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与尴尬:当盟友参与传播危害台湾的假消息时,台湾也只能吃哑巴亏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今天美国之音发了一篇文章《中国暂停进口部分台湾产品“以经逼政”?学者:台湾政府需尽速反应并抗击中国假新闻》。针对文中提到“台湾政府还必须对抗中国的假新闻和官方宣传”这句话,我写了一段评论,大意是:
过去十几年,为了废除计生,从而为习魔头侵略台湾准备更多炮灰,兲朝官媒传播了大量由易富贤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骗兲朝人多生娃,这些假消息经过由人权爱好者控制的南华早报、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自由亚洲电台、路透社等媒体进一步传播后,成为颠扑不破的谎言。即使台湾知道这些假消息对自己不利,但因为传播者中有很多是来自自己盟友的媒体,不管政府还是民间,都不敢揭露这些假消息。
这条评论发出去之后就被VOA版习禁评删除,我都没来得及截图保留证据。
这时我看到另一条评论谈到共匪“反对干涉内政”,于是在那下面又写了一条:
然后这条评论也遭到秒删。
接着我看到有五毛狗在评论里提到“惠台”政策云云,于是在下面写了一条,说共匪的“惠台”政策失效是因为香港已经让全世界看清共匪习魔头毫无政治信用……一开始我这条评论平安无事,后来我对它编辑了一下,加了这么一段话:
不过另一方面你也大可放心,台湾不管官方还是民间,都不可能抗击由美国之音NYT华尔街日报RFA路透社等媒体传播的由易富贤炮制的假消息。共匪只需抓住易富贤这个关键,就能像这十几年来那样,成功地通过海内外人权爱好者控制的媒体向全世界输出人口恐吓宣传,不管易富贤的谎言多么低级都能保证颠扑不破。好好总结经验吧。
当然,这条评论也遭到秒删。
于是我做了最后一次尝试,并且决心以后把自己被VOA习禁评删掉的评论做一个专栏。这条评论同样没能逃脱习禁评的毒手:
对于我这种说法,很多人都不相信。前几天我在VOA油管频道说习魔头放开计生的目的是为了繁殖炮灰,还有人跟我争辩说他的目的是为了保住房地产。
他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如果习魔头是为保住房地产而放开计生,那么他在2021年接受狗头军师易富贤的馊主意搞“双减”促生时就不应该打击房地产业。
其实我们只需将目光投向十几年前的一些消息,就不难窥见这场人口恐吓宣传运动是怎样产生的。
在腾讯网站上,有一篇2011年原发表于《北京晚报》上的文章《解放军作战部队独生子女所占比例已超过80%》,里面提到,“部队在2006年的抽样结果显示,军队有入伍新兵50-60%以上都是独子。”又引用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的估计,说共匪“整个军队的独生子女率已经不低于70%,作战部队则超过80%”。在文章中的其余部分,作者都将“独子”与“独生子女”不加区别地混用。
但“独子”其实是不等于“独生子女”的。例如,一个家庭哪怕生了100个女儿但只生了1个儿子,这个儿子也算“独子”。而“独子”被娇生惯养,其实是重男轻女导致的,这种情况在我的同学中就有好几例。但是反节育派特别喜欢把这归罪于“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对他们来说,独生子女和独生子女政策是万能替罪羊嘛。
实际上,在头一年,在习魔头还没有上台并提出那个如今如狗皮膏药一样遍布全国的“中国梦”口号之前,刘明福就于2010年专门写了本书《中国梦》,显然是给未来的主子提前拍马屁。
由此推测,当刘明福于2011年抛出自己“估计”的共匪军队中“独生子女”(其实是“独子”)数据时,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习魔头的侵台野心。后来易富贤用他独创的“浆糊统计学”,胡编乱造出“2035年中国将有上千万失独家庭”的假数据,其实都是反节育派针对习魔头的野心,度身定制的人口恐吓。
这也是习魔头在易富贤那篇漏洞百出的“论文”出炉后仅仅两年就决定放开计生,于2016年正式推出二胎政策的原因。
按照习魔头一开始的如意算盘,等兲朝通过盗窃外国技术等手段,到2035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使得兲朝在经济、技术和军事方面差不多能和美国平起平坐后,就是他“武统”台湾的最佳时机,而放开二胎那几年出生的孩子到2035年刚好差不多20岁,正好可以上战场当炮灰。
然而,2017年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打乱了习魔头的计划:跟美国的贸易战导致大量外企退出兲朝;2020年初的武汉肺炎以及习魔头随后祭出的“清零”政策更是让兲朝经济雪上加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现自己寒窗十几年最后却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连生存欲望都没有了,更何况生育欲望。
因此,兲朝出生人口在2016年放开二胎之后,虽然头几年有过短暂的上升,但随后却急剧下挫。国家不幸砖家幸。对易富贤及其背后为了政治正确为了废除计生而不惜一切手段的反节育派媒体,兲朝不断下挫的经济状况和出生人口正是他们大作文章的大好时机。
因此,造假大师易富贤在2013年推出“上千万失独家庭”的假数据后,又摩拳擦掌,接连推出好几版的“人口学论文”,质疑兲朝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有水分”——虽然他自己提供的证据证明事实恰恰相反。
(注:易富贤3个版本的“中国人口数据有水分论”都已经被打假,参考:
戳破造假大师易富贤的新“水泡”
躲猫猫,藏猫猫?
