風暴四個字,還有什麼能說?
這樣的環境和溫度的劇變,徹底異常。
植物大量死去。
陸地野生動物和大海自然生物同樣大量死去。
人類就更不用說了……
就算經過三百年的科技文明發展,人類還是會死。
人類更是需要生活活動,不可能整天關在溫暖房子裡。
因此有慢性心血管疾病的人,尤其是中老年人,面對溫度落差這麼大的環境,紛紛倒下。
他們會倒下,往往是因為血管急縮導致的急性心肌梗塞,或是急性腦中風。
如果只是十來分鐘倒下一個,對整個社會還構不成問題。
如果是一分鐘倒下好幾十個,救護資源終究有限,誰該早點送去醫院?整個醫療系統又真的會有這麼龐大的醫療資源和能力,可以同時拯救這麼多人?
人類開始因著嚴寒低溫大量死去。
家屬哀痛欲絕。
雖然先倒下的都是些本來就身體不好的中老年人,不過要是這樣的大氣環境繼續惡化,真的只可能死更多人,不會更少。
透過政府的宣導,眾人已經有這樣的理解和覺悟。
終究這樣的日子拖越久,對任何活物來說都只會加倍惡劣,不會更有利。
人類能做的,真的只有早點把阿庫別瑞太空站建造起來,讓地球早日繞著天狼星打轉回溫。
因此,度過一次防衛戰,前後十天的拼命建設,人類全體終於在地球和月球正中央十五萬公里的地方,創造出一個工程奇蹟……
這個奇蹟,正是:阿庫別瑞太空站。
這個太空站,會追著月球圍繞地球打轉的速度,和月球一起追著地球轉,所以它會一直跟著月球一起移動,保持在地月中間。
此外,它本身的阿庫別瑞引擎就有移動能力,所以就算軌道出什麼差錯了,它還是能夠調整自己的移動,讓自己處在地球和月球的中間。
所以要說這是個太空站,不如說是人類放下所有成見,放下其他的生產能力,團結合力建造出的最大移動要塞……
它有多大?
讓我們做個對比。
地球直徑一萬二千公里。
月球直徑三千四百公里。
阿庫別瑞太空站最遠處直徑一百公里。
一百公里直徑,說起來可也很巨大,絕對可以塞進好幾座大城市了。
這個時代的太空船,不過二百公尺或三百公尺。
瑪流艦長指揮的中華號戰艦,全長五百公尺。
中華號五百公尺,明顯比一般的太空船龐大的原因,在於搭載的巨大能源爐,為了供給高功率作戰用雷射系統,中華號才會變的這麼大,不然絕對也只是普通的太空船尺寸。
同樣的道理,阿庫別瑞太空站會這麼龐大,在於它必須帶動地球和月球一起移動,需要強大到不可思議的能量和能夠承受如此能量的強力引擎,整體才會變的這麼龐大。
太空站的正中心,是一個圓球狀的阿庫別瑞引擎,五十公里直徑。
這個阿庫別瑞引擎會這麼巨大,主要在於這個中心部位必須承受大量的能源流動。
小夏美和其他協助的科學家一起計算之後,推估這樣的規模最高可以承受到接近光速一千倍的能量……不過實際能跑成怎樣,當然還是個未知數。
太空站就以這個圓球狀引擎為中心開始發展,直到大約一百公里遠的最外層,已經開始建造的人造重力生活區和各指揮中心。
至於從指揮中心向內到引擎最外層、中間這五十公里的空間,都是一座又一座的巨大反應爐,被製造成可拆卸替換的組件,以能源管線連結到圓球狀引擎上,一個又一個呈放射狀向外發散出去,因此整個太空站看起來如同一層又一層堆疊出來的圓形,直到最遠處的人工重力重心。
可以說這十天時間,人類使用所有製造能力和資源一起把中央的阿庫別瑞引擎建立起來之後,都是用來量產建造一座又一座的巨大能源爐,再連接到引擎上面……
生產過程和整個製造鏈,龐大又複雜。
