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共匪越“促生”,大家越不愿意生娃?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听说兲朝马上要公布2022年的人口数据了,GFW高墙内外的反节育派媒体们,例如坏球屎报、南华早报、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墙街日报、扭腰时报、BBC、路透社……估计已经把人口恐吓宣传稿准备好,就等着国家统计局一公布数据,到时候改几个数目字就可以发稿了吧。
在那个数据公布之前,墙内媒体报道的一个有关“八成大学生想生二胎”的调研已经受到群嘲。但是大家发泄一通怒火,都没有——也不敢——讲清楚一件事:为什么共匪越“促生”,大家越不愿意生娃?
多年来,我一直写文章揭露反节育派反智的人口恐吓宣传。作为一个得罪了全世界“人权爱好者”、人见人厌、屡败屡战的女堂吉诃德,我试着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吧。
首先,我认为这是因为反节育派一直找不到一个正常人类做反节育代言人。造假大师易富贤就不用说了,造假撒谎毫无底线而且从不掩饰自己是数千年通过裹小脚、浸猪笼、骑木驴、贞节牌坊和刳剔等残酷手段残害残杀女性的宗族文化的爱好者、宗族势力的维护者。有易粉愤愤不平地说,有些媒体给易富不贤大师拍照时把他拍得太丑了,有丑化这位大师的嫌疑。我认为他们完全是多虑了,有些人从内到外都那么丑恶,非要摄影师把这种人拍得像帅哥,那还不如直接找个帅哥的头像PS上去。但是摄影师们知道这是造假,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们比易富贤有底线。我曾经天真地以为美国之音RFA扭腰时报等媒体的记者是不知道易富贤造假才传播他的谎言。后来我才逐渐意识到,其实这些记者全都知道易富贤在撒谎,却仍然选择传播他的谎言,因为除了易富贤之外,他们找不到别的“科学家”愿意干这种脏活儿。
易富贤的老乡兼战友、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是这种非正常人类中的另一个典型例子。作为北大毕业的法律专业人士,他居然不知道联合国人权宣言有关反对人口贩卖的条款,公然宣布他要将父母卖儿卖女合法化,声称人贩子充当中间人买卖儿童是积德……有时候读到杨支柱那些荒谬的言论我都会产生一种错觉,感觉他仿佛是从哪个古墓里蹦出来的千年老妖借尸还魂了。
这个阵营里的其他一些砖家,例如挺谁谁死任泽平、虐童携程梁建章,以及梁建章很多文章的合作伙伴黄文政,其实也都跟易富贤杨支柱差不多。任泽平作为房地产企业恒大那个研究院的前“首席经济学家”,拿着人家1500万的年薪,他们鼓励生育的目的是什么?梁建章作为携程的前老板,他鼓励生育的目的是什么?我想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想不明白。至于他们的促生文章里那些明显站不住脚的论据,也许挺对习魔头这种中二博士的胃口,但我想接受过一定程度教育、有一定思辨能力的人,也不难看出其中那些明显的荒谬之处。
至于梁中堂和何亚福等人,他们都曾经是反节育派的干将,后来却因为说了几句实话,已经被反节育派阵营边缘化。稍微变得正常一点之后,就很难在这个阵营里找到容身之地了。
除了反节育派盛产各自心怀鬼胎的反智妖孽,我认为共匪“促生”政策适得其反的另一个原因是兲朝畸形的经济结构。过去十几年,兲朝gdp赶超日本,让很多兲朝人洋洋自得,真以为兲朝是强国了。其实兲朝的那些个漂亮的经济数据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大量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和大搞房地产给堆出来的,尤其房地产业,是很多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炒房又是一些“先富”的暴发户群体最爱的投资手段。结果是房价越炒越高,成了最好的避孕药。可是因为很多地方政府的生存严重依赖房地产,共匪又不敢戳破这个泡沫。既然如此,那就只好继续全民服用这副避孕药了。
共匪促生政策失败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就在于习魔头真的是个猪头,满脑子都是自己“完全统一”的野心,根本不顾老百姓死活,而且缺乏一些非常基本的常识。结果就是,他只会跟着反节育派这些骗子的指挥棒乱转,根据他们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瞎折腾经济、人口政策。
历史已经一再证明,用基于假数据的政策搞经济或者搞任何事情,没有不失败的。大跃进的教训并不遥远,然而只是换了个立场,很多人——包括很多批评大跃进“放卫星”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就忘记历史教训了。知识分子尚且如此,习魔头这种连基础教育都没有接受完全、又像毛腊肉一样相信权力万能的权力上瘾者,又怎么会记得或在意那个历史教训呢?当然啰,猪头皇帝但凡有一点点体恤民间疾苦的心思,但凡有一点点基本常识,就不会在这个人满为患、海陆空全方位污染的国家废除计生、鼓励生育了。
这场荒唐反智的反节育派运动是一场人祸,每一个参与反节育派造谎传谎运动的人,都是肇祸之人。到目前为止,这场人祸依然看不到尽头。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