从卡介苗批签发量能推算出生人口吗?》)
在兲朝官媒与墙外媒体连续几年的密集人口恐吓大宣传下,习魔头终于“顺应民意”,在2021年放开三胎。虽然这几年三胎的孩子到2035年还达不到当炮灰的年龄,但他们的哥哥们是可以的。
为了更好地提振出生率,让新一代兲朝孩子成为更合格的炮灰,在易富贤等狗头军师的建议下,猪头皇帝又在2021年同时雷厉风行地推出“双减”政策,打击教培业(目的是减轻家长养育负担)、互联网行业(目的是戒除青少年网瘾,让他们花更多时间锻炼身体)和房地产业(因为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等行业,单是教培业就导致上千万人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想生孩子都不敢生。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习猪头利用易富贤等人纸上谈兵、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指导经济政策人口政策只会事与愿违。学生的课业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并没有因“双减”而真正降低。因为中考“分流”政策的存在,把家长和学生以前到高中阶段才会产生的高考焦虑提前到了初中阶段。学习成绩不够好的孩子,被迫参加价格更贵的地下补习班或一对一补习。
这套组合拳的结果,是2021年的出生人口降到了共匪以恐怖主义手段颠覆中华民国合法政府以来的最低水平。计生委花了三十多年都没能实现的目标,猪头皇帝和狗头军师用了五六年就实现了。大家都以为他们是迫生委,最后才发现他们其实是超级计生委。
但易富贤失败了吗?如果易富贤的目标是单纯提高兲朝的生育率,或许可以说他暂时失败了。但其实易富贤和反节育派的最终目标是彻底废除计划生育,让那些来自兲朝的非法移民再也无法以“计生难民”的名义申请政治避难,同时满足反节育派背后的宗教势力和宗族势力必须废除计生的愿望,那么这暂时的挫败其实更有利于实现他们的最终目标。
这不,进入2022年之后反节育派又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人口恐吓大宣传。年初,包括“中国父权”主席张菁在内的人权爱好者,借徐州丰县事件大肆炒作一胎化政策导致兲朝性别比失衡——虽然董志民出生于1960年代,当时独生子女政策根本不存在。(参考《张菁,你还在继续撒谎》)
张菁们的言论其实不过是延续了易富贤早年认为“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唯一原因是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的说法,只不过她把这延续得稍微靠前了一点,但我们也得感谢她没有进一步延申,把李逵鲁智深武松打光棍算到独生子女政策头上,不是吗?
到了年底,美国之音借着兲朝公布2021年各省出生率的机会,又一次把易富贤这尊大神请了出来,抛出他那套“中国人口形势危急或需颠覆性政策改革”的升级版恐吓宣传。
而国内的媒体也开始了更加赤裸裸的战争宣传和动员。
三胎已经无法满足习魔头对炮灰的强烈需求了,难怪易富贤及其拥趸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新一轮人口恐吓宣传。不管易富贤和德国之声美国之音BBC自由亚洲电台扭腰时报墙街日报路透社的记者编辑自以为他们撒谎造假的“初心”有多么政治正确,是多么维护“人权”因此多么“正当”,他们都在有意无意地为共匪的侵台战争机器添砖加瓦
那么台湾呢?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反节育派一波接一波的人口恐吓宣传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就算意识到了,他们又能做什么?美国是台湾的盟友,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国的官媒。虽说台湾这些年一直在抵抗来自兲朝的假消息,但如果担任这些假消息二传手、三传手的人来自台湾的盟友,而且制造假消息的表面动机又是那么政治正确,台湾也只能打断牙往肚里咽了。
在《不新的<万历十五年>》里,王小波说过这么一句话:
“善良要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所以让我去选择道德的根基,我愿选实事求是。”
那些怀着政治正确、维护“人权”的初心传播易富贤谎言的人,不管是自诩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还是美国之音德国之声之类自称“新闻自由至关重要”、“信息自由,自由我心”却把撒谎自由等同于“新闻自由”、“信息自由”等媒体的记者,是否有人读过这句话?
王小波在《不新的<万历十五年>》里预见了兲朝“用数目字治国”的荒诞场面,却没有预见到,包括扭腰时报德国之声BBC美国之音RFA墙街日报路透社等等在内的媒体的记者,会在明知道易富贤造假撒谎的情况下,依然坚定不移地传播他的谎言。
王小波没有料到,这些把“新闻自由”喊得震天响、热衷于做事实核查的国际知名媒体,从不对易富贤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做任何事实核查,而是以兲朝奸商做生意的方式做新闻,传播易富贤制造的假信息。
兲朝奸商卖假冒伪劣的时候,在一箱康师傅里掺几袋康帅傅,在一堆百事可乐里掺几瓶白事可乐,或者撕掉“老陈西昔”的标签,直接把假醋灌到小饭馆的醋瓶子里给顾客喝。这些媒体做“新闻”也一样,在真实的信息里掺上不一定敢署真名的易富贤用造假搞出来的“人口学研究”,让他们传递的信息真假难辨,愚弄读者,祸害中国,也祸害台湾
如果有一天习魔头真的发动侵台战争,当死神像割麦子一样收割生命时,请不要忘记易富贤及其背后的反节育派媒体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的角色。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