從月球各處挖掘出稀有又重要的礦物原料之後,太空礦產組立刻裝箱,讓短距離貨運船送到月球高空軌道的指定位置拋下貨物,然後再返回礦場載運下一批礦物原料。
具有阿庫別瑞引擎的戰艦或太空船,前往月球軌道指定位置接收貨物,把貨物帶著前往地球高空軌道指定位置,拋下貨物,再返回月球載運下一批貨物。
來往於地球大氣層的貨運船,直接把這些貨物帶回地球表面的工廠,讓高科技工廠製造生產。
高科技工廠製造生產完成,大氣層貨運船立刻滿載貨物起飛,進入軌道之後在指定位置丟下物品,再趕回地球工廠繼續載運下一批貨物進入太空。
具有阿庫別瑞引擎的戰艦或太空船,前往地球軌道指定位置接收貨物,前往阿庫別瑞太空站,把一切貨物送到太空站週邊空域,再回到地球軌道準備搬運下一批貨物前往太空站。
阿庫別瑞太空站的工程組再接收這些貨物,或是組裝,或是測試,最後正式裝上太空站……
一個環節又一個環節。
工程浩大。
持續十天沒有停止。
所有相關人員幾乎不眠不休。
所有礦場和工廠更是絕對不停工。
因為他們都知道,人類能不能繼續活存下去,真的就看這項工程了。
所以他們怎麼可以失敗?
哪怕是奇蹟般的巨大工程,也只有盡早達成這條路可走。
為此他們一直拼到了今天……
那麼現在,能運作了嗎?
阿庫別瑞太空站已經能運作了嗎?
小夏美站在講臺面後,面對前方的眾人,說的非常肯定:「已經可以運作,只差還沒有正式啟動過!」
臺下所有元首,都發出欣慰的低聲歡呼:「喔喔~~~」
各國元首和駐聯合國大使,再次齊聚的聯合國大樓。
哥哥抱著大腿上的夏美醬,和雅溫與共和國的駐聯合國大使一起坐在屬於共和國的桌旁,看著臺上才剛從太空站趕回地球聯合國大樓的小夏美。
臺上的小夏美繼續說:「太空站的阿庫別瑞引擎已經大致校正完畢,正式通能運作起來應該不至於有危險或是損壞。但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能多給太空站兩天時間,進行更詳細的檢查調整和測試,並且安裝更多的能源爐,不要立刻就全速開動,也就是等到第三天再啟動。原因我現在就解釋。電腦,顯示所有圖表。」
小夏美前方,立刻浮現數個所有元首都能清楚看見的超大型投影圖表,都是曲線圖。
小夏美繼續說……
「現在我們距離天狼星半光年,也就是正常光速需要前進六個月的時間,差不多是一百八十天。
目前的太空站,也就是今天的太空站,單純計算我離開之前的狀態,能跑到光速的廿五倍,並且只可能更慢,不可能更快。
這是計算我們所有已經正式上線運作的能源爐總能量之後,得到的答案。
光速的廿五倍,今天想從這裡跑到天狼星,需要七天時間。也就是說如果現在啟動太空站,第七天會抵達天狼星。
但是如果等一天,也就是明天,只要能源爐的安裝工程都沒有問題,會有光速三十倍,需要六天時間跑到天狼星,同樣在第七天抵達天狼星。
再等兩天,也就是後天,會有光速的三十五倍,需要五天抵達,同樣在第七天抵達天狼星。
再等三天,也就是大後天,會有光速的四十倍,需要四天半的時間,會在七天半之後抵達天狼星。
等四天,會有光速的四十五倍,會在第八天抵達天狼星。
第五天,光速的五十倍,會在第八天半抵達天狼星。
就這樣計算之後,不如多給太空站幾天時間測試,第三天的大後天再啟動,反正都會在第七天抵達天狼星。
當然,這些計算都得能源爐的安裝和運作完全不出錯,並且阿庫別瑞引擎可以順利跑出理想的數字才可以啦。
我的報告就是這樣。」
小夏美一說完,臺下所有元首開始不安出聲。
「竟然要七天時間……」
