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TayTen Story:寂寞邊界14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Tay一個人走在校園裡頭,天氣炙熱的讓他流了許多汗水,隱約的可以聞到身上的玫瑰味。
像烙印一樣的味道,Tay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對玫瑰的氣味像著魔般的執著,身上沒有這個味道,就似乎不是自己了。
他忽然間很想要把自己埋在水中,潛在水下的世界裡頭暫時逃避一下。
但學校的游泳池除了上課的學生以外,只有游泳社的人可以進去。
Tay想到他認識游泳社的人也只有Tem,忽然間無奈的自己找個陰涼的地方坐下來。
對於Tem跟他喜歡得人之間的事情,Tay莫名的胸口一陣的抽痛,他想到自己也是個有對象的人。
他無法跟Time分手,因為Time是的舒適的避風港,讓他不用在回到曾經那些不愉快的日子裡頭。
眼前的畫面漸漸地消逝,一片的黑暗中,Tay的思緒飄回到很久、很久以前,似乎是他七歲還八歲左右的時候。
母親發現他稚嫩的皮膚,白皙的不可思議,母親開始命人用各種方式幫Tay做身體的護膚調理。
只為了讓Tay得肌膚摸起來光滑讓人一碰就上癮。
他第一次參加所謂的家族酒會,是在十歲那一年,母親幫他換上一套好看的白色西裝,在他身上噴灑些許的香水,帶著一點點的果香氣味。
戴上一頭珍珠串起的額飾,眉心間還用個小小的紅色寶石,母親告訴Tay,眉心間的紅寶石千萬不可以弄丟了。
他乖巧的點頭。
母親帶他到家族的酒會,他看見許多的人,害怕的躲在母親的身後。
母親耐心的一個一個跟他介紹每一個不同家族的人,但Tay都無法記住對方的名字,他只感覺到每一個人都用不太友善的眼神看他。
他就像是被獵人盯上的獵物,被人用眼神無數次的侵略及佔有。
某次家族的聚會到一半時,Tay不太適應的想要先去洗手間洗把臉,沒有發現有個人直盯著他。
到廁所的時候被人打昏,拖進廁所,醒過來的時候身體很痛,他不記得自己經歷過什麼,只覺得身體異常的疼痛。
母親替他戴上的額飾散落在地上,他身上的衣服穿得很整齊。
他連忙的撿起那些珍珠和紅寶石,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小心地走到母親身邊,跟母親道歉說他不小心把東西用壞了。
母親先是沈默,後是溫柔的蹲下身子安慰Tay,讓他別放在心上,東西壞了還可以修補。
Tay懂事的點頭,臉上露出笑容說著謝謝母親的話語。
後來只要參加任何的酒會,Tay都會失去意識一陣子,每一次醒來都會感覺到身體異常的不適與疼痛,他無法跟任何人說。
他越來越討厭參加酒會,每一次參加他臉上的笑容就會一點一滴的退去,年紀越大他越來越清楚,身上那些疼痛與不適代表著什麼。
只有他來到酒會的時候,家族跟某些一直談不攏的合作,就會在隔天很順利的談妥了。
他就是家族中的漂亮魁儡,適時的推出去犧牲一下,每當有些傷痕出現的時候,會被拉回家族內好好的修復。
不管怎樣,他無法掙脫家族的籠牢。
直到Time的出現……就像深水中出現的一雙手,願意跟他一起墮落,願意陪他一起在深水中……給他一個安全的庇護所。
只要他騙著自己他也深愛的Time,他就不需要回到岸上,不需要總是不省人事,不需要醒來時必須要面對那些不舒服的所有感覺。
我沒事、我很好。
Tay無數次的對自己催眠,讓自己真的沒事。
我很愛Time,我用心深愛這的男人。
然而,自欺欺人久了,Tay也終於發現這個謊言能持續的時間有限。
因為他發現自己也對一個人動心了……他原本只是覺得Tem長得很好看,他只是喜歡Tem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他喜歡跟Tem一起吃飯,如果說Time陪他在深水中的人。
那Tem就是在深水中給予他光芒的人……
Tay從來沒有對一個人這麼上心過,有空堂就刻意去找他,任何時候都想要請對方吃飯,用著哥哥的角色陪在身邊,他本來以為這樣就夠了。
一直到……Tem說有喜歡的人,而且他喜歡的人有對象的時候。
Tay只覺得胸口一陣的悶痛,他不曉得是怎樣的人可以讓Tem那麼著迷,他應該要先問問Tem,是不是個很漂亮的女孩?
為什麼會喜歡上有對象的人?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有機會喜歡上自己嗎?
他有勇氣先跟Time分手之後,再去追求Tem嗎?
