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11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第十一章:粉紅芭比。蜜糖
孤零零渡過2001年的開頭,伊藤忍從此變成酒精的奴役。
日子正以無止盡的孤獨緩速進行,伊藤忍再一次於不知名的夜店買醉。
吧台邊同樣趴著群同道中人,舞池中央還有個粉紅怪人正在勁舞。
重金屬樂、打擊樂、搖頭樂輪番上陣,地球村音樂的混合衝擊,百家酒品的強烈後勁,伊藤忍很高與終於有東西可以讓他暫時忘記失去令揚的痛苦。
「送我回家!」
他還在沈澱哀傷,舞池內的粉紅怪人卻突然衝到吧台,使勁地搖晃他,試圖搖醒他,差點就要搖散他好不容易拼湊起的展令揚的模樣。
粉紅怪人的穿著全都是粉紅色,粉紅色的假髮,衣服,鞋子,臉上濃濃的粉紅色系妝,粉紅色的眼影、假睫毛、腮紅、口紅,架構起來的模樣根本不叫人類了!而是一尊會動的芭比娃娃。但粉紅怪人絕不會是女人,因為他骨架雖小,但身材高大,還是平胸一族。雖然媚眼流盼,火辣撩人,但這就是他最大的破綻,再浪蕩的豪放女都不喜愛這款「人妖、有變裝癖的同性戀」調調。
「滾開!」
伊藤忍撐起沈重的眼皮,迷濛的視線看著粉紅怪人。這人想必是活膩了?那天他才親手解決掉一個路邊拉住他的流浪少年。怎麼他身上的血腥味還不足以嚇退人嗎?
「先生,我不是人妖!也不是有變裝廦的同性戀,所以你送我回家的話還是會很安全的!」
粉紅怪人自顧自地說著怪話,然而他的打扮又好似自打嘴巴。
「你知道我是誰嗎?」
伊藤忍沒心情和怪人多廢唇舌,只想趕走這神經又煩人的粉紅變態。
「不知道。但如果你送我回家,你會變成我的恩人,或是朋友。」
粉紅怪人才不理他的惡劣態度,盡是一張嬉皮笑臉的繼續問。
「叫你滾開!」
伊藤忍不耐地想推開他,誰知他已醉了八分之多,根本沒法支住蹌盪的身子。這推拉的動作反而使他跌至粉紅怪人身上,一顆頭剛好卡在他肩膀。
「先生是吸血鬼嗎?這麼近靠在我的脖子莫非是想咬上一口嗎?」
粉紅怪人的俏皮話說得溜,洋洋灑灑地很自然、不做作。令伊藤忍突萌生一種奇怪念頭,莫非他是令揚?
「沒有……」
伊藤忍使勁睜開被酒精迷醉的雙眼,想看清楚他的脖子上有無傷痕。然而這個全身粉紅色系的芭比娃娃卻擁有潔白無瑕的頸子,可口得真像吸血鬼會選擇的脖子,所以他並不是展令揚。展令揚的劍傷,肯定留下一道傷疤。
「喏!脖子給你看個夠,但你要送我回家噢!」
粉紅怪人一付我說了就算的態度和他條件交換。
「我都醉了,哪還能送你……」
連他是展令揚的最後一點特徵都不一樣,伊藤忍哪還需要和他廢話。但看在怪人有點像展令揚的份上,伊藤忍難得據實以答。
「你可以的。你長得兇神惡剎,四方妖魔見了也不敢來招惹我了!」
粉紅怪人不怕死地再加上註解,外贈一張笑咪咪的臉。
「那如果我在送你回家的路上醉倒了!你會把我丟在路邊嗎?」
好吧!伊藤忍還想瞧仔細粉紅怪人的脖子,也許剛剛是因為視線不良才忽略了。
「嗯!你送我回家,那我也負責你的安全囉。」
粉紅怪人煞有其事的想了一會,從容地答應了。
*   *   * *   *
粉紅怪人住在一個祕密的小巷裡,正確位置伊藤忍也記不清了。反正像這樣全身粉紅色的怪人,住的地方肯定也是怪得可以吧!來這一回,也許便沒有下回了。記不記得住,又有何重要呢?