「現在的地球都已經這樣了,要是再等七天,只會繼續降溫下去吧……」
「我挪威要怎麼辦?!我國領土在高緯度地區,現在處境已經非常艱苦了……」
「你們挪威還算好,我加拿大又該怎麼辦?!」
「我們澳洲接近南極,又要怎麼辦?」
「博士,我們人類已經沒有再幾天時間。再降溫下去,地球真的要連大海一起冰凍,對整個環境的破壞會更難彌補。」
小夏美不高興的說:「我又能怎麼辦?!大家的工程能力已經運作到極限,能源爐的建造和安裝速度最快就是這樣,我還會有什麼辦法?」
有元首趕緊澄清:「博士,我們絕對不是在責怪妳……」
「那就快點決定,要不要多給我幾天調整再啟動引擎?我還要趕回去太空站處理事情!」
另外有一名元首問:「博士,不能上路之後,邊安裝能源爐邊移動?這樣不是會比較快抵達天狼星?」
兇蘿爆發:「聽不懂我說的話嗎?!還是你不會數學計算?!我們每天只能增加大約五倍光速,你以為這樣做還能快多少?!你以為我們這樣做,就能快個兩天或三天抵達啊?!這樣做,最多最快也不過提前半天抵達啦,所以大後天再啟動也是在第七天抵達,聽懂沒有?!」
這名挨罵的元首只能青起臉,默不做聲。
不過也因為兇蘿這樣說,真的有元首叫出電腦的計算功能,讓投影浮現在面前,親自輸入各種參數進行數學計算,還真的最多不過縮短半天……因為數字五(光速)的變動,在整個計算中真的影響太小了。
終於,親自計算過的美國元首山姆德列克開口:「看來就是這幾天出發了。抵達天狼星的這七天,大家想辦法撐過去。希望抵達天狼星之後,地球的回溫會快一點。」
秘書長敲下木槌:「今天啟動,明天啟動,後天啟動,或是大後天啟動,請各國投票表決。」
  ………………
  …………
  ……
投票結果出爐之後,小夏美大聲罵著離開會場:「可惡!一群壞蛋!我就已經說過大後天啟動還不會有問題,非得後天就啟動引擎啊?!多給我一天是會死嗎?!到時太空站誰被操到倒下或是出什麼意外,我可不管啦!」
完全投身太空站工程的小夏美,沒有停下腳步跟哥哥、媽媽或是夏美醬說句話,直接一路罵著進入夏美號,離開這顆充滿壞蛋的可惡地球,回到太空站成為揮舞鞭子的趕工惡鬼。
不過雖說這隻兇蘿正在爆發中,對於這樣的投身工作,看起來似乎還蠻樂在其中的……
秘書長再次開口:「是否有元首希望提出任何臨時議題?或是今天的會議可以暫時宣告結束?」
美國元首山姆德列克開口:「我有重要議題想要提出來討論。」
秘書長再次敲下木槌:「美國元首,山姆德列克。」
牛仔總統離開會議桌,走上臺。
山姆德列克直接說:「各國元首,我想提出一項重要議題,關於阿庫別瑞太空站。太空站即將進入正式運作階段,今後要歸誰正式管轄?」
哥哥直接冷冷的大聲說:「你為什麼不直接向大家問,太空站讓共和國掌握,你們不擔心嗎?」
山姆德列克直接看向哥哥:「目前太空站的人員,不分科學家、專家或是工程人員,有七成來自你們共和國,或許我們是真的該擔心?」
「難道我們共和國有辦法利用太空站,只拯救我共和國或是友國的人?如果有,還請你教我要怎麼做。」
美國總統依然平靜的說:「我沒有指責這件事。我真正想提的,是將阿庫別瑞太空站交由聯合國管理,才能真正公平並且平等。」
開始有支持美國的各國元首,出聲贊成:「同意!」
「支持!」
「贊成!」
「這是個好選擇!」
就在這些國家開始出聲支持的當下……
哥哥竟然也舉起雙手,開始大聲鼓掌:「說的好!說的真是好!你真是說的太好了!給你掌聲鼓勵鼓勵!」
竟然大聲給對手鼓掌?
