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TayTen Story:寂寞邊界11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Tay發現Time有些奇怪。
以往Time跟別人互傳訊息的時候,臉上很少會露出笑容,大部分都是看一眼後就會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但現在他會看訊息的時候,嘴角都會微微上仰,似乎是看見什麼有趣的東西一般。
Tay好奇的湊到Time身邊,問:「聊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嗯?」Time的手機稍微改變角度,讓Tay不能看見他正在跟誰聊天。
「看你笑的很開心,是朋友傳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可以跟我分享嗎?」Tay整個人趴在Time的身上。
「沒什麼。」Time笑著,他摸摸Tay的頭。
「那怎麼笑得那麼開心?變心了?」Tay把臉埋在Time的肩頸間,左右的蹭蹭:「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
「記得。」Time溫和的說,他輕撫Tay的臉。
「你上心了?」
「怎麼可能。」Time很快地回答,他轉過身子和Tay對視:「我只對你一個人上心。」
「……」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Tay沈默沒有說話。
他們在一起四年,Time以往跟其他人的互動是什麼樣子,他很清楚,就算不會特地說是哪個家族的人,也會多少讓他知道是怎麼認識的人。
只要還沒有真正的被Time拿下來之前,他都不會告訴Tay對方是誰。
但……剛剛的一系列的小動作,Tay發現有些不太一樣。
還沒有拿下來的人,Time不會不讓Tay看聊天的內容,剛剛明顯就是在避什麼。
是什麼人……可是讓那個一直在流連在不同人,也只對Tay一個人上心的Time,開始對Tay以外的人上心了。
「怎麼了?」Time溫柔的問,親吻Tay的臉頰:「這麼在意嗎?」
「沒有。」Tay搖頭:「我只是在想下午要去哪裡。」
「想去哪裡?」Time問。
「還在想。」Tay說著,朝更衣室的方向走過去:「今天願意陪我出去走走嗎?」
「親愛的老婆都開口了,我有說不的權利嗎?」
「油腔滑調。」Tay輕聲的說著,臉上藏不住笑意地走進更衣室裡頭換衣服。
Tay挑選衣服後,拿起自己常用的香水,發現幾乎已經快沒有了。
這瓶他自己調製的香水已經用四年了,從他第一次見到Time的那個宴會,他白天去拿調製完成靜置到可以使用的香水,當天直接噴在身上。
Tay還記得他們兩個人在陽台抽菸的時候碰面的場景,他不得不承認……那天看見的Time打扮得很帥氣,讓他有些心動。
知道對方也是跟著家族的人一起來時,Tay偷偷的希望可以跟Time的家族有更好的關係。
在知道Time第一次出軌之前。
Tay回神,不自覺的嘆口氣,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在一起四年了,維持這個畸形的關係。
Tay在身上噴上香水,走出更衣室,拉住Time的手,讓Time陪他出去走走。
Time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說:「我很喜歡你的這個味道。」
「喔?」Tay的語調微微的升高些。
「讓我想起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
「……嗯。」Tay微笑的輕聲回應一句,沒有繼續說下去。
「怎麼了?」見Tay似乎若有所思,Time關心的詢問自己的伴侶。
「沒有,」Tay搖頭:「我們找Tem一起吃飯吧。」
「好啊。」Time很直接地答應。
車子行駛到Tem的宿舍樓下,Tay打電話給Tem,讓他下樓一起去吃飯。
Tem全身穿著白色的運動服從宿舍樓走出來,Tay透過車窗望著走進他們的男人。不得不感嘆……Tem整個人散發著如冬日中的暖陽。
大概就像Tay去日本或韓國的時候,遇到下雪日子裡面的陽光一樣吧。
Tem一上車關上車門,驚呼道:「好香喔……我第一次聞到這個好聞的玫瑰味。」
