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腰时报布下“地雷阵”,RFA抬出魏京生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本来以为过年了,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没想到反节育派们过年都不忘人口恐吓宣传,害得我大过年的还要辛辛苦苦翻墙出来打假。
在这一波从年前一直延续到年后的人口恐吓中,《扭腰时报》是最狂热的媒体,没有之一。看看2023年1月24日的《扭腰时报》中文网首页就知道了:
扭腰时报网页截图
我数了一下,在17篇带有内容简介的链接(截图只截取了其中的一部分)中,有5篇都跟兲朝的“人口问题”有关,接近1/3;右侧那些不带内容简介的13个链接中,有4篇跟兲朝“人口问题”有关,同样接近1/3。
这还没有算上保罗·克鲁格曼那篇文章,可能因为我抗议他链接了易富贤的最新“人口学研究”成果,而没有被扭腰时报中文版编辑放上首页。克鲁格曼所附链接中,易富贤通过卡介苗数量推测兲朝“人口数据有水分”的方法已经被他的反节育派战友何亚福证伪,详见《从卡介苗批签发量能推算出生人口吗?》。易富贤通过上海公安局泄露的数据推测兲朝“人口数据有水分”的说法,根本没有列出详细的推算过程,属于我给易富贤总结的那种“上下嘴皮一吧啦就算发表了”的“研究成果”。
整个看来,《扭腰时报》中文网今天的主页就像是一个密密麻麻、布满地雷的“雷阵”。我一直以为美国之音才是搞人口恐吓宣传最积极的外媒,看来我错了,《扭腰时报》才是最积极的那一个。
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其实也不甘人后,在他们自己的记者先后发表了多篇引用造假大师易富贤谎言的“报道”之后,又分别在春节假期期间推出两篇由邓聿文和魏京生写的文章,跟《扭腰时报》那个“地雷阵”里的文章一样,都是拿所谓的“人口问题”唱衰中国,借机搞人口恐吓宣传。而在BBC记者黄思琪文章《中國需要擔心其不斷萎縮的人口嗎?》中,造假大师易富贤甚至将“美国和欧盟物价和通胀高企”甩锅给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中国劳动力萎缩和制造业衰退”,正式将“一胎化”升级为国际黑锅侠。从此以后,这个“一胎化”就是“普天之下,无锅不背,率土之滨,无罪不替”了。欧美政客第一次享受造假大师易富贤这样贴心的甩锅服务,一定觉得全身舒爽,比易富贤手中的数字享受他独一无二的“马杀鸡”还要舒服一百倍吧。
BBC网页截图
大致浏览了一下这些文章,其实它们的“配方”都差不多,总结起来,都包括下面这几方面的内容:
  1. 兲朝的“人口问题”导致“人口红利”不再,无法继续维持高速经济增长,因此必然导致经济衰落;
  2. 兲朝经济衰落会给兲朝自己和全世界带来巨大麻烦;
  3. 兲朝的“人口问题”是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这个万能黑锅侠造成的;
  4. 所以解决办法也就不言而喻了:彻底废除计生,鼓励生育。
针对这些配方相似的人口恐吓宣传,我只想问3句话:
1. 发达国家有哪个是一直靠“人口红利”保持增长的?
2. 发达国家的经济有哪个是一直保持6%以上高增长的?
3. 如果拥有制度优势的发达国家都没有一个能做到这两点,凭什么你们就认为兲朝应该做到这两点?