眾人忽然發愣,看著他。
「好不容易團結起來的人類,未來才剛出現一線生機,你們美國就開始急著發難,搞分裂,搶阿庫別瑞太空站,給你和美國掌聲鼓勵鼓勵!」
山姆德列克雖然看來像牛仔,不愧也是個政治家,冷靜的說:「既然你認為人類本來就該團結,那就請你們共和國將阿庫別瑞太空站移交出來,交由大家共有的聯合國管轄,怎麼樣?」
「誰都知道聯合國實際上是你們歐美國家開的,尤其你們這些國家在會議上還握有絕對的否決權,交給聯合國等於完全交給你們歐美為首的國家……我再次為你的巧言豪奪掌聲鼓勵!我也請支持這句話的各國元首,掌聲鼓勵鼓勵!」
支持共和國的各國家元首,主要是中東國家、東南亞和南美,開始舉手鼓掌,並且出聲支持。
當然,一整個就是酸。
整個會場,如同撕裂成為兩個陣營,雙方開始大聲叫陣。
臺上的山姆德列克繼續說:「如果各國這麼厭惡聯合國,質疑聯合國的公平性,又為什麼要加入這個聯合國?」
「那麼我們共和國組成一個同盟國際,號稱絕對公平,但是我們共和國和友國擁有絕對否決權,你們美國和友邦願意來參加嗎?或是我們和你們的聯合國中斷往來,不再溝通,因為無盡的衝突最後開始互幹,導致大家死光光?我再次為你們美國提出的美麗願景掌聲鼓勵鼓勵!」
「年輕人,你還太年輕了。說這些話,對大家不會有幫助。」
「別忘了,就是我這個年輕人出現在這裡,你這樣的人才能站在臺上對我說蠢話。」
「所以你們共和國不願意交出阿庫別瑞太空站,讓聯合國管理?」
「只要太空站能運作,也能保持機能讓所有人繼續活下去,我看不出繼續讓我們共和國控制管理有什麼問題?不然太空站真的只能讓我們共和國得利?只會拯救我們共和國或是支援我們的國家?或是可以把其他人救走,留下你們美洲在太空中任憑外星圓球魚肉?」
「似乎是真的受神啟示的你,尤其已經貴為共和國元首,竟然不為全人類著想,還懷有私利私慾?」
「昨晚我打手槍的時候,神向我預言說以美國為首的你們這些國家惡貫滿盈,要我現在盡情對你們這些國家開槍,給你們一點教訓,怎麼辦?」
「真遺憾……竟然是個這麼粗俗的人,毫無一點莊嚴感覺……我開始懷疑那晚的親眼所見,是你們共和國事先安排好的一場戲……」
「是戲又怎樣?你以為我在乎你們怎麼想?」
「那麼我只能遺憾的宣佈,我美國政府暫時不再協助阿庫別瑞太空站的建設和維護。」
「隨便你,有其他國家想跟進也無所謂。只希望等到外星圓球再打來,你們都不要叫苦連天。」
山姆德列克微笑著搖頭,然後走下臺,表示不想再說什麼了。
整個會場再次吵成一團。
支持美國的一邊。
支持共和國的一邊。
當然也有所謂的中立派,不過他們也只能無奈旁觀搖頭了……
十分鐘之後,會議正式由秘書長敲槌宣告結束。
想吵的人繼續留下來吵,想離開的人自由離開。
一大群護衛的包圍下,留下共和國的駐聯合國大使,哥哥抱著懷裡的夏美醬,帶著雅溫和機器秘書一起走回元首專機,就要一起趕回去位於中非的納達克城首都。
哥哥邊走邊小聲的向背後的秘書說:「回去元首府之後,立刻發通知給所有高級官員,招開緊急會議,要所有人立即到場,尤其是那五名將軍部長,不准缺席。」