甫進門,伊藤忍發現那個粉紅怪人真的住在一個怪家。滿屋子的粉紅色,無論是何用品,由大至小全都是統一的粉紅,要不是他醉了肯定會被這一大片的粉紅色嚇傻。
「坐吧!」
粉紅怪人一點都不怕生,看起來似乎還很開心地招待客人。
但「客人」伊藤忍的臉上顯然是怎麼也看不出有開心的感覺,甚至他是很勉強自己坐在那粉紅沙發上的。
「喝咖啡好嗎?」
同時,粉紅怪人的精力旺盛得不可思議。明明在酒吧的舞池中勁歌熱舞了整晚,回家的一路上還有餘力吱吱喳喳、講個沒完。
「喝杯咖啡吧!也許會清醒一點。我可沒有想留你過夜的打算!」
粉紅怪人很快就從廚房端出兩杯咖啡,然後拿起自己面前那杯一咕嚕的就喝完了。他喝完了,見伊藤忍仍沒有喝咖啡的動作便催促他:
「喝啊!怕我下毒嗎?」
粉紅怪人說著說著又吃吃地笑了起來。兩手托頷,頗感興趣地瞧著伊藤忍喝咖啡。
伊藤忍沒法只得把咖啡喝了。畢竟腦袋清醒點,待會有機會察看粉紅怪人脖子上有無傷疤的正確性會高一點。
「名字?」
哪知一杯下肚,他醉得更加胡塗了?亦或是真被粉紅天堂嚇傻了?竟然去問萍水相逢的粉紅怪人的名字。
「名字?你問我啊。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粉紅怪人還是不住地傻笑,反問他。
「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
伊藤忍不自覺皺眉,他討厭被人拿走主導權的感覺。
「SUGER,蜜糖。或者你喜歡叫我粉紅芭比也行!你呢?」
蜜糖?記得令揚也總說自己是蜜糖。他擁有香甜的吻,讓人捨不得放開。
「你好像很快樂!」
伊藤忍沒有回答蜜糖的問題,反倒迸出這麼一句話。
「因為當芭比很快樂啊!」
蜜糖不加思索,理所當然的脫口而出。
「那你不當芭比時,不快樂嗎?」
聽見蜜糖的話,伊藤忍突然想到,展令揚當「彌勒」時快樂嗎?也許這句話他問自己就會知道答案,當「夜剎」一點也不快樂!
「什麼不當芭比時,我就是芭比啊。一直都是!」
蜜糖迷惑了。
「我的意思是……不打扮成粉紅芭比的時候,穿著正常衣服的時候。」
若不先使他褪去這粉紅怪裝,伊藤忍說什麼都不想近距離靠近他。
「你是說,做回蜜糖時?」
蜜糖開始有些懂了。
「對。」
伊藤忍再度壓下脾氣,回答。
「嗯,那你等我一下!」
蜜糖說完了話,身子蹦蹦跳跳地進了另一間房間。
*   *   * *   *
等待的同時,伊藤忍本是人醉心不醉,再加上咖啡的提神,腦袋早就清醒了一半。
他環伺四周,打量著為什麼蜜糖要住在這種粉紅天堂裡!難道粉紅色會讓他感到比較幸福嗎?或者是比較快樂嗎?如果自己也為展令揚打造屬於他的天堂,那麼他還會遠走高飛嗎?