计划生育当万能黑锅侠这事我就不多说了,谈“老龄化”和“性别比失衡”,不提毛腊肉鼓励生育和前计生时代的性别比失衡,光让计划生育背黑锅,那就是耍流氓。邓聿文把兲朝改革开放时期的“人口红利”归功于毛腊肉的鼓励生育,却对毛腊肉时代人口过剩导致的知青下乡选择性失明,对计生带来的少子化将大量女性人口从没完没了的生育养育中解放出来、为刚刚起飞的中国制造业注入迫切需要的女性劳动力选择性失明,同样是耍流氓。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凤凰网的一篇文章《揭秘新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曲折演变》和本人的一篇打假文章《张菁,你还在继续撒谎》。
网页截图凤凰网
我这里主要说说“人口红利”和经济增长的问题。不可否认,欧美发达国家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都跟兲朝一样依赖过“人口红利”,也就是残酷剥削工人阶级。但是后来呢?他们是一直靠喝底层人的血维持繁荣的吗?如果劳动密集型产业真的那么好,为什么美国不敞开国门,推倒川建国在美墨边境修的隔离墙,欢迎来自全世界的移民去给他们创造“人口红利”?让这些移民在美国就地生产价廉物美的产品多好,何苦万里迢迢地到兲朝进口廉价产品,既不环保又浪费时间。
至于经济增长,就以美国为例,他们没有兲朝的“人口问题”吧?政治制度也更优越。可是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从1960年代有那么几年保持在6%的增速之后,就长期维持低速增长,仅在1984年超过6%,达到7.2%(而且是在1982年负增长和1983年4%左右的增速基础上达到这个数字的)。
世界银行网页截图
其他发达国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此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按照反节育派们的逻辑推理,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经济都无法长期维持6%以上的高增长率,那么它们都要算失败国家啰?考虑到这些国家还拥有政治制度方面的优势,以及人口方面的优势(凭借不断涌入的移民,美国的老龄化远不如日本和兲朝严重),两相对比,他们在经济上的失败程度比之兲朝更甚呢。
邓聿文在《聿文视界: 中国永远告别高增长》对“永远”二字那么肯定那么充满信心,BRET STEPHENS在《中国的衰落已毋庸置疑,然后呢?》一文中对“毋庸置疑”那么肯定那么充满信心,并不是因为人口对经济的影响真有他们和其他反节育派说的那么严重,而是因为他们对我提到的那两个经济规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依靠“人口红利”保持长期的经济繁荣,任何国家的经济都不可能长期保持6%以上的高速增长——充满信心,也对习猪头的愚蠢指数充满信心。仅此而已。
其实,这些反节育派心里很清楚,兲朝就算继续保持人口高增长,也不可能维持经济高增长,原因有两个:
一是猪头皇帝没脑子,只会跟着易富贤、任泽平、梁建章这样的狗头军师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经济学研究”瞎折腾。2021年他们放开“三胎”,又为了“减轻父母养育负担”而推出“双减”政策,打击教培互联网房地产等行业,把兲朝经济搞得鸡飞蛋打,结果大家已经看到了:单是教培业就导致上千万人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想生孩子都不敢生,直接导致2021年的出生人口“断崖式下跌”到1949年以来最低,并跟猪头皇帝的“清零政策”一起,导致2022年中国人口负增长,他们只用了五六年时间,就把计生委奋斗了三四十年都未能达到的目标变成了现实。可惜的是,猪头皇帝和狗头军师们取得如此“丰功伟绩”,反节育派宣传家们居然一个字都不提,这种光为狗头军师们洗地甩锅不表彰他们功勋的做法,对“国师”们为国出谋划策的勇气是很大的打击呢。2021年的“双减”政策,怎么也有资格拿个联合国人口奖嘛。
RFA网页截图
二是兲朝已有的劳动力都消化不了,每年1千万左右的高校毕业生就业无比艰难,增加更多的人口能带来什么?只要脑子不是猪头都能想清楚。如果真不明白,可以参考半岛电视台的一篇文章《经济困境如何助长10年前的阿拉伯之春》,里面提到:
“2008年,中东和北非的青年失业率达到近25%,而全球平均水平还不到15%,完成大学教育年轻人的失业率较高,年轻人是该地区庞大且不断增长的人口,他们挣扎于真正的就业前景,并致力于寻求一份为自己和家人谋生的职业。”
25%?这个数字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完成大学教育年轻人的失业率较高”,这种情况跟现在的兲朝是不是很相似?
美国之音网页截图
所以,如果兲朝踏着这些反节育派人口恐吓宣传的节奏,去进一步鼓励生育,兲朝未来会通向哪里?他们心里应该是比我更清楚。
尤其是魏京生这样天天盼着共匪完蛋的反共人士,唯独在所谓的“人口问题”上贴心贴肠地为共匪着想、为共匪出谋划策,他们真的是出于一片“好心”吗?
最可笑的是,魏京生还在他那篇文章《中国的人口问题》中提出,兲朝应该“回复传统的家庭价值观和家庭结构”,意思是要恢复一夫多妻制和张爱玲小说中一大家子几代人同居一室勾心斗角的“传统”家庭价值观和家庭结构吗?其实在这方面,魏京生就该现身说法以身作则,先跟刘怀昭结婚嘛。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就撒手不管,你也配当“传统家庭价值观”的代言人?!
这些润到海外的华人华裔啊,究竟为什么要为这个被你们抛弃的祖国忧心忡忡呢?真有当国师的能力,那就为你们现在生活的国家多多出谋划策嘛。拜登可是亟需你们的高见去振兴经济呢。
作为民主党党报的扭腰时报,在其中文网首页布下“地雷阵”搞人口恐吓宣传,也许就是为了转移舆论视线,避免让读者关注和讨论美国自身存在的问题?
哇,原来扭腰时报不单学会了共匪党媒的造假撒谎,共匪党媒的删评控评习禁评,连共匪党媒“围魏救赵”的招式都学会了呢。美国纳税人,还不赶快多交点税把这家完全有资格当官媒党媒的扭腰时报供养起来。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