機器秘書冰冷的回答:「收到命令。」
雅溫問:「是因為美國表示不再支援阿庫別瑞引擎製造的事?我個人覺得我們可以不必太擔心,美國元首只是希望能有製造氫彈和各項生活物資的時間,順便對我們施壓,最後還是會回頭繼續支援阿庫別瑞引擎太空站,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存亡也跟太空站綁在一塊。」
哥哥冷冷的說:「這我知道。」
「那麼招開緊急會議又是為何?」
哥哥沒有回答,只是沈默和所有人一起前往停機處。
雅溫也沒有再問,只是安靜跟著走。
直到進入安全的元首專機,並且在雷電大雨中正式升空起飛之後,舒適的機艙內都是引擎運作的吵雜聲音,哥哥才非常小聲的對雅溫說:「關於緊急會議的用意……我要說的這些話絕對不能洩漏出去。」
雅溫專心看著他,並且無言點頭。
「其實這幾天睡覺之後,醒來的那瞬間我一直聽到一句話。」
「一句話?」
「那句話只是簡單的說:人類必須統一……就沒有其他的話。我本來一直以為是自己想太多,直到剛才的大會……」
雅溫一直專心聽著。
「說起來,其實這件事我也已經想好久。忽然來到這個時代,除了協助全人類度過流亡,到底我還能做什麼?我想或許睡醒的那段時間,就是萬有交代給我,另一件我必須做的事?所以我想開始尋找把歐美主要政府高層、還有可以接替他們成為高層的那所有人,暗中一次消滅的可能方法。」
沒料到會得到這句答案的雅溫,睜大雙眼。
「歐美他們,絕對想到時就會像這樣跑出來亂一下。問題是我們人類絕對知道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絕不能還像以前那樣一天到尾吵不停,心情好時再來辦辦投票。所以我相信大部分人的心底深處一定都希望能有一個真正的統一政府出現,只是人們面對這樣紛亂的局亂往往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萬有開始想透過我,促成這件事的達成。」
「…………」
「畢竟人類在宇宙並不孤單,那麼屬於全人類大一統的太陽系共和國或許真的該是時候出現了?否則就算度過這樣的生死難關,紛亂的人類今後又要怎麼面對來自整個宇宙的挑戰?人類繼續分裂,只會是自殺行為。人類不統一,未來無法正式踏入宇宙。我相信這些事,稍微有點大腦的人應該都已經想到。」
雅溫陷入不安與猶豫:「那句話,真的是萬有交代給你的事?」
「說實話,我不知道。也有可能是我想太多。」
「就算是真的……」雅溫陷入不安與猶豫,「要在同一時間消滅歐美各國政府高層和政治接班人,真有可能?」
「我不知道有沒有可能,不過破壞和殺人終究是軍人的專長,先讓他們負責去找出可能性再說,至於實行方面會不會出錯就交給萬有去負責了。畢竟只要能讓對方整個高層崩潰和所有接班人在一瞬間消失,他們整個國家自然會陷入混亂好長一段時間,知道自己正在面對改變的關鍵時候。這時我們再出面去軟硬兼施,勸對方和我們合作。」