「令揚,我能給你什麼呢?除了滿身的傷……」
伊藤忍難過地想著,幾乎把自己的腦袋全部掏空後又塞了滿滿的展令揚的影子進去。
終於,又有東西可以拉開他對展令揚的愧疚與思念,那就是……
「喂,關於你剛才的問題。我覺得就算我變回蜜糖了,還是很快樂!」
蜜糖高分貝的聲音傳來,有效制止了伊藤忍的鑽牛角尖。
「你這麼快樂!教教我吧!」
伊藤忍沒想到這麼不爭氣的話會從自己口中說出來,他竟然也有向人討教的一天。
「教你!好啊,但你要交學費噢!」
蜜糖開朗地大笑,俏臉逼近伊藤忍,送給他一張大鏡頭專屬的笑靨。
「喂!小鬼,可別得寸進尺!」
伊藤忍本來就對自己這種低姿態討教他人的行為感到很不恥,被蜜糖這一嚷更是掛不住臉。
「嗯,除了要交學費外!還要稱呼我一聲『蜜糖老師』噢!還是你愛叫『芭比老師』也行。」
蜜糖渾然聽不見伊藤忍的怒喝,仍在那開著極為「苛刻」的拜師條件。
「夠了!」
伊藤忍當真要發狂了。他的左手已暗暗按住腰間的黑軟劍,即將為粉紅天堂添上一條芭比冤魂。哼!別怪我,怪只怪你太像多話公了。
「哇!你這是要拜師的禮物嗎?」
蜜糖見伊藤忍手中閃著異光的黑軟劍,還當是人家要送他的禮,驚呼連連。
「你喜歡就好!」
伊藤忍冷冷一笑,臉上寒霜籠罩。然而當他要出手那一刻,蜜糖竟輕輕鬆鬆、神不知鬼不覺地自他手中「摸」走黑軟劍。
「……」
伊藤忍愣了一下。這麼俐落的奪劍法,莫非真是黑軟劍的主人來拿回劍嗎?
「哇!好棒的劍,是軟的耶!可以ㄠ成這樣,也可以ㄠ成那樣!」
蜜糖手執黑軟劍,開心地在廳裡轉圈圈。晃得快速,叫伊藤忍認不清他的面容。
「蜜糖!」
伊藤忍戰競地喚他。
「怎麼?這麼快就要行拜師禮了啊。」
蜜糖亢奮地大叫詢問,兩頰不住地紅緋一片,他停止轉圈,盯著伊藤忍瞧。
「你……」
乍見蜜糖真實容貌,伊藤忍愕然無言。
伊藤忍怎麼會想到,當蜜糖卸去濃濃厚妝,只著一件家居服出現時,他給自己的感覺簡直驚為天人。
那粉紅怪人拆下一身粉紅打扮,怎麼那麼像令揚?清澄的眼眸那麼類似,嘴角的梨笑如此相仿……伊藤忍彷彿又見著那夜在上海天堂裡,央求自己買下他的少年。看他興致高昂地把玩著黑軟劍的動作,還不正說明了他就是那劍的主人。
天!還需要檢視他脖子有沒有傷嗎?不了,他就是令揚。
「令揚!」
伊藤忍想伸手碰觸眼前的人兒,此非夢耶?然而才起身,他卻覺身子發軟,兩眼一黑,昏迷前還來不及分辨眼前人是誰。
「欸,你怎麼了?」
蜜糖顯然沒聽見伊藤忍最後叫出的名字,誰叫他忙著要搶救伊藤忍不至倒地,什麼都管不著了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61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同住婆家那些事|「順便」幫我買東西「你要出門?順便幫我買雞蛋。」「你要出去?會去市場嗎?順便幫我買芥蘭菜.....」每當我揹著孩子出門,空氣中就會出現要我「順便」買東西的聲音,是不是沒有看到我揹著一個小孩?是不是沒看見我回來時還需要爬五樓?手裡還提著重東西這樣合理嗎?