「很香吧,是Tay的香水味。」Time一面開車一面說。
「會不喜歡嗎?」Tay有些擔憂的問,似乎是擔心Tem反感。
「不會,我很喜歡。」Tem說著,靠近Tay的位置:「很適合P’Tay。」
「你想要的話,我可以調一瓶送給你。」
「真的嗎?」
「真的。」Tay點頭笑著。
「謝謝哥!」Tem開心地從身後抱住Tay。
Time則是用餘光看著在他身旁的兩個人,臉上露出意味深遠的微笑。
New正在跟滿桌的玫瑰花奮鬥,他今天被Tay抓來幫忙。
就因為Tay說需要個人手。
兩個人沒有說話的把玫瑰花瓣一片片的拔下來放到一個超大的桶子裡頭,是要做花香蒸餾用的。
Tay拔花瓣,臉上若有所思,手指上一個沒有注意被玫瑰的根刺到。
「嘶……」Tay回過神來,看著手指上的傷口。
New無奈的拿了藥水交給Tay,說:「在想什麼?這麼入迷都忘記玫瑰有刺嗎?」
Tay無奈地一笑:「沒什麼。」
說著,他接過藥水點在傷口上,刺痛感從手指一路傳到心臟,很痛……但Tay卻覺得還好。
「又怎麼了?」New皺眉地問:「Time跟別人跑出去玩,這不是習以為常的事情嗎?」
「嗯。」Tay沒有否認的回答。
「那你有什麼心不在焉?」
「感覺……不太一樣。」Tay放下藥水,替自己的手簡單的包紮一下傷口後,又拿起玫瑰花,把花瓣一片片剝下來。
「哪裡不一樣?」
「他很少會對那些人用心過。」Tay的視線從玫瑰花飄到New身上:「但他最近……似乎對新的對象格外用心。」
「我真得搞不懂你。」New失笑:「你既然這麼在乎他,怎麼又接受讓他在外面玩成那樣?我真看不懂你們。」
「……最少,他不會碰我。」Tay這句話說得很輕很小聲。
New幾乎懷疑Tay有沒有說話,不解地開口:「啊?」
「沒,我只是說……我愛一個人都是用心去愛,不用眼睛。」Tay微笑的說著。
「那你這麼用心去愛的一個人,他也很用心愛你嗎?」New好奇的問。
「嗯,他有。」Tay點頭:「在我的感覺裡面,他是有用心愛我的,至於在別人眼中是不是……我不曉得。」
「感情這種事情……」New輕輕的嘆口氣:「本來就沒有什麼絕對的好與壞,你們兩個覺得好就行了。只是做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Tay沒有多說什麼,安靜地把手上的玫瑰花給弄完。
把花拿去蒸餾的時候,室內的溫度很高,並且有些吵雜,Tay跟New兩個人一起把剩下的殘骸整理好,放到麻布袋內,晚些還要請人拿去燒掉。
其實New說的話,Tay不是沒有想過,他知道兩個家族因為生意的關係必須得要有些密不可分的關係。
但如果他真的不想跟Time在一起,其實現在分手也不會妨礙兩個家族生意上的合作。
如果硬要說的話……
「可能……」Tay忽然間,小聲的說:「Time……某方面來說……」
是Tay的避風港吧。他不想失去這個避風港。」
「嗯?剛剛有說話嗎?」
因為室內吵雜的關係,New很不確定到底剛剛Tay有沒有說話。
「沒有。」Tay微笑的搖頭。
「喔。」New繼續忙著手邊的事情。
花了大概一下午的時間,才終於搞定玫瑰精油,Tay熟練地把經由、純露、花瓣都分類好。
室內空間內充滿濃郁的玫瑰花香,Tay一直很喜歡玫瑰花。
美麗但卻充滿刺,就跟Tay從小被母親說,他生的美麗,所以得要替家族完全許多事情。
陰暗且骯髒。
還沒遇到Time之前,Tay並不愛笑,他大部分都是冷漠的一號表情,遇見Time之後他才開始會笑。
一個願意用自己生命來跟他打賭,只為了他們可以在一起。
Tay拿著瓶子裝好精油和純露。
接著再拿出另外一個容器將其他的精油跟玫瑰精油混合在一起,自己調配香水的這個技能……是個Tay想忘也忘不了的技能。
母親特地找了某個知名品牌的香水調製師來教他如何調香,只為了調製出一款最適合Tay的香水。
那個人說:你美的就像玫瑰一樣。
從那天開始,玫瑰幾乎和Tay劃上等號。
Tay回過神,讓自己不要沉溺在過去的回憶中,將調製好的香水放好,他還特地弄了一瓶比較小瓶的分裝瓶,這個是他準備要送給Tem的禮物。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他愛他,他愛他,他愛他。 只是兩個人寂寞的人想要牽手把寂寞的那一部分補上,卻發現左與右牽著不同的人。 起初Tay發現Time和Tem的關係,他難受的認為他是多出來的那個人。 交疊後才知道,原來他們彼此之間,都缺失一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