「就算軍隊真有辦法一口氣消滅那些領導人,因著國家意識形態的問題,不論是向我們共和國靠攏,或是成為我們共和國的加盟國,那些國家的人民會接受?」
「他們必須接受,否則……」
「否則?」
「欲成大事,不拘小節。骯髒的工作,總得有人做。要是那些國家真的不長眼的激烈反抗,到時我們故意放圓球去大屠殺他們幾千萬人,之後我們再用氫彈收尾,也算仁至義盡了……聰明的,想繼續活下去的,就會知道該放下一切國家民族意識向我們共和國靠攏,開始讓大一統的太陽系共和國成形,不然就獨自去面對外星圓球吧。」
雅溫只能沈默的閉上嘴,並且忍不住吞了口水。
一直安靜坐在旁邊的夏美醬,也眨動明亮的大眼睛了……
  ………………
  …………
  ……
聯合國會議的兩天之後。
抵達這個世界第七十二天。
地月流亡的第十二天。
元首府的黑暗頂樓陽台。
共和國高層十二人幾乎都聚在這裡。
明明是非洲中部,卻冷到人人呼氣都有白霧。
所有人都穿的又多又厚,一起看著沒有月亮出現的繁星天空。
夏美醬更是被哥哥抱在懷裡,同樣看著天空。
他們都一起看著某顆略顯黃色的小星星。
那是太陽。
地球人類的故鄉。
所有人都沈默看著。
一直安靜站立在旁的冰冷秘書開口:「預定啟動阿庫別瑞引擎的時間已到。」
幾秒之後,這個首都的大眾廣播系統,開始有女性進行廣播:「各位共和國的市民,阿庫別瑞引擎即將啟動,請各位不要慌張。各位共和國的市民,阿庫別瑞引擎即將啟動,請各位不要慌張。各位共和國的市民……」
眾人依然默不做聲。
甚至大部分人早已走到戶外,一起抬頭看向天空。
這一刻,不分地月或是太空,只要天氣晴朗,幾乎所有人都看著點點繁星。
他們只是耐心等著。
耐心看著。
直到……
忽然間,太陽消失了。
周圍所有繁星,也一起消失。
整個天空,完全一片黑暗。
以遠去的太陽為中心,總共二百度範圍的光線,已經追不上開始超光速移動的阿庫別瑞泡泡。
不論身處哪裡,看著天空的人們都開始歡呼。
以地球為中心的整個地球圈各處,幾乎都在同一時間發出歡呼。
終究他們都知道,這一切真的難以置信。
不過大約一個月前,屬於共和國的遠征隊才正式前往四光年遠的南門二回應外星人的呼喚。當時人們普遍相信在這幾年時間之中,人類最遠所能抵達之處也只有南門二那裡,甚至必須吃飯討生活的自己此生有沒有機會離開太陽系見識見識深太空世界都是未知數……現在,所有人類真的一起向著距離太陽系八光年的天狼星出發了?
他們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人類真的團結起來,依靠自己的力量把龐大的阿庫別瑞太空站建造完成,如同遠征隊勇敢前往南門二那般,勇敢朝著天狼星、也是通往未來的唯一活路前進。
雖然必須拿自己的生死作為賭注,不過人類終究天生就是喜歡冒險的好奇生物,還能找到比這更精彩的冒險嗎?
因此,所有人都歡呼了……
聽著全首都四處響起的歡呼聲,元首府屋頂的這群人,同樣都鬆了口氣。
因為只要阿庫別瑞太空站運作順利,就暫時不需要擔心會出什麼大亂子。
剩下的問題,只有這六天或七天的旅程是否能一直順利,直到抵達半光年遠的天狼星?