但Tay也很清楚,只有繼續跟Time維持現在的關係,他才可以有更多自己喜歡的空間與時間。
「Tay?」
聽見有人叫自己,Tay回過神來,發現Time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他面前來。
「還好嗎?」Time溫和的摸摸他的臉:「臉色不是很好。」
「沒事。」Tay搖頭,拉過Time的手,「可能天氣太熱了。」
Tay說著,擦掉額頭上的汗水,他忽然想到Time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記得他還有課。
Tay:「怎麼不在教室?跑來這裡了?」
「有事情找你啊。」Time露出寵溺的笑,捏捏Tay的臉頰:「要不要一起去看看Kinn?他好像最近去他那個小保鑣家了。」
「怎麼突然?」
「發現你最近好像不太好。」Time握住Tay的手:「想說我們一起去走走,順便看看Kinn也挺久沒見到他了不是?」
Tay確實是很久沒看見Kinn了,對於那個曾經要好的朋友最陷入感情熱戀裡頭,他想起之前去找Kinn的時候看見他跟Porsche兩個人全裸睡在床上的畫面,還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
那時候Tay心底是羨慕Porsche,有辦法跟心愛的人有肌膚之親,但他是怎麼樣都不可能。
心底有到無法跨過去的坎。
Time打電話給Kinn的時候,Kinn讓他們記得買些食材過去。
Time一臉茫然地掛電話的時候,Tay忍不住的笑出聲,Time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怎麼會知道青蔥蒜之類的東西。
Tay讓Time開車帶他去超市,他知道Kinn交代的那些東西是什麼,就算有些講的不清不楚Tay也知道。
Time一邊抱著他說:老婆好優秀,老婆好棒之類的話,Tay都充耳不聞。
因為這些東西在他決定跟Time同居的時候,他就慢慢學起來了,他喜歡打理生活,喜歡把兩個人一起生活的空間營造的舒適。
做飯本來完全不會到慢慢已經可以弄出些端上檯面的東西。
買好東西抵達Porsche家,準備好食材,Tay從冰箱裡頭拿出番茄,他坐到Porsche旁邊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看著Kinn跟Time兩個人在廚房忙著的身影,忍不住開口:「你們確定今天不用叫外送,對嗎?要是不能吃……我可是會笑話你們的。」
Time稍微側過身,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的說道:「難得來Porsche家,當然要展現一下廚藝啊!」
說完Time對著Kinn挑眉:「對吧!Kinn。」
Kinn看眼Time,回頭看向Porsche和Tay,點個頭就繼續忙。
Tay無奈地嘆氣,Time會下廚這件事情他還是第一次知道,畢竟他們交往四年中,Time從來沒有在他面前展示過。
他看滿桌的食物,開口:「Porsche,我來幫你吧。」
「沒事沒事。」Porsche阻止Tay想要幫忙的動作。
Tay微笑說:「不用和我客氣,你是Kinn的男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事實上……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挺喜歡你的。」
Porsche聽了只是靦腆地一笑。
Tay伸出手:「來,我幫你。」
「沒事沒事。」Porsche再一次阻止Tay的動作:「謝謝,但你等著吃就好。」
Tay了然的點頭:「也行。」
他乖乖的不做任何的動作,看著Kinn跟Time的背景,在看著正在整理食材的Porsche。
他忍不住的跟Porsche說。看見Kinn跟他的相處真的很棒,身為Kinn的朋友,其實他挺高興Kinn願意真正的陪在一個人身邊。
Porsche也說了他覺得挺不真實的一部分,但Tay還是讓Porsche要好好相信Kinn。
他跟Kinn認識這麼久,也知道Kinn對真正愛的人的態度。
沒一會兒的功夫,Kinn和Time兩個人為了到底要先放蔬菜還是放肉鬥嘴,最後Time被Kinn敢去洗碗。
看著眼前的畫面,Tay止不住笑意,他看向Porsche,輕聲道:「能讓Kinn做你的男朋友,是你的福氣。」
Porsche聽了,看眼在廚房煮麵的人,回過頭對Tay說:「你也很有福氣,Time看起來也很愛你。」
「……」Tay沈默,靜靜的看著Porsche。
愛嗎?他們兩個人四年的感情,開放式關係,他無法給予Time想要的東西,所以他讓Time去外面尋找。
他欺騙自己深愛這個人,實際上只是當作避風港。
他是真的用心愛這個人嗎?
Tay緩緩開口:「沒有,不是你想的那樣。」
話語說出口,氣氛忽然間變得有些僵硬,Tay知道他說錯話了,他連忙的收回神,欲言又止的開口:「這個圈子不好混,只要你們兩能緊握對方的手就好了。」
Porsche點頭:「嗯,我會抓得牢牢的。但現在我們已經退出這個圈子了。」
Tay聽完,臉上露出一個曖昧不清的笑容。
因為他知道,不可能真正的退出一個圈子,就像他……一直無法真正的離開家族,所以他還繼續裝聾作啞,看不見、聽不到。
繼續的自我催眠,直到某天自己真正的腐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0會員
148內容數
創作集中區。 泰國演員創作為主,最近回歸二次元,偶有排少相關創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