Thumbnail
avatar
PS Life
2024-03-23
6720 美加東 華青幫? 10/28/2015 華青幫?   參觀完費城的獨立廳及自由鐘之後。 我帶著四十二個人走在大街上,要步去去市政廳附近的市場吃中飯。   四十多名華人,橫衝直撞的走在大街上,似乎是華青幫在街上糾眾鬧事一般。   連坐在路邊的乞丐,看見這麼多人,都不禁的將身前的碗往自己身旁拉回去。  
avatar
Mars
2024-03-13
東洋4105 最近幫孩子打疫苗的媽媽們應該都聽過... 台灣東洋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4105.TW)成立於1960年7月,為國內前三大學名藥廠,主要專注於特殊劑型藥物的開發與國際市場行銷等。 1998年取得「力得微脂體注射劑」藥證後,成為全球第三家擁有微脂體製造技術的生技藥廠。 主要產品包括:腫瘤科(癌症)用藥、抗感染藥物、疫苗等。
Thumbnail
avatar
小火車的投資筆記
2023-11-08
看不到的小東西:一本幫助你了解自己也理解別人的神奇繪本 試著現在閉上眼睛十秒鐘,你感受到了什麼嗎? 是周遭的嘈雜聲,還是自己的心跳聲,抑或是聞到濃濃的咖啡香? 再試著閉上一次眼睛,你是否能說出此刻內心的感受?還是急著睜開眼睛投入眼前忙碌的工作? 我們都太習慣於用視覺來認知一切,直到我生了高敏兒才真正體會到人對於許多事物的感受是相當細微的,甚至不
Thumbnail
avatar
射手媽咪婷婷
2023-10-23
阿東專訪饒舌團體—榕幫榕幫的新專輯《根》是⼀張台、華語專輯,⼦標題為「失根世代的恨」。⾝為⼆⼗多歲的年輕⼈,我們這個世代經歷了斷根,從社會環境、情感隔閡、到國家政治。每當有⼈問起我們是誰,總是無法⾃信地的回答出來。⾝份認同上的種種問題皆來⾃於「失根」,⽽當「根」不完整,⼼中便產⽣了「恨」。
Thumbnail
avatar
阿東的哩哩叩叩
2023-08-01
雪邦冬測討論:Aprilia雪邦冬測結束了,我們也可以開始討論每一家車廠在雪邦到底都在忙些什麼。雪邦冬測討論第二彈輪到Aprilia。 Aprilia看起來似乎是場唯一上一家不太會犯錯的車廠。自從他們在2020年引入90º V4引擎之後,他們沒有退步過。每年的開發都有不錯的進展,2023年看來也不意外。 新款RS-GP已經完全
Thumbnail
avatar
摩托筆記
2023-02-22
雪邦冬測討論:Honda雪邦冬測結束了,我們也可以開始討論每一家車廠在雪邦到底都在忙些什麼。 首先我們先從Honda說起!他們目前的情況可以說是最複雜且最奇妙的,所以這會是這一系列文章很好的開始。過去幾年對本田這家勁旅可以說是厄運纏身,而雪邦測試的前兩天也是,不過第三天就有所不同了。 讓我們先從最基礎的2023年RC213
Thumbnail
avatar
摩托筆記
2023-02-20
東區私房菜-邦喬諾義大利麵一直陪伴 一串記憶 一道料理 一種幸福 台南市東區裕農路尾的街邊,有間不起眼的小店,它叫邦喬諾。 屹立在傳統小吃之都台南十六載之久,這間充滿異國風情的義大利餐廳顯然沒有簡樸店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Thumbnail
avatar
天橋底下的業餘說書人
2021-10-18
柏林、德東邦票20212021.08.09 擴充更新
Thumbnail
avatar
外院小公主
2021-08-06
房東終於幫我裝永佳樂租屋這麼多年,第一次在租屋處待這麼久都沒有出門。小小的房子裡面,除了網路之外實在很難跟外面有什麼連結。但是!講到這個我就氣,房東提供的wifi不知道流量多少,每天差不多晚上的時間就會變得很卡!然後隔壁鄰居(跟我同一個房東)常常傳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對,我嚴重懷疑他晚上都會下載巨量影片,真的受不
avatar
俞喬曹
2021-06-25