哥哥不管周圍還有人在,對懷裡抱著的小動物說:「夏美醬,我們回房間一起泡澡好不好?」
小聰明尷尬的笑著問:「要洗澡喔?」
「外面天氣這麼冷,一起洗熱熱,順便開心唱歌啊?」
小聰明也只能乖乖點頭:「嗯……」
哥哥向周圍的老人們說:「那我們先回房間休息。要是有什麼大問題,再來房間找我。」
五名將軍一致立正敬禮。
雅溫在內的文官們,也點頭致意。
哥哥就此抱著夏美醬,帶著機器秘書,在六名衛兵的追隨保護中,重新踏入元首府溫暖的內部走廊。
直到進入房間,秘書安靜站到牆邊待命,哥哥開心的把夏美醬直往浴室抱進去。
明亮寬敞的浴室中央,他蹲下來,開始給夏美小狗脫衣服:「浴缸,開始放洗澡熱水。」
被電腦控制的浴缸開始注入熱水,冒出溫熱蒸氣。
乖乖被哥哥脫衣服的夏美小狗,同樣安靜的問:「哥哥?」
「嗯?」
「我一直在想那天你在飛機上說的事。」
「什麼事?」
「你說要故意讓外星圓球殺人的事。」
哥哥的表情稍微黯淡下去:「這件事啊……」
「哥哥不想說這件事嗎?」
哥哥再次溫柔微笑:「不會。」
夏美小狗安靜幾秒:「哥哥,真的要殺人嗎?你不是說過,殺人不好嗎?」
把夏美小狗脫到只剩一件屁股上印有小狗圖案白色內褲的哥哥,微笑看著她:「夏美醬,殺人的確不好。」
「那哥哥又什麼要故意讓圓球殺人?」
「因為要是不這樣做,大家可能會繼續吵架。以後要是出問題,可能會有更多人被害死。」
「可是……」
「夏美醬,妳當學級長,有沒有怎麼樣都說不聽的人?有沒有妳明明不想處罰人的時候,但還是得處罰?」
小聰明只能點頭:「有。」
「那麼妳應該能瞭解,該做這種事的時候還是得作,否則以後只會越來越難處理。同樣的,要是到時他們怎樣都不聽話,哥哥要是不那樣作,事情只會越來越難處理。人類的歷史數千年來一直很血腥,國家民族之間一直在打戰死人,就是所謂的羅馬和平也一樣。至於其他事,等妳長大之後很快就會瞭解,會明白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做。妳懂吧?」
夏美小狗只能乖乖回應,但是看起來依然很難接受:「我懂……」
哥哥微笑說著,並且舉起右手,伸出小指:「夏美醬,可以的話,哥哥也不想殺他們,不過哥哥跟妳打勾勾約定……」
夏美醬眨眨明亮的雙眼,看著哥哥的小指。
「哥哥跟妳約定,不到最後關頭,哥哥絕對不會故意讓可怕的外星圓球去殺人,好嗎?」
夏美醬終於微笑的舉起自己的右手,跟哥哥打勾勾。
哥哥開心的:「呵呵……」
小聰明也微笑的看著哥哥。
「好啦,一起舒服泡澡吧?」
「嗯!」
哥哥伸出雙手,正想把屁股上印有小狗圖案的白色內褲從夏美醬身上脫掉……
這時,他忽然想到:「對啦,夏美醬?」
「嗨?」
哥哥逐漸露出很邪惡的笑容:「妳都已經跟哥哥一起洗澡好幾次了,要不要再看看啊?噴泉爆發?」
「噴泉爆發?是哥哥的小寶寶液體?」
「對啊,想不想再看一次?黏黏的很好玩喔。只是記得要保密,誰都不能說。」
完全單純的小聰明,才九歲的她什麼都不懂,只是充滿求知慾的雙眼完全發亮,並且開始點頭。
哥哥萬分邪惡的夏美醬養成計畫,繼續發動中……
=待續=
簡略時間表:
第001天 關於未來的夢
第003天 哥哥和雅溫元首的會面
第004天 抵達中非納達克城,危機籌備處成立
第011天 初次參與元首會議
第012天 正式宣佈南門二遠征隊
第019天 南門二遠征隊招募結束
第022天 南門二遠征隊正式出發
第060天 地球流亡開始,聯合國大會,阿庫別瑞太空站始建
第065天 三光年防衛戰
第066天 戰時元首會議
第070天 停止於天狼星半光年外,聯合國會議
第072天 啟動阿庫別瑞太空站引擎,正式前